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6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色象牙塔06》

  大家有聽過精靈和鞋匠的故事嗎?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名老鞋匠生活潦倒,他一生造了無數的鞋子,可惜全部都只能賺取分毫,甚至乎入不敷支,終於他只剩下最後一塊皮革,僅能夠造出最後一對鞋子。他想著,這就是他最後的鞋子了,他剪裁好皮革後,一邊祈禱一邊入睡。

  之後,奇蹟發生了。

  一覺醒來,老鞋匠第一眼看的是一對完成的鞋子,那不是隨便完工的鞋子,而是一對精美得毫無破綻的完美鞋子。老鞋匠為此驚嘆不已,恰好在這時候一名顧客來了,他一看到那雙鞋子便喜歡得不得了,二話不說以高價買下它,老鞋匠雖然疑惑,但那位顧客支付的價錢足以供他造出兩對鞋子,於是他沒多加探究,收過錢後便買了兩塊皮革,打算以此另造兩對鞋子。

  接著,奇蹟又發生了。

  那天晚上他又是剪裁好皮革,又是祈禱後便安然入睡,不料醒來後,又是兩對鞋子映入眼簾。跟上次一樣,這兩對鞋子的手工又是驚為天人,老鞋匠再一次讚嘆,之後好巧不巧,兩名客人適時來到,他們一見那雙鞋子又是稱羨不已,之後他們也沒多想,馬上買下這兩雙鞋子。這一次老鞋匠仍然是在疑惑之下,收下了足以讓他造四雙鞋子的金錢,然後再次打算另造四對鞋子。

  一如大家所料,奇蹟接著又發生了,不只是再發生一次,而且兩次、三次、四次、五次甚至是無數次,直至老鞋匠已經變成富豪,這種事依然未曾停止。終於有一天,老鞋匠決定徹夜不眠,看看是甚麼人屢次幫他造出這些精美的鞋子。

  在那一晚,老鞋匠終於找出真相,原來一直以來替他造鞋子的是一對可愛的小精靈,他們翻然來到老鞋匠家中,以優美的動作把他剪裁好的皮革造成一對又一對的鞋子。這些優雅的動作,令老鞋匠看得出神了,但他不忘感激小精靈們的幫忙,他希望能夠盡一己棉力報答他們,左思右想,他決定為這些赤身裸體的小精靈們造一套衣裳。

  最後,老鞋匠為小精靈們造了兩套衣裳,小精靈們歡喜地穿上它們後,為老鞋匠造了最後的一對鞋子,之後便笑著離開。小精靈們自此沒有再到訪老鞋匠的家,但老鞋匠的名聲已傳遍大陸,所以他也不愁生計,從此跟妻子二人幸福快樂地活下去。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坦白說,這真是一個不錯的溫馨故事,雖然老鞋匠為甚麼會得到小精靈幫忙是一件永遠不解之謎,但是最後老鞋匠感恩圖報,的確為故事劃下一個美妙的句點……不過!對於這個故事,我其實有一點相當不滿。

  假如我是老鞋匠,我絕對不會接受小精靈的恩惠!

  第一次也就算了,要是老鞋匠堅持不賣那雙鞋子,他根本不可能有材料造出另一雙鞋子,不過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老鞋匠一次又一次把精靈造的鞋子賣出去,難道他沒有半點鞋匠的尊嚴嗎?他不想親手造一雙驚人天人的鞋子,然後用那雙鞋子名揚天下嗎?難不成只要生活安定,他就可以放棄自己一直以來賴以維生的手藝嗎?他明明有能力造出兩套讓精靈們也歡喜不已的衣服,要造一對讓人驚艷的鞋子,他絕對有這個能力才對。

  假如我是老鞋匠,我一定要親手造出這樣的鞋子才行。

  即使這樣會令我失去一切,我也要親手造出來!假手於人得來的成果,不是我想要的!

