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族與神44》

  「妳也說得對,我想了兩天,驚覺拜託妳用魔法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要知道妳根本是個菜鳥,一定會釀成無可挽回的慘案。」馬一軍想也不想就關上大門,「所以還是作罷。」

  「給我等等!」莫曉童連忙一腳踢上大門,當然大門比她的腳堅硬多了,一聲轟然巨響,她連忙痛得跪了下來慘叫:「嗚!」

  「……妳該不會真的是白痴吧?」馬一軍低下頭,沒好氣地說。

  「你安慰我一下會死嗎?」莫曉童紅著眼睛,不甘心地抬頭瞪眼。

  「世上白痴太多了,要是我逐一慰問,幾百年的時間眨眼就消失了。」

  「嗚!好歹我是來幫你的!對我好一點是應份吧!」莫曉童氣得跳了起來。

  「遲到了還好意思說啊?」

  馬一軍白了她一眼,但總算沒有再繼續刁難,他任由大門敞開,逕自轉身走進屋裡,莫曉童見狀連哼幾聲,之後也跟著入屋。

  「凱鈴和那個小女孩呢?」莫曉童環顧屋內,好奇地問道。

  「那個小鬼病好了,一起床就拉著凱鈴要上街跑,我讓她們去了。」馬一軍坐在沙發上,隨手一拋,一包香煙便砸在桌上。

  「你還真放心讓她們自己上街啊。」莫曉童放下背包說。

  「比起被某個可疑的橋樑帶走,自己上街還算好。」

  「好!事不宜遲!我們立即來準備魔法儀式吧!」

  莫曉童連忙扯開話題,幾天前她就帶著凱鈴和女孩擅自出走,之後被馬一軍將了一軍,害她被戴綺玉嚴厲教訓,想到這她膝蓋當場有點發軟了。

  馬一軍瞥了她一眼,隨即嘖了一聲,然後抓起一根香菸叼在嘴上。

  「馬一軍,我先問清楚你一件事。」

  莫曉童從背包中取出一個銀色的鐵罐,那就像一個尋常的可樂罐,唯獨上頭有一個寬大的銅色蓋子,它比罐口要大上一圈,就像一隻巨大的手掌般牢牢地覆在其上。

  「你是要想起過去的記憶,對吧?」莫曉童認真地說。

  「嗯。」馬一軍老實回答。

  「媽媽說,記憶魔法是很危險的,目的是想起過去的時候就更加危險。」莫曉童垂下眼簾,輕聲地說:「人會忘記某些事物,既可能是時間問題,亦可能是受傷所致,但有不少情況,人是刻意忘記某些回憶,好讓自己能夠繼續活下去。」

  莫曉童把銀色罐子放在桌上,平靜地說下去。

  「尤其是血族,漫長的生命之中,有些事情是不可忘記,但有些事情則是不可記住,不然精神會支持不了。」

  莫曉童凝望著馬一軍雙眼,一直以來她都覺得眼前這雙眼睛孤獨寂寞,直至近幾個月來才逐漸變得稍有神采,可是到了現在,它們又變回了以前的模樣。

  「當你想起那些事情,你很可能會精神崩潰。明知這樣你也要取回那些記憶嗎?」

  馬一軍沒有立即回答,只是懶洋洋、甚至是毫不在意地靠坐在沙發上,雙眼沒有回望莫曉童,而是隨意抬起,望著毫無特色的米白色牆壁。

  然而他沒有忽略莫曉童每一句說話,他清楚知道她說的都是真的。

  大腦、加爾里昂、染欣、艾莉都有各自的背景,也有各自的堅持,有些信念他們是絕不退讓——支撐他們心中信念的,就是不能遺忘的過去。

  但馬一軍知道,即使是他們也會有已經遺忘、甚至是刻意遺忘的過去。這些過去就像一根刺,一根微小、尖銳的刺,好好收藏的時候沒有任何問題,它不會主動刺上他們;不過要是刻意翻找,這根刺便會刺上來,刺出一個細小,但難以癒合的傷口。

  要是這個傷口一直在流血,人類還可能因為大限到而得到解脫,血族卻只能一直承受。

  不過明知道那裡藏有一根刺,要馬一軍裝作視而不見,他做不到。

  他要找出它,並且拔掉它。

  「開始吧。」

  馬一軍沒有回答莫曉童的問題,只是直截了當地說道。莫曉童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後也沒多說,只是按著蓋子,徐徐扭開。

  沒有煙霧冒出,也沒有奇怪的液體,只有一陣淡淡的、猶如花香的味道從罐子中飄散出來。

  「心無雜念,專注地想著你要想起的回憶。」

  莫曉童輕柔但沉穩的聲音傳到耳邊,馬一軍隨即閉上雙眼,同時他運起異能,把身邊清新的花香吸進體內,然後呼出。

  「沉睡已久的記憶種子,將會再次萌芽,以你的靈魂、你的時間作為見證。

  莫曉童唸起咒語,她沒有要求馬一軍跟著唸,不過馬一軍已自動跟上,意識頓時變得矇矓,彷彿闖入了一片迷霧之中。

  「以身為食,以血為記,刻劃在腦海的喜怒哀樂,凝聚、成形——

  莫曉童的聲音愈來愈遠,但依然一直清晰地傳到耳中,馬一軍繼續跟著在心中默唸,接著意識與迷霧混為一體,難分彼此。

  之後馬一軍看到了。

  在迷霧之中,一個人影——不,是一對人影正從遠處的另一方緩緩走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