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6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血族與神38》

  也許很多人都會欣喜若狂,尤其對長生不死趨之若鶩的瘋狂之士,他們肯定會樂不可支,仰天狂呼。

  然而這只是一個甜蜜的美夢。

  無盡的生命,無盡的旅程,只是無盡的痛苦;無限的時間,並非一條永無終點的大河,而是一潭停滯孤寂的死水。

  只有停止不動的事物,才能夠永恆不滅。

  四周的事物逐一凋零,唯獨跟世界斷絕了關係的身體恆久不滅,被封印在這具肉體之內的心靈,卻也跟著時間一同老化,甚至扭曲。

  老化,但卻不死。

  一年、十年、一百年、一千年。

  無窮無盡。

  直至自己親手了結性命,不然只能夠一直任由自己的靈魂在腐爛之中苟延殘喘;又或等待自己發瘋了,變成一頭只會嗜血的凶獸,然後被他人獵殺。

  那麼血族到底是為了甚麼而存在?

  難道血族的存在,就是為了死亡嗎?

  這是一個無解的問題,無數血族拚盡一生尋找答案,可惜他們都未能找到令所有人都信服的解釋。於是乎,為了不讓自己的性命變得毫無意義,他們便退而求其次,開始追求「其他事物」。

  血族聯盟馬上應運而生。

  血族四大聯盟,創世、黑暗貴族、神聖使者、無盡黃昏,是當今血族世界最龐大的聯盟組織,但他們並非全部,在他們以外還有為數甚多的小型聯盟,有些一直堅持至今,有些則在歷史之中消聲匿跡。不只為生存,更為了生存得有意義,血族聯群結隊,一起尋找生存的價值。

  那麼,沒有加入任何聯盟的獨立血族又是怎樣?

  並非所有血族都有加入聯盟的,有些是不認同聯盟的概念,有些則是受限於地理環境,這些血族獨來獨往,在寂靜的黑夜中,他們只有孤身的背影陪伴自己。

  這些血族,又是怎樣渡過每一個晚上?

  在香港,這些血族比比皆是,晚上跟你擦身而過的人,也許是活了過百年的黑夜住民。

  在他們當中,有人選擇了融入人類之中,既因為他們知道在現今社會血族絕不可能獨立於人類而活,亦因為他們不想讓自己的心更加冰冷。

  梁欣正是其中之一,她藉由開店跟人類保持接觸,同時也因為跟熱情的葉家嵐朝夕相處,本應已麻木的心也再一次「活」起來。

  另外也有一批人,他們也維持跟人類接觸,不過他們不只是跟對方萍水相逢,更甚跟對方結交朋友,藉此再一次回到「現在」,讓自己的心靈跟上流逝的時間。

  艾莉和古雅詩正是這類血族,前者跟網友保持聯絡,古雅詩則跟車房朋友打交道,這些人類朋友在他們心中的地位,不比血族的同類要低。

  還有一種,他們不親近人類,也不特別親近同類,在夜裡他們都是孤身一人,在數百年的孤寂之中,他們似乎學會了習慣。

  大腦和加爾里昂正是這種。

  這三種血族的生活態度都大相逕庭,假如要他們跟對方過同樣的生活,別說是一星期,哪怕是一天他們也應該受不了;不過在他們的身邊,其實都有相同的東西存在。

  同伴。

  梁欣、葉家嵐、古雅詩、艾莉等人身邊都有同伴,大腦和加爾里昂也一直互相扶持,在日復一日的黑夜之中,他們都在同伴的身邊拚命生存。

  可惜,馬一軍不同。

  嚴格來說,在馬一軍身邊也有朋友,香港領地的其他幹部全部都是,而且真要說的話,所有人都不討厭他(頂多是梁欣對他放蕩的行徑略有微言),大腦更稱他為「吾友」,信任程度僅低於加爾里昂。

  然而,朋友跟同伴不同,他們都不討厭,甚至喜歡跟馬一軍相處,但他們不會一直待在馬一軍身邊。

  假如真要說馬一軍的願望,也許,就是想要一名同伴,不是隨處可見,也不是隨意拾來的同伴。

  他曾經擁有過,但現在已經失去了——

  「……不對。」

  忽然馬一軍平靜開口,葉家嵐隨即一愣,還未能開口,馬一軍卻已轉過了頭,徐徐點起香菸。

  「我現在沒甚麼願望了。」

  馬一軍淡然地說,葉家嵐本來要皺起眉頭,忽然她想起了甚麼,頭往左邊一轉,便跟著馬一軍的視線看進店內。

  在店裡的,仍然是白凱鈴和阿陽。

  霎時間,葉家嵐當場明白了馬一軍那句話的真正意思。

  「是嗎?」

  葉家嵐輕輕揚起嘴角,馬一軍沒有回答,就只是吞了一口白霧,然後默默地、緩緩地吐出來。

  白霧在黑夜中慢慢攀升,逐漸消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