==========

  「等等!那個不行!」

  我拚命拉住奇洛琪,不過奇洛琪嬌小的身軀卻出乎意料地有力氣,她無視我的阻止,只是舉起左手,把手上的黑貓形布玩偶對著我。

  「好了,再拉扯下去,嘉露加要被你拉壞了啊。」

  奇洛琪是魔器系的監督,從外貌來看是個比我年輕得多的女孩子,身高只有147公分,但既然當得上監督,實際上她應該比我年長才對;另外她是個十分奇怪的人,渾身黑色並不奇怪,奇怪的是她的左手總是戴著一個黑貓形布玩偶,然後聲稱那布玩偶才是「奇洛琪」本人,而她自己則是人形傀儡「嘉露加」。

  真是個奇怪的人……不!這些事不重要!

  「把那份設計圖還給我,我就放開妳!」

  我叫出一句賴皮流氓似的說話,同時奮力拉住她,奇洛琪大力歸大力,但她的身驅始終相當纖細,再拉扯一會兒,她終於無奈嘆氣(是布玩偶在嘆氣,她本人則真的像個木偶似的面無表情),然後不太高興地轉過身來。

  「真是的,真是個粗暴的男人。好了,這麼粗暴拉住我,到底是想幹嗎啊?」

  「我剛才一直在說了吧?快把那份設計圖還給我!」

  我指著在她右手、被捲成一團的設計圖,奇洛琪(依然是那個布偶)馬上轉過頭,然後奇洛琪(她自己本人)舉起右手,疑惑地說道(那個布偶開口,當然是奇洛琪用腹語):「這個?為甚麼?」

  「因為這不是我的設計!」

  我道出事實真相,不料奇洛琪卻皺起眉頭,錯愕地望著我……別問我為甚麼布偶玩具可以做出這麼細緻的表情,她真的這樣做了!

  「不是你的設計?但這可是從你的房間裡拿出來的啊?難道是你從其他人手上偷來的嗎?」

  「不是!我又不是白痴,怎會這樣做啊!」

  「那麼你是想說有人入你的房間,然後把自己的設計當成你的東西,之後再讓我拿走?」

  「沒錯!正是這樣!」

  「那我問你,是哪個天才要做這種無聊的事情啊?」

  「我以前不就說過很多次嗎?是小精靈啊!」

  剎那間,一陣沉默。

  「……我也說了很多次啊,要是壓力太大,可以直接跟我說,我會跟皇室反映,要他們延遲交貨日期的。」

  「等等!我不是說笑,也不是在發瘋啊!這是真的!」

  「有妄想症的艾雪兒一人就夠了,要是睡不好覺,請教一下格利斯如何?當然,不要隨便向克萊雅問意見,不然你會變得更奇怪的。」

  「我.就.說!我是說真的!總之快把那份設計圖還給我啦!兩星期、不!一星期後我就給妳一份更加完善、更加完美的設計圖!這樣總行了吧?」

  「可以是可以……」奇洛琪(當然還是黑貓布偶)轉頭看了看手上的設計圖,然後以疑狐的語氣說:「但在我看來,這份設計圖已經相當完美了,要做得再好,恐怕不可能吧?」

  「誰說的?這樣的東西,我花個一小時就可以超越它了!」

  「真的?」

  「……一個小時可能有點勉強,但一星期就一定可以——嗚哇!」

  奇洛琪忽然把臉靠過來(別誤會,我是說那隻布玩偶),幾乎要撞到我的鼻子,我稍微失去平衡,往後倒了一步。

  「好吧,既然你這樣說,兩天後我再過來。」

  奇洛琪(本人)把設計圖丟回給我,然後她沒有再多說,雙腳一踏,嬌小的身影便爽快地從我眼前消失。

  四周瞬間變成一片寂靜,我沒有跟著她的身影轉過頭去,只是緊緊抓住設計圖,像是看著仇人似的死命盯著它。

  「……給我看好,這次我不會敗的!」

  假如身邊剛好有人經過,他們一定不明白我到底在說甚麼吧?不過沒關係,我以我的尊嚴發誓,這一次,我一定會做出連他們也超越不了的設計出來的!

