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6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艾蕾絲之戒》第一章(06)

  她也是魔法課程的學生,昨晚伊格利亞整晚都在看學生名單,他記得女孩的名字是貝域娜。

  「找到了。」

  伊格利亞淡然地說,一聽到這回答,蜜拉貝兒三人都不禁鬆一口氣,趕急的腳步也稍微緩和,不過他們沒有因此停下來,反而繼續朝校長室走進去——

  要是伊格利亞沒有擋著門口,他們肯定已經進去了。

  「……等等。」

  本來蜜拉貝兒有點不耐煩地想叫伊格利亞走開,但她突然想到,伊格利亞沒理由會站在校長室門外等候他們——除非內裡有甚麼不想讓他們看到的東西,可是校長室到底有甚麼東西可以讓他們看到?在那個簡陋的房間,根本甚麼東西也沒有。

  除了剛剛找回來的凱麗。

  「凱麗她……」

  「她發生甚麼事了嗎?」

  諾蘭也察覺得到,但他不敢說下去,反而是跟在二人身邊的貝域娜爽快地問了出來。

  伊格利亞瞥了她一眼,然後想了一會。

  接著,臉頰微微抽動了一下。

  「我先確認一下。」伊格利亞難得有點苦惱地說:「那女孩,沒有甚麼雙重人格之類的毛病吧?」

  「……甚麼?」

  蜜拉貝兒不明所以地挑起眉頭,但也老實回答:「這是甚麼怪問題?就我所知,她沒有這方面的問題。你們兩個有聽說過嗎?」

  「沒……應該。」

  「當然沒有了。」

  二人也跟著回答,而貝域娜也露骨地挑起眉頭,疑惑地看著伊格利亞說:「大哥哥,你為甚麼這樣問?」

  貝域娜毫不在乎地稱伊格利亞為大哥哥,伊格利亞對此沒有特別感覺,只是眉頭皺得更緊了。

  「……你們自己看吧。」

  伊格利亞終於從門邊退開,見他如此凝重,三人不禁一慌,最後蜜拉貝兒代替眾人,半驚半惑地推開校長室大門。

  然後,凱麗昏迷的身影便映入眾人眼簾——他們是這樣猜想的,然而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幅意料之外的景象。

  「大姐姐好厲害啊!」

  映入眼簾的,是一名人類——也就是法蘭姬;以及一名豹人少女——也就是凱麗,如無意外的話。

  「再來一次!再來一次!」

  「……嗯,看好了。」

  凱麗雀躍地拍著雙手,幾乎整個人都貼在法蘭姬的背上,而法蘭姬則勉強地勾起嘴角,擺出一張完全不像笑臉的笑臉,然後把手上的銅盤板直。

  那個銅盤看起來十分沉重,厚度更足以媲美一個成年人的手臂,但法蘭姬竟然輕輕鬆鬆就把它板直,實在令人訝異。

  不過,三人之所以會呆著張開嘴巴,並不是這個原因。

  「大姐姐真的好厲害啊!」

  凱麗又再雀躍地拍掌,然後她一個翻身,體態輕盈得就像貓咪一般,俐落地落在地上。

  「為甚麼會做到的?為甚麼?喝——喝呀——!」

  凱麗從法蘭姬手上抓起銅盤,用盡全身氣力,甚至連腳也用上,不過銅盤依舊毫無反應,反而是她的臉脹紅得就像要立即爆炸了。

  凱麗似乎察覺不到有其他人進來了,但法蘭姬就正面望著大門,看到三人驚訝的表情,她也只能無奈吁一口氣。

  「……妳們在做甚麼?」

  伊格利亞跟著三人走進來,一看到凱麗現在的動作,他馬上皺起眉頭。

  「……她說想看表演,所以我就表演『把銅盤屈曲起來』。」法蘭姬稍微別過臉頰說道。

  「……這麼危險的玩意,不應該在小孩子面前做吧?」

  「但我沒有其他能夠表演的東西了。」

  法蘭姬難得噘起嘴巴說道,更白了伊格利亞一眼,伊格利亞只好聳一聳肩,沒有再說下去。

  「……給我等一等。」

  蜜拉貝兒終於回過神來,她合起嘴巴,慘不忍睹似的舉起手撫著眉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如妳所見——」

