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40816326530612e-14》(09)

  首先說說好的改變。那天之後,姚小倩偶爾會在下班後上來我家,偶爾會像那次一樣在我床上睡覺,不過我也是深夜活動的生物,起初我會讓她睡在床上,自己就到客廳睡沙發,後來姚小倩覺得這樣不好,她說有種鵲巢鳩占的感覺,於是我和她便輪流在床上睡覺。一起睡?她其實曾經這樣提議,但經過深思熟慮,我們都覺得這樣不太妥當,因此作罷。

  大家看到這裡也許會想,這哪裡算甚麼好的改變?不就是自家變成女朋友的旅館了?坦白說,每次看到她累倒睡著,我都沒有這樣的想法,反而希望她能夠多點上來好好休息,我總覺得她平日都沒怎麼睡好覺;另外她也不是肆無忌憚、老實不客氣地走上來,好幾次她都拿著在菜市場買到的新鮮菜肉來到我家,然後煮了好幾頓飯給我吃。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姚小倩烹飪有一手。

  不過這也不是最好的改變,最好的改變是,我們終於突破了牽手的界線,進入了下一步。某天下午,我和她都睡眼惺忪起了床,一前一後走進廚房和洗手間,忽然她腳下一滑,幾乎要倒在地上,還好我就站在她身旁,及時接住了她。之後,我相信是因為當時我還未清醒,我也非常慶幸我未清醒,我竟然順勢抱緊了她。我感覺到她愣了一愣,身體也不禁稍微繃緊,平日的我早就嚇得放手了,但那天我就像在撒嬌一般繼續抱著她,直至她回抱著我,我才驚覺自己到底做了多麼驚人的事情。

  這是我和她第一次擁抱,聽起來還真的一點也不浪漫,但是在這以後,偶爾我和她都會趁著睡意未醒時擁抱對方,當然,我有些時候其實是清醒了,這是後話,有機會再談。

  我真的愈來愈喜歡姚小倩了。回想一個月前那突如其來的重逢,以及緊隨而至的告白,當時我真的有點擔心,自己真的喜歡她嗎?她又是真的喜歡我嗎?她是這麼灑脫,又是這麼多人意表,我經常都在擔心自己跟不上她的腳步,可是這一個月來的相處,我開始覺得我和她的距離,其實沒有這麼遠,甚至還是觸手可及——只要我、她又或兩人都願意往前伸出手。

  幾天前我把這份心情告訴了姚小倩,她難得羞赧地臉頰緋紅,並且有點不自在地回應我說:「……怎麼突然說這種事情?」

  之後,我們接吻了。

  不像一個月前那個突然的吻,這一次我們都有意識地閉起雙眼,然後緩緩靠近彼此,輕輕一吻。在接吻時我們的眼鏡都不小心撞向對方,稍微有點尷尬,但我們都只是相視而笑,接著便任由眼鏡歪掉,繼續吻著對方。

  平淡但細膩的愛情,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姚小倩似乎也很喜歡,那天我們吻後都笑了,而看著她的笑容,我又一次吻上了她。

  這真是愉快的一個月,然而,正如我在最初所說,我們之間的關係不只有好的改變,也有壞的改變。也許對某些人來說,我心中所謂的「壞的改變」是合理的變化,不過我也試著和姚小倩談論過,她也覺得這種改變壞處居多。

  我們開始依賴彼此了。

  最初姚小倩隔幾天才上來我家一次,現在則幾乎每天都上來,我很歡迎、也很期待她上來,但是這已經快要變成習慣,即使她不用上班,她也會在差不多時候來到我家。另外我自己的工作效率也慢了,以往一直都會花半天以上的時間去寫稿,現在則有大半心思到了姚小倩身上,一天不見她就會覺得心癢難耐,要是好幾天不見?即使有電話通訊,還是有種茫然若失的強烈感覺。我們以前都是兩個獨立的個體,但在不知不覺之間,我們逐漸「干涉」了彼此。

  我也不敢說這到底是好是壞,但慶幸我們現在都還相處得愉快融洽,我真希望我們的關係能夠順利朝著美好的結局邁進。

  今晚我跟她到了外面吃飯,飯後她回到便利店工作,我也沒有逗留,逕自回到家中。臨別前她告訴我明天會到我家煮飯,要我好好期待。她說這種話的時候總是面帶笑容,所以我也高興地笑著點頭回應。

  但是我忘記了一件事情。不,嚴格來說也不是忘記,因為那實在太理所當然了,反過來才是特例,因此我完全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我來到家門前,正要開門的時候,忽然發現家門鎖上了。我家的大門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鑰匙孔,把鑰匙插進去,往左扭是鎖門,往右扭是開門,平常我都是這樣開門的;至於另一部分,就是門閂,這只是一個簡單的左右推移的門閂,只能從內部鎖上,一旦鎖上,即使我有鑰匙,在外面也不能順利開門。

  我從來沒遇過門閂鎖上、但我人在外頭的情形,因為家中另一位主人,也就是我老姐幾乎99%只會在深夜凌晨回家。

  不過現在她在家了。居然在十一點前就回到家中?還真是罕見呢。我一邊想著,一邊按下門鈴。

  「真是難得啊,你竟然會上街。」

  一打開門,穿著浴袍的老姐身影便映入眼簾……根本不可能,首先我家中沒有浴袍這種東西,另外她雖然都沒有回家的習慣,但這不代表她缺乏常識,誰知道門外的人是誰?只要是正常女性,總不會衣衫不整地去開門的。

  老姐比我略矮,但以女性來說倒算高了,大概168公分,鼻樑上跟我一樣戴著眼鏡,她似乎是剛剛洗完澡,身上穿著輕便的T恤和短褲,肌膚還紅通通的,她到底用了多熱的水來洗澡啊?