=========

  無盡的戰鬥,在這一刻開始了。

  其實我剛才對奇洛琪說謊了,不,嚴格來說不是說謊,我只是沒有說出事實的全部。

  這份設計圖,某程度上是我畫出來的,但某程度上又不是——這東西有99%都是出自我手,但是在最後的1%,也是最令人驚嘆的1%卻不是我畫的。

  昨天晚上,我已經畫好設計圖了,不過見時間已經有點晚,所以我沒有立即去找奇洛琪,而是上床小睡好一會,打算醒來後再去找她,不料今早我一醒來,檢查設計圖表的時候,設計圖竟然不同了!

  當時我還以為我睡昏了,所以再三檢查,但愈看就愈不對勁,在最後的魔力維持設計,設計圖上的方案顯然比我昨晚想的好上幾倍,我不敢置信地看了又看,之後還未搞清楚是甚麼回事,奇洛琪已先行來到,她看了設計圖,滿意地點頭後便帶著它離開。接下來發生甚麼事,大家已經相當清楚了。

  回想起來,這其實不是第一次發生,有好幾次我都發現設計圖跟我想的有所出入,不過之前我都以為是我睡昏了,因為那些改動我也自信能想得出來,唯獨這一次,那個修改方案真的驚為天人,任我再想幾天也不可能想得到。

  正因如此,我才不可以把它交上去。

  我是魔器的設計師,我有我的尊嚴,我不容許別人擅自修改我的設計,更加不容許別人擅自完善我的設計!

  假如我的設計圖真的能夠做得更好,也必須是由我親手做出來!

==========

  就這樣,我拚命絞盡腦汁,不只修改了設計圖的魔力維持方案,更大幅修改了它的外型,好讓魔力能夠更加順利流通,同時把它改得更細小,便於攜帶收藏。這些改動只花了一個晚上,我滿意地看著它們,本來想馬上交給奇洛琪,但是我實在太累了,於是我決定先睡一下,之後才交給她。

  然後,當我醒過來的時候,設計圖竟然又修改了!而且又是變得更加完善,雖然在外型上變得稍大,但是魔力的流動顯然比之前提升了百分之三,之前我以為完美無缺的設計,又一次被超越了!

  於是我又一次修改,把它改得更好。

  翌日,我又重複了相同的動作。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連續四天,我都在做相同的事情——

  「……這怎麼可能?」

  到了第七天,也就是跟奇洛琪約好的日子,我錯愕地看著眼前的設計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經過六天連續的戰鬥,我已經自問不可能把設計圖改得更好的這一天,那個神秘的小精靈,又一次超越我了。

  我茫然坐在地上,看著眼前堪稱完美的設計圖,我束手無策。我感覺到了,那個無形的小精靈正在我的耳邊嘲笑著我,嘲笑我徒勞無功,嘲笑我不自量力……

  喀喀。

  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我沒有應答,但對方已經自行打開房門走了進來。進來的人是奇洛琪。

