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40816326530612e-14》(07)

  「……等等,先讓我們冷靜一點。」

  我說出這句窩囊的話,媽啦,聽起來還真夠窩囊,姚小倩那張通紅的臉也立即不悅起來,她抿緊嘴巴,默默地盯著我。

  「……妳不用立即板起臉孔吧?」

  「我一個女孩子已經說得這麼直接了,你是男孩子,無論要答應還是拒絕,也應該直接給我一個答覆吧?」

  姚小倩說得振振有詞,我不禁愧疚地垂下頭……等等,怎麼這句話好像在哪裡聽過?

  「……給我等一下。」我馬上想起來了,連忙抬頭反盯著她,「這不是我寫在小說裡的對白嗎?」

  「……你發現了啊?」

  姚小倩眉頭一皺,繼續想裝出不悅的表情,但她很快就忍不住輕笑一聲,然後她咬著嘴唇,嬌嗔地看著我。

  「但就算是小說的對白也好,你也應該好好回答我吧?作者先生。」

  被她這樣一說我還真的無言以對……下次寫對白的時候,還是先想想對應手法好了……

  「……我突然不想給妳免費贈書了。」

  「不要扯開話題。」

  姚小倩靠前過來,雖然我們之間還有一張不能移動的桌子,但是她的臉孔馬上來到眼前,壓迫感隱約從前方傳來,我當場不敢亂動,只能夠緊張地看著她。

  「要,不要,這是個簡單的選擇題而已。」

  「妳先冷靜點……」

  「再不回答的話,我就要走了。」

  嗚哇!我是太久沒接觸女性嗎?現在的女孩子好可怕!連給我考慮的時間也沒有嗎?!

  我不敢胡亂開口,生怕一開口姚小倩就真的會立即轉身離開,但她說得輕鬆,要我馬上回答要或不要,未免太困難了吧,在這之前我根本沒想過這問題,不,我是有想過一點點,老實說,我也對她有點好感,而且這幾天相處起來,連同現在被她逼問這件事,我都覺得感覺不錯……

  不過!我真的沒想過這麼直接的問題啊!我們能夠從朋友先開始嗎?這句話好像很奇怪,真要說的話,我們現在已經是朋友了,不是嗎?

  就在我腦海中快速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紅色眼鏡之下的一雙眼睛仍然死命望著我,那既是不悅,但同時又有些害羞,而且有點期待、害怕,各種情緒都收藏在這雙細小的瞳孔之中,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我們都不發一言。

  她的臉頰真的好紅,我想我的也差不多。

  「我……」

  我緩緩開口,姚小倩立即屏住呼吸,等著我說下去。

  我應該要怎樣回答?要?不要?

  我對她的感覺,真的足夠我做出這種選擇嗎?

  「……坦白說,我也有點喜歡妳,這是真的。」

  我現在的臉頰應該滾燙得可以煎蛋了,而也許這句話威力也相當驚人,所以即使這不是姚小倩要求我說出的其中一個答案,她也沒有立即轉身走人,反而更加羞澀地看著我。她的臉應該也可以煎蛋了。

  「那麼……」

  「可以嗎?」

  我用盡牛九二虎之力說出這句話,但是聲音卻輕得像蚊子一樣,姚小倩看著我,不知道是聽不到我的話,還是不明白我的話。

  但見她驚喜的樣子,應該是後者居多。

  「我們真的可以……不,我真的可以說……『好』嗎?」

  她給我的選擇是「要」或「不要」,但在這時候說「要」好像有點奇怪,所以我改成「好」……這種事根本不重要!

  腦袋發熱,幾乎要運作不了,我連忙在當機之前說下去。

  「我們再見面只有一個星期,在見面之前,我們根本不熟悉對方,這樣的我……要是貿然答應,可能會害了妳。」

  姚小倩沒有退後,靜靜地聽著我的話,她的眼神之中已不見期待和害怕,害羞也逐漸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無言的溫柔。

  是的,是溫柔。我好像曾經見過,但又相當陌生,不過絕不令人害怕或厭惡的溫暖感覺。

  之後她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伸出了雙手,輕柔地搭在我的手上。

  她的手有點冷,也有點濕潤,我悄悄深呼吸,然後手掌一翻,輕輕地握起來。

  她微笑了。在我們手心相貼之際,她露出了重遇至今最美麗的笑容。

  「將來會後悔的人,說不定是你自己啊?」

  姚小倩笑著說道。我必須重申一次,以大眾的眼光來看,她不算是個美人,也不算特別可愛,充其量就是一個看起來不錯的女孩子,在街上看到她,也許會轉頭一看,但不會特地多看幾眼。

  不過我很喜歡她的笑容。她的笑容都是很輕淡的,假如稍不留神,很可能就會忽略了,就像在月光旁邊的星星一般,偶爾閃逝,一閃而過,但只要看得到,她的笑容便會比其他一切東西更加閃耀。

  這種笑容,我真的很喜歡;能夠這樣子笑的姚小倩,我也很喜歡。

  「那麼……」

  我回以一笑,同時緊緊握住了她的手。

  「今後請多多指教。」

  我說出一句不像正常人會說出來、彷彿對白一般的說話,然後羞澀地看著姚小倩,姚小倩有點哭笑不得地看著我,接著輕咬嘴唇,拉著我的手靠到她的身前。

  「……嗯。」

  我們倆的耳根都紅透了。在他人眼中看來,我們這對都二十六歲的人還來玩純情,也許有點嘔心,要是我不是當事人,應該也會有相同想法。

  但是現在誰管他們呢?無論年紀多大,人們都有面紅心跳的權利,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