  「啊!大哥哥回來了嗎?」

  伊格利亞正要說下去,忽然凱麗高興地轉過頭來,並小跳步地來到眾人身前。

  「咦?發現新的大姐姐們……?」

  凱麗正笑著叫道,但她突然疑惑地放輕聲音,然後筆直地望著諾蘭。

  「呃……」

  察覺到對方視線,諾蘭也終於回過神了,他不禁往後退了一步,可是凱麗比他更快,兩步拼三步,馬上來到了他的跟前。

  「你是……大哥哥才對?」

  凱麗把臉靠近諾蘭,諾蘭當場再退後兩步,不過凱麗又再次比他更快一步,右手一舉,撥開了擋在諾蘭額前的瀏海。

  似乎有點紅腫的褐色眼睛,立即曝露了出來。

  「嘩!」

  諾蘭嚇得大叫一聲,幾乎要跌倒,不,是真的往後跌倒了,「砰」的一聲,聽起來很疼痛,凱麗隨即吃驚地看著倒在地上的諾蘭。

  一瞬間的沉默。

  「……哈哈!大哥哥好可愛啊!」

  凱麗忽然笑了出來,並踏前一步,似乎想要往前抱著諾蘭,諾蘭慌忙站起來,想也不想就逃到貝域娜的身後。

  「等、等等……!」

  諾蘭的耳根瞬間紅透了,從袍中露出來的脖子也相當通紅,見狀凱麗笑得更加高興。

  「大哥哥好有趣啊!」

  凱麗笑著走過來,諾蘭立即縮起身體,盡力躲在貝域娜身後。

  「貝、貝域娜……幫幫我!」

  諾蘭緊張得聲音也變調了,聽著這明顯的慌亂聲音,回過神來的貝域娜卻是回以不懷好意的笑容。

  「嘿嘿,要幫你的話,我應該是要退開才對?」

  「……不、不是啊!凱、凱麗她現在很奇怪啊!」

  「但現在也許是推倒她的好時機啊?」

  「妳、妳在亂說甚麼啊!」

  諾蘭的臉霍地變得更紅了,貝域娜見狀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轉過頭望著走過來的凱麗。

  「不過呢……」

  貝域娜突然開口,凱麗也很自然把注意力放到她的身上。

  站在魔導機器之上,貝域娜和凱麗的視線成一水平,兩對不同顏色的瞳孔,就這樣筆直地看著對方。

  然後,貝域娜突然往前遞出右手。

  「手。」

  她往上張開手掌,明明只是說了一個字,凱麗卻聽得明她說甚麼,之後更乖乖地把右手放在貝域娜的掌心之上。

  儼如一隻乖巧的寵物。

  「……呼呼,老實說,她這樣子也不錯呢。」

  貝域娜臉上突然泛起有點詭異的笑容,並且伸出左手撫著凱麗頭上的耳朵,凱麗馬上愜意地閉起雙眼。

  「這、這樣才不好吧!」諾蘭忍不住大聲吐糟。

  「……伊格利亞。」看著眼前三名學生的互動,蜜拉貝兒無奈得索性把手掌整個按在臉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簡單來說,就是『失憶』。」

