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血族與神41》

  林雪儀慌忙跟上去,不料女孩跑得極快,任她用盡全力追趕,卻只能看著女孩愈跑愈遠。

  我怎麼會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

  在陌生的道路上奔跑,女孩的腳步卻不見猶豫,彷彿早在以前就曾經來過這裡。當然,這只是錯覺,直至昨天為止,女孩都沒有來過香港,雖然昨晚就跟莫曉童和白凱鈴二人走到街上,地點同樣是旺角,不過她當時根本沒有好好記著路,所以她並不知道現在正要跑到哪裡。

  然而,雙腳就是停不下來。

  以前她也試過這樣子奔跑。在翠綠的山頭之上,她難得跟一家人一起休息,那個時候她就在山上,拉著一臉疲憊的哥哥歡欣地四處跑著。那已經是一百多年以前的事情了,但每當她現在踏出一步,記憶便愈發清晰,彷彿是昨天,甚至是片刻前才發生過的事情。

  哥哥。

  她尊敬的、喜愛的哥哥。

  即使在自己死後,仍然希望他得到幸福的哥哥。

  明明他一直都在自己眼前,為甚麼現在才會察覺?

  她不斷跑、拚命跑,在暫失神力的當下,持續的奔跑令嬌弱的身體痛苦不已,她辛苦得連喘氣也幾乎做不到,可是她沒有停下來,雙腳彷彿脫離了她的控制,變成了獨立的個體,朝著未知的目的地瘋狂跑去。

  接著,也許是神的引導,在茫茫人海之中,經過百多年的祈願,願望就在咫尺眼前。

  「嘎……嘎……」

  雙腳倏地停下,女孩終於得到喘息的機會,不過在猛烈運動後突然停下來,疲憊和酸痛都馬上湧上身體,肌肉如同被無數鐵絲纏繞一般,痛得不受控制,她險些要倒在地上,幸好在這之前,一名紅髮女子率先扶住了她。

  「哇!好險好險!小妹妹妳還好嗎?」

  紅髮女子——葉家嵐緊張地說道,女孩馬上仰起頭來,淚乾的痕跡明顯地殘留在幼嫩的臉頰之上,看得葉家嵐更加慌張。

  「咦?妹妹,妳哪裡受傷了嗎?」

  葉家嵐不知道女孩和馬一軍的關係,更加不知道女孩是跑來見馬一軍的,她只知道在她眼前的是一名在夜路奔跑的哭泣小女孩——這種情況不論怎樣想都相當奇怪,最壞的情況可能是家庭暴力,因此葉家嵐連忙抱住女孩肩膀,緊張地環看四周。

  「等……等等……」

  果然有人追來了,葉家嵐馬上站起來擋在女孩身前,但當她看清楚來者的臉孔時,她不禁曾愕地睜大雙眼。

  「咦?妳不就是——」

  在盛夏之夜奔跑,滿頭大汗不在話下,另外今晚的風也比平日強烈,因此來者的頭髮有點散亂,然而這無損她的美貌,甚至在衣服有點濕透的當下,她顯得更加艷媚。

  「咦……」追來的人——也就是林雪儀在原地喘了幾口氣,這才察覺到葉家嵐的反應,她想了一會,然後疑惑地問道:「那個……怎麼了嗎?」

  「妳不就是……越天的女朋友?」

  「咦?」

  林雪儀怔了一怔,似乎沒想過對方會說出這件事情。「妳認識越天嗎?」

  「嗯,我當然認識啊……」

  忽然葉家嵐靠到林雪儀身前,由於速度實在太快了(葉家嵐偷偷用了血族的速度),林雪儀又吃了一驚,還未來得及反應,葉家嵐已經仔細地上下打量她。

  「嗚哇,真人比相片還要美得多呢,等級差太遠了啊。」

  「那、那個……妳在說甚麼?」

  「就是說妳和曉……不,沒有甚麼,姐姐我只是想看清楚越天弟弟的女朋友啦!每次談到妳他都會扯開話題,我也是某次死纏難打才能看到妳的照片呢。」

  「啊……」

  葉家嵐終於退開身體,現在林雪儀才回過神來,並且換她打量著葉家嵐。

  「那個……請問妳跟越天是……?」

  「我們啊?嚴格來說,是秘密情人?」

  「甚麼!」

  林雪儀當場驚慌大叫,見狀葉家嵐馬上抱著肚子笑了出來。

  「噗哈!妳這個孩子真是……!不是啦,我說笑的,我和他只是朋友啊。」

  「……真的嗎?」

  林雪儀驚魂未定,看葉家嵐的眼神也更加不安,葉家嵐只好摳著臉頰,尷尬地笑著說:「真的啦,我不是甚麼可疑的人,是這裡的員工啊,越天弟弟偶爾會來吃飯,所以我就認識他了。」

  葉家嵐比著姆指,指向身後的梁記茶餐廳,林雪儀看到後才稍微放心,不過仍然有點緊張地看著葉家嵐。

  「先不說這個,妳認識這位妹妹嗎?」

  葉家嵐連忙改變話題,轉過身望著身後的女孩說,林雪儀馬上回過神,並著急地跑過去。

  「啊!妹妹,妳怎麼突然跑掉啊?」

  林雪儀沒有回答葉家嵐,但看她緊張的態度就知道了,不過女孩沒有回過頭,只是呆站在原地,默默地看著眼前的男子——就是剛才一直和葉家嵐待在店外的馬一軍。

  哥哥。

  女孩幾乎要這樣叫了,小巧的嘴唇已經微微張開,不過她及時停了下來。

  神明沒有規限過她不能跟馬一軍相認,然而直覺告訴她,她不應該這樣做。

  神明給她跟哥哥重逢的機會,不是要讓他們二人相認,而是要幫助她達成自己的願望。

  而她的願望,在這一百年間只有一個。

  「回來了啊?」

  馬一軍不像林雪儀或葉家嵐般擔心,反而悠閒地點了一根菸,隨意瞥了女孩一眼。

  假如現在叫他哥哥,也許他會想起自己是誰吧?

  不過要是真的這樣做,對他對她,都不是好事。

  因為她已經死了。

  實現願望之後,她就不能再留在這裡。

  她不想再次看到哥哥傷心了。離別的痛苦,只要她一人來承受就可以了。

  想到這裡,滾燙的淚水險些又再落下,但她又一次及時忍住,接著她用力深呼吸,抬頭挺胸地說:「當然啊!」

  聲音之中還滲著一點嗚咽,馬一軍聽得出來,他隨即停下抽菸的動作,好奇地看著女孩。

  面對這雙猶如黑夜般寂靜的眼睛,女孩下定決心,堅定地接著說道:「因為我是來給你幸福的!」

  細小但響亮的聲音,響徹了人來人往的街頭,馬一軍聽到後,眉頭幾乎要緊皺起來。

  然而他沒有。

  這一句話,在他的腦海中泛起了漣漪,他沒有想起甚麼,但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擴散至全身,他就這樣叼著香菸,默默地望著女孩。

  彷彿在好些年前,他也曾經聽過這句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