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6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血族與神43》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會主動找這個麻煩的橋樑。他低哼一聲,不高興地放下了手。

  「噗哈!」嘴巴一被解放,莫曉童便猛地吸一口氣,然後她掛起燦爛無比的笑容說:「嘿嘿嘿,你今天也終於要接受我的幫助了吧嗚不要推啦!好吧!不說就是了!讓我進去啦!」

  馬一軍沒好氣地甩開手,莫曉童見機不可失,連忙溜進屋裡,並且一個反手關上大門。

  今天我要讓你知道橋樑的重要性!莫曉童在心中握起拳頭,意志高昂地叫道。

  「……算了,不跟妳多說廢話。」

  馬一軍轉身走進房間,莫曉童立即跟上去。本來馬一軍的家已經相當昏暗,要不是莫曉童早已習慣血族的房間特色,恐怕早已被絆倒,而房間裡更是昏黑,幸好今晚月亮正圓,一片銀白從窗口灑入,隱約照亮了房間。

  在房間的正中央,一張床有點突兀地放在那邊,一名女孩正默默地睡在其上,這張床對她來說明顯太大了,她整個人就像陷入了白色的流沙之上,有種隨時會沉下去的錯覺。

  這名女孩,當然就是前一刻突然昏倒了的神(候補的)。

  「我先說好啊。」

  事情前因後果,馬一軍總算在手機裡交待了一遍,莫曉童也心中有數,所以她沒有太吃驚,只是放下背包,從中取出一個小盒子後便慢慢地走到女孩身邊。

  「我可不是醫生,要是情況太嚴重,我還是會送她去醫院啊。」

  莫曉童沒有理會馬一軍有否回應,首先把手探到女孩前額,有點燙熱,還好還未到不能接受的程度,接著莫曉童從盒子中拿出探耳型體溫計,一探之下,果然發燒了,不過不算嚴重,莫曉童這才安心地呼一口氣。

  「你到底對她做過甚麼啊?該不會你連這麼小的女孩都不放過吧?」

  莫曉童再細心探著女孩的氣息,現在女孩的呼吸微弱,但呼吸也算暢順,而體溫即使有點高,也只是正常的發燒現象,所以莫曉童重新掛上笑容,賊賊地對著馬一軍說。

  「放心,雖然她比妳還更吸引,不過我不是變態,這麼小的我根本沒興趣。」

  馬一軍沒有忽略剛才莫曉童安心的嘆息,他也稍微安心了,於是他白了莫曉童一眼,同時不忘反唇相譏。

  「你!可惡!變態!沒眼光!自走炮!」

  莫曉童一連串地罵道,馬一軍卻毫不在意,甚至拿出香菸要點燃起來。

  「不要在病房抽菸!」

  莫曉童不悅地叫道。之後她看看女孩,身上的衣服都因為汗水而濕透了,她馬上要馬一軍拿一盆水過來,好好地替女孩擦了身體。

  接著再替女孩換過衣服,莫曉童才真的放心了,她讓女孩靜靜地睡覺,然後走出房間,跟待在大廳中的馬一軍四目交投。

  「認真,她怎麼會突然病倒啊?現在這種時候不容易生病吧?」莫曉童上下扭動著肩膀,在沙發的最左邊坐了下來。

  「我怎麼知道?」馬一軍淡然地說道。事實上,血族不會生病,所以馬一軍這樣說合情合理,然而要是細心去想,其實他猜得到原因就出於昨晚的事情上,不過現在追究原因沒有任何意義,解釋起來又相當麻煩,所以他並不打算多說。

  「啊……那麼我換一個問題吧。」

  莫曉童妙目一轉,笑著說道:「你為甚麼會這樣緊張呢?」

  馬一軍立即瞪了莫曉童一眼,莫曉童卻不慌張,笑容反而更加燦爛了——馬一軍會有這種反應,不就正好證明她想得沒錯嗎?

  「你該不會真的有戀童癖吧?」

  「痴線。」

  馬一軍難得簡潔地罵道,莫曉童稍微愣住,眨了眨眼。

  「那麼……」

  感覺到馬一軍是衷心討厭自己剛才那句話,莫曉童也不便繼續胡鬧,但她仍然不解,所以她抬起眼睛,認真地想了一會兒。

  「我直接問好了,她其實是甚麼人?」

  「不知道。」

  馬一軍想也沒想就回答,莫曉童略感不滿,但她很快就察覺到馬一軍並非覺得煩厭而這樣回答,而是真心不知道女孩是誰,她隨即轉怒為驚。

  「等等,你是……說真的嗎?」

  「幹嗎要騙妳?」

  馬一軍繼續淡然地說,語氣跟過往一樣,可是現在他卻沒有抽菸,只是任由香菸在手指之間靜靜地燃燒。

  灰白色的煙灰,緩緩地散落在桌面之上。

  「那為甚麼……」

  莫曉童想不明白了。其實最初莫曉童已經感到奇怪,為甚麼馬一軍會帶著一個人類的小女孩?血族和人類一起生活,這不是奇怪的事情,在外地屢見不鮮,然而當中都必定有若干原因,共同合作、互相幫助、甚至是血親關係等等,不過這些原因都不適用於馬一軍和那個女孩身上。

  是因為白凱鈴嗎?莫曉童之前也想過這可能性,而事實上白凱鈴也真的很疼這個小女孩,所以莫曉童曾經想過,也許這女孩跟白凱鈴有甚麼特別關係。

  可是現在馬一軍說不知道女孩是誰。既然這樣,馬一軍又怎會收留她?以他的個性——更重要是按血族的規矩來想,這完全不合理。

  馬一軍為甚麼不惜冒著身分被揭穿的危險,都要跟這個女孩一起生活?

  莫曉童不敢問,干涉血族的生活並非橋樑應做的事,只要一切妥當,而血族又沒有特別的要求之下,她就不應該多管閒事——

  「伊默尼斯家,懂不懂得和記憶相關的魔法?」

  忽然馬一軍問出這個問題,莫曉童嚇了一跳,然後說:「這……應該懂吧?我不敢肯定,要問媽媽才知道。」

  「是嗎?那算了。」

  「不!等一等!一定有!給我一天……不!半天,我馬上找出來給你看!」

  難得馬一軍主動提問,莫曉童連忙抓緊機會——要知道馬一軍平時是絕對不可能會找她幫忙,更別說是同時要幫他兩個忙,所以基於責任感,又基於強烈的好勝心,莫曉童拍胸脯對馬一軍作出保證。

  馬一軍沒有回應,只是稍微皺眉,之後莫曉童抓起手機身和鎖匙,說要先回家一趟,馬一軍沒有阻止她,她就這樣像風一般離開了。

  看著再度閉上的大門,馬一軍這才舉起手,把只剩下不到一半的香菸叼在嘴上。

  他若有所思地看著前方好一會,接著他閉起雙眼,緩緩吐出一口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