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70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2.040816326530612e-14》(04)

  「歡迎光臨。」

  女性店員以有氣無力的聲音說道,她個子比我矮小,臉上也戴著一對眼鏡,看起來跟姚小倩有點相似——然而她並非姚小倩。

  「歡迎光臨。」

  又有另一人這樣說,但這次是一名男性店員,所以更加不可能是姚小倩。我好奇地左右張望,果然再也看不到其他人,於是有點失望地走到杯麵架跟前,隨手抓起了一個杯麵(這次是麻油海鮮味)。

  對呢,便利店員也不會是一星期七天上班的,昨天姚小倩會突然猶豫起來,就是因為今天是她放假的日子吧。

  嗶。今天我沒有買咖啡,所以掃瞄器就只響了一次。既然今天她不在,留在這裡吃好像太孤獨了,還是回家吃吧。

  我付款後便拿著杯麵離開便利店。今天的天氣不太好,一整天都像要下大雨似的,厚重的濕氣令人覺得很難受,但是吸入肺裡的空氣卻有一種微妙的清新氣息,倒是減輕了渾濁不堪的感覺。

  我稍微用力吸一口氣,正要轉身走進大廈——

  「嗨。」

  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我立即停下腳步,並吃驚地往聲音的來源一看,果然,一名女孩就站在那裡。

  這名女孩沒有身穿紅衣,雙腳也不是在半空懸浮,所以她絕對不會是幽靈或厲鬼,不,誰說鬼魂就一定要穿紅衣和沒有雙腳?不過我敢肯定,眼前這名鼻樑頂著紅框眼鏡、穿著圓領T恤跟及膝短褲、打扮相當中性的女孩絕對是一個人。

  她不是別人,正是姚小倩。

  「……嗨。」

  大概過了0.5秒,我才從錯愕之中清醒過來,之後模仿她舉起右手,懶洋洋地打個招呼。

  妳怎麼會在這裡?這是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問題,不過我還未開口,姚小倩便率先抬頭說道:「原來你真的住在這裡啊?」

  她望著我們上頭的大廈,也就是我住的地方這樣說道,我馬上皺起眉頭,並忍不住苦笑出來。

  「我為甚麼要騙妳?」

  姚小倩隨即聳了聳肩:「不,坦白說我也沒有真的懷疑你,只是覺得這樣子真的很巧合而已。」

  「這倒是真的。」

  就像我沒想過會在自家樓下的便利店重遇她,她也沒想過會在打工的地方重遇我吧?要是這也不算巧合,我實在想不到甚麼才是巧合。

  「另外,你還真喜歡杯麵呢。」

  姚小倩指著我手中的杯麵,我看著她纖幼的指頭,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

  「不,其實我沒這麼喜歡。」

  「連續三天都在吃,但你卻不喜歡?」

  「至少在三天之前,我都不怎麼有吃就是了。」

  我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到底說了甚麼話,就只是直接說出事實,姚小倩聽到後雙眼稍微瞇起來,清澈的瞳孔直勾勾地望著我。

  「……是這樣啊。」

  姚小倩平淡地說出這句話,而我仍然沒察覺到自己剛才在說甚麼,更附和她似的點了點頭。

  「就是這樣。先不說我了,妳是怎麼樣?今天不是放假嗎?」

  「嗯。」她爽快點了點頭,毫不猶豫。

  「那怎麼會在這種時間在這裡了?妳也住在附近嗎?」

  「嚴格來說也不算遠,但也不算附近,大概要走個20至30分鐘吧。」

  「等等。」見她一臉不在乎,我連忙打斷她的說話,帶點緊張的語氣說:「妳一個女孩子在凌晨的夜路走了半小時?」

  「沒有半小時,我想頂多只有25分鐘。」

  她仍然滿不在乎地說道,而我幾乎要舉起右手,探探她的前額是否燙得可以拿來煎蛋。

  「妳沒有發燒吧?雖然這附近都很安全,但萬一遇上意外要怎麼辦?近來不是有甚麼搶劫案發生嗎?」

  「放心,那些都在港島發生,這邊還是風平浪靜。」

  「風平浪靜妳個頭!妳這傢伙,腦袋到底是甚麼構造啊……」

  我無奈地掩著臉頰,沉重地嘆了一口氣。我不是歧視女性,但在凌晨2點,一名女孩子毫無防備地在夜路走半小時,怎樣想也不恰當。也許她自問不會遇上意外,但意外就是意料之外,要是真的發生了甚麼事,夜闌人靜的,她要怎麼辦?

  「妳真是,不用上班就乖乖在家中睡覺啊,突然跑來這邊幹嗎……」

  「因為你說了『明天見』啊。」

  忽然姚小倩這樣說道,我當場一愣,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剛才她說了甚麼?她是說,因為我說了「明天見」?我是聽錯了吧?聽錯了吧? 

