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6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艾蕾絲之戒》第一章(07)

  「因為我聽說她的家中有一弟一妹。」法蘭姬理所當然地回答。

  「……那又怎樣?」

  「假如他們要求表演,我就再表演『屈曲銅盤』給他們看。」

  「假如他們真的要求表演,我表演魔法給他們看就好了。」

  伊格利亞忍不住嘆一口氣,然後繼續往前走著。

  二人現在正要去凱麗的家。

  昨天跟蜜拉貝兒談過之後,伊格利亞是打算過立即到凱麗的家確認一些事情,不過他之前已跟艾麗卡約定處理交接校長的事情,所以沒有立即出發;另外,他昨晚也翻查了一些資料,待一切都準備妥當後,他才趁著今天下午的空檔,帶著法蘭姬一起來到普通住宅區。

  哐!哐!

  銅盤又再敲出了巨響,身旁的途人立即轉過頭來,不過其實吸引他們注意力的,嚴格來說並不是這兩聲巨響。

  「咦?那個人不就是……」

  「真、真的是本人嗎?」

  「我聽說過米德加爾特的新校長就是他啊……」

  「不會吧?雖然是格利爾先生的孫子,但怎麼想也不合理……」

  途人們一見到伊格利亞,便馬上低頭竊竊私語,不過伊格利亞現在的精神非常集中,所以這些話的一字一句,他都聽得十分清楚。

  雖然如此,他並沒有特別的反應。

  「這裡的建築,跟學園的建築很相似呢。」

  不知是否要吹散四周的閒言閒語,還是真心如此認為,法蘭姬忽然開口,而伊格利亞頭也不回,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我聽爺爺說過,米德加爾特是他跟普通住宅區的居民合力建造的,所以兩者應該會有不少相似之處。」

  正如他所說,普通住宅區不只是建築,就連氣氛都跟米德加爾特很相似,雖然房屋不全然是由木頭建成的,有不少也以磚頭為主,不過其簡樸的風格跟學園幾乎如出一轍,同樣實而不華。

  每座房屋的庭園都比鄰而坐,可以看到不少孩子都在庭園與庭園之間跑來跑去,而母親們都毫不介意,反而歡欣地看著自己的孩子和別家小孩打成一片。

  這些景象,伊格利亞從沒見過,他不禁泛起一種微妙的感覺,他不知道那是甚麼,只知道自己對此並不討厭。

  至少比起自己的童年,他更加喜歡眼前這些小孩的互動——

  「媽媽!」

  忽然一個小男孩從身邊跑過,他跑得很快,不過似乎有點莽撞,手上拿著的一串烤雞肉幾乎要撞上伊格利亞。

  在那個男孩的身上,有著一雙跟凱麗一樣的豹耳朵,以及在背後不停晃動的小尾巴。

  「安妮姨姨請了我吃烤雞啊!」

  男孩跑進了不遠處的庭園之中,在那裡一名跟凱麗有點相似的女子正抱著女兒的肩膀,溫柔地教導她刺繡。

  「啊?」女子隨即抬起頭來,輕輕笑道:「那麼你有沒有好好道謝?」

  「有啊!我說了『多謝安妮姨姨!』,不過卻被她敲了我的頭呢。」

  男孩無辜地撫著自己頭頂,女子見狀便笑了一笑,正當她舉起左手,打算叫男孩靠近自己時,她突然停了下來。

  「嗯?」

  女子有點錯愕地看著前方,看到這個模樣,男孩不禁歪起細小的頭顱,呆愣地看著媽媽。

  「媽媽——」

  「打擾了。」

  男孩正在開口,冷不防背後傳來一個陌生的男聲,他馬上吃了一驚,並急地轉過頭來。

  身後的男人——也就是伊格利亞,立即低頭看著男孩好一會兒,之後再抬頭望著女子。

  「我是米德加爾特的新校長伊格利亞,請問是凱麗的母親嗎?」

  「啊!」女子忍不住驚呼一聲,但她馬上察覺到自己失態了,連忙舉手輕掩嘴巴。

  「原來是真的啊……」

  女子喃喃說道,然後她放開女兒,慢慢站了起來。

  本來還愜意地待在母親懷中的女兒,馬上若有所失地抬起頭,並噘起了小小的嘴巴。

  「是的,我是凱麗的母親莫娜。」

  莫娜禮貌地低頭應答,之後她筆直地凝望著伊格利亞說:「請問……有甚麼事嗎?」

  她輕輕笑了一笑,態度相當有禮得體,不過也不難聽出這句話當中的疑惑和不安。

  校長會親自到訪家中——雖然格利爾還在生的時候也曾經有過,但那是因為格利爾本身跟普通住宅區的居民都有交情,而伊格利亞顯然不認識這裡的人,所以他會到訪,本身已很不尋常。