  伊格利亞饒有趣味地看著眼前三名學生,同時平靜地說道:「剛才我在後山那邊找到她,她當時昏了過去,我和法蘭姬把她帶回來,過了一會她就醒來,之後就是這個樣子。」

  伊格利亞說得輕描淡寫,然而蜜拉貝兒沒有忽略他這句話的兩個重點。

  「在後山昏了過去」,以及「醒來後就是這個樣子」。

  這兩個狀況,都絕不是正常的情況。

  諾蘭和貝域娜都聽到了,他們都忍不住轉過頭來——雖然貝域娜還是有點愉悅似的逗著凱麗。

  人會突然昏倒,不外乎兩個可能,要不是身體出了毛病,就是被人襲擊。

  就他們所知,凱麗的身體相當健康,不太可能會突然昏過去。

  蜜拉貝兒眉頭馬上一緊,然後輕輕握起凱麗的右手。

  「嗯?」

  柔軟的觸感讓凱麗睜開雙眼,也許她還沉浸在被輕撫的閒適之中,她馬上轉過身,把臉貼在蜜拉貝兒的頭上輕輕磨蹭著。

  蜜拉貝兒沒有推開她,任由她在身上亂動,自己則收拾心神,把魔力連接到凱麗身上。

  「這是……?」

  蜜拉貝兒的眉頭更加緊了,她挑起眼睛,望向伊格利亞。

  「這就是第三個奇怪之處。」伊格利亞隨即點了點頭:「我在她身上,感應不到魔法的殘留跡象。」

  「咦?但是……」

  諾蘭連忙開口打岔,伊格利亞和蜜拉貝兒隨即轉過頭,突然面對四隻眼睛,諾蘭馬上一慌,不過他還是及時冷靜過來。

  「若然不是魔法……那令她失憶的……不就只有猛烈的打擊嗎?就像從後敲打她的腦袋……」

  「放心,我檢查過了。」伊格利亞知道諾蘭的憂慮,「她身上幾乎連個傷口也沒有,唯一的傷痕就只有膝蓋輕微的擦傷而已,她的身體沒有大礙。」

  「那為甚麼……」

  「我也未想到原因。」伊格利亞舉手阻止諾蘭說下去:「但既然原因不明,那很可能是魔法搞鬼。」

  伊格利亞平靜地說著,同時悄悄地瞥向蜜拉貝兒。

  蜜拉貝兒彷彿早就知道伊格利亞會這樣做,雙眼立即回望過去。

  「蜜拉貝兒,待會跟我到後山。」

  「正有此意。」蜜拉貝兒點了點頭。

  「請等、等等……我也……」

  「不行,你們下午還有課。」蜜拉貝兒馬上拒絕:「我知道你們很擔心她,但我不允許你們蹺課。」

  「不過……」諾蘭還是不死心。

  「交給我們吧。」

  蜜拉貝兒放輕聲音,同時溫柔地拍拍諾蘭的肩膀。

  「不用擔心,凱麗是我可愛的學生,我不會放任不管的。」

  「嘻嘻,我沒有這麼可愛啦。」

  伏在蜜拉貝兒身上的凱麗忽然傻笑,並有點尷尬地說道,蜜拉貝兒終於受不了,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拜託,有誰可以幫我拉走她嗎?」

 + + + + +

  擾攘了好一會兒,午休終於結束了,雖然不捨,但諾蘭和貝域娜也乖乖地回去上課,而法蘭姬和凱麗留在校長室之中,繼續她們的「屈曲遊戲」。

  「屈曲銅盤可以,但不要屈曲床、桌子或椅子。」

  臨走之前,伊格利亞如此叮囑,凱麗馬上失望地噘起嘴巴,法蘭姬則是不太自在地點了點頭。

  「想不到你會在意那些小事呢。」

  來到後山,從上方俯視看著米德加爾特,雖然校舍因此看起來顯得很細小,但也同時突顯出校園之大,根本不能把它一覽入目。

  午後的陽光有點炎熱,即使蜜拉貝兒是坐著法杖來到山頂,幾乎沒怎麼動過,不過額上還是滲出了些微的汗珠,所以她忍不住抓起長袍的袖子,輕輕印著前額。

  「弄壞了傢俱就要買新的,就算只是小數目,對校園來說也是負擔。」

  伊格利亞的額上也滲出了汗珠,但他卻彷彿毫無所覺,任由長袍披在身上,完全沒想過要抓起它來抹汗。

  「嘛,這的確是。」

  蜜拉貝兒不置可否地說道,然後她放下袖子,抬起頭說:「那麼,對學生們說謊,也是考慮到會對校園造成負擔了?」

  蜜拉貝兒突然這樣說,伊格利亞倒沒吃驚,反而以一貫平靜的態度答道:「果然妳也察覺到了。」

  「你這是甚麼意思?雖然是非常輕微的魔法流動,但我好歹也是現役的魔法師,這種事是瞞不過我的。」蜜拉貝兒不悅地說。

  「也對。」

  「就這樣?你是否應該跟我說聲『抱歉,我小看妳了』?」

  「我從來沒有小看妳,所以沒必要這樣說。」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不著邊際地談了好一會,最後蜜拉貝兒皺起眉頭,把話題帶了回來。

