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艾蕾絲之戒》序章

序章 兩個奇蹟

01

  「格利爾先生!格利爾先生!」

  急促的腳步聲霍地傳到耳中,格利爾馬上慌張得放下手中的書本,恰好抬起頭之際,眼前的房門便被人用力打開了。

  砰!聲音之大,足以表現出來者的激動心情。

  「格利爾先生!伊格利亞他……!」

  跑進房間的是格利爾僱用的年輕家僕,是一名不久前才從學園畢業的活潑女孩,每次見到她,她的臉上都一定會掛著笑容——既因為她性格開朗,更因為她顧及格利爾的心情。

  假如只是家事,格利爾其實沒必要僱用任何家僕,他的家就只是這個簡陋的辦公室;他會聘請家僕,不是為了方便自己,而是為了一個人。

  那個人就是他的孫子伊格利亞。

  「他怎麼了?」

  本來格利爾想待年輕家僕喘息過後才追問,但她似乎是一路跑來,等了好一會也仍未復原,長在頭上的耳朵和身後的尾巴亦不斷隨身體抖動,所以格利爾再也忍不住,率先開口問道。

  格利爾已邁入晚年,另外這些年來他都盡心工作,臉上早已刻滿印證時間流逝的皺紋,此刻他因為緊張,額上的皺紋隨即顯得更加清晰深刻。

  伊格利亞還只是個五歲的孩子,見到家僕這般匆忙,格利爾理所當然會著緊——更重要的是,因為「那個原因」,伊格利亞現在正處於相當危險的狀態,要是有個萬一,絕非一句「不好了」就可以輕易帶過。

  難不成他的身體發生了甚麼事嗎?

  抑或說,「那個原因」又帶出了另一些後遺症?

  「他……他……」

  家僕逐漸平伏下來,她輕輕拍著胸口,用力吸一口氣。

  在這短短的一剎那,格利爾已經想像出最壞的情況,他不禁悄然握緊拳頭,默默咬緊牙關。

  可惡,為甚麼會這樣?

  那個孩子,只是不想孤獨一人。

  那的確是不被容許的願望,然而那只是一名五歲小孩的可憐願望,為甚麼他要因此承受這種惡果?

  他雖然是有私心,卻沒有半點惡意。

  為甚麼?為甚麼?

  假如我早點發現他孤獨的心情,那麼也許我……不,我是一定會阻止這種事情發生。

  格利爾難過地別開視線,可是他立即轉回頭望著家僕。

  即使是再難過的事情,身為伊格利亞的爺爺,他必須聽下去。

  那是他現在唯一能夠為伊格利亞做的事情——

  「他醒過來了!」

  「可惡——」

  格利爾馬上舉起右手,沉重地擊打桌面——他的手真的舉了起來,而且也真的沉重地往桌面擊下去,但是在拳頭快要碰到桌面的一瞬間,他突然察覺到事有奇怪,及時停了下來。

  剛才家僕說了甚麼?

  她好像說了一件很嚴重,但卻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不,不可能,伊格利亞現在這樣子,無論發生甚麼事情也不可能會高興。

  不過要是自己沒有聽錯的話……

  格利爾猶豫地抬起頭,看著家僕通紅的臉龐,果然她正在哭泣,淚水更是止不住地不停滑落——

  可是她在笑。

  是的,她在哭,但也在笑。

  「妳剛才……」

  格利爾聽到自己的聲音顫抖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剛才正是為了伊格利亞漏夜翻查古書,但他也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的事只是垂死掙扎,無論怎樣努力,伊格利亞也不會醒過來。

  從古到今,到過「那邊」的人,從來沒有一個人安然回來。

  然而,格利爾衷心希望自己沒有聽錯、沒有看錯。

  「說伊格利亞醒來了?」

  在這句話的最後,格利爾的聲音更加顫抖了,他感覺到不只是聲音,就連身體也在顫抖。

  是因為恐懼顫抖?還是因為狂喜而顫抖?

  下一刻,格利爾馬上知道答案。

  「嗯!」

  家僕仍然在流淚,但她歡欣地用力點頭,看到這樣,格利爾立即站了起來!

  為甚麼?為甚麼伊格利亞可以醒來了?

