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艾蕾絲之戒》第一章(05)

  諾蘭沒有隱瞞自己昨晚在遠處看著他們,把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就這樣聽起來,也許是諾蘭過於擔心了,蜜拉貝兒也知道凱麗每次晚上練習後都會到課室休息,但正如諾蘭所說,這不是必然的,有好幾次她就因為練習累了,所以直接在練習的地方睡了起來。

  要是不知道伊格利亞曾經對凱麗說過那句話,蜜拉貝兒絕對會認為是諾蘭杞人憂天,然而,她就是知道了。

  「……伊格利亞,為免誤會,你可以把你昨天跟凱麗說的話,完完整整的重複一遍給我聽嗎?」

  「妳根本沒有半點魔法天分。」

  這句話和蜜拉貝兒猜想的幾乎一模一樣,就只是多了「根本」二字。

  也就是說,這句話的否定態度,比她所想的更加嚴重。

  「為甚麼你要跟凱麗這樣說!」

  一句責罵霍地傳來,出乎意料之外,這句話並不是由蜜拉貝兒說出來,而是由一直都顯得有點慌亂的諾蘭,用盡全力大叫出來。

  「她、她明明是這麼努力啊!」

  諾蘭的聲音仍見怯懦,雙眼也依然被瀏海掩蓋,不過他的確堅定地抬起頭,並且激動地對著伊格利亞大叫。

  他猛地往前踏出一步,看他顫抖的身體,即使隨時往前撲出也絕不奇怪。

  「凱麗她……她即使知道自己天資有限,但也一直在努力啊!她經常都說,要是付出一倍努力不夠的話,她就會付出兩倍、甚至是三倍的努力來搭救!而她不是口頭隨便亂說,她是真的比其他人付出三倍以上的努力!每天、每天她都是這樣!為甚麼……為甚麼啊!你是個被大家稱為傳說的魔法師,我也不奢望你會跟凱麗說她很有天分,就只祈求你會叫她加油,但你卻說出那種冷漠的話!這是為人師表應該說的話嗎!」

  諾蘭一口氣叫出這番說話後,身體顫抖得更厲害了,而且他似乎從來沒這樣大叫過,他幾乎要立即倒下來,不過他奮力咬緊牙關,奮力站在原地。

  伊格利亞不認識諾蘭,可是蜜拉貝兒已經教導了他四年魔法,諾蘭是個怎樣的人,她清楚知道。

  雖然知道原因,但見他這麼激動,蜜拉貝兒依然相當吃驚。

  她沒有多說,只是緩緩走到諾蘭身邊,輕輕搭上了他的肩膀——

  「你也知道她沒有魔法才能。」

  就在蜜拉貝兒默默搭上諾蘭肩膀之際,伊格利亞突然開口了,而且哪句話不說,偏偏是說出這一句話。

  不只是諾蘭,就連蜜拉貝兒也驚訝得不知如何反應,只能睜大雙眼看著他。

  「你、你……」

  諾蘭氣得說不出話來,怒氣全部壓抑在緊握的拳頭之中。

  然而,他沒有開口反駁。

  他內心絕不承認,但事實上,他知道伊格利亞說的完全正確。

  「與其一直隱瞞下去,直接告訴她真相,對她來說才是好事。」

  「就算是這樣……!」

  也會有更好的說法吧!這句話,諾蘭說不下去。

  即使換個說法,意思還不倒是一樣嗎?

  而且,伊格利亞敢於向凱麗直接說出那句話——那一句他和蜜拉貝兒都一直想跟凱麗說,但卻沒有勇氣說出來的話。

  最後,他們都選擇繼續附和凱麗。

  美其名鼓勵,實際上,是欺騙。

  「……我……」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

  伊格利亞話鋒一轉,諾蘭還未反應過來,伊格利亞便往前踏出腳步。

  「先把她找回來,然後才再討論這個問題。」

  伊格利亞爽快地繞過諾蘭和蜜拉貝兒,一直待在一旁的法蘭姬也跟了上去,諾蘭依然呆愣地看著,直至蜜拉貝兒再搭著他的肩膀,他才回過神來。

  然後二人沒有多說甚麼,也跟著伊格利亞離開了校長室。

 + + + + +

  米德加爾特是個雖然只有幾座簡單校舍,但卻是占地甚廣的校園,放眼望去,一望無際的草原都是米德加爾的校園範圍。

  由於時間尚早,校園內沒有多少個學生,這樣令草原看起來更大而且更加遼闊,要在這裡找一個人,著實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凱麗不一定還留在校園之中。

