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九龍夜族》綠葉傳01

  那個人為了毀滅世界,因而掀起了一場大戰。他會想毀滅世界,並非憎恨世界,也非憎恨世人,他只是單純地感到累了。

  這真是個不合情理的原因,但是誰又能這樣說?畢竟在這場大戰之前,早已有更多「不合情理」的事件發生了。

  司徒劍正是這些事件的當事人之一。

  「司徒劍。」

  熟悉的聲音傳到耳中,司徒劍沒有搭理,只是繼續靠坐著牆壁,疲憊地看著眼前荒涼的地面。

  「我要回去英國了。」

  對方輕聲地說道,司徒劍這才轉過頭,平靜地看著她。

  這個人正是莫曉童,她跟往常一樣穿著輕便的衣服,背上也揹著一個巨大的行山背包,不過跟平日不一樣,在她身後還拖著一個小型的行李箱。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之上,行李箱稍微傾斜,但仍然安穩地待在原地。

  「現在各國的機場都停止運作,妳們仍敢這樣子飛來飛去,我已經吃驚得不知要怎樣說了。」

  「……你就不可以好好地跟我道別嗎?怎說也好,我和你也在同一個領地相處了好一段日子,而且如你所說,現在各國機場都關閉了,下次見面也不知道要等到甚麼時候啊。」

  「我又不是越天,跟妳深情道別幹嗎?」

  「咦!等、等等!你、你你你在說甚麼啊?」

  莫曉童的臉孔倏地脹紅,雙手慌亂地在空中亂揮一通,司徒劍見狀馬上白了她一眼。

  「妳該不會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吧?我想除了越天之外,誰也看得出妳喜歡他。」

  「不、不會吧……等等等等等!這不關你的事,你不要像個八婆似的說三道四啦!」

  「我只是說了兩句而已,是妳自己太驚慌而已。」

  「嗚……!我真不該來跟你道別的!」

  「是啊,快去找越天吧,越天會好好跟妳道別,妳撒嬌的話他還可能會抱緊妳呢。」

  「我已經跟他道別了啦混蛋!」

  莫曉童激動地大叫,氣得身體也顫抖了,不過當中除了生氣之外,其實還有一半是因為害羞。司徒劍仍然一臉冷漠,他不感興趣地聳了聳肩,然後便轉回頭望著前方。

  二人之間的話題彷彿結束了,混雜著砂塵的微風拂過身邊,他們都不為所動,莫曉童順著風勢舉起手,輕輕按著被風吹散的頭髮。

  「司徒劍,你的身體怎樣了?」

  莫曉童淡然問道,司徒劍隨即瞇起雙眼,若有所思地想了一會。

  「沒甚麼,只是偶爾有點疼痛,沒甚麼大不了。」

  司徒劍在說謊——根本不用特地觀察,莫曉童也看得出由談話開始司徒劍便在拚命忍耐,即使他裝作毫不在意,身上散發出來的壓抑氣息絕不會因而消失。

  嚴格來說,司徒劍的身體仍然是自己的身體,是完完全全的人類身體,當中沒有半點其他物種的成份;然而這副身體很難說得上是正常人的身體,因為他之前為了得到更強大的力量,毅然喝下了佛萊兒給他的藥水,之後身體便得到了「超人」的能力。

  可是得到這份力量的代價,是伴隨他一生的痛苦,醒著的時候不在話下,即使沉入睡眠之中,他也會因為劇痛而驚醒過來。

  這是他一直追求的力量,能夠守護和平的力量——但在大戰已經過去的當下,這份力量又有何意義?

  「吶,司徒劍,你要跟我到英國嗎?」

  忽然莫曉童輕聲說道,司徒劍稍微一怔,然後皺起眉頭看著她。

  「醫學雖然不是我家專業,不過我們跟不少醫學組織關係不錯,拜託他們的話,也許可以幫到你。」

  莫曉童略顯難過,她奮力想要擠出笑容,可惜壓抑在胸口之中的苦澀實在太強烈了,她只能抿著嘴唇,勉強勾起了嘴角。

  「不,我要留在這裡。」

  司徒劍斷然拒絕,莫曉童心情一沉,但她沒有生氣,反而黯然地垂下眼簾。

  「……我不敢保證我們一定幫得到你,但比起現在就放棄,去嘗試一下,說不定真的能夠回復過來。」

  「不,我並非不相信你們。」司徒劍淡然搖了搖頭,「如妳所說,比起甚麼也不做,跟妳回去也許真的能夠讓身體好轉……不,應該說,假如跟妳回去,我的狀況一定會好轉吧,至少不會變得更差。」

