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蕾絲之戒》第一章(10)

  在凱麗說出可以開始之後,所有石頭都馬上往她襲來,石頭速度之快遠超她的想像,她幾乎反應不及,在開始考核後的短短兩秒就要失敗。

  幸好,在石頭就在眼前之際,凱麗及時往旁扭過身,石頭就驚險地在眼前掠過,不足一個指頭,石頭就要擦過她了。

  之後又有幾顆石頭從不同方向襲來,速度一顆比一顆快,凱麗不斷閃避,有時候甚至要慌忙在地上翻滾才能勉強避開。

  假如只是一直閃躲,凱麗知道,自己最終一定會被打中,所以在地上翻起來之際也同時準備咒文。

  這正是這個考核的重心。

  如何在危難之中,冷靜地分析形勢,並且及時做出適當的抉擇——只有能夠做到這兩件事,應考者才能夠順利過關。

  要通過這個考核,其實有很多方法。

  令自己的身體加速。

  令襲來的石頭變慢。

  把自己的身體藏在地面之下。

  在自己身上張開防衛魔法。

  張開防護結界,擋下所有石頭。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取向,而凱麗沒有多想,就決定採用最後的方法。

  這是最實際,也是最多人選取的方法。

  同時這也是最能夠保護同伴的方法。

  凱麗一邊避開襲來的石頭,一邊唸出咒文。

  「在世界中沉睡的意志,請從安穩的睡眠之中甦醒吧……」

  石頭愈來愈快,凱麗幾乎要閃避不及了,但她沒有慌張,反而因為情況愈危急而愈發冷靜。

  「意志化為力量,力量化為護盾,保護一切所愛之物,不受惡意的侵襲……」

  咒文快要完成,剛好一顆石頭飛快地襲向腳邊,凱麗及時抬起腳跟避過。

  「『守護結界』!」

  終於,凱麗完成了咒文,一道泛著微弱藍光的結界自她為中心張開,並呈半圓形把她包圍在內。

  在結界張開之際,考核的結果也塵埃落定。

  只要維持結界十分鐘,之後伊格利亞也只能宣告凱麗完成了考核。

  ——本來,事情應該會如此發展。

  不只是凱麗,當諾蘭和貝域娜見到結界張開的時候,他們都認為凱麗已經通過了考核,更不自覺安心地吁出了一口氣。

  然而在下一瞬間,他們都難以置信地睜大了雙眼。

  擋在凱麗身前的結界,在毫無先兆之下消失了。

  不,要說先兆的話是有的。

  在那一瞬間,伊格利亞的魔力流動突然變強了。

  「這……!」

  凱麗本來已經專注心神要維持結界,不料結界突然消失,她馬上一慌,同時一顆石頭已經來到眼前,她根本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夠拚命扭過身體——

  然後,另一顆從旁襲來的石頭,結實地擊中了她的左臂。

  「嗚……!」

  她忍不住低叫一聲,衝擊之大幾乎讓她失去平衡,不過她及時抓緊地面,所以沒有倒下來。

  不過,一切都結束了。

  隨著她的叫聲,本來飄浮在四周的石頭全都同一時間掉落地上,發出了毫無規律可言的墜落聲音。

  從開始到現在,只有短短的三分鐘。

  沒有人出聲,四周也沒有任何聲音,令人窒息的沉默隨即籠罩著整個空間。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沒有一個人能夠反應。

  除了一個人。

  「妳失敗了。」

  無情的宣告,讓凱麗頓時清醒過來。

  「等、等一等!這……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

  凱麗慌忙叫道,她現在相當混亂,有很多話想說,但卻不知道該說甚麼才好,於是便率先丟出最令自己不解的事情。

  剛才她肯定自己已經張開了結界,而且也確實在維持它了,不過就在她要維持結界之際,結界竟然離奇地消失了。

  這絕不正常,結界會消失,除了是自己沒有維持它,又或被強大的力量打破之外,應該再沒有其他可能——

  「我『奪取』了妳的結界。」

  冷不防伊格利亞輕描淡寫地說道,凱麗馬上一怔,並錯訝地盯著他。

  伊格利亞已變回普通的樣子,雙眼變回灰白,身上的紅色紋身也全數不見。

  「……你……你說甚麼?」

  凱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她知道自己並沒有聽錯。

  伊格利亞說「他奪取了自己的結界」。

  這怎麼可能?

  一個魔法師,奪取了另一個魔法師的魔法?

  這種事——

  其實是有可能做到的,至少在理論上是絕對可行。

  所謂的魔法,就是「修改」世界的能力,既然一個魔法師能夠按自己的意願去修改世界,那麼同理,魔法師也自然能夠自己的意願,去修改他人已經修改了的世界。

  然而,這只是理論。世間的魔法雖然殊途同歸,但是每個魔法師所使用的咒文和儀式都不盡相同,要在一瞬間竄改他人的魔法,除非立即知道對方所用的手段,不然絕不可能。

  當然,假如雙方的魔法能力差距太大,這就另當別論。

  「要是妳真的是魔法師,應該清楚明白這個結果背後的意義。」

  「等、等等!這……」

  「抑或妳想說,我作弊了?」

  凱麗當場語塞,不過她很快就回過神,並著急地說道:「不!但是,我……我請求再來一次!再一次就好,這次我一定——」

  「假如這裡是真正的戰場,妳認為還可以要求再來一次嗎?」

  伊格利亞冷冷地說,凱麗一聽,馬上羞愧地垂下頭。

  「這……」

  「一個錯誤的判定足以致命。戰場本身就是瞬息萬變,即使是平日自己在鑽研魔法,假如稍一不慎,不只是自己,就連身邊的人也可能會遭殃。在那個時候,妳也打算跟其他人說,請再給妳一次機會嗎?」

