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5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血族與神40》

  對了,還有一名姐姐跟他們在一起,那位姐姐不是她的血親,不過跟她的哥哥倒是感情很好,她年小無知,還不懂情愛之事,但是女性天生的直覺已經悄然告訴她,將來哥哥一定會跟這位姐姐結婚,就像爸爸媽媽那樣,所以她很喜歡這位未來的嫂嫂。每當這名姐姐來家中作客,她都會黏在對方身邊盡情撒嬌。

  這真的是一段美好的回憶。假如能夠再過些日子,自己也能夠長大成人,變得跟那位姐姐一樣亭亭玉立吧?

  「哥哥。」

  夜色漸濃,明天早上還要跟爸爸媽媽到田裡幫忙耕作,雖則父母都很疼愛她,不會讓她過於操勞,但是這種月光高掛的時分,她早該睡覺了,然而不知為何她今天就是睡不了,於是她睜開朦朧的眼睛,口齒不清地叫喚在身邊不遠處睡覺的哥哥。

  哥哥明天要到城中購買過冬用的東西,如無意外應該睡著了,不過一聽到她的叫喊,哥哥便醒了過來,並柔聲回應了她。

  「怎麼了?」

  「唔……沒甚麼,只是睡不了。」

  她一邊說一邊揉著小小的眼睛,接著打了個呵欠,看到她這樣子,哥哥不禁輕笑一聲,然後站起來走到她的身邊。

  「剛才玩得太瘋了吧?」

  哥哥用對農家小孩來說有點纖細,但也長著厚繭的手掌撫著她的頭髮,她馬上愜意地點了點頭,天真無邪地微笑出來。

  「嗯,剛才跟大姐姐玩得好高興啊。」

  「妳這小丫頭,明知明天要早起就不要玩得太激動啊。」哥哥又再苦笑一聲,似乎這已經不是妹妹第一次這樣玩瘋了,「夜晚不睡覺的就是頑皮的小孩子,頑皮的小孩子就會被惡婆婆打屁股啊。」

  「嗚……!」

  她馬上低叫一聲,急地伸手掩著自己的屁股,哥哥見狀又再笑了,接著他輕輕搖頭,稍微挪動雙腿,好讓自己能輕鬆坐在妹妹旁邊。

  「好吧,我說故事給妳聽,聽完後就乖乖睡覺,好嗎?」

  「嗯!我要聽孫悟空大鬧天宮!」

  「……妳是女孩子,就不想聽一點比較溫文儒雅的故事嗎?」

  「不要不要不要!我要聽孫悟空大鬧天宮!」

  她奮力扭動身體,在地上滾來滾去,再這樣鬧下去,爸爸媽媽也會被她吵醒了,另外她想聽這類故事,哥哥其實也鬆了一口氣,要是妹妹說要聽紅樓夢之類的愛情故事,他恐怕會說不下去。

  因此,哥哥馬上安撫妹妹,讓她安靜下來後便徐徐說出西遊記的故事。

  這是一個溫馨的晚上,妹妹聽著哥哥說故事,起初還很雀躍的不斷插嘴,不過畢竟天色已晚,再加上她還只是十歲不到的小孩子,聽著聽著,她便沉沉睡去。

  在迷糊之間,她聽到哥哥溫柔地對她說聲「晚安」,她也無意識地張開小嘴,笑著回應了一聲「嗯」。

  她從來沒想過,又或說,所有人都沒有想過,這會是她跟哥哥最後的回憶。

 + + + + +

  「……怎麼會……」

  哥哥的聲音在耳邊迴響,她隨即在黑暗之中張開雙眼,往前一看,果然看到哥哥就站在身前。

  此一刻,哥哥在哭。

  ——哥哥,你為甚麼在哭?

  她上前握起哥哥的手,不過未能握住,她馬上吃驚地低下頭,只能自己的手確實是疊在哥哥的手上——但再仔細一看,她的手並非疊在其上,而是穿了過去。

  ——咦?

