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2.040816326530612e-14》

  當然,要是把範圍收窄,只論在香港這彈丸之地認識別人的話,機會率會大幅提升,不過數字也蠻低的,是1/7000000,依然是一個無限接近奇蹟的天文數字,所以平靜心情來想,這26年來每一場相遇,其實都是一個奇蹟,也就是說,截至現時為止,我已經歷過無數奇蹟。

  跟他人相識的奇蹟、

  跟他人交談的奇蹟、

  跟他人擦身而過的奇蹟、

  跟他人一起相處的奇蹟、

  還有,跟他人重逢的奇蹟。

  我的數學不是很好,不知道這樣說是否正確,但要在700萬人之中跟特定的人物分別後再重逢,其機會率似乎比認識新朋友更低,是1/7000000 x 1/7000000嗎?假如真是這樣,跟他人重逢還真是不得了的奇遇。

  2.040816326530612e-14。

  這種數字,正常人一生也不會用上,甚至不會知道這到底是小是大,不過它確實在我身上發生了。

  這是我和她的故事。

  故事的起源,是在某天的凌晨2點37分。

  事情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我從沒想過,自己一個小小的念頭,竟然牽引出一次如此巧合的重逢。也許,這真的只是一個故事,然而又有誰敢確信自己不是某人筆下的某個角色呢?

  即使這只是一個故事,我也衷心慶幸自己能夠跟她重逢。

  2.04081……這種數字,怎樣也沒所謂啦。

02

  凌晨2點37分,肚子突然餓了……其實也不是突然,晚上我只吃了一碗即食麵,而且還是一碗陽春麵,也就是甚麼配料也沒有的純粹麵條,雖然近兩年我吃得比以前少了,但就只是這種份量,六小時後會餓還是很合情合理的,不餓的話才要奇怪。

  因此,現在我能夠做的事有三件,一,反正已經晚了,稍微忍著飢餓感,乖乖地去睡覺;二,在家中尋找糧食;三,上街買。

  一般來說,我都會採用第一選擇,畢竟宵夜對身體不是太好,然而今天晚上我要趕稿,要是就這樣去睡,被編輯大人知道的話我肯定被無情宰殺,所以我必須要忍住睡意,同時也要找辦法應付飢餓。

  於是我採用第二個方法——這不是最好的方法,但卻是最恰當的做法,凌晨2點上街買吃的?便利商店確實就在樓下,不過現在這種時間還要上街,老實說還真有點抗拒,所以我沒有多想,離開房間後便到家中各處尋找食物。

  大廳、廚房、儲物櫃、自己房間……

  等等,大事不妙。花個十來分鐘,我已經把家中各處都找遍了,沒想到竟然遍尋不獲,別說即食麵了,連一包餅乾也沒有,唯一沒找的是老姐的房間,除非我突然有了豹子膽,不然絕不會貿然進去,所以我當場陷入了糧食短絕的困境。

  「唉……沒辦法了。」

  本來想忽略那隱約傳來的空腹感,但人就是這樣,不管還好,只要一意識到,飢餓的感覺便會逐漸增強,然後變成無法忽視的微妙疼痛,不得已之下,我只好穿上另一對拖鞋上街。

  買個杯麵吃吧,順道休息一下也好。

  走上街,滲著涼意的微風馬上拂過身體,真難得在香港的夏天仍然吹著這種令人愜意的風,我馬上用力深呼吸,稍微清淨體內停滯不去的悶熱空氣。

  「歡迎光臨。」

  走進便利店,一個略欠中氣的陌生女聲傳入耳中,店員換人了嗎?我好奇地望了過去,果然站在櫃檯那邊的是一名跟我年紀差不多大的女孩,上星期還是一名有點胖的嬸嬸呢。

  我沒有多留意那名女孩,而她也沒怎麼留意我,一副百無聊賴的樣子整理著帳單。她應該已經連續整理好一陣子了,見她的動作很機器的,完全不當是一回事地不斷重複,也許她只是在打發時間?

  我隨手抓起一個杯麵,咖哩雞肉麵,話是這樣說,但我記得它既沒有咖哩味,雞肉也少得可憐,不過我也沒甚麼心思去挑選別的了,就選這個吧。

  我再到冰箱那邊拿出一罐咖啡,然後連同杯麵一起放在櫃檯上,女孩這才抬起頭,以有點疲憊的雙眼看了看我。

  嗶、嗶。掃描器劃過條碼,發出了清脆的尖銳聲音,然後旁邊的收銀機便顯示出相應的銀碼。

  「14元3毫,收你15元……」

  女孩有氣無力地說出價錢,忽然,正當她要把桌上的兩枚硬幣都收過去時,白皙的手指就這樣停在半空。

  本來我沒有太在意她這個舉動,直至泛著細微紅筋的雙眼筆直地凝望過來,我才好奇地回望她。

  ……難道我不小心拿錯了冒險樂園的硬幣?

  我立即低頭檢查,沒錯,不,我意思是我沒有拿錯,眼前兩枚硬幣絕對是香港官方通行的硬幣,我還沒疲累得犯下這種低級錯誤。

  那麼她為甚麼會用疑惑的視線看著我?

  我徐徐抬起頭,一雙大眼睛,其實也不是這麼大的眼睛仍然看著我,然後它們的主人輕輕皺起眉頭,更加凝重地看著我。

  難不成我臉上印著鍵盤的圖案?我撫著臉頰,應該沒有。

  我和她就這樣你眼望我眼,兩雙眼睛像警官和犯人互相對峙,過了大概五秒,我終於忍不住了,悄然深呼吸,然後指著桌上的杯麵和咖啡。

  「那個,有甚麼問題嗎——」

  「你是駱連峰嗎?」

  她不答反問,不,嚴格來說她比我早一步說出這句話,而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馬上愣住,並且錯愕地看著她。

  我會如此反應,因為她沒有說錯,我正是駱連峰。

  然後,我也想起來了。

  在兩分鐘之前,我以為她是一名新來的陌生店員,事實上她的確是新來的,然而對我來說,她並非陌生人。

  早在十年前,也就是我還是中學生的時候,我已經認識她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