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族與神42》

  「嗯,說出這麼帥氣的話的人就是我啊。」

  女孩神氣地抬起頭說,接著又靠前身體,緊緊黏在馬一軍身上。

  「……那我給妳一分鐘解釋,妳現在的舉動跟我的幸福有甚麼關係?」

  馬一軍強忍住怒意,壓著聲音低沉地說道,聽得白凱鈴滿心驚慌,可是女孩卻不以為意,甚至抱起了馬一軍的手臂。

  「沒有的啊嗚!」

  砰!馬一軍的拳頭毫不留情地揍在女孩的頭頂之上,痛得她當場跳起,接著小小的身體在沙發之中捲縮起來。

  「你、你幹甚麼啊!嗚!」

  女孩抱頭大叫,看她眼角下飆出淚水,似乎真的很痛,不過馬一軍沒有同情她,反而白了她一眼。

  「誰叫妳要做這麼嘔心的事情。」

  馬一軍一邊說一邊點起香菸,噴出一口淡薄的白霧。

  「這哪裡嘔心啊!被我這麼可愛的小女孩抱住,你應該滿心感激地接受才對吧!」

  「我又沒有戀童癖,我只覺得熱死了。」

  「嗚!你這樣說太傷人了吧!至少你也說一句『嗯,妳也真的好可愛啊』!」

  「真不好意思,說謊不是我的強項,我實在說不出這種怎樣聽也跟事實不符合的大話。」

  「無禮的傢伙!這才不是甚麼大話吧!要是我現在跑上街問十個人,肯定會有十一個都讚我無敵可愛!」

  「那個多出來的一個人是誰?」

  「我自己!」

  「……好吧,妳跑上街吧,我不會阻止妳的。」

  「嗚!這時候你應該說『妳一個女孩子跑上街太危險了』才對!」

  「放心吧,香港又不是甚麼變態集中營,絕大部分的男人都不會飢渴得對未發育的女孩有興趣。」

  「由你來說這句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女孩氣得臉紅耳赤,白凱鈴終於看不過去,連忙插嘴調停:「好了好了,你們都不要要吵了啦,今晚我們就一起再上街逛逛,好嗎?」

  白凱鈴奮力笑出來,馬一軍平時都會懶洋洋地回應她的建議,不料今天他卻堅定地說:「不要,昨晚太累了,今天我就留在家中。」

  「咦?怎麼……」

  白凱鈴失望地垂下眼簾,馬一軍猜到她在想甚麼,他瞥了她一眼,接著吁了一口氣。

  「妳想去見那個女孩吧?」

  馬一軍沒有明說是哪個女孩,但白凱鈴爽快地點了點頭。

  「嗯……可以嗎?」她不安地問道。

  「為甚麼不可以?不過她今天也在店裡嗎?」

  「是的,昨天跟她確認過了……但阿馬你不想出門的話……」

  「妳又不是三歲小孩子,自己出門也沒問題吧?在日出之前回來就沒問題了。」

  「嗯,這樣的話……」

  白凱鈴羞赧地微微一笑,之後她站起來,望著女孩說:「妹妹妳要一起來嗎?」

  好啊!要是在昨天,女孩肯定歡喜地如此叫道,不過今天她卻猶豫了一會兒,最後更搖了搖頭。

  「不,今天我也留在家好了。」

  「……是嗎?」

  其實在女孩回答之前,白凱鈴已經隱約感覺到女孩會這樣回答。白凱鈴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不過明顯的,女孩今天對馬一軍的態度跟昨天完全不同,雖然還是在互相(小家子氣地)鬥嘴,但在二人的互動之中,白凱鈴感受到女孩的說話當中有一點點溫馨的感覺。

  就像以前她跟妹妹談話時的感覺。

  「那麼你們要好好相處,阿馬你也不要太欺負她了。」

  白凱鈴叮囑過後便上街去了。在她走了之後,家中又上演一場大戰……不,沒有發生這種事情,家中大廳只是驟然變得寂靜,除了馬一軍又點起了一根香菸外,其他事情一切都沒有發生。

  馬一軍靜靜地吞雲吐霧,女孩則默默坐在他身邊,二人都不發一言。

  霎時間,大廳安靜得不存在一絲聲音,彷彿所有東西都不復存在。

  「……吶,我問你啊。」

  女孩突然開口吹散沉默,大廳的時間再次流動。

  「你喜歡這位大姐姐,對吧?」

  「是又怎樣?」

  馬一軍沒有否認,甚至是間接地承認了,他淡然吸一口氣,把煙團都吸進肺部之後再緩緩吐出來。

  縷縷輕煙在大廳中徐徐上昇,直至貼著天花板,灰白色的無形之手才慢慢往左右四周延伸。

  「沒甚麼……」

  女孩若有所思地想著,同時一種矛盾複雜的感情在內心萌芽,她抿著嘴唇,過了一會兒後才接著說下去。

  「你還記得以前的事情嗎?」

  女孩鼓足勇氣問道,她偷偷瞥向馬一軍,但他卻不為所動,仍然平靜地吸著煙。

  「甚麼以前的事?」馬一軍不感興趣地反問。

  「就是以前的事情啊,例如家人之類的。」

  女孩裝作鎮定地問道,但其實當她說出「家人」二字之際,她當場心如鹿撞,並非因為害羞,而是因為緊張。

  她在期待怎樣的答案?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沒想過自己真的會這樣問,不過當她意識到的時候,嘴巴已經率先動起來了。

  「這種事情,我已經不記得了。」

  馬一軍愛理不理地回答,女孩聽到後馬上一陣落寞。她不怪馬一軍,畢竟這已經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要不是機緣巧合,自己也不會記起來,所以他會忘記也是合情合理——

  「就如同那傢伙所說,要是一一記住所有事情,我們是活不下去的。」

  冷不防馬一軍接著說道,女孩隨即愣住,並茫然地望著他冷峻的側臉。

  這句話聽起來相當無情,不過仔細用心去想,便會察覺到這是一句寂寞的話。

  為了活下去,不得不捨棄過去的自己。

  即使萬不願意,也只有這種方法能夠令自己活在當下。

  這樣的話,「自己」還能算是一個整體嗎?

  哥哥。女孩幾乎忍不住說出口,但是蒼白的嘴唇只是不停顫抖,只能夠輕輕地呼出一口氣息。

  接著,她忽然往前倒下了。

  「嘖,不要又靠過來,剛才我不是說過熱死了——」

  馬一軍沒發現事情有異,眉頭自然地皺了起來,直至他舉起手想要推開女孩,他才察覺到一件事。

  女孩現在正癱軟地倒在他的身上,另外就如他所說,女孩的身體真的很熱,熱到一個不合常理的程度,圓滾滾的臉頰就像被這種無形的火焰燒炙似的,火紅得令人不安。

  「喂!妳怎麼了?」

  馬一軍丟下手中的香煙,有點焦躁地搖著女孩的肩膀,可惜女孩沒有半點反應,柔軟的身體就像注了鉛一般,在馬一軍手中沉重地前後擺動。

  哥哥。

  女孩不知道自己到底說了甚麼,她只是眼前一片昏黑,好像有個人影在叫著她,她想開口回答,可是她甚麼也聽不見,也說不出話,就只是在迷糊之中看著那個虛幻的身影。

  然後她閉起雙眼,沉沉地睡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