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6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艾蕾絲之戒》第一章(01)

  那隻紅黑鳥外貌跟其他紅黑鳥一樣,體形巨大,全身黑色,頭部有幾條直豎而鮮明的紅色羽毛,鞭策著牠的馴獸師也沒甚麼特別,身上披著一件擋風的粗糙斗篷,臉上也包著一塊沾滿了灰塵的面巾,他以規律的動作策著韁繩,好讓紅黑鳥跑得更快。

  這一人一鳥確實沒甚麼奇怪之處,路人之所以會不禁愣住,全因為坐在馴獸師背後的兩個人——正確來說,是其中一個。

  兩個人的臉上都包著面巾,而且跟馴獸師一樣披著粗糙的斗篷,根本看不清他們的樣子,不過即使臉包得再密實也好,坐在三人中間的那位男子,其銀白色的頭髮也清清楚楚地映入眾人眼簾。

  這種髮色背後的含義,全巴貝爾國民都知道,他們更加知道擁有這種髮色,但還能夠像正常人活動的人,只有一個。

  ——原來那個傳聞是真的嗎?

  當那銀白的短髮映入眼簾之際,所有人都不禁停下手邊動作,然後抬起頭,看著那隨著紅黑鳥揚起的沙塵遠去的背影。

  紅黑鳥全速奔往的方向,明顯就是「那裡」。

  米德加爾特。

  擁有五十年歷史,曾經是巴貝爾第三學園的傳統學府。

 + + + + +

  噹——!

  最後一記銅音響起,迴響逐漸在空氣中消逝,紅黑鳥的腳步放緩下來,然後在一道要盡力仰起頭才看得到門檻的巨型木門前停下來。

  「……到了。」

  馴獸師率先從紅黑鳥身上跳下來,他一邊解開面巾,一邊如此說道——這是他每天都會做不知多少次的事情,動作應該會自然得像呼吸一般,但是他現在卻顯得相當緊張,即使沒有刻意觀察,也不難看出他正在顫抖。

  「……這裡就是米德加爾特。」

  馴獸師吸一口氣,打算鎮靜下來,不過他自己也聽得出聲音變調了,他只好連忙閉上嘴巴,用力嚥一口口水。

  銀髮男子沒有應答,只是轉過頭看著木門,之後才跳了下來。

  他緩緩解開面巾,看他略帶生硬的動作,就知道他是第一次騎乘紅黑鳥。解開面巾後,他露出一張白皙的俊美臉孔。也許在勞動人士的眼中,他的皮膚稍嫌蒼白,而且也缺乏了一種和年齡相襯的活力感覺,不過五官倒真的長得十分端正,鼻子筆挺,嘴唇也細細薄薄的,可惜雙眼下的眼袋顯出明確的疲態,令他看起來有點詭秘。

  但他身上最詭秘的地方不是那深沉的眼袋,而是那雙瞳孔。

  那是一雙幾近透明的灰色瞳孔,彷彿是一片無色的大海,映照進去的東西似乎都會無聲無色地沉沒其中。

  銀髮男子——又或稱為銀髮少年更適合——抬起那張不帶感情的臉孔,再一次靜靜地看著木門。

  他沒有把面巾還給馴獸師,而且似乎會就這樣看著木門好一陣子,馴獸師苦惱地想了想,最後強壓恐懼,朝他伸出右手。

  「面巾還給我,還有剛才的……就算你兩枚銅幣吧。」

  銀髮少年隨即回過神,本來正要遞出面巾,忽然他怔了一怔,接著才平靜地說:「兩枚銅幣?」

  「對,兩枚銅幣,已經很便宜了,不要殺我價啊。」

  直視少年灰白色的雙眼,難得壓住的恐懼又再湧了上來,不過恐懼歸恐懼,關乎到錢的問題,馴獸師沒有退縮,繼續堅持己見。

  不料銀髮少年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稍微低下頭,看著馴獸師往前遞出的右手。

  然後,少年提出了一個問題。

  「甚麼是銅幣?」

  一陣微溫的春風掠過二人身邊。

  這個問題出乎馴獸師意料之外,他張開嘴巴,錯愕地睜大雙眼,完全不知道該怎樣回應。

  「伊格利亞,銅幣是貨幣的一種,而貨幣是大家為了消除以物易物的不便和尷尬,於是在有共識之下一起創造出來的。」

  突然一個清澈的女聲打破了二人之間的沉默,聽到這種常識、但同時又好像有點怪異的回答,馴獸師不知是安心還是無奈,輕輕吁了一口氣。

  聲音的主人是剛才坐在銀髮少年——也就是伊格利亞身後的另一個乘客,她說完這句話後,便輕盈地從紅黑鳥上跳下來,然後拿起掛在紅黑鳥身上的行李,慢慢走到伊格利亞身旁。

  行李看起來沉甸甸的,似乎相當沉重,見女子要用雙手才拿得起來,馴獸師正想著是否要替她拿著,好讓她能夠解開面巾時,女子突然放開了右手,輕輕地解開面巾。

  行李在女子的左手之中動也不動,就跟她用雙手拿著的時候完全沒分別。

  「我們要到外面生活,一定要記著這些基本知識。」

  女子解開面巾,雖然剛才已經見過了,但現在再看一次,馴獸師也不禁再次看呆了。

  跟伊格利亞相比,女子的肌膚更顯蒼白,不只全無血色,甚至隱約有種發紫的感覺,細薄的嘴唇更是蒼白得發青了——但撇開這些不談,她卻是個精緻的美女,雙眼尤其好看,就像一雙水晶似的,映照著美麗而神秘的光芒。她看起來好像很脆弱,臉和身體彷彿一碰就要碎了,然而臉上不見一絲疲態,腰枝也站得筆挺,配著猶如靜雪般落在身後的淺藍色長髮,散發出一種跟外貌截然不同的堅毅氣息。

