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40816326530612e-14》(12)

  「怎麼了?」

  我自問沒有把疑問寫在臉上,可是被我一直凝望著,姚小倩很快便察覺到不妥,於是她停下腳步,輕輕地仰起頭。

  妳很不安嗎?

  我不可能這樣問,再說,這只是老姐的片面之詞而已。姚小倩就在我身邊,我們還十指緊扣,平靜地凝望對方。

  這一個月來的相處,哪裡存在不安了?沒有,不,也許曾經有,我們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擁抱、第一次接吻的時候,我們都有點不安,可是這已經是過去,更別說姚小倩她還會主動來到家裡,假如她真的感到不安,她又怎會這樣做?

  「沒甚麼,我只是在想,不如妳再在我家睡一會兒吧?剛才妳不是沒怎麼睡嗎?」

  「難得姐姐放假在家,我不好意思留下來打擾呢。」姚小倩微笑著說。糟糕,看來她很喜歡老姐。

  「妳還真是理所當然的叫她『姐姐』啊……」

  「你不希望我這樣叫嗎?」

  冷不防姚小倩突然把臉靠近,熟悉的香味撲鼻而來,我馬上心跳一顫,短促地吸了一口氣。

  她還沒有睡醒的樣子……太犯規了。

  「真要說的話……我倒沒有異議。」我稍微退後一步。

  「我不要這種曖昧的回答。」姚小倩沒有跟著靠近,只是眼鏡底下的一雙眼睛筆直地射過來。

  犯規,犯規!哪有人用紅通通的雙眼來嚴刑迫供啊!

  「……現在還有人這樣叫姐姐的嗎?」

  嗶嗶!答錯了!看姚小倩仍然一臉不滿,這個回答明顯只有50分,甚至更低……好吧,我還有後著,但是,但是!真的要這樣說嗎?

  這個後著,根本是一個極限挑戰啊!

  「……就算是老公的姐姐,叫名字便好了。」

  救命……救命!我、我竟然真的說得出口……甚麼老公啊!弱智嗎我?不,根本不用懷疑,我肯定是弱智!這是甚麼後著,看啊,姚小倩的臉色更難看了,完全是一副看著噁心變態的冰冷表情!那緊抿的嘴唇,彷彿在說「我不想再和你說話了,變態」——

  「不,等等,剛才的不算,讓我再想想該怎樣說……」

  「噗。」

  忽然一個奇怪的聲音從姚小倩的嘴巴跳出來,不是嘖,也不是哼,而是噗。正常人會在甚麼時候發出這個聲音呢?不用說,只有一個可能。

  「哈……哈哈,你到底在說甚麼啊?」

  姚小倩咬緊嘴唇,嗔嬌地瞪了我一眼,但她很快便忍不住再笑出來,之後她掩著嘴巴,一個粉拳輕輕打到我身上。

  好險。她剛才原來是在忍笑。

  「還不是妳迫我這樣回答。」

  「才沒有。」

  她白了我一眼,但馬上又再笑出來。看到她這麼高興,我實在氣不起來,只好無奈地輕聲苦笑。

  「真是的……『駱太太』,妳還真喜歡笑。」

  我故意這樣說,果然她一聽到「駱太太」三個字,立即僵在原地,然後臉頰脹紅,圓滾滾的雙眼錯愕地望著我。

  糟糕,我的臉頰也好像有點燙……果然我也沒睡醒。

  「不,等一等,剛才當我沒說——」

  「我已經把剛才那句話錄起來了,就在這裡。」

  姚小倩仍然滿臉通紅,但她的表情已經平伏下來,同時她靠近過來,用手指敲著自己的太陽穴。

  「……我現在才知道妳是機器人呢。」

  「不可以反悔啊。」

  姚小倩進一步靠上來,我險些兒站不穩要往後仰倒,但我還是站穩身子,並且順勢抱住她。

  「是我的錯覺嗎?妳今天好像特別咄咄逼人啊。」

  我們之間的距離,無限接近零。她的體溫,她的呼吸,她的存在,就在我的身上。

  「是你的錯覺。」

  「真的嗎?」

  「真的。」

  我們處身在街上,雖然下午時分路人不算多,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尤其路過的中學生數目正逐漸增加。

  不要用好奇的眼光看著我們,我們可是你們的學長和學姐啊。

  ……以前教過我們的老師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出現。拜託。

  「好了,到這裡便可以了,『駱先生』。」

  在穿過學弟學妹的視線之海後,我們一如往常來到地鐵站,唯一和平日不同的,不是今天相當悶熱,而是她故意跟著我的玩笑話起哄。

  「今天發生太多事,我回去都沒精神寫稿了,不如我送妳回去吧,駱太太。」

  「不要,我又不是小學生,沒必要送我到家樓下。」她噘起嘴角,不太高興地回答。

  「妳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啊。」

  突然氣氛變得有點僵硬了,不,這和平時沒甚麼分別,她總是不喜歡我送她回家,我送她回家的次數……

  只有一次。

  我現在才驚覺這個事實,唯一一次我送她回家,是我們重逢後的第三天,當時她半夜來到我家樓下,只為告訴我她不用上班,之後我不顧她的反對,斷然把她送回去。

  除此之外,我一次也沒有送過她回家。

  「我知道,不過真的不用了。」

  也許姚小倩也察覺到氣氛有點尷尬,她微微一笑,然後靠前身體,輕輕吻了我。

  「你也累了,回家睡一睡吧。」她捧著我的臉頰,有點兒害羞地說。

  ——不要。

  有一瞬間,我幾乎要斷言拒絕。

  不過不可以。我不可以這樣說。

  為甚麼不可以?我不知道。

  「嗯。」

  我握著她的手,朝著她回以微笑。

  這樣便可以了。我的愛情之路,不需要驚濤駭浪,也不需要任何爆點。我需要的是平穩,而且能夠長久的愛情。

  身為小說作家,我也喜歡一波三折的故事,可是這不是故事,而是我的人生。假如世上真有編寫人生的上帝,我衷心希望衪能夠高抬貴手,賜我一個平靜的舞台。

  那個時候,我真心如此期盼。

  可惜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我和姚小倩的重逢,以機率來說,是2.040816326530612e-14,是一個微乎其微的天文數字——雖然就現實來說,人和人的重逢,其實並非如此巧合。

  但正因如此。

  任何事都有可能在我們身上發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