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艾蕾絲之戒》第一章(03)

  後來他花了大概十五分鐘來決定自己簽署的樣式,然後他接過艾麗卡遞來的一份又一份的文件,確認過內容,並偶爾問艾麗卡某些字詞的意思,再動筆簽名,不經不覺,太陽已經西下,房間變得不點燈便看不到東西的昏暗狀態。

  「簽好了。」

  伊格利亞放下筆,把文件交還給艾麗卡。也許是連續兩小時不停地看文件和揮筆簽名,他臉上的疲態似乎更為顯眼,艾麗卡接過文件後,稍微放輕聲音說:「辛苦了。明天我會帶另一些文件過來,都是些要交給貴族議會審批的資料,另外也會跟你討論下週哪一天適合宣誓就職。」

  艾麗卡疊好文件,熟練地抱在胸前。

  「一到來就要處理這些事,你也累了吧?今晚請好好休息,如果有任何問題,我就在那邊的木屋,隨時來找我。」

  艾麗卡說完後走到門邊,禮貌地道聲晚安之後便爽快離開。啪。輕輕的關門聲傳到耳中,伊格利亞沒有伸懶腰,也沒有打呵欠,就只是不發一言地坐著,並緩緩地抬起頭來。

  ——這就是爺爺一直居住的地方啊。

  在剛進來的時候,伊格利亞就快速地環視了這個「校長室」,那時候他已經有一種感覺,現在再看一篇,他更加確定自己沒有想錯。

  這個校長室,比剛才見到的課室更加簡陋。四面都是木製的牆壁不用說,伊格利亞留意到有幾處都被煙燻黑了,而且整個校長室內就只有一桌、一椅以及一張床,書本和文件都只是放在房間的角落,雖然未致凌亂,但也有種不修邊幅的感覺。旁邊有一個間隔開來的小房間,看那邊木頭燻黑得特別嚴重,如無意外應該是煮食的地方。

  唯一跟房間感覺不搭的是桌上的燭台,它看起來很整潔,感覺用了才不久。也許是校園的其他人送給他的?伊格利亞不太感興趣地在心中想著。

  「伊格利亞,你餓了嗎?」

  伊格利亞就這樣沉默一會兒,之後自兩小時前起便一直站在他身邊的法蘭姬終於輕聲開口。

  經法蘭姬這樣一說,伊格利亞才想起今天他們都沒怎麼吃過東西,不過他只是想了一想,接著便輕輕搖頭。

  「我不餓。假如妳餓了,妳先吃點東西吧,另外床給妳睡,我在這裡休息就可以了。」

  法蘭姬聽到後,眉頭不禁一皺:「你不吃的話,我也不吃了。還有,我是以侍女的身分跟著你的,雖然我沒見過其他侍女,但在我看過的故事之中,從來沒有一個侍女是睡在床上,而她的主人卻是睡在椅子上——」

  「妳知道,如無必要,我是不會睡覺的。」

  伊格利亞突然打斷法蘭姬的話,法蘭姬當場語塞,然後她抿了抿嘴唇,不太高興地說道:「……我知道了,那我就睡在床上吧。」

  「嗯,這就好——」

  「作為交換,你要答應我,不論長短,每星期至少睡三次。」

  不料法蘭姬會這樣說,伊格利亞馬上一愣,並稍微睜大雙眼看著她。

  法蘭姬跟伊格利亞一樣,都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但現在伊格利亞清楚知道,在法蘭姬蔚藍的瞳孔之中,散發出一種罕有的怒意。

  「……好吧,我盡量試試。」

  伊格利亞不知道原因,只知道自己一開口就妥協了。

  「不行,不可以『試試』,是『一定要』。」法蘭姬堅定地說。

  「在妳看過的故事之中,有哪一個侍女是會要求主人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沒有,但現在不是談論故事,我們是在談論現實。」