  她立即再試著握住哥哥的手,可惜這次還是不能握住,細嫩的雙手只是一再穿過對方。她開始驚慌了,連忙抬頭望著哥哥,可是哥哥卻完全察覺不到她的存在,只是不斷地傷心流淚。

  「怎麼會這樣啊!」

  哥哥的慟哭大叫讓她顫抖了,她慌忙叫著哥哥好幾次,但他就是不聽不聞,這次換她要哭泣了,她隨即轉過頭,一看之下,小小的身軀當場僵住。

  她的腳下就是村落的位置,但那裡已經不是一片風和日麗的景色,而是受到暴風雨侵襲的悽慘情況,不僅農田被淹沒,甚至整個村莊都浸在洪水的餘波之中,村莊已經滿目瘡痍,根本看不出這裡曾經是充滿嬉笑聲的歡樂故鄉。

  她終於想起來了。

  就在昨天,一場史無前例的暴風雨來襲,頃刻之間就把所有東西摧毀了。

  農田、村莊、爸爸、媽媽,還有自己。

  她,已經死了。

  「還給我……把他們還給我啊!」

  哥哥仰天痛哭,聲音悽涼得令人不忍心聽下去。她很想馬上抱住哥哥,像之前媽媽擁著她那樣,以自己的溫暖溫柔地安撫他,可惜任她再努力,身體都不斷穿過對方的身體。

  哥哥跪在地上痛哭,而她也想哭了。明明至愛的親人就在眼前,而且還如此傷心難過,自己卻甚麼也做不了,只能像這樣子站在他的身邊,默默地看著他失神哭泣。這種束手無策的感覺,猶如一根套著她脖項的繩子,它慢慢收緊,令她愈來愈痛苦難受。

  ——哥哥,不要哭。

  ——我……最喜歡你了,喜歡那個一直跟爸爸鬥嘴的哥哥,喜歡那個總是一臉無奈對著媽媽苦笑的哥哥,喜歡那個跟大姐姐相親相愛的哥哥,更加喜歡那個會在我晚上睡不了的時候說故事給我聽的哥哥……

  ——所以,哥哥,不要哭。你哭的話,小妹我……也會想哭的……

  她伏在哥哥身上,雖然身體隨即緩緩地沉下去,但她沒有在意,反而伸出雙手,輕柔地往前環抱哥哥。

  ——對不起,哥哥,小妹我……不能再當個好孩子了……

  ——但我真的……很想跟哥哥一起生活啊……

  ——我希望……哥哥……你可以笑著活下去……

  喉頭變得嗚咽,但她卻沒哭不出來,所有的情感都逐漸消失,同一時間,她感覺到自己也快要消失了,一切的聲音和感覺都離她遠去,她茫然地睜開雙眼,花盡最後一絲力氣,聽著哥哥最後的聲音。

  「妳的願望,我聽到了。」

  忽然一個溫柔甜美的聲音傳到耳中,她馬上抬頭一看,一道耀眼的白光便從天上射下來,像媽媽的擁抱一樣,輕柔地包圍著她。

  「我來助妳一臂之力,但最後的最後,還是要靠妳自己才行。」

  她的意識籠罩在白光之中,似乎一瞬間就要被燒光,但是她沒有絲毫不安,心境更反而平靜下來,她聽著對方的話,然後默默地點了點頭。

  之後她整個人就浸浴在白光之中,沉沉睡去。

 + + + + +

  我要幫助這個人才行。

  一覺醒來,這個念頭馬上湧入腦海。她忘記了自己到底是誰,也忘記了自己為甚麼會來到這裡,她只記得自己一定要幫助「某個人」,所以不顧一切跑到主神身邊,懇求她讓自己去幫助那個人。

  主神很快便答應了,同時說這是給她的一個考驗,假如她成功了,她就能脫離神的候補生的身分,繼而成為真正的神明。

  就這樣,她便跟「那個人」接觸了。

  本來她想溫柔地跟那個人見面,不過內心深處卻有種難以言明的感覺,她總覺得自己在那個人跟前可以放肆一點,所以她想了又想,最後決定了第一句開場白——

  「無知的迷途羔羊啊!睜開你愚昧的雙眼吧!」

  這是主神教給她的「神的開場白」,其實她叫出來的時候真的很尷尬,不過她相信「那個人」肯定會原諒她這種無禮。

  這就是她和他的重逢。

  相隔一百多年,雙方都忘記了對方的奇蹟重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