  「那女孩有可能是回家了嗎?」

  伊格利亞問蜜拉貝兒,這是相當合理的猜測,蜜拉貝兒想了一會,搖了搖頭。

  「雖然有這可能,畢竟那孩子很喜歡自己的家人,尤其是那對弟妹,不過她一直都不想讓他們擔心,所以每當心情消沉的時候,她反而不會回家。」

  「那會否跑到其他地方?」

  「這我就不敢肯定了,她很活潑好動,不時也會跟著戰士課那些傢伙四處逛,但一般都是心情好的時候才會這樣。」

  「也就是說,她很有可能還在校園某處?」

  「又也許是獨自一人不知跑到哪裡去。」

  二人冷靜地分析著現況,而跟在他們身後的諾蘭顯得相當焦急,不過他沒有開口打岔,只是一邊緊握著手,一邊靜靜地等待。

  「分頭找,不論有否找到,上課之前都回來這裡。」

  「那我去這邊。」蜜拉貝兒把法杖指向右方,「諾蘭,跟我過來。」

  諾蘭隨即緊張地點了點頭,然後跟上了蜜拉貝兒——但在離去之前,他忍不住轉過頭來。

  「……伊格利亞先生。」

  本來伊格利亞也踏出了腳步,不料諾蘭忽然開口,他馬上停了下來。

  諾蘭馬上深呼吸,讓自己稍微冷靜。

  「……也許,剛才你說的都是對的,不過……假如你先找到凱麗,請……請不要再跟她那樣說。」

  「要是你先找到她,你會怎樣說了?」

  「我……」

  早就猜到伊格利亞會這樣問道,但諾蘭卻想不到該怎樣回答,只能低下頭,不甘心地抿著嘴唇。

  他自己也不知道,此時此刻應該要跟凱麗說甚麼。

  「我不討厭朝著夢想努力前進的人。」

  就在諾蘭握緊拳頭,絞盡腦汁想著要說甚麼之際,伊格利亞率先接著說下去。

  這一句,出乎諾蘭意料之外,他禁不住抬起頭來。

  「不過要是因此走上錯誤的路,我可不敢苟同。」

  伊格利亞說完這句話後便沒有再說話,也沒有待諾蘭回應,便逕自朝著他們的反方向前進。

  這兩句說話,不斷在諾蘭的腦海中迴響。

  「伊格利亞。」

  待伊格利亞走了好幾步,離諾蘭已經一段距離的時候,法蘭姬輕聲問道:「還記得我昨天說過的話嗎?」

  「妳指哪一句?」伊格利亞頭也不回地反問。

  「世界不只由正確建構而成。」

  「我記得。」

  伊格利亞說著停下腳步,並閉上眼簾。

  「但是,『正確』還是占絕大多數。」

  他輕描淡寫地說出這一句話,同一時間,一陣若有似無的「微風」拂過法蘭姬的身軀。

  法蘭姬知道這並不是微風。

  這陣感覺彷彿流水一般,慢慢地掩過法蘭姬的身體,再逐漸往外延展。

  「所以我不會收回我說過的話。」

  法蘭姬不知道覆蓋全身的感覺會延展到哪裡,她只知道這陣感覺的中心點,正是她身旁的伊格利亞。

  現在伊格利亞的「感官」,已經藉由魔力延伸到外面世界。

  「我們去找她回來吧。」

  魔力探知——把體內的魔力自體內釋放出來,同時把釋出的魔力連結到自己身上,從而感知遠方的事物,這是眾多探知魔法之中最實在、但同時又最困難的一種魔法。

  之所以困難,是因為這種魔法會停留在「連接」的階段。(註3)任何人都能夠把魔力跟世界連接,但要長時間連接而沒有下一步動作,這是相當累人的。

  一般人頂多維持這種狀態半分鐘,久經訓練的魔法師則可以維持十分鐘——但是伊格利亞卻可以持續整整一天。

  這無關天賦,也無關努力。

  他能夠這樣做,全因為到過「那邊」。

  伊格利亞一邊感受著從魔力傳來的感覺,一邊緩緩前進。隨著上課時間愈來愈接近,校內愈來愈多人了,伊格利亞雖然能夠隱約分辨出個別學生的特徵,但他畢竟才來到這裡不足一天,要從中抓出只見過一面的凱麗,實在有點困難。

