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6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艾蕾絲之戒》第一章(08)

   「……的確。」

  蜜拉貝兒想了一會,然後有點自嘲地笑了一笑:「但是你竟然會提出這個方法,坦白說出乎我意料之外。」

  「為甚麼?」

  「因為這個方法很花時間啊,還以為你在權衡過得失後會選擇別的方法。」

  「我就是權衡過得失,所以才會選現在的方法。」

  伊格利亞反駁,蜜拉貝兒聽到後,嘴角的笑意更濃了。

  接著,校長室的大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打擾了。」

  大門往內打開,首先進來的是站在蜘蛛型魔導機器上的貝域娜,她滿不在乎地走進來,而跟在她身後的是有點緊張的諾蘭。

  「……伊格利亞先生,蜜拉貝兒導師,還有……」

  諾蘭正要跟屋內三人打招呼,但他才剛開口,馬上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法蘭姬的名字,於是馬上困窘地停了下來。

  「她是法蘭姬,伊格利亞的地下情人。」蜜拉貝兒說道。

  「是我的侍女。」

  伊格利亞隨即糾正,諾蘭怔了一怔,之後才低頭跟坐在床邊的法蘭姬打招呼。

  之後諾蘭看到正在睡覺的凱麗,他立即用力地握緊拳頭——

  「嘿呼,雖然我知道你很想獸性大發撲上去,但這樣做是犯罪的啊。」

  「才、才不是這樣啊!」

  貝域娜忽然詭秘地笑了一聲,諾蘭馬上臉紅耳赤地否認,蜜拉貝兒見狀也忍不住輕輕勾起了嘴角。

  「年輕真好啊。」

  「不,我真的沒有……」

  「我這裡有點安眠藥,吃了後保證凱麗不會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你要嗎?」貝域娜不懷好意地笑著說。

  「不需要!」

  「真的不要?這是拉近你們之間的大好機會啊。」

  「妳之前才說這是犯罪吧!」

  「只要我們全部人都裝作不知情,這樣就沒有問題了。」

  「才不是!妳、妳不要真的拿出來啊!」

  看著諾蘭和貝域娜你一言我一語,蜜拉貝兒沒有阻止,反而笑得更加高興,而伊格利亞和法蘭姬也沒多說,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