  「設計圖修改得怎樣?」

  我沒有應答,奇洛琪也沒有追問,只是逕自走到桌邊,默默地看著桌上的設計圖。

  「啊。」她驚喜地低叫一聲,接著抓起設計圖仔細端看:「難以置信,你還真的把它修改得更完美呢。」

  奇洛琪似乎很滿意這份設計圖,她端看了好一會,期間還偶爾叫起口哨,甚至還輕呼出來。

  「不錯,真不錯,那麼我就拿走了啊?」

  「……嗯。」

  我無力地回應,奇洛琪沒再說話,就只是拿著設計圖,轉過身離開房間——聽著她逐漸遠去的腳步聲,我以為她真的會這樣子離開。

  所以當她黑色的雙腳出現在我眼前之際,我還真的吃了一驚。

  「……怎麼了?」

  我半驚半恐地問道,奇洛琪卻沒回應,一臉冷淡的低頭看著我,接著她右手一揮,設計圖就這樣丟在我的身上。

  「距離上繳的時間還有三小時多一點。」

  她平靜地說道,然後轉過身,在房間的角落坐下來。

  「我在這裡睡一會兒,大概三個小時吧,醒來後我就會拿走設計圖。」

  霎時間我完全不知道她在說甚麼,直至她真的閉起眼睛睡著了,我才回過神來,並訝異地看著身上的設計圖。

  三個小時。

  明明奇洛琪對這份設計圖讚不絕口,甚至好幾次用「完美」來形容,但她卻沒有立即轉頭走掉,反而把它交還給我,並再給我三個小時。

  一度熄滅的炙熱火焰,再一次點燃了。

  「……很好,我們來最後的勝負吧!」

  我抓緊手上的設計圖,仔細盯著它所有細節,哪怕只有一點點瑕疵也好,我也要找它出來。

  然後,用自己的雙手,把這份設計圖做得更加完美!

==========

  三個小時後。

  我睜開雙眼,由於還是有點睏,所以一時間未能看清楚前方,不過不用看也知道,在我眼前的是一份新的設計圖——一份由「我」親自修改的設計圖。

  「醒來了啊?」

  奇洛琪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我抬起頭,朝她笑了一笑。

  「妳這傢伙,還真是個不錯的監督呢。」

  「這還用說嗎?」

  奇洛琪老實不客氣,爽快地「承認」這個事實,然後她從我手臂下取出設計圖,靜靜地觀賞著。

  「不得不說,『你』真是個天才。」

  「妳說的『你』,是在指現在跟妳談話的我,還是在一分鐘前因為太累而睡著的『我』?」

  「兩個都是。」

  奇洛琪直接說道,聽到她這麼真摰的讚美,真是令人害羞。嘿,說笑的。

  「真要說的話,還是我比較聰明啦。」

  我笑著說道,奇洛琪隨即轉過頭(就是那個怪異的布偶),有點冷淡地瞥了我一眼。

  「言下之意,是你可以把這份設計圖修改得更好了?」

  奇洛琪揚了揚手上的設計圖,我馬上瞇起雙眼,並且勾起嘴角。

  「給我看看。」

  我接過設計圖,其實我根本不用看,剛才「我」在做甚麼,我清楚知道,不過我還是希望我能夠「親自」看個清楚。

  所有設計師都希望能夠一窺「完美的作品」,不是嗎?

  「不,這次是他勝了……」

  我抬起眼睛,想了一會兒,然後又笑了出來。

  「不不,其實我並不是想跟他比個高低,我以前只是剛好看到他的設計圖,然後想著可以稍微變得更好,於是便擅自修改,沒想到這樣的舉動會令他如此生氣,真是出乎意料。」

  「要是他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的對手就是他『自己』,他肯定會大吃一驚。」

  「坦白說,他一直都沒察覺到『我』的存在,我才是大吃一驚呢。」

  「誰叫你都是神出鬼沒?」

  「不是神出鬼沒,我只能在他睡著時出來而已。」

  「他還一直以為是有小精靈在搗亂呢,小精靈先生。」

  「不得不說,他的想像力真是太豐富了。」

  我輕輕一笑,奇洛琪也忍不住笑了(依然是那個怪玩偶),之後她伸出右手,對著設計圖招了招手。

  「好了,把設計圖交給我吧,雖然事實上還有兩個小時才過時限,但我不想用跑的,所以現在就要悠閒地步行前去。」

  「好吧,不過在這之前,可以再多給我幾分鐘嗎?」

  奇洛琪(布偶)挑起眉頭,疑惑地看著我:「要來幹嗎?」

  「我想給『我』留個言。」

  我抓起桌上的鉛筆,輕鬆地在指間把玩。

  「我有點理解那傢伙的想法了。」

  不待奇洛琪回應,我便把筆尖按在設計圖的空白位置上,寫上了一行字。當「我」醒來之後,一定會如奇洛琪說的,大吃一驚吧?