  不僅如此,對普通住宅區的人來說,伊格利亞更是一個「特別」的人,有些人會對他有所憧憬,但更多的人都對他感到恐懼。

  莫娜對他的態度,正好是後者。

  另外現在伊格利亞不是獨自前來,在他身旁還有一個看起來也很可疑的女性,這令莫娜更加緊張了。

  「我想請教一些有關凱麗的事情。」

  「咦?」

  突然再聽到姐姐的名字,在伊格利亞跟前的男孩終於回過神,並好奇地問道:「大哥哥,你認識姐姐嗎?」

  「雷加!」

  莫娜急忙叫道,馬上跑到男孩的身邊。

  她會這麼緊張,除了因為本身對伊格利亞的恐懼外,更是因為伊格利亞在聽到男孩的說話後,甚麼也沒有說,只是低頭默默望著他。

  伊格利亞那張毫無表情的臉,在母親的眼中看起來格外可怕。

  「媽媽有些事要跟大哥哥談,你跟小咪到那邊——」

  「我認識她。」

  莫娜話未說完,伊格利亞便率先開口,然後他往前伸出右手。

  看著這個詭異的動作,莫娜幾乎緊張得要擋在兒子身前,事實上,她已經往旁伸出左手了,不過她還是遲了一步。

  下一瞬間,在伊格利亞往天空伸出的指尖上方,一團火焰突然燃起,不過火焰並非是普通的火球形狀,反而是一個細小的人影,然後它更像一個舞者,跳起了輕快的舞蹈。

  「嘩!」雷加馬上驚喜地瞪大雙眼:「好厲害啊!」

  跟著母親跑過來,並躲在母親大腿後的小咪也不禁偷偷伸出頭來,一看到那跳舞的小小人影,她也忍不住低聲歡呼起來:「好漂亮……!」

  擋在兩名子女身前的莫娜則呆住了,她似乎理解不到眼前發生了甚麼事情。

  「大哥哥你是魔法師嗎?」

  雷加雀躍地抬起頭,本來默默地看著他們的伊格利亞隨即點了點頭。

  「是的。」

  伊格利亞還是一張沒有表情的臉孔,看到他這樣,莫娜又再緊張起來,但同一時間,她終於察覺到了。

  伊格利亞之所以會擺出這種臉,並不是因為他內心有甚麼不滿,也不是因為他是一個冷漠的人——不,也許是,不過莫娜覺得不是。

  他會露出這種表情,只是因為他習慣了。

  「大哥哥好厲害啊!」

  雷加又再叫了出來,聽到他真誠的讚嘆,伊格利亞還是沒有絲毫反應,見狀莫娜終於放下戒心,並安心地吁一口氣。

  「……校長先生,不如我們入屋再談吧?」

  伊格利亞點一點頭,莫娜馬上苦笑一聲,然後便轉身帶領二人入屋。在入屋之前,雷加一直跟在伊格利亞身旁,崇敬地看著他,小咪也不再躲在莫娜的身邊,反而跑到雷加身邊,一直偷偷地看著伊格利亞。

  「……伊格利亞,回去之後,把那個魔法教給我吧。」

  在入屋之前,跟在伊格利亞身邊的法蘭姬輕聲說道,然後悄悄地收起銅盤。

 + + + + +

  「不好意思,家裡只有這點粗茶,請用。」

  莫娜為伊格利亞和法蘭姬遞上兩杯熱騰騰的茶,二人輕輕點頭致謝,但都沒有動手拿起茶杯。

  莫娜的家一如外觀般樸實無華,傢俱跟校長室的差不多,不過這裡畢竟是住著一家五口的地方,所以除了必要的傢俱以外,這裡還有不少具備生活氣息的東西,例如繡著漂亮圖案的刺繡地毯、舖設整齊的五個床舖以及大小不一的藤壺,當然放在伊格利亞二人跟前的手製茶杯,也是隱約散發一種家庭的氣息。

