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6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2.040816326530612e-14》(03)

  她昨天沒有戴眼鏡,今天才戴的,是一對紅色的橢圓形眼鏡,鏡片略小,令眼睛看起來比昨天稍微大了。

  「你是故意過來的嗎?」

  姚小倩直截了當地問道,一聽到這句話,我馬上想起以前我一直都很欣賞她這種態度,她從來不拐彎抹角,有話直說,是個相當坦率的人。

  「不是,至少我相信自己不是,不過在潛意識之中,也許我真的是故意過來的吧。」

  我把杯麵和咖啡往前一推,姚小倩便一邊接過它們,一邊皺起眉頭看著我。

  「不愧是作家,說的話都不是正常人會說的。」

  嗶、嗶。跟昨天相同的機器聲音又再響起,然後姚小倩說出跟昨天一模一樣的銀碼。

  「14元3毫。」

  「有這麼難理解嗎?」

  我也跟昨天一樣,交給她一枚10元和一枚5元硬幣。

  「不是難理解,只不過正常人不會突然把『潛意識』這種話掛在嘴邊。」

  她把硬幣收進收銀機,並找回我一枚5毫和一枚2毫。

  「等等,我就只是說了一句,並沒有掛在嘴邊。」

  「跟我這個陌生的朋友也這樣說話,平常你跟朋友說話時應該更加奇怪吧?」姚小倩勾起嘴角:「說起來,你以前也是個奇怪的學生呢。」

  「再給我等等。」

  本來我已經要轉身走到熱水機那邊,冷不防她突然說出這句話,我當場急地抓住地面,並以最快的速度轉頭回去。

  她剛才說我奇怪?一個本身就很奇怪的人,竟然說我奇怪?

  「先不論我是否奇怪,但妳還真敢這樣說啊。」

  「為甚麼不敢?」她輕輕托起因汗水而滑下的眼鏡:「這是事實啊,雖然你是個好學生,但不代表你不是怪人。」

  這次她還直接叫我「怪人」?!

  「不,在我看來,妳才更加奇怪吧?」

  「我?」她訝異地指著自己說:「我哪裡奇怪?」

  「妳是認真問的,還是在逃避現實?」

  「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奇怪啊。」

  她理直氣壯地回答。要不是她一臉嚴肅,連半點笑意也看不出來,我還真不敢相信她這句話。我再打量她好一會,確認她真的沒有半點自覺,這才把我過往一直以來留意到的事情說出來。

  接著,我得到了一句平淡的「原來是這個啊」。

  「好像是有這樣的事呢,你不說我也忘記了。」

  「能夠把一切都控制在邊緣之上,某程度這的確是種天分。」

  我半揶揄半認真地說道,姚小倩卻不當一回事,只是隨便聳了聳肩。

  「沒甚麼大不了的,只是懶惰加上一點點幸運而已。」

  「也就是說,是上天眷顧?」

  我自然地這樣說道,不料她聽到後怔了一怔,然後忍不住勾起嘴角,低聲笑了出來。

  她不是個美人,臉上頂多只有一點點淡妝,鏡片底下的雙眼更有一對淡薄但明顯的黑眼圈,鼻頭上也有清晰的雀斑。她是個長得平凡的女孩,不算醜,也不算美,唯一跟他人與別不同的,相信就是那種隱約從體內散發出來的頹廢氣息。

  然而這樣平凡的她,笑起來很好看——至少在我的眼中,這種純樸真誠的笑容,真的很美。

  「你還真的跟以前一樣,明明說話條理分明,但間中就是有一些奇怪的想法。」說著她又笑了,「甚麼上天眷顧,你又不是信教的,不要用這種語氣說話啦,怪怪的啊。」

  「……這不是普通人都會說的話嗎?」

  「老一輩的會說這是福氣,我們這輩的應該會說『死好命』,沒甚麼人會說上天眷顧。」

  她脫下眼鏡,輕輕擦拭雙眼。她該不會是飆出淚水吧?我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這一次我真的轉過身,慢慢地走到熱水機的方向。

  熱水灌進杯麵裡,剎那之間,店面變回一片寂靜,就像我進來之前那樣,只有冰冷的空氣默默包圍四周。

  寧靜的三分鐘,就這樣過去——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既然來到了,不要在那邊自閉,過來談一談天吧。」