  法蘭姬難得如此糾纏,伊格利亞實在不明所以,為了早點從這種異常的情況走出來,他只好沉重地嘆一口氣。

  「好吧,我一定會一星期睡三次。」

  「發誓。」法蘭姬進一步要求。

  「……法蘭姬,妳有聽過『見好就好』這句話嗎?」

  「在確定你真的會睡覺之前,我是不會收手的。」

  「……妳這個人啊……」

  伊格利亞苦惱地皺起眉頭,由於他平日都面無表情,所以即使只是輕輕的皺眉,也能夠格外突顯他現在的心情——

  「嗯?」

  就在伊格利亞想要說下去之際,突然他好奇地挑起眉頭,忍不住站了起來。

  法蘭姬本來還在盯著伊格利亞,但一看到他這樣子,眉頭稍微放鬆,然後也好奇地跟著他看的方向看過去。

  然後她看到一道牆——當然了,因為伊格利亞在看的不是房間內的某東西,而是在房間以外、某個正待在草原之上的人。

  「……是那個女孩嗎?」

  伊格利亞喃喃說道,之後想了一會便突然轉身離開房間。法蘭姬看了看他,也沒多想,馬上跟了上去。

  今晚的月光很亮,但仍然不足以照遍整個草原,所以前方還是相當昏暗——本來的確是這樣,不過就在伊格利亞踏上草原之際,兩道火光在他身旁亮起,而且火光就像有生命似的,不斷緊貼著他的腳步緩緩進前。

  二人沒有特地放輕腳步,草地隨即發出「窣窣」的聲音,不過伊格利亞毫不在意,繼續往前走著。

  直至遠方一個身影映入眼簾,他才停了下來。

  「……果然是她。」

  眼前依然是一望無際的草原,晚間的草原跟早上的不同,因為影子的關係,現在草原看起來格外陰森,似乎隨時會有怪物從暗處撲出來。

  在這幽秘的環境之中,一個女孩正獨自站在原地。

  雖然看不清楚,但伊格利亞認得她。

  「她不就是下午見過的豹人女孩?」

  法蘭姬輕聲問道,伊格利亞隨即點了點頭。

  「沒記錯她叫凱麗。」

  「那孩子在做甚麼?」法蘭姬歪起頭,疑惑地問道。

  「……以艾麗卡的說法,她應該是在『練習』魔法,不過……」

  伊格利亞一邊說著,眉頭同時緩緩皺了起來。

  然後他往前踏出一步,草地立即發出「窣窣」的聲音。

  「咦!」

  草地發出的只是很輕微的聲音,而且剛好有微風吹過,應該會掩蓋掉它,不過一直站在原地不動的凱麗當場睜大雙眼,驚訝地轉過頭來。

  「是、是誰?」

  凱麗揚聲叫道,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緊張,但聽起來不是在害怕或驚慌,反而是因為尷尬和害羞。

  伊格利亞本來打算從遠處觀望一會兒,不過既然對方已經發現了,他也沒想要繼續隱瞞,輕鬆地走了過去。

  「你是甚麼人……咦?」

  突然見到一名陌生的男子走過來,凱麗很自然地警戒起來,正要往後退步,忽然她察覺到伊格利亞的髮色,雙腳立即停了下來。

  「你……難道是……」

  女孩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臉上的表情逐漸由驚慌變成驚喜,而伊格利亞冷靜地想了一會,確認艾麗卡沒要求他暫時保守秘密,於是率先自報身分。

  「我是這裡的新校長伊格利亞。」

  「真、真的是本人嗎!」

  一聽到伊格利亞的名字,凱麗的雙腳馬上再動了,可是這次不是往後退,而是飛快地跑到伊格利亞身前。

  「你就是傳說中的那位魔法師嗎!」

  凱麗激動地雙手握起伊格利亞的右手,進一步靠近伊格利亞。

  她雙眼閃出一種光芒。

  不是仰慕,也不是尊敬。

  而是崇拜。

  「我不知道妳說的是甚麼傳說,但我的確是伊格利亞。」

  「那麼!」凱麗聽到後更加興奮了,雙眼射出的光芒更加刺眼,「傳聞是真的嗎?伊格利亞先生你真的要來當我們學校的校長?」

  「是真的。」

  「太好了!」

  凱麗高興地笑著叫道,但她忽然想起了甚麼,於是連忙放開伊格利亞,並害羞地笑了一笑。

  「呀……對不起,我太高興了,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四年級的學生,我叫凱麗。」

  凱麗是一名豹人族少女,身上都有不少豹的特徵,金黃色的眼睛、有點毛茸茸,但也長得精悍的耳朵,以及擺在身後,現在正高興地晃著的斑點尾巴。剛才伊格利亞沒看清楚,但現在看得出,凱麗是個可愛的女孩子,雖然不是美女,臉上也有點淡淡的雀斑,不過她全身都充滿活力,爽朗的短馬尾、小麥色的肌膚、以及稍稍露出犬牙的笑臉,不難看出她是個活潑可愛的女孩。