  「大哥哥,你還懂得其他魔法嗎?」

  雷加依然賴在伊格利亞身邊,而小咪也仍然靜靜地躲在雷加的身後,伊格利亞想了一會,然後便再舉起右手。

  不過他還未施放魔法,莫娜便先一步開口了。

  「雷加、小咪,不要胡鬧了,媽媽有事要跟校長先生談。」

  莫娜在伊格利亞二人對面坐下,然後拍著身旁的空位,示意兩名子女過來。雷加和小咪顯然很不捨得,但二人互看一眼之後,也乖乖地走到莫娜身邊。

  「乖孩子。」

  莫娜輕溫柔地撫著二人頭顱,待二人都坐下後,她才收起笑容,再次望著伊格利亞。

  冷靜過來後,她想到了理所當然的問題。

  「請問那孩子怎麼了嗎?」莫娜沒有拐彎抹角,直接問道。

  「請放心,她沒有惹上甚麼麻煩,我只是對某件事有點在意。」

  伊格利亞說謊了,然而不只是他,就連他身旁的法蘭姬也絲毫不見動搖,於是莫娜馬上安心下來。

  「這就好了。」莫娜輕輕撫著胸口,「那孩子呢……這樣說好像在自誇,她真的是個好孩子,既努力,而且也很關心別人,不過有時就是會太衝動,也有點頑固了,所以我經常都擔心她會闖禍……但她是令我自豪的女兒,這一點是絕對肯定的。」

  莫娜說完後莞爾一笑,尷尬地搔著臉頰:「呀,對不起,突然自顧自說話了……請問校長先生在意甚麼事情呢?」

  伊格利亞想了一會,沒有立即回答,反而拿起茶杯,小小地呷了一口。

  茶溫恰到好處,喝起來苦中帶甘,不像是莫娜口中所說的粗茶。

  「我聽我們的魔法導師說,凱麗似乎很想成為魔法師。」

  放下茶杯後,伊格利亞也沒有多說,馬上切入重點,果然一如所料,聽到這句話後,莫娜當場怔住。

  茶的甘味,在這短暫的沉默中靜靜地自舌尖滲透全身。

  然後,莫娜回過神,並苦笑了一聲。

  「這個啊……嗯,她的確很想成為魔法師,不過外子倒希望她跟自己一樣當個戰士,他們二人經常為此爭論不休呢。」

  「我也認為她適合當個戰士。」

  伊格利亞毫不猶豫地說道,莫娜一聽,臉上的笑容更為苦惱了。

  「這個……其實我也是這樣想。」

  也許是為了緩和尷尬的氣氛,莫娜停了一會兒,然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為甚麼她會想成為魔法師?」

  伊格利亞接著問道,莫娜仍然捧著茶杯,靜靜地凝望著往上飄起的霧氣——

  「因為魔法師很帥氣啊!」

  忽然雷加高興地叫出來,四周凝重的氣氛當場被吹散,伊格利亞不禁緩緩回過頭,而莫娜也轉過頭,哭笑不得似的,苦惱地看著兒子。

  「雷加,這句話不可以在爸爸面前說,不然他會很激動地說『戰士也很帥氣』,然後抓著你們來個地獄式特訓啊。」

  「但、但這是事實嘛!」

  雷加顯然被嚇倒了,他隨即縮起了身體,但還是逞強地說道。

  莫娜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輕輕抱著兒子,小咪見狀立即跳了起來,並趕忙跑到媽媽的另一邊,一把抱緊了媽媽。

  「不過呢……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莫娜一邊放開雷加,一邊輕輕撫著小咪的頭,有點無奈地說道:「老實說,我也不敢肯定為甚麼那孩子會這麼想當個魔法師,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孩子小時候聽過很多魔法師的英雄故事吧?」

  「也就是說,是因為『憧憬』?」

  「嗯。」莫娜淡然一笑:「畢竟在巴貝爾,很多人都憧憬魔法師呢。」

  魔法師,在巴貝爾之中,地位僅次於王以及貴族議會——在某些特殊的情況,其地位更會高於貴族議會。

  然而,魔法師之所以令人憧憬,不只是其崇高地位所致。

  魔法師令人憧憬的,是他們「改變」世界的能力。

  在這片大陸之上,所有生物與生俱來皆有一種名為「魔力」的能量,這種能量跟體能有點相似,都是會跟著身體成長,同時也會因人而異。魔力不只存在於生物的體內,更存遍於整個大陸,而所有生物都可以把自身的魔力「連接」到世界的魔力之上,從而改變世界。

