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70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2.040816326530612e-14》(02)

  先說一些簡單的事件吧,我的中學是普通的屋村中學,正規的上課時間是早上八點十分至下午三點四十五分,也就是說,假如在八點十分之後才回到學校,那麼你就是遲到了,校方會把這紀錄在案,要是三次遲到,便會被記小過。

  然後,她幾乎每天都會在八點十分正,不早到,不遲到,剛剛好在遲到的邊線上踏進校門。

  接下來就是校服了。除了天氣嚴寒的日子之外,香港中學的女生都要穿上裙子上課,而且一般都有長度規定,我校的規定呢,就是要裙擺及膝。老實說一句,那種模樣還真的很老土,又不是八十年代,裙子短一點又有甚麼問題?不過規定就是規定,有好些女同學也曾經好幾次偷偷地違反校規,之後當然沒有記過,但全都被訓導主任抓去訓話。

  至於她呢?她還真厲害,就跟她回校的時間一樣,她的裙子也是剛好及膝,不長不短,有好幾次教師們都要指責她了,但仔細一看,才知道她沒有犯下校規,於是只好有點不悅地要她注意一點。

  這還不是最厲害的,她厲害的是成績,但她並非名列前茅,甚至以客觀角度來說,她只是個成績中下的學生——她之所以厲害,是她每次都能夠以最低的合格分數通過考試。在學校的時候,她幾乎每一份考卷都以五十分低空飛過;到了校外呢,幾乎沒有人想過她能夠通過中五會考(香港以前的公開考試制度),不過她最後考得的成績是3C2D1E,3x3+2x2+1x1,14分,又是剛好合格,足夠原校升讀。

  回想起來,她果然是個奇怪的女生,彷彿所有事情都經過精密計算,但她跟其他人不同,其他人都會絞盡腦汁讓自己的成績變得更好,而她則是盡全力把自己維持在最低限度的階段。

  某程度上,她是個天才也說不定。

  這就是她,一個在我記憶中的奇怪女生。也許有人會好奇,為甚麼我會這麼清楚了解她呢?先說好,她並非那些年我曾經暗戀的女孩,我和她的交情也不算很好,我們只是在中六中七那兩年做過同學,中學畢業後都沒有聯絡,直至今天我才第一次跟她重遇。

  我會這麼清楚,因為我以前是學生風紀,看守的崗位正好是學校大門,每天早上八點十分都看到她悠然進校的身影,偶爾還會見到她被教師們訓話,這樣的日子幾乎從未間斷,要不記得倒比較困難。

  要歸類的話,她算是壞學生吧?不過她其實沒這麼壞,只是跟教師們心中的好學生有些許差距。

  不過話又說回來,她奇怪歸奇怪,但要是沒發生特別的事情,我應該不會想起她,畢竟我和她只是普通的同學關係,七年過去,我怎會無事突然想起她?

  然而,即使在這七年間我從沒有想起她,甚至乎她的身影在我腦中已經稀薄得不可再薄,但當她的臉在我眼前出現,我卻馬上想起了她的一切。不得不說,人的腦袋還真奇妙。

  我記得,她有一個有趣的名字。

  「姚小倩?」

  「呃。」

  我叫出她的名字,就如同記憶所及,她懶洋洋的臉頰當場抽搐,然後不太高興地皺起眉頭。

  「……嗯。」

  假如可以的話,我想她肯定會搖頭否定,無奈這正是她的名字,她只能默默點頭承認。這難怪她,十歲以前還好,「小倩」這名字倒也可愛,但到了十歲以後,這名字未免太令人難堪了,更何況她現在已經二十六歲?

  也許是為了掩飾尷尬,姚小倩終於接過桌上的硬幣,並把零錢找回給我。

  「找你7毫。」

  她回復平淡的語氣,視線也不再是筆直地對著我,疲憊似的輕輕垂下,看到她這樣子,我沒多說甚麼,取回零錢後便抓起杯麵和咖啡,默默轉身走到熱水機旁邊——

  要是在幾天以前,我真的會這樣做吧。

  「其實我覺得姚小倩這名字不錯啊。」

  不知是否我也有點疲累了,這句話沒多想便脫口而出,她一聽見,臉頰又一次抽搐,接著不悅地盯著我。

  「駱連峰,你就是要我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名字有多可笑吧?」

  「不,我是真心說的。」這句話有一半是真的,「簡單易記,而且很有女孩子的感覺,不是很好嗎?」

  「……哼。」

  不知是被我說服到,抑或是她已經累得不想爭辯,她冷冷地哼了一聲,然後把前一刻還在整理的帳單收拾起來。

  「你怎麼會在這種時候來這裡?」

  她沒有看手錶(事實上她也沒戴手錶),也沒看掛在對面牆上的時鐘,不過她似乎清楚知道現在已近凌晨3點了,在這種時候竟然有人走來買咖啡和杯麵,而且還要是以前認識的人,她會這樣問相當合理。

  「沒甚麼特別原因。」我聳了聳肩,手指隨意往上一指:「我就住在樓上,不巧肚子餓了,所以就來買杯麵吃。」

  「這種時候還未睡啊?」

  她疑惑地看著我手中的咖啡,我也低頭一看,肩膀再次輕輕一聳。

  「還未完稿,不可以睡呢。」

  「完稿?」

  「啊,我是寫書的。」

  我馬上接著解釋,她聽到後稍微一怔,沒精打采的雙眼眨了一眨。

  「這樣啊……寫甚麼的?小說?」

  「嗯,沒甚麼營養的小說。」

  我自嘲地笑著回答,正以為她會就這樣打住話題,不料她順勢問道:「書名呢?」

  這次換我怔住了,我從沒想過她會問,在我印象之中,她並不是愛看書,甚至是很少看書的人。

  她應該只是隨便問問吧?

  「妳應該沒聽過……」

  我把書名告訴她,一如所料,她沒有特別記住,只是輕輕點頭,然後她做出一個在這種時候做一點不突兀的動作——打呵欠。

  之後,我們的話題結束了。在大概半秒的沉默之後,我拿起杯麵往熱水機的方向走過去,她也沒有挽留,反而把帳單再拿出來整理。熱水灌入杯麵之中,無色的熱氣從杯中湧出來,我蓋好蓋子,並用叉子固定,靜靜地等待三分鐘。

  三分鐘後,我果然沒記錯,這個咖哩杯麵果然沒有咖哩味道,雞肉也少得可憐,不消三分鐘,我便把整個杯麵吃光了。

  我沒有立即打開咖啡罐,只是拿著它離開便利店。在要離開之前,我稍微在櫃檯前停下來,剛好跟抬起頭來的姚小倩四目交投。

  「再見。」

  「嗯。」

  我們都沒有多說甚麼,只是以最低限度的說話跟對方道別。踏出便利店,又是一陣愜意的涼風迎面吹來。

  這就是我們的重逢,意外,但毫不驚喜,說話也只是一句起兩句止,當中幾乎沒有任何感情交流。這其實相當正常,我和她雖是舊識,不過我們以前本來就不是朋友,怎可能在重逢之後就立即要好起來?

  她只是一個剛好來到我樓下便利店打工的舊同學,僅此而已。

  ——當時我是真心這樣想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