  到過「那邊」的人不計其數,但是能夠回來的人一個也沒有。在那些人當中,有的是高強的魔法師,有些更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可惜哪怕他們再有才能也好,只要是曾踏入那裡,他們都會變成一個廢人。

  不是誇張,也不是侮辱,而是真真正正的廢人。

  沒有人知道原因,人們只知道要是曾經到過「那邊」,無論是誰也好,他們都會立即變得一頭白髮,更會失去神智,之後就只會痴呆地睜眼望著前方。

  伊格利亞也是這樣。

  一個月前,伊格利亞做了一件不該做的事情,所以在偶然之下到了「那邊」,然後他就跟其他所有人一樣,痴呆地回來了。

  伊格利亞本來是個活潑可愛的小男孩,但回來後的他就只是一個徒具空殼的「肉塊」,所有人都大感惋惜,可是沒有人因此可憐他,甚至有人提議就這樣丟下他讓其自生自滅。

  唯獨格利爾沒有放棄。

  他知道伊格利亞不會回復到以前的模樣,更加知道除非有奇蹟發生,不然伊格利亞絕不會醒過來,不過他依然沒有放棄。

  伊格利亞是他有血緣關係的孫子,縱使他日後都會以這種樣子活下去,格利爾也絕對不會捨棄他。

  所以,為甚麼?

  伊格利亞到底做了甚麼,為甚麼能夠清醒過來?

  抑或不是他,而是那年輕的家僕做了甚麼而令伊格利亞醒過來?

  又或是格利爾自己在眾多的嘗試之中,不自覺之間做了甚麼而把伊格利亞從那邊帶回來?

  此時此刻,這些都不重要了。

  「格利爾先生!請小心一點!」

  格利爾沒有抓起拐杖,也不顧自己的腳步搖搖欲墜,他只是用盡全身氣力,拚命往前跑去。家僕追上了他,既緊張、又很高興地攙扶著他。

  「伊格利亞!」

  格利爾很快就來到伊格利亞身處的房間,一打開門,就見到伊格利亞坐在成上,另一位年輕的家僕正陪伴在他的身邊。

  那位家僕跟攙扶著格利爾的家僕一樣,也正在喜極而泣。

  格利爾的叫喊,令伊格利亞緩緩轉過頭來。

  那頭跟纖細身體格格不入的白色頭髮,隨著他的動作而輕輕擺動。

  「……」

  伊格利亞靜靜地望著格利爾,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動作,彷彿聽不見格利爾的叫喊。

  不過他會看過來,已足以說明一切。

  那雙幾近透明的灰色瞳孔,確確實實地凝望著格利爾。

  「……爺爺?」

  伊格利亞生硬地開口了,現在他就像一個牙牙學語的嬰孩,口齒不太伶俐,而且氣息也很薄弱,要是房間裡有一點微風,恐怕格利爾也聽不到這句話。

  可是這一句話,格利爾足足等了一個月。

  他曾經以為,自己再也聽不到這句話了。

  他霍地踏出腳步,幾乎是整個人摔倒似的,用力地抱緊了坐在床上的孫子。

  甚麼也說不出來。

  格利爾用盡全身的氣力——也許不是全身的氣力,因為他現在正在流淚,而流淚以外的力量,他都用來抱緊伊格利亞。

  「……爺爺,痛。」

  伊格利亞平靜地說道,但格利爾沒有放心,反而加強了擁抱的力道。

  一點微微的溫熱,落在伊格利亞的肩上。

  這是他這個月來,第一次感覺到溫暖。

 + + + + + +

  就在伊格利亞醒來的同一時間。

  在巴貝爾的另一個角落,一名男子也正以同樣的心情抱著愛女。

  「……爸爸?」

  男人懷中的是一名五歲的女孩,淺藍色的長髮猶如冰雪般輕輕落在背上,而她本人也像是一個易碎的冰雕,身體柔弱得看不出任何力氣,但男子毫不在意,仍然死命抱住女孩。

  「太好了……太好了……」

  男人一邊流淚一邊說道,女孩聽著這句不斷重複的說話,起初只是茫然望著男人,過了一會兒,纖細的雙手緩緩舉了起來。

  接著,她回抱著男人。

  「爸爸……」

  女孩的膚色很特別,不僅非常蒼白,毫無血色,甚至隱約有種微微發紫的感覺——和男人黃白的膚色完全不同,不過看面相的話,二人的確有相似之處。

  他們真的是父女。

  男子一度以為,自己要永遠失去她。

  不過奇蹟發生了。

  這個奇蹟不是偶然,也絕不是毫無原因發生,而是他一手創造出來的。

  然而這並不重要。

  即使這只是巧合也好,重要的是,女兒「回來」了。

  「太好了……法蘭姬……」

  男人柔聲叫著女兒的名字,並再一次用力抱緊她。

  一點微微的溫熱,落在法蘭姬的肩上。

  這種溫暖,她彷彿是第一次感受到似的,不禁睜大了雙眼。

  然後她感受著逐漸蔓延全身的溫暖,輕輕地,閤上了眼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