  「這就是『銅幣』。」

  女子把面巾交還給馴獸師,然後翻找包袱,從中取出兩個方型、猶如巴掌大小的「銅幣」。

  「多謝你載我們。」

  女子不帶笑容,但禮貌地說著,而馴獸師看著她手上那兩個東西,額角不禁冒出了青筋。

  「你、你們兩個……是在耍我嗎?」

  「嗯?不,我們沒有,我們是真心多謝你的。」

  女子歪起頭,不解地望著馴獸師,再看看手上的東西。

  「難道……這不是銅幣嗎?」

  當然不是!——馴獸師幾乎要氣得大叫出來,在這之前,一個身影及時穿過木門走了過來。

  「抱歉,這是你的報酬。」

  一隻猶如穿上盔甲的右手遞到眼前,馴獸師轉頭一看,一張威嚴,而且臉頰上佈著黑色鱗片的女性臉孔便映入眼簾。

  「我們學園的校長還不懂世務,如有冒犯,請你原諒。」

  女子全身都張滿黑色鱗片,不只如此,在黑色長髮掩蓋的前額之上還長著一雙金角,背上更長著巨大的黑色雙翼,它們現在就如披風般覆在身上。

  看到這個黑色的身影,馴獸師已經知道眼前的女子是誰了,之後他對上了那雙紅色的瞳孔,雖知對方沒有任何惡意,但他還是不禁退後一步,並再次嚥了一口口水。

  她就是米德加爾特的副校長龍人艾麗卡。

  「……不,艾麗卡副校長,妳言重了。」

  馴獸師收過艾麗卡遞來的三枚銅幣——他其實很想交還其中一個銅幣,但是他知道艾麗卡是刻意多給一個銅幣,於是他也沒多說,只是老實接過。

  之後馴獸師包上面巾,騎上紅黑鳥便離開了。


  「原來那就是銅幣啊?」

  伊格利亞回想著剛才艾麗卡交給馴獸師那三枚圓形的東西,並把那東西的形狀和特徵烙到腦中,接著才轉過頭——

  「我不是要你們兩個在塔內等我的嗎?」

  馬上看見了艾麗卡不滿地皺起眉頭的臉孔。

  「……我想早點看到米德加爾特,所以便先行出來了。」

  伊格利亞的臉依然不帶任何感情,不過那短暫的沉默已表明他也有點動搖,艾麗卡稍微瞪起雙眼,盯著他好一會兒。

  然後,她沉重地嘆了一口氣。

  「……算了,這些之後再說,先進來吧。」

  艾麗卡說完後便轉身踏出腳步,看著她的背影,伊格利亞卻沒有立即跟上,反而抬起頭,再次看著木門。

  ——這裡,就是米德加爾特。

  ——是爺爺所愛的地方。

  伊格利亞在心裡想著,然後他轉過頭,凝望著站在他身邊的藍髮女子。

  「法蘭姬,我們來到了。」

  「嗯,我們來到了。」

  藍髮女子——法蘭姬輕輕點頭,伊格利亞聽到她的回答後,臉上的表情終於有了點變化,他稍微垂下眼簾,並轉過頭看著前方。

  他不再多說,只是踏出腳步跟上艾麗卡。

(註1):紅黑鳥是一種雙足直立、比一個成年人還要高大一倍的巨鳥,羽毛主要呈黑色,唯獨頭頂的羽毛呈赤紅色,因此有名「黑紅鳥」。黑紅鳥有種壞習慣,當牠們奔跑的時候,假如沿路上有障礙,牠們都絕對不會改變路線,牠們會選擇跳過它們,又或乾脆停下來,因此牠們有一個有趣的外號「一飛衝天鳥」。

黑紅鳥的奔跑速度相當快,傳聞全速奔跑時會產生刺人的風壓,不過牠們的速度只能維持一小段時間。因此,在長途的旅行之中,黑紅鳥絕對不是好選擇,但假如是想要在短時間內到達較近的目的地,黑紅鳥卻是不錯的選擇。

牠們的體型比想像中大,足以讓三至四人共乘一騎。在巴貝爾中有專門的「黑紅鳥跑動路線」,只要到那裡聘請馴獸師,便能夠乘搭牠們。

黑紅鳥並非未知領域之中的魔獸,而是一直跟巴貝爾人同居的好鄰居。

(註2):能夠指揮動物或魔獸的魔法師,一般都是負責指揮巴貝爾內的「交通工具」,最高級的是指揮鎮守在王之湖之上的「龍龜」的馴獸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