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族與神45》

  女孩一臉天真,也跟著男孩笑出來,還露出門牙脫落的小洞,笑得相當燦爛。男孩見狀,嘴角不禁揚得更高了。

  「我的願望呢……希望小妹能夠快高長大吧。」

  「嗚!這是一定會的!一定會的事情不需要許願啦!」女孩嘟起嘴巴抗議。

  「咦?是這樣嗎?」男孩裝作驚訝地說道:「但妳經常揀飲擇食,爸爸和媽媽都一直唸著妳會營養不良啊。」

  「這、這只是剛好有幾種菜菜我吃不下,不,是不能吃啊!一吃我就會吐出來,這樣很浪費食物!」

  「但肉倒是吃得很多呢。」男孩戳著女孩有點圓滾滾的臉頰說。

  「吃肉才有氣力幫忙嘛!」女孩不高興地撥開男孩的手說:「哥哥你不要說其他事情啦!你還未說你有甚麼願望啊!」

  「唔……但我除了希望小妹快高長大,倒沒有特別的願望啊?」男孩有點困窘地說。他並沒有說謊,生於農村世家,他真的沒怎麼想過將來的事情,畢竟現在每天下田務農已經花了他全部時間,而且他對這種生活沒有不滿,非常安於現狀。

  「哥哥你這樣不行啦!男孩子要有大志!」女孩鼓起臉頰,雙手扠腰,顯得不太高興。

  「呃,男孩子不一定要有大志向啦,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我沒有這麼偉大,只要能夠好好工作,養活家人就好了。」

  「那就是說,哥哥你想娶蓉姐嗎?」女孩突然雙眼發光。

  「……妳這小丫頭,怎麼學爸爸媽媽說話了?」

  男孩當場板起臉孔,同時雙手握拳,用指關按上女孩兩邊太陽穴,慢慢地轉動起來。

  「嗚!痛、痛!」女孩急忙抓住男孩雙臂,可惜男孩氣力比她更大,霎時間她根本不能掙脫,「嗚!哥哥好粗魯!我要跟媽媽告狀!」

  「誰叫妳亂說話,這是愛的懲罰。」男孩說著又轉了幾圈,之後才放開雙手,還女孩自由。

  「嗚!」女孩立即舉手掩護著太陽穴,對男孩吐出舌頭,「粗魯的男孩無人愛!」

  「……誰教妳這樣說的?」

  「我不會告訴你是蓉姐教的!」女孩又吐出舌頭。

  「果然是蓉姐啊……」男孩隨即苦惱地揉著眉心,用力嘆了口氣。

  「就算現在道歉我也不會原諒你的!哼!」女孩繼續吐著舌頭。

  男孩白了女孩一眼:「……今天晚上吃蘿蔔吧?昨天跟阿榮叔拿了不少。」

  「嗚!哥哥欺負人!」

  「再吵就蘿蔔加芹菜。」

  「嗚!壞人!孱弱!小白臉!」

  女孩把她懂得的罵人詞彙一口氣叫出來,男孩聽著愈來愈頭痛,他用食指堵住耳孔,無奈地閉起雙眼。

  「好了啦!哥哥你到底有甚麼願望?」

  女孩罵了好一會,最後終於罵得累了,她放下雙手,撒嬌地拉扯著男孩的手說:「告訴我又不會少一塊肉嘛!」

  「別說得我在刻意隱瞞,我真的沒甚麼願望……啊,不,真要說的話,倒是有一個。」男孩忽然挑起眼睛說。

  「我就說一定有嘛!是甚麼?是甚麼?」女孩雀躍得跳了起來。

  男孩笑而不語,女孩馬上更加著緊了,她跳了好一會兒,幾乎想要整個人都掛在男孩身上,忽然男孩半跪下來,在同一水平的視角下凝望女孩。

  「哥哥我的願望呢,就是希望我們一家人,爸爸、媽媽、還有小妹妳都能夠一直開開心心、健健康康活下去。」

  男孩溫柔地說道,同時輕輕撫著女孩的頭,女孩像隻小貓般愜意地笑出來,不過她對這個願望似乎也不太滿意。

  「哥哥,我們一直都會快快樂樂啊。」女孩微笑著說:「所以你快點許另一個願啦,這個願望太浪費了。」

  「怎麼會浪費?即使我們一定會快樂,我也衷心希望我們能夠活得更加開心,再不然我再加一個願望吧,希望小妹妳將來能嫁個好人家……蓉姐的表弟的朋友的遠房小弟怎樣?」

  「嗚!不要把妹妹許配給這種來路不明的人啊!」

  「那就蓉姐遠房小弟的朋友的表弟?」

  「這更加不知道是誰啦!」

  「哈哈!總之,我會衷心希望妳能找個好人家的,到時候不要忘了我們,也不要偏幫外家啊。」

  「才不會!我不會嫁人的!會一直留在家裡,當爸爸媽媽的女兒、當哥哥的妹妹!」

  「這樣不太好吧?以後會變老姑婆的啊?」

  「嗚吼!不要這樣說只有八歲的妹妹!」

  男孩被女孩逗得笑出來,忍不住捏了捏女孩的臉頰,女孩馬上作勢要咬向他,他立即笑著收回手。

  這段回憶,是一段微不足道的回憶。在漫長的歲月流逝過後,「男孩」早就忘記了這件事。

  因為這種事,早就發生了不知多少次,幾乎每星期、甚至每一天都會發生,早上、午飯、睡前,他和妹妹、和父母就一直活在同一屋簷之下。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突然跟他們生離死別。

  他的願望,渺少到連比他年幼得多的妹妹都說那不是願望,而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

  可惜事與願違,世上沒有「必然」。

  這麼簡單、這麼理所當然的心願,他也不能實現。

  他永遠忘不了那天的事情;而正因為忘不了,他才更加要令自己忘記。忘記傷痛、忘記悲傷。

  但是,他還是想起來了。

  即使這已經是百多年前的回憶,湧上心頭的一刻,悲痛也化為淚水,緩緩順著瘦削的臉頰滑落。

  「……馬一軍。」

  莫曉童擔憂的聲音傳到耳邊,馬一軍隨即輕掩雙眼,並舉起手,示意她不要問下去。

  莫曉童沒有幸災樂禍,反而更加擔憂了,她默默地望著馬一軍,聽著他無聲的哭泣。

  這一夜,才剛開始。感覺將會相當漫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