  直至諾蘭不知是生氣還是太累,只能撫著胸口喘氣時,伊格利亞才終於開口說道:「你們兩個,都知道凱麗的魔法水平吧?」

  伊格利亞劈頭就這樣問道,諾蘭當場僵在原地,而貝域娜也收起那惡作劇的表情,認真地看著伊格利亞。

  「……嗯。」

  「和我差不多,不,是比我更差。」

  諾蘭含糊地點頭,反而貝域娜毫不猶豫說出事實,諾蘭一聽,拳頭不禁握得更緊了,但是他並沒有反駁。

  貝域娜說的是事實,雖然同為不善魔法的獸人,但真要比較的話,貝域娜的魔法能力還是比凱麗好一點。

  「那你們認為她真有辦法當上魔法師嗎?」

  伊格利亞接著問道。這一次,二人都沒有回答。

  諾蘭不用說,就連貝域娜也不願意親口說出殘酷的事實。

  正因為同為獸人,貝域娜比諾蘭更加清楚凱麗的悔恨。

  「回答我。」伊格利亞再一次問道:「摒棄個人感情,只以客觀角度來想,她真的有辦法當上魔法師嗎?」

  又是一陣沉默。

  從窗戶吹來的晚風,令校長室變得更加冰冷。

  「假如是正統的魔法師,絕對不可能。」

  率先開口回答的,是貝域娜,她抬起頭,一雙隱約泛著紅光的黑色瞳孔筆直地凝望伊格利亞。

  她看似沒有絲毫動搖,雙眼堅定不移,但是伊格利亞察覺到她正悄然抿緊嘴唇,而諾蘭也察覺到了,他默默地看著身旁這名女孩,他知道,對方跟他擁有相同的心情。

  關心凱麗的,絕不只他一人。

  「……我也是這樣想。」

  強忍著痛楚,諾蘭咬緊牙關,低聲說出這一句話。

  這句話就像巨石一般,壓著眾人,也壓著整個房間。

  諾蘭沒有再說下去——他其實很想接著再說幾句話,不過這一句話已經花盡了他全身的氣力。

  「很好。」

  伊格利亞點了點頭,然後轉過頭望著床上的凱麗。

  「你們待會就把這種想法直接告訴她。」

  「……伊格利亞先生。」

  雖然被伊格利亞這句話嚇倒了,但諾蘭沒有因此失去冷靜,反而提出了理所當然的問題:「請問凱麗她……到底怎麼了?」

  「『幻想樂園』。」

  伊格利亞突然說出這四個字,諾蘭和貝域娜都不明所以,互相看了一眼後,諾蘭輕輕皺起了眉頭。

  不過他還未追問,伊格利亞便接著說了下去。

  「這是一種已經失傳的魔法,它會依照目標心中的希望,在其心中建構出符合希望的理想樂園,然後把目標的意識送到——」

  伊格利亞罕有地停了下來,他想了想,更正了自己的說法:「不,不是送到,是把目標的意識『囚禁』到那裡。」

  諾蘭和貝域娜當場倒抽一口氣,雖然這是從未聽聞的魔法,但聽著伊格利亞的說明,他們馬上意識到事情有多嚴重。

  這是一種心靈魔法,而心靈魔法是在眾多魔法之中,最難掌握,同時也是最危險的魔法。

  「……凱麗她……就是中了這個魔法?」諾蘭顫抖著聲音問道。

  「沒錯。」伊格利亞肯定地點頭。

  「那……我們要怎樣做……」

  「我可以在這裡強行解除魔法,也可以闖入她心中的樂園,勸服她從樂園中走出來。」

  「那麼……」

  「那麼,你們要怎樣做?」

  諾蘭話未說完,伊格利亞先一步轉過身,並把諾蘭剛才的問題丟回給他們。

  二人再次一愣,似乎沒想到伊格利亞竟然會這樣問。

  不過他們很快就回過神來,並且終於明白,為甚麼伊格利亞會要他們今晚來到校長室。

  剛才伊格利亞說了,他可以在這裡強行解除魔法,換句話,他是有能力獨自解決這個事件,然而他還是叫了他們來,並且跟他們解釋凱麗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他是要他們做出抉擇。

  是要繼續「幫助」凱麗圓夢,抑或是要讓凱麗認清「現實」。

  「我……」

  諾蘭率先開口,可是他未能說下去,只能從喉間擠出一個字。

  他不知道該怎樣做。

  他跟凱麗一樣,都是在四年前入讀米德加爾特,然後選修了魔法課程,原因無他,跟很多人一樣,他都是因為憧憬魔法而去修習魔法。

  不過他跟凱麗不同,他擁有不論凱麗再努力也不可能得到的東西。

  天份。

  諾蘭也是一個努力的學生,而他的努力是有所回報的,自從第一年學習魔法開始,他便一直名列前茅,更是米德加爾特之中難得有望成為魔法師的優等生。對於他這種天份,凱麗相當羨慕,可是她沒有妒忌,只是每天都會找諾蘭,向他請教魔法的事情。

  由於諾蘭天生內向,起初他不太懂得如何跟凱麗相處,凱麗卻每天都會去找他,久而久之,他終於跟凱麗成為朋友,後來更因此察覺到凱麗的努力。

  所以他很想幫助凱麗。

  諾蘭知道自己擁有凱麗沒有的天份,但見對方這麼努力,他衷心希望她也能夠成功。

  「……我想幫助她。」

  諾蘭咬緊牙關,毅然往前踏出腳步。

  他來到床邊,低下頭,凝望著凱麗平靜的睡臉。

  「……我……不知道怎樣做才好,但我想幫助她。」

  「我也是。」

  無機質的機器聲音傳到耳中,隨著蜘蛛型魔導機器的腳步聲,貝域娜也來到了床邊。

  「某程度上她是個笨蛋,總不會為自己著想,但她就是這樣所以很可愛,所以我很喜歡她。」

  貝域娜忽然從魔導機器上跳下來,然後雙手握起了凱麗的右手。

  「我們約定過要一起努力,她做到了,有好幾次其實我是想過放棄,不過看著她屢敗屢戰的勇敢模樣,我便跟著再一次站起來。」

  貝域娜輕輕一笑,接著堅定地說道:「這一次,換我幫助她了。」

  說完後,貝域娜放開凱麗的手,並轉過頭跟諾蘭交換視線。

  確認了彼此的想法,二人一同望向伊格利亞。

  「我們去接凱麗回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