  「不,我……」

  「在巴貝爾,幾乎任何事情都離不開魔法,正因如此,要是我們犯錯了,造成的影響遠比想像中還要嚴重。」

  「我知道,我……」

  「要成為魔法師,就要有『我絕不可以犯錯』,以及『假如我犯錯了,後果會相當嚴重』的覺悟。」

  「我……」

  「可惜,妳兩者都沒有。」

  「不,我……我真的……」

  凱麗顫抖著抱緊自己雙臂,同時雙腳一軟,霍地跪在地上。

  「等等!伊格利亞先生,這、這樣說太過分了!」

  諾蘭再也忍不住,他不顧貝域娜的反對,急地跑到了凱麗身邊。

  「凱麗她也知道這些事情啊!而正因為知道,她才會——」

  「諾蘭。」

  伊格利亞微慍地打斷諾蘭,緊盯著他說:「忘了我說甚麼就算了,但你連自己說過的話也忘了嗎?」

  諾蘭不禁一僵,他看著伊格利亞那灰白的瞳孔,身體忍不住微微顫抖。

  「你說過你想幫助她。」

  「……諾蘭……」

  聽到伊格利亞這句話,諾蘭不禁難過地垂下了頭,正好跟茫然抬起頭的凱麗對上視線。

  現在的凱麗,跟剛才自信滿滿的凱麗完全不同。

  現在她看起來相當脆弱,彷彿只要輕輕一碰就會碎掉似的。

  諾蘭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她。

  「我……」

  「你說的要幫助她,就是要讓她繼續沉浸在幻想之中嗎?」

  「不是的!我……」

  諾蘭激動地抬起頭,但在否認之後,他甚麼也說不下去。

  因為伊格利亞沒有說錯,他現在做的,根本不是在幫助凱麗。

  要幫助凱麗,就要把自己真正的想法告訴她。

  直接跟她說,這裡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現實的一切,跟這裡完全不同。

  這裡只是一個美好,但虛假的世界。

  「凱麗……」

  「告訴她,她根本不可能成為魔法師。」

  諾蘭說不出來,他只能咬緊牙關,然後緩緩低下頭——

  忽然他察覺到,在這瞬間,四周的氣息駭然變得冰冷。

  「……諾蘭,這是真的嗎?」

  凱麗的眼神突然變得相當空虛,雖然仍然望著諾蘭,但無神的眼睛彷彿甚麼也看不到,諾蘭見狀也不顧她看起來快要倒下,只是著緊地抓著她的肩膀。

  「等、等等!凱麗,妳先冷靜一點!」

  「你也認為……我不可能成為魔法師嗎?」

  「凱麗!先冷靜點聽我說!」

  諾蘭用盡全身氣力大叫,不過聲音就像傳不到凱麗耳中似的,凱麗依然一副失神的表情看著諾蘭。

  「真的嗎……你真的……也是這樣想嗎?」

  「不!凱麗,妳先聽我說!」

  「原來……你也是……」

  「凱麗!」

  「給我滾開!」

  兩道溫熱的淚水霍地落下,同時凱麗左手一揮,狠狠地甩開諾蘭。

  「我、我是這麼相信你啊!」

  凱麗嗚咽地大叫,倒在地上的諾蘭連忙站起來。

  「不對!凱麗,請聽我說啊!」

  「你們、你們都是騙子!」

  凱麗掩著臉頰痛哭出來,同一時間,一團黑影猛地從她的背後站了起來!

  「凱麗!」

  諾蘭驚慌地要抓住凱麗,但在手要碰觸到她之際,一道巨大的力量從後抓住他,並把他丟到後方。

  「嗚——!」

  諾蘭狼狽地跌在地上,不過他沒有時間喊痛,他急地站起來,想再一次跑到凱麗身邊。

  然而在要踏出腳步的時候,他忍不住停了下來。

  「……這是甚麼?」

  看著眼前的東西,諾蘭吃驚得僵在原地。

  「這就是『幻想樂園』的真身。」

  擋在他身前的伊格利亞平靜地說,接著他抬起頭,默默地盯著「那東西」。

  「我是真正的魔法師啊!」

  那是一團黑影——一團巨大得直衝天際的黑影,它實在太龐大了,所以他們都未能一眼看清它的真正模樣。

  不過他們都認得這個聲音。

  黑影所叫出來的聲音,和凱麗的聲音一模一樣。

  「你們、你們才不是真的!」

  黑影仰天大叫,接著無數的黑色影子從地面冒出,它們逐一凝聚成猶如拳頭般大小的石子,並在空中急劇旋轉。

  之後一如伊格利亞所料,眼前無數的石頭,全都無情地往他們襲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