  理論上,所有生物都能夠這樣做,不過事實上並非每個人都做得到——因為世界也擁有自己的意識,每當有人想要「改變」它,它就會盡自己的力量維持原狀,這時候生物就要以一己之力獨自抗衡整個世界。

  能夠做到這種事情的就是「魔法師」,而在整個巴貝爾,魔法師的總數,不足總人口的百分之一。

  因此在很多巴貝爾人心中,魔法師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無數歌頌魔法的故事也在幾百年間不斷出現,更加鞏固了魔法師在人們心中的地位。

  「小時候,那孩子每晚都總要聽一個魔法師的故事後才願意乖乖睡覺。」

  莫娜回想著過往的事情,嘴角泛起了溫和的笑容。

  「在故事之中,魔法師都是猶如英雄的存在,他們會陪伴同伴一起到未知領域(註5)冒險,也會使用魔法幫助有困難的人,有些時候他們更會喚起奇蹟,降下大雨,解救百年一遇的旱災。雖然她現在知道有些故事是杜撰的,但她對魔法的憧憬卻從來沒有減退,她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夠成為那些故事的主角。」

  凱麗天真無邪的笑臉在腦海中浮現,想到這,莫娜的笑容更溫柔了。

  「坦白說,這是那孩子的最大心願,而她也一直努力朝著這個目標前進,所以我衷心希望她可以成功。不過……校長先生,我想你也明白吧?」

  莫娜的笑容突然變得苦澀,她沒有說明是哪個事情,不過伊格利亞馬上明白。

  世上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夠靠努力克服的。

  莫娜想說的,正是這一句話。

  這是一句不能在孩子面前說的話,因為實在太沉重了。

  只有努力,才能有所回報。

  可惜,兩者並非必然的關係。

  「我到現在還是希望那孩子能夠實現夢想,但是……這兩年來,我偶爾也會動搖,希望她可以考慮別的出路。」

  「媽媽,妳不希望姐姐當魔法師嗎?」

  雷加抬起眼睛,有點失望地說道,莫娜見狀隨即輕笑出來。

  「放心,媽媽不是這個意思。」

  「你們希望姐姐當上魔法師嗎?」

  忽然伊格利亞向雷加和小咪問道,莫娜霎時間不知他的用意,於是疑惑地看著他,而雷加和小咪則轉過頭來,張著圓圓的眼睛看著他。

  「嗯!」雷加率先用力點頭:「我希望姐姐能夠像大哥哥你一樣,當個厲害的魔法師呢!」

  小咪沒有開口附和,但她也連忙頻頻點頭。

  「那麼,假如姐姐不能當上魔法師,你們會怎樣想?」

  「嗯?」

  雷加和小咪馬上歪著頭,不解地互相看了一眼。雷加試著想了一會,但他小小的眉頭很快便皺了起來。

  「那個……大哥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啊。」

  「是嗎?」

  伊格利亞莫名其妙似的回以這一句話,雷加和小咪更加疑惑了,他們都轉過頭看著莫娜,純真的眼神向她尋求著答案。

  莫娜卻沒有多說,只是泛起淡淡的微笑。

  她終於知道伊格利亞為甚麼這樣問,同時,她也知道雷加為甚麼不明白伊格利亞的問題。

  伊格利亞默默地看著兩個小孩,忽然站了起來。

  「打擾了。」

  伊格利亞說完後便拿起茶杯,現在茶已經涼了,不過他毫不在意,反而仰起頭一飲而盡。

  法蘭姬跟著拿起茶杯,爽快喝完後也站了起來,有禮地朝莫娜低頭道別。

  「請等一等。」

  在二人要轉身離開之前,莫娜先一步叫住他們,他們馬上轉過身,同一時間,莫娜也從椅子上站起來。

  「我家的凱麗,拜託你們了。」

  莫娜彎身鞠躬,雷加和小咪看著媽媽這樣子,雖然不明白為甚麼媽媽要這樣做,但他們也連忙站起來,並對伊格利亞鞠躬行禮。

  伊格利亞靜靜地看著眼前三人,沒有任何回應,也沒有任何動作。

  直至莫娜抬起身體,對上那雙有點泛紅的雙眼,伊格利亞才終於應答。

  「好的。」

  就只有這兩個字,但得到這個回答後,在莫娜凝重的臉孔之上,立即浮現出安心的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