  「妳該不會想說,就因為我那樣說了,所以妳才會不顧夜路的危險走過來?」

  「嗯,不過你不用放在心上,畢竟我昨晚也沒有好好告訴你我今天放假,所以我也有一半責任。」

  「……我昨晚很可能只是隨便說說,而且又不一定在這個時間下樓,要是我沒有下來,妳打算怎樣?」

  「沒怎麼樣啊,就在這裡等待一會兒,不見你就回家去。」

  「……來回要花一小時吧?」

  「50分鐘。放心,這幾天來我都習慣了晚上醒著,不到4、5點我是睡不了的,當成睡前散步好了。」

  我每一個疑問都被她「理所當然」的說話逐一化解,害我一瞬間以為是自己太愛管閒事,幸好在要贊同她的說法之前,在茫然的腦海中遇溺的邏輯終於游上岸,及時抓住了我的理性。

  「……妳這傢伙,稍微有點常識好嗎?」

  我用力吸一口氣,然後就像要把體內的廢氣連同苦惱的情緒一同吐出來,在放鬆身體的同時,花盡全力擠壓肺部,呼出了一口細長而且緩慢的嘆息。

  「哪有人半夜跑到別人家樓下,只為了談幾句話?剛才見不到妳我是有點失望,不過這種事明天再告訴我不就好了嗎?我不會因此生氣的。抑或說,妳覺得我是心胸如此狹窄的人?」

  「今天的事今天做,而且我不知道明天是否能見到你。」

  「那就隨便傳個簡訊之類的——」

  話未說完,我立即察覺到這句話是強人所難,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我的手機號碼,更別說電郵地址或即時通訊,她要跟我談話,還真的只有面對面交談這個唯一途徑。

  「不,當我沒說。」我急地接著說下去:「總之怎樣也好,妳這次真的哇!」

  突然她一記上勾拳打過來——這只是我的錯覺,但她的確猛地舉起了右手,同時一個黑色的物體在我眼前出現,我連忙退後一步,並反射性地舉起右手擋格。

  她手上的是防狼噴霧……才怪,當然也不是電擊槍,而是一部附設鍵盤,並非智能手機的舊世代手機。

  「所以告訴我你的號碼吧,這樣下次就沒問題了。」

  她的語氣相當堅定,彷彿一切所作所為在等待的正是這一刻。受到她的氣勢壓迫,我不禁嚥了一口口水,接著按照她的要求,把號碼告訴了她。

  她熟練地在鍵盤上按下號碼,然後按下通話鍵。2秒之後。

  「沒有響啊?」

  「……我家就在樓上,買個杯麵而已,不用隨身帶著手機吧?」

  「也對。」

  我沒有說謊,她也爽快地接受我的說法,隨便點過頭後便收起手機,左腳一轉,整個身體便優雅地背對著我。

  「明天見。」

  「給我等等。」

  我倏地抓住她的肩膀,掌心傳來的骨瘦惑覺讓我稍微吃了一驚,但我沒有因此放手,直至她轉頭回來,我也擔心她會隨時消失似的,過了好一會兒才放開她。

  「怎麼了?」

  如我所料,她果然一臉平靜地說道,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舉動有半點問題。當事人也一臉沒所謂的,我怎麼還如此擔心?

  可以的話,我真想就這樣轉身回家。

  「……我送妳回去。」

  在內心天人交戰一番後,最後我還是決定要盡男性、以及盡朋友的責任,雖然我們的情誼就只有短短兩天。

  「咦?」也許是沒想過我會這樣說,姚小倩難得明顯地流露出吃驚的神色,雙眼睜得圓圓的,就像一隻突然被潑了一身冷水的小貓。

  她沒有往後退開,也沒有臉露不悅,她只是呆愣了一會,然後回復一貫平淡的樣子,輕輕笑了一笑。

  「嘿,不用了啦,我會小心的,回家後給你傳個簡訊吧。」

  說完後她又再次轉身,這一次我沒有抓住她,但我也不是就這樣站在原地或轉身回去,而是跟上了她的腳步一同前進。

  「……我是說真的啊。」

  姚小倩的聲音聽起來不太高興。這也不能怪她,真要說的話,我們只是兩天前才巧合重遇的朋友,不,是同學才對,要讓這樣的一位同學送她回家,她內心一定不好受吧。

  然而一事歸一事,即使會被她討厭也好,我都必須要送她回去。

  「剛才妳不是說了嗎?妳會過來是因為我說了『明天見』,換句話,妳會走夜路我也有一半責任,要是因為我的關係讓妳遇到甚麼意外,我會良心不安。」

  「……我才不是這麼柔弱的女孩子。」

  「我不管,反正我決定了。」

  我不容分說,逕自走到她的身邊,她馬上又白了我一眼,但我不為所動,繼續緊跟著她。我們就這樣站在路邊互相對峙了好一會,直至旁邊的交通燈變換了燈號好幾次,她才無奈地嘆一口氣。

  「好吧,我投降,你要送就送吧。」

  她終於踏上馬路,見狀我也跟了上去,之後她回過頭望著我,臉上依然帶著一點點不滿的表情。

  「作為交換,我有一個要求。」

  「我要保留拒絕的權利。」我立即回答。

  「明天晚上,陪我吃個飯吧。」

  她沒理會我的說話,直接說出一個無理的要求——我一心認為她會說出刁難的要求,但在心中默唸一遍後,我肯定這只是普通的吃飯邀約。

  「好啊。」

  我左思右想,實在想不到拒絕的理由,所以很快就答應了。她似乎很滿意我這個回答,細薄的嘴唇輕輕勾起,然後拍了拍裝著手機的褲袋。

  「明天電聯吧。」

  就這樣,我跟她一句搭一句的慢慢走在夜晚的路上,途中當然也有沉默的時候,不過在這不到半小時的路程之中,我隱約覺得我們的談話次數已經遠比10年前讀同一所中學的時候還要多。

  最後我目送她上樓,在回到家的時候,手機適時震動了,打開來看看,便看到有一個陌生的號碼傳了一封簡訊過來。

  雖然如此,但看著內容,我便知道對方是誰。

  ——謝謝。晚安。

  看著這封簡訊,疲憊的感覺稍微消散了,我輕輕一笑,然後手指也在手機螢幕上靈巧地滑過。

  ——不用客氣。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