  「比起我會上街,妳會在這種時間回家更是難得吧?」

  我反唇相譏,老姐都不怎麼介意,只是輕鬆地聳了聳肩,然後回到沙發上繼續看電視。

  「今天怎麼了?休假?」我一邊走進房間一邊問道。

  「不是,只是早了下班而已,而且又沒約會,所以就回來了。」

  老姐懶洋洋的聲音從門外傳入,這都不是甚麼稀奇的事,我沒怎麼理會,換好衣服後便走出大廳。

  「吃過飯了嗎?」

  我竟然會問出像老媽的問題,老姐馬上哭笑不得地說:「怎麼你會問這種老媽子的問題啊?」

  「因為我從來不知道妳甚麼時候吃飯啊。」

  「也對,別說你不知道,有時候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呢。」老姐笑著說道:「不過放心,今天我吃過飯才回來的。」

  「是啊。」老實說我也沒有很擔心,她比我大三年,這種基本的身體管理也做不好,真是枉為一個成年人了。

  「說起來。」

  忽然她不懷好意地揚起嘴角,我馬上察覺到危險,加強戒備。她會這樣子笑,肯定不會是好事。

  「弟弟啊,這是甚麼?」

  她舉起右手,姆指和食指似乎拈著甚麼東西,一時間我看不清楚,於是我瞇起雙眼,並且靠近點仔細看著……

  糟糕。

  當我看清楚那東西後,我當場暗叫不好。

  那是一根頭髮,正確來說是一根長髮,一條褐色的、明顯不是屬於我的、有點乾旱的長髮。

  一般短髮男孩不可能有這種長髮,只有留著過肩長髮、而且還染過髮的女孩子才有可能。

  例如姚小倩。

  「剛才我在沙發上找到這根頭髮,本來還以為是我的呢,但是你看看啊,我的頭髮不是純黑的嗎?而且弟弟你也沒染髮啊。」

  老姐的嘴角勾得愈來愈高,同時她靠前身體,把頭髮握在手中。

  「一個簡單的選擇題,為甚麼這樣的一根頭髮,會在我們家出現?一,有小偷進來,不小心留下一根頭髮,而且很神奇地沒有偷走我們家任何東西;二,大風把街上頭髮吹進我們家沙發,即使這裡是二樓,但大自然總是很神奇的;三,我家可愛的弟弟,意料之外交到了女朋友,還帶了人家回來,不知在沙發上做了甚麼令人臉紅心跳的事情。好了,選項一二三,來回答吧。」

  我和老姐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我們都不可以隨便走進對方房間,但客廳是二人共用的地方,所以在這裡一切都沒有任何私隱可言……大意了啦!今天姚小倩才在沙發上睡覺,這根頭髮肯定是當時遺留下來的!

  「等等,妳先退後一點……」我慌忙推著老姐的肩膀,不讓她繼續迫近。

  「這是很嚴重的問題呢。」老姐仍然笑著說:「假如是一,我就要馬上報警,而且還要通知大廈保安;二呢?我就要檢查窗戶是否有裂痕,還要立即研究大自然的奧秘;至於三嘛……既然都帶回家了,介紹給姐姐認識應該也沒問題吧?剛好明天我休假呢。」

  她該不會是發現了這根頭髮後,立即跟公司請假的吧!?

  「其實是四……」

  「我好久沒找媽媽了,不知道她近來過得怎樣呢?」

  「好了!我介紹給妳認識就是了!馬上給我放下手機!」

  我投降了!被她發現了姚小倩的頭髮,我根本無處可逃,要是她真的告訴媽媽,難保媽媽會高興得立即連夜乘搭飛機趕回來,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公告天下!

  「為表誠意,現在打給你那位可愛的小女友吧,就說偉大的姐姐大人想見一見她,請她過來吃飯吧!」

  老姐興奮地把手機遞過來,我只能頭痛地回答:「不用了……明天我本來就跟她約好,她下午會過來……」

  「嘿嘿嘿,想不到弟弟你也很厲害呢。」

  老姐像個大叔一般用手肘抵著我的腰腹,臉上的笑容更是有點猥褻……嗚呀!我怎麼會這麼大意!我該怎樣跟姚小倩說才好?要現在就下去說嗎?還是明天一早跟她說?

  「順便問問,你們到了哪個階段?一壘、二壘還是三壘?」忽然老姐笑著問道。

  「關妳屁事啊!」

  「該不會已經到了全壘打吧?!」

  「我拒絕回答一切相關問題!」

  「那我唯有明天親自問她呢。」

  「……大人妳高抬貴手,我告訴妳就是……」

  明天的午飯到底會變成怎樣?我真的不敢想像……該不會變成滿清十大酷刑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