  在凱麗身上不少地方都劃著紅色的紋身,伊格利亞認得出那是豹族人傳統的紋身,是一種祈願子女能夠順利成長的咒紋。

  被伊格利亞盯著好一會兒,凱麗隨即尷尬地笑著說:「伊格……不,校長先生,你這樣看著我,我會不好意思呢。」

  「剛才妳在練習魔法嗎?」

  突然伊格利亞這樣問道,凱麗的笑容馬上僵住,但她很快便回過神,淡淡笑著回答:「嗯……我是在練習魔法,不過請放心,我有事先跟蜜拉貝兒老師申請,而她也批准了,所以我不是偷偷躲起來練習的。」

  「在這裡,魔法課程是必修科目嗎?」

  伊格利亞又再問起乍聽之下無關的問題,但凱麗一聽,笑容再一次僵硬起來。

  她雖然不知道伊格利亞為甚麼會這樣問,不過因為別的原因,她實在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這……不是的,魔法課程是選修的——」

  「那為甚麼妳會選修魔法課程?」

  伊格利亞平靜地問道。這個問題,不帶半點惡意,有的只是疑惑,然而聽在凱麗耳中,她頓即感到無比壓力,全身更覺冰冷,久久不能回答。

  彷彿有一條冰冷的蛇,緩緩從她的腳底纏到身上。

  「為甚麼……」

  ——為甚麼你會這麼問?

  在凱麗心中,這個問題不禁浮現出來,但她不敢問。

  她知道為甚麼伊格利亞會這麼問。

  一直以來都有人問她相同的問題,而每一次,她都是用相同的答案回答。

  那個答案是她的意志,也是她的希望。

  不過,這一次不行。

  過往她都可以挺起胸膛回答,但現在她不可以。

  「因為……我想……」

  舌頭打結了。凱麗裝作鎮定,想要說出跟平常一樣的答案,但答案就停在喉嚨之間,怎樣也說不出來。

  我、我想——

  「妳根本沒有半點魔法天分。」

  忽然,伊格利亞以平淡的語氣說出了這句話。

  這句話,就像冰柱一般,筆直地刺進了凱麗的心。

  剛才她因為見到伊格利亞而雀躍,但就在一瞬間,高興的心情煙消雲散。

  腦袋一片空白。

  當她能夠再一次看到眼前事物的時候,兩道溫熱的淚水已經滑過臉頰,輕輕落在地上。

  「嗚……!」

  視野愈來愈朦朧,凱麗終於意識到自己在哭泣了,她馬上咬緊下唇,不讓自己哭出來,但是淚水卻遺背她的意識,不停地往下流。

  淚水就像刀子一般,不停地割著她的臉頰,令她倍感劇痛。

  接著,她不顧伊格利亞還在眼前,猛地一個轉身,以全身的氣力往後逃跑了。

  伊格利亞把一切看在眼裡,不過他沒有任何反應,就只是平靜地看著前方,看著凱麗遠去的背影。

  「……法蘭姬。」

  直至凱麗的背影完全在眼前消失,伊格利亞才緩緩開口。

  「我說錯甚麼了嗎?」

  法蘭姬沒有立即回答,她也跟伊格利亞一樣,看著凱麗離去的方向,然後認真地想了一會兒。

  「我不懂魔法,但既然是你的判斷,那孩子就真的沒有魔法天分,在道理上,你沒有說錯任何事情。」

  「既然如此——」

  「但是,世界不只靠『正確』建構而成。」

  法蘭姬凝重地說道,伊格利亞沒有立即回答,反而仔細地想了一會。

  「那即是怎樣?」

  「我也不知道,這句話我是從書中看到的。」

  法蘭姬老實承認,伊格利亞聽到後沒有任何反應,繼續注視著眼前空無一人的草地。

  「是嗎?」

  最後,他淡然吐出這一句話,然後往旁邊一看,依然甚麼也沒說,就只是靜靜地看著。

  「回去吧。」

  一陣晚風輕輕掠過,同一時間,伊格利亞轉過身,默默踏出腳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