  姚小倩忽然輕聲叫喚,我轉頭一看,只見她無聊地把玩著釘書機,一啪一啪的,不過釘書機都沒有釘子,所以只發出空蕩蕩的聲音。

  「不影響妳工作嗎?」

  我提出了理所當然的疑問,不過雙手雙腳倒是先一步行動,左右手各自抓起杯麵和咖啡,緩緩地走到櫃檯旁邊。

  「沒關係,這種時間沒甚麼客人,最多一、兩個,稍微聊一聊不影響的。」

  她終於放下釘書機,然而我們沒有立即談起話來,反而一陣短暫的沉默在我們之間驟然浮出,無聲無色地擋在我倆之間。

  會這樣子,其實就如同昨天一樣,因為我們二人其實沒甚麼話題可聊。七年的空白,不可能只靠兩天相遇就填補了。

  幸好,在沉默要轉變成尷尬之前,一名客人剛好走進店內,他有點疑惑地看看在櫃檯旁邊捧著杯麵的我,之後才走到櫃檯跟前,跟姚小倩要了一包香煙,接著又有另一名客人走進來,又是看了看我,然後買了幾罐啤酒。

  這兩名客人一出一入,真要算起來的話應該兩分鐘不到,不過這段時間還真的幫了我們不少忙,我不顧麵條還未完全發漲便打開杯麵,濃郁的香味——這種杯麵就只有氣味濃郁——隨即在店內飄散。

  「啊,好香。」

  姚小倩轉過頭來,雙眼筆直地看著冒著熱氣的杯麵,我沒有立即應答,只是隨意用叉子翻攪著麵條。

  「還好吧,不過吃起來不怎麼樣。」

  「杯麵就是這樣啦。」姚小倩丟下櫃檯不管,走了過來:「吶,分我一點吧。」

  我完全沒想過她會這樣說,托著麵條的叉子當場停在半空,我看了看她,她一臉平靜,顯然不覺得自己說出多麼過分的話。

  「難道妳是借聊天為名,實則要搶奪客人的食物?」

  「你當我是馬騮山的猴子啊?」她不悅地瞪了我一眼:「夜更工作很不錯,時間既方便我,薪水也算好,就是肚子餓這點最受不了。」

  她拍了拍平坦的腹部,無奈地嘆了口氣。

  「吃得太早會肚子餓,吃得太飽又會睏,所以我都只能在開工前吃一點,不過在這種時間總是很難捱呢。」

  「啊……」

  我虛應一聲,同時把叉子遞到嘴邊。

  「所以分我一點吧。」

  姚小倩的臉倏地靠近過來,一種女孩子獨有的香甜氣息馬上撲上鼻子,我不禁後退一步,有點緊張地看著她。

  不可以。我很想這樣回答,但看著她的臉,舌頭就像打結了的說不出半句話,同時心跳不斷加速,喉嚨變得乾澀,想嚥一口口水也相當困難。我就這樣子看著她,大概2秒。

  「……算了,隨便妳。」

  我把叉子遞給她,之後連忙轉過身,走到熱水機旁邊。

  「嗯?你要做甚麼?」

  我沒有轉過頭,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從語氣來看她似乎有點吃驚,完全不知道我要做甚麼似的。

  「……拿另一隻叉子啊。」

  我悄然深呼吸,還好這裡離櫃檯有一段距離,她看不到我手滑了一下,叉子跌回塑膠盒子之內,要不然我一定會更加緊張。

  我慢慢走回櫃檯旁邊,同時又再偷偷吸一口氣。

  「為甚麼?」

  她歪了歪頭,接著雙唇輕輕噘起,吹涼麵條後才放進嘴裡。

  「啊,難道你在意間接kiss嗎?」

  她毫不避諱地說道,這種坦率的態度令我瞠目結舌得忘了害羞,我呆愣地看著她,手上的叉子幾乎要跌在地上。

  她沒有再說下去,只是再次把叉子放進杯麵之中,抓起了幾根麵條。

  她看起來就是絲毫不介意,要是我現在伸手問她要回叉子,她也一定會老實地交還給我。在這種情況下,我繼續大驚小怪的似乎很笨。

  「……既然知道,就給我稍微在意一點。」

  我擠出最後一點力氣諷刺她,她卻只是聳了聳肩,輕聲說道:「我不介意啊,又不是要做甚麼,只是用同一支叉子吃東西嘛,當然病了的時候話就不好了。」

  她最後再吃了一口,然後就把杯麵遞還給我。果然,不只是杯麵,她連叉子也一併交還給我。

  我看著叉子好一會兒,想了大概0.5秒後,一邊嘆氣一邊拿掉它。

  「妳不介意,不代表我不介意啊。」

  我無力地說出感想,並把新的叉子放進杯麵之中。她看著我吃麵,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

  直至我吃光了杯麵,連湯都喝掉了,她才淡淡地說出一句:「是嗎?」

  我花了好幾秒才知道她是回應我吃杯麵前說的那句話,頓即再次嘆一口氣,接著我抓起咖啡,踏著無力的腳步離開便利店。

  「先回去了。」

  我揚起手,轉過頭對她說:「明天見。」

  「……嗯。」

  比起昨天爽快的回答,這一次她遲疑了,不過看她的樣子並非反感,而是若有所思。我沒有追問是否不方便,既可能是不想探究,但也可能是不敢問。

  直至明天凌晨,我才知道為甚麼她會露出那種困感的樣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