  終於,代表上課的鳥鳴響起,可惜伊格利亞還是未能找到凱麗,他只好和法蘭姬一起回到校長室。

  「你們也找不到嗎?」

  回到校長室,便見到同樣空手而回的蜜拉貝兒和諾蘭,他們都失望地看著伊格利亞,難過地垂下肩膀。

  「離我跟艾麗卡的約定還有點時間,我會再去找她,你們先回去上課。」

  諾蘭顯然很不願意,他霍地抬起頭,不過他沒有多說甚麼,就只是緊抿嘴巴,而蜜拉貝兒則想了一會,然後不太情願地點了點頭。

  「嗯,我待會也有課,而且那孩子也可能沒有到甚麼地方,只是在某處睡了一覺,然後就來上課了。」

  蜜拉貝兒這樣說著,語氣聽起來很輕鬆,但是臉上依然掛著不安心的表情。

  「假如她來上課,我會通知你的。」

  說完後,蜜拉貝兒便離開校長室,諾蘭也帶著擔憂的神色,緊跟在蜜拉貝兒背後離去了。

  不一會,校長室便只剩下伊格利亞和法蘭姬。

  「法蘭姬。」在一小段沉默過後,伊格利亞率先開口。

  「我知道你想做甚麼,我不認為那是好主意。」法蘭姬二話不說,馬上反對。

  「放心,我昨晚有好好休息。」

  「有睡過嗎?」

  「……這點程度的事情,我不會輕易倒下的。」

  「若然真是『這點程度』的事情,剛才你早就做了。」

  法蘭姬顯然不相信伊格利亞的說話——事實上,伊格利亞也沒想過法蘭姬會相信,不過他沒有再反駁,反而靜靜地坐到椅子之上。

  法蘭姬見狀,也沒有多說甚麼,只是閉起雙眼,不太高興地走到他的身邊。

  「伊格利亞,請量力而為。」

  法蘭姬半放棄、半關心地說道,伊格利亞只有輕輕點頭,沒有開口回答。

  其實這次點頭是毫無意義的動作,要是他真的量力而為,他便不會這樣做。

  為甚麼他會這樣做呢?

  假如他細心去想,也許會察覺到當中的奇怪之處——至少就他自己來說,這件事真的很奇怪。

  為了一個不知是否遇到麻煩的人拚盡全力,這真的很不可思議。

  也許凱麗真的如蜜拉貝兒說的那樣,根本沒到哪裡,就只是躲起來睡了一覺而已。

  這可能只是樂觀的希望,但是可能性也不低。

  要是真的如此,自己現在的行為實在愚不可及。

  但是他還是決定去做。

  是內疚?是不忍?不,兩者都不是。

  驅使他這樣做的,並不是這些消極的情緒。

  他不知道是甚麼,不過這種感覺,以前好像曾經有過。

  是甚麼時候的事情呢?

  他試著努力回想,在此同時,他再次從體內釋出魔力。

  這一次,他把魔力覆蓋了整座校園。

  「嗚……!」

  就在釋出魔力之際,腦袋馬上像被人用力敲打似的,一陣既像疼痛,又像暈眩的感覺襲來,伊格利亞當場低叫一聲,並身體一滑,幾乎要從椅子上倒下來。

  不過在要跌下來的時候,法蘭姬及時扶住了他。

  「伊格利亞——」

  「……找到她了。」

  法蘭姬正緊張地扶著他,冷不防他突然這樣說,並急地站了起來。

  「情況似乎不太妙。」

  伊格利亞左手抓著桌子,也不顧連身體也未站穩,便踏出浮游的腳步前進,法蘭姬連忙走到他的身邊攙扶著他。

  後來,就如同伊格利亞的探知,他們在校長室的後方,幾乎是米德加爾特的邊緣地區找到了昏倒的凱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