  「……即使如此,你也要留在這裡嗎?」

  莫曉童聽得出司徒劍話中背後的意思,神情顯得更加悲傷了,而司徒劍沒有否認,老實地說下去。

  「是的,我要留在這裡,並抱著這份痛楚一直活下去。」

  司徒劍握緊拳頭,堅定地說道。其實就只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已經令他痛得要忍不住顫抖,可是他毫不畏怯,甚至加強了手的握力。

  「我不想忘記這些事情,亦不想忘記這份心情。」

  司徒劍回想著一星期前發生的一切,哀鴻遍野的慘況、毀天滅地的絕望、吞噬一切的黑暗。

  以及他最後跟艾莉等人並肩作戰的戰役。

  「我聽說了,妳家正在跟各國首腦激辯如何對待血族。」

  「嗯。」莫曉童淡然回答:「媽媽跟他們吵得很厲害,因為他們打算把一切罪責都推到血族身上。的確,血族在這件事上責無旁貸,但是也因為有他們的幫助,我們才能夠成功停下『永恆終曲』……不過他們不會這麼輕易就答應放過血族吧。」

  「當然了,因為這的確是他們的錯。」

  司徒劍冷然說道,莫曉童隨即落寞地低下頭,不敢直眼看著眼前這個滿身傷痕的守橋人。

  假如在這次大戰之前聽到這句話,莫曉童肯定會生氣地反駁,但是這次她沒有,因為這是不容否定的事實。

  而且以司徒劍現在的立場,他絕對有資格說出這句話。

  若非要跟血族戰鬥,他的身體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但我們的確因為他們而得救了。」

  不料司徒劍突然輕聲說道,莫曉童馬上驚喜地抬起頭來。看著那張沉默的側臉,莫曉童想了一會兒,之後她拖著行李箱,緩緩地走到司徒劍身前。

  「那麼我不勉強你了。」

  莫曉童往前遞出右手,適時又一陣微風吹過,微風帶來了砂塵和碎末,同時也帶走了二人之間的沉默和苦澀。

  「我們有緣再見吧。」

  莫曉童終於掛起了微笑,看著她這笑臉,司徒劍想起了二人初次見面的那個日子。

  那時候莫曉童知道司徒劍是守橋人,雖然內心有點芥蒂,但她也像現在這樣笑著遞出右手;司徒劍卻沒有領情,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後便轉身離去。

  這次他大可以也這樣做,不過他沒有。

  這一次他伸出了右手,回應了莫曉童的道別。

  「方便的話,替我跟紅谷小姐道別吧……這次她也幫了我們,是嗎?」

  二人收回手掌後,忽然莫曉童說出紅谷千代的名字,司徒劍的臉孔稍微一皺,但他老實點了點頭。

  「是的,她也有出手幫忙。」

  「她現在還是……那個……憎恨血族嗎?」

  「她不可能這麼輕易放棄過往的執著,這次她願意幫忙是因為情勢實在太過危急。」

  「是啊……也對呢,紅谷小姐一直都是這樣活過來呢。」

  莫曉童苦澀地笑了一笑,然後她抬起頭,望著晴朗的天空。現在的天空漂亮得令人不敢相信一星期前就是世界最接近末日的日子,陽光從雲間灑落,溫柔地照耀著大地。

  「司徒劍,你認為血族和人類和平共存的日子,真的有可能實現嗎?」

  莫曉童稍微瞇起雙眼,平靜地看著藍天白雲,司徒劍也跟著抬起頭來,他不只看著天空,也看著被陽光照耀得充滿生機的四周景色。

  「我不知道。」

  司徒劍沉著地深呼吸,在一片渾沌之中,一股清新的空氣灌進了他的肺部,緩減了他身體的疼痛。

  「但要是真有這一天,也許會是一件值得慶幸的好事。」

  在和煦的日光之下,這句話悄悄地融入空氣之中。司徒劍和莫曉童都不再說話,只是靜靜地感受著從天上灑下的溫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