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8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族與神49》

 《血族與神49》

  馬一軍睜開了雙眼。

  雖然眼前一片漆黑,即使是血族的眼睛也只能隱約看到灰暗的天花板,可是四周的聲音依舊這麼刺耳。是香港街頭的噪音。

  一切如常。

  從房間走到客廳,不知何時白凱鈴已經回來了,她躺在沙發之上,閉起雙眼正在假寢。不,也許真的是睡著了,不然她現在肯定會睜開雙眼——然而,血族真的會睡覺嗎?
  馬一軍沒有叫醒白凱鈴,從桌上抓起香菸和手機後便走到廚房,之後他叼著香菸,卻沒有點起來。

  接著,手機震動了。

  對馬一軍來說,手機這東西真的很麻煩,假如可以他真想把這個小東西丟到窗外,可是活在現代社會,血族也必須依靠人類科技,不然生活會有很多麻煩。所以,他沒有真的把手機丟走,只是刻意放慢動作點燃香菸,吸個兩三口之後才按下「接聽」。

  「吾友,你是故意的吧?」

  大腦的聲音從手機另一邊傳過來,聽他的語氣似乎樂在其中,馬一軍當場皺起眉頭。

  「下次我會直接拒聽。」

  「你不會的。」

  到底這是哪來的自信?馬一軍沒問出口,因為大腦沒有說錯。

  「怎麼了?你特地打過來,該不會是要說這些無聊話吧?」

  「當然不是,我只是擔心吾友而已。」

  「真是多謝關心。沒事了吧?我要掛線了。」

  「我感覺到吾友那邊有強烈的魔法氣息,到底是怎麼回事?」

  冷不防大腦如此問道,馬一軍立即停下手邊的動作,然後他抬起眼睛,淡淡呼出一口白霧。

  「沒什麼。」

  馬一軍聽得出自己的語氣有多僵硬,大腦也一定聽得出來,可是大腦沒有追問,只是沉默了一會兒,接著笑了一笑。

  「是這樣啊?」

  「就是這樣。」

  大腦不可能知道事情始末,不過他的聲音依然輕鬆自在,之後他又笑了兩聲,馬一軍隨即再次皺起眉頭。

  「如果你是太無聊,學加爾里昂那樣去睡覺吧?」

  「不需要,而且也沒有這個時間,我可是這裡的大腦啊。」

  「那麼快滾回去處理正事,不要打來騷擾部下。」

  「管理手邊的部下,也是大腦的工作。」

  「但陪上司玩遊戲,不是耳朵的工作。」

  「因為我不是性感的大美人吧?」

  「你知道就好。」

  「而且我也不是愛撒嬌的小妹妹呢。」

  馬一軍再一次停下手邊的動作,而且這次右手還抖了一下,接著他瞇起眼睛,彷彿要瞪著不在場的大腦一般瞪起雙眼。

  「你知道些什麼?」

  「我需要知道的事情,我就會知道。」

  「嘿,說得真動聽。」

  馬一軍幾乎要捏碎手機,不過當他想起不久之前發生的事情,身體突然失去了氣力,然後他隨手丟下香菸,輕輕用腳踩熄。

  「假如吾友你想偷懶幾天,我可以裝作不知情。」

  「沒這個必要。」馬一軍取出另一根香菸,「而且我真的偷懶,你也不會知道吧?。」

  「這個嘛,我不否認。」

  「所以真的沒事了吧?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最後一句話,別忘了我們是血族。」

  大腦說完這句話後便主動掛掉電話,馬一軍正好拿起打火機,所以他沒多想,很自然地放下手機。

  廚房回歸沉默,而街上的噪音也逐漸侵佔寧靜的空間。這真是一如往常的日子,只要用力深呼吸,就會切身感受到「真實的」氣味。

  這種真實,彷佛在告訴馬一軍,之前發生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覺。

  然而,絕對不是。

  馬一軍抽完第三根菸後,終於再次回到客廳。白凱鈴仍然在睡,一隻蚊子停在她的手臂之上,但牠沒有嘗試吸血,只是像抓住一根冰冷的木頭,平靜地環看四周。

  ——別忘了我們是血族。

  馬一軍知道大腦為什麼會這樣說,而他也當然從來沒有忘記這件事。小如蚊子也知道的事情,他又怎可能忘記?同時也因為這個原因,他才肯定之前發生的事情並非幻覺。

  那份久違的溫暖,是千真萬確的存在。

  即使「她」已經不在了,而且以後也不會再見,馬一軍也絕對不會忘記。他把視線轉到身邊的桌子上,桌面也是如往常般簡樸整潔,但唯獨有一件東西是以前不存在的。

  那是一顆透明的珠子,乍看之下有點像玻璃珠。

  ——哥哥,你要幸福地活下去。

  「我答應妳。」

  馬一軍小心奕奕地拾起彈珠,然後把它握在掌中。

  「我會努力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