==========

  「奇洛琪!奇洛琪!快醒醒啊!」

  我猛地睜開雙眼,也許是連續幾天都睡得太少,竟然在完成設計圖的瞬間就睡著了,然後一覺醒來,第一時間檢查設計圖,看看那個小精靈有沒有趁機修改。

  一看之下,我不禁驚喜得跳起來,並且拚命搖著還在睡覺的奇洛琪肩膀。

  「……怎麼了?」

  奇洛琪睡眼惺忪地問道(到底一個布偶為何可以做出疲憊的表情?),我不顧她還未清醒,便把設計圖硬塞到她的眼前。

  「看啊!」

  「啊?完成了嗎?」

  奇洛琪揉了揉眼睛(仍然是布偶在動!),並把臉靠近設計圖。

  「嗯,改得很好呢,比之前的更好了。」

  「不對!」

  聽到她的回答,就知道她根本看錯地方,所以我稍微舉高設計圖,把剛才還是空白的地方秀給她看。

  「是這裡啊!看這裡!」

  「……甚麼?」

  她又揉了揉眼睛,然後平靜地唸出那裡寫著的句子:「……這次是我敗了?」

  「沒錯!這一次是我勝了啊!小精靈想不到比我更好的設計了!」

  我歡喜得在原地轉圈,甚至一度想過就這樣把設計圖收藏起來,但就在我轉過身,打開櫃子並要取出畫框之際,奇洛琪率先抓住了我的衣袖。

  「喂,別幹蠢事,把設計圖交給我。」

  「……不如我給妳另一份設計圖嗚!」

  話未說完,奇洛琪(她本人!)忽然賞我肚子一記結實的上勾拳,我幾乎要當場把昨天的晚飯吐出來,還好我及時忍住,可惜右手一鬆,設計圖便落在奇洛琪手中。

  「嗚……我的勝利勳章……」

  「你贏一次就滿足了嗎?」

  冷不防奇洛琪這樣說道,這句話猶如當頭棒喝,我錯愕地抬起頭,然後便見到奇洛琪布偶……不,是她本人的笑臉。

  也許我看錯了。

  又也許我沒有看錯。

  在奇洛琪的臉上,一抹微笑轉瞬即逝,我還來不及確認,她便轉身離開房間。臨走之前,她說了一句奇怪的話。

  「為了自己,也為了他,繼續努力吧。」

  他?他是誰?小精靈嗎?還來不及發問,奇洛琪已經離開了。剎那間,房間內只剩下我、空著的畫框、還有從腹部傳來的刺痛。

  以及勝利的喜悅。

  「嘿、嘿哈哈……勝了,真的,勝了……我的尊嚴勝利了!」

  我忍不住振臂高呼,腹部的疼痛當場消失了,整個星期伴在身邊的倦意也一掃而空,我就在無人的房間之中,用盡全力高聲疾呼。

  ——下次我會勝過你的。

  在矇矓之中,我好像聽到了這樣的一句話,不過我沒有停下來,只是繼續歡呼了好幾聲,接著,身體忽然累得倒在地上。

  啊,還以為疲累已經消失了,但看來我還是需要睡一覺。

  「不,下次也會是我的勝利……」

  在睡著之前,我喃喃地這樣說道,然後又一次,我彷彿聽見某個聲音說話了。

  ——我會期待的。

  聽著這一句話,我一邊勾起嘴角,一邊徐徐沉入夢鄉之中。

  「……我也很期待……」

  睡著之前,我輕聲如此回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