  「先不說其他事,為甚麼要說謊了?」

  蜜拉貝兒說的,就是伊格利亞之前說的「我在她身上,感應不到魔法的殘留跡象」這一句話。

  當時蜜拉貝兒很自然就順著伊格利亞的說法接下去,不過事實上,就在把魔力連接到凱麗身上時,她立即察覺到了。

  凱麗會失憶,並且變得像個小孩子,絕對是魔法造成的。

  「假如我剛才直接說是由魔法造成的,妳認為那個叫諾蘭的男孩會怎樣?」

  伊格利亞不答反問,蜜拉貝兒馬上納悶地抿了抿嘴唇。

  「那孩子啊……肯定會立即請求我們幫助凱麗吧?」

  「沒錯。」

  得到伊格利亞的肯定,蜜拉貝兒變得更加納悶。

  「唉,那個孩子……其實是很有天份的,是我們難得的魔法高材生,不過他就是欠了點自信,而且感情也太纖細了。我也想立即幫助凱麗,可惜我們暫時只知道是魔法搞鬼,但還未知道是哪一種魔法,要是貿然出手——」

  「我知道那是哪種魔法。」

  冷不防伊格利亞開口說道,蜜拉貝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霍地停了下來。

  一陣帶著微溫的和風,適時滲入了二人的身體之中。

  陽光依然猛烈。

  「……等等,我好像聽錯了。」蜜拉貝兒一邊按壓著太陽穴,一邊緩緩說道:「你剛才說,你知道是哪種魔法嗎?」

  「我是這樣說了。」伊格利亞毫不猶豫地回答。

  你這傢伙到底在想甚麼啊!

  蜜拉貝兒壓抑怒火,把這句話死命壓在心中:「……那麼可以的話,能否告訴我為甚麼你不立即出手幫忙?還有那又是哪種魔法?」

  伊格利亞沒有回答第一個問題,他只是淡然說出了四個字。

  一聽到那四個字,蜜拉貝兒的怒火立即消失。

  「……真的嗎?」

  困惑取代了憤怒,蜜拉貝兒想了一會,從法杖上跳下來。

  「那個魔法,現在還有人懂的嗎?」

  「就我所知不出三人。」伊格利亞舉起了三根指頭,「不過他們都不會無故跑出魔法師之塔,更別說我想不到他們有把這種魔法施在凱麗身上的理由。」

  「……你肯定是那個魔法?」

  蜜拉貝兒還是不敢相信:「那個魔法……該怎樣說,說它惡毒不是,但說它對人有益,我絕不認同。當初長老們不是決定了,以後不再傳授這種魔法嗎?」

  「即使沒有人傳授,也有可能自學得來。」

  「世上沒多少個天才,更別說像你那樣一看就懂。」蜜拉貝兒咬了咬下唇:「假如真是那個魔法……」

  「要破解不難,不過一不小心,情況可能會更加惡劣。」

  「……這的確是。」

  蜜拉貝兒苦惱地答道,然後用力吸一口氣。

  「但我們不可以就這樣坐視不理,即使有危險,我們也還是要動手解決。」

  「我要先去確認一些事情。」

  伊格利亞抬起頭,把視線從校園,放眼望到校園外的巴貝爾國境景色。

  那實在太遙遠了,伊格利亞未能看清楚那邊的景色,只能瞇起雙眼,靜靜地眺望著。

  「幸運的話,事情很快就可以解決。」伊格利亞停頓一會:「但萬一跟預想不同,也許會很棘手。」

  「……只能祈求那孩子比我想像中更堅強了。」

  蜜拉貝兒也跟著伊格利亞眺望遠方,淡淡地說道:「真沒想到,竟然會是那個魔法……不過呢,也許是不幸中之大幸。」

  蜜拉貝兒忽然輕笑一聲,伊格利亞被她這記笑聲吸引,緩緩轉過頭來。

  「敢在『深淵回歸者』跟前把玩魔法,無異是班門弄斧吧?」

  蜜拉貝兒筆直地看著伊格利亞,同一時間,細小的嘴角忍不住往上勾了起來。

註4:魔導機器是一種以魔力為能源來推動的機器。在這片大陸之上,「魔導技術」是一種有別於傳統魔法的新式魔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