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九龍夜族》綠葉傳02

  「蜜莉亞,蜜莉亞。」

  耳邊傳來輕柔的叫喚聲,蜜莉亞緩緩睜開雙眼,平靜地看著有點兒陌生、但快要習慣的寧靜景色。

  這裡不是避難營,而是一間已經擱置的快餐店。經歷過永恆終曲,這間快餐店竟然還能夠屹立不倒,著實是一個奇蹟,當然它也不是毫髮無損,本來風光的店面不在,只剩下破爛的外殼,而且空調和煮食爐都壞掉了,慶幸玻璃悉數碎裂,通風還算良好——只要沒遇上暴風雨,此時此刻,這裡倒是個舒適的居所。

  蜜莉亞呆滯地左右張望,她很快便看到待在頭頂的那頭紅髮,對方和她四目交投,輕輕地微笑出來。

  「我拿了一點食物過來,來吃一點吧。」

  「啊……」

  蜜莉亞還是不太清醒,她無力地點了點頭,之後在對方的攙扶下坐起身子。

  「身體怎麼樣?有沒有好一點?」

  對方拿來的不是熱騰騰的飯菜,而是一些冰冷的乾糧,蜜莉亞依然沒甚麼反應,只是無意識地接過對方的好意。

  「我……」

  見蜜莉亞一臉迷糊,紅髮女子不禁苦笑一聲,接著她抓過蜜莉亞手中的餅乾包裝,毫不費勁便把它撕開。

  「來吧,先喝點水。」

  女子把水樽遞到蜜莉亞的嘴邊,蜜莉亞喝著,水的味道有點奇怪,不過她沒有拒絕,反而安心地喝下去。

  這些水沒有變壞,也沒有下過藥,只是沒有經過過濾器而已。

  「……葉小姐,謝謝妳。」

  喝過水後,蜜莉亞終於清醒了點,她輕輕用衣袖抹著嘴巴,對著眼前的紅髮女子——葉家嵐低頭道謝。

  「叫我家嵐吧。」葉家嵐回以一笑,然後遞出手邊的餅乾。「來吃點東西吧,雖然份量有點少,但也沒辦法呢。」

  蜜莉亞輕輕搖頭。「不,在這種時候還有東西吃……我應該要感恩才對。」

  「假如大家都懂得這樣想便好了。」葉家嵐無奈地聳著肩膀,接著轉過頭看著正在月光下沐浴的街道。

  「請不要怪責其他人,他們和我們不同,他們都是被捲進來的。」

  「我知道,但是……」葉家嵐不太高興地皺起鼻頭說:「這也不是他們肆意抱怨的理由啊,所有人都面對相同的困境,這時候不是更應該守望相助嗎?不過妳知道嗎?剛才我去領食物的時候,竟然見到他們為了一點食物而大打出手……這樣子下去,世界沒毀滅,這個社會也沒救了。」

  「……對不起。」

  「呃,蜜莉亞妳不要誤會,我不是在怪妳啊。而且……該怎樣說,要說難過的話,妳不是更加難過嗎?」

  葉家嵐小心奕奕地說道,蜜莉亞隨即低下頭,細薄的嘴唇抿了起來。

  「……老實說,我反而鬆了一口氣,我終於可以……」

  眼簾低垂,如白蔥般的手指輕輕舉起。

  「擺脫這雙『死亡之瞳』。」

  蜜莉亞緊握拳頭,接著猶如祈禱一般,把雙拳按在胸前。

  預知。這是希尼斯家族最珍貴的能力,他們能夠成為橋樑的第二家族,不靠別的,就是靠這種絕對的力量。他們能夠比所有人更早看穿世界的走向,因而能夠先人一步奪得先機,甚至靠自己的力量來推動世界。

  然而,自從蜜莉亞五歲之後,她幾乎每天每夜都希望自己能夠擺脫這雙只能夠看到死亡未來的眼睛。

  預知的能力帶給蜜莉亞無上的力量,但也帶給她莫大的痛苦。死神的鐮刀隨時都會朝她襲來,只是鐮刀的目標不是她本人,而是她以外的人。死亡的痛苦、淒冷、無情,她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

  「不過……為甚麼……」

  蜜莉亞哭了。滾燙的淚水,無聲地滴落地上。

  「為甚麼偏偏是現在……是因為大家都死了,所以我才會看不到死亡嗎……假如真是這樣,我寧願它一直抓住我不放……」

  世界末日之後,死亡之瞳也隨之消失。

  蜜莉亞不知道原因,她只知道一直伴在她身邊的能力消失了。這本來是值得欣慰的事情,可是想到身邊發生的事情,蜜莉亞怎樣也高興不起來。

  「我現在該如何是好……」

  千萬人之死,和預知能力的消失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在現在這種時候,蜜莉亞彷彿感覺到身體某處被人挖空了,這讓她很無助,而且很害怕。

  「葉小姐,我不知道自己該怎樣做……」

  「這個時候,只要哭便可以了。」

  彷如水晶的淚水滾滾落下,忽然聽見葉家嵐這句話,蜜莉亞隨即錯愕地抬起頭,同時葉家嵐往前靠攏,輕輕抱住了眼前的女孩。

  血族冰冷的身軀,溫暖地包覆著人類纖細的身體。

  「很多年前,我也曾經像妳這樣子,感覺到徬徨無助,完全不知道該怎樣繼續活下去。這個時候,有人溫柔地向我張開雙手。」

  葉家嵐用力抱緊蜜莉亞,並且微笑地說:「我忘了他們對我說過甚麼,但我清楚記得當時我哭了,用盡全身氣力哭了。」

  「……葉小姐,我……」

  「所以妳也哭吧。失去了預知能力,也失去了一直以來擁有的地位,現在妳肯定很不安,不過向好方面想,今天的妳已經重生了。」

  蜜莉亞再也忍不住,她霍地把臉埋到葉家嵐的身上,像個初生嬰兒一樣啕號大哭。

  純粹的哭泣,當中混雜著的卻是複雜的感情。

  解放,重生。

  蜜莉亞知道自己真的很任性,在這個任何人都不安的時候,她竟然還像個小孩子一般大哭大鬧,實非原來希尼斯當家應有的模樣。

  可是在這些年來,她一直在忍耐。

  她有多久沒有這樣哭過?又有多久沒有這樣擁抱別人了?

  她不知道。

  「而且在妳的身邊,還有一個人願意陪伴妳,不是嗎?」

  葉家嵐憐愛地擁著蜜莉亞,蜜莉亞馬上僵住身體,然後她抬起頭,紅通通的雙眼越過葉家嵐的肩膀,往遠方的街道望去。

  她雖然看不到,但她知道,「他」一定在那裡。

  「也許他曾經誤入歧途,不過他對妳的心意是千真萬確。」

  蜜莉亞回答不了。他的心意,她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而且她知道自己現在最需要的,正正是他那份純粹的心情。

  「可是我……」

  「難得兩人可以待在一起,不要因為一時意氣而錯過彼此。」

  葉家嵐忽然淡然一笑,看著她的笑容,蜜莉亞再一次僵住。

  然後,淚水再一次滑過臉龐。

  「……嗯。」

  蜜莉亞一邊嗚咽,一邊用盡全力點頭。她知道葉家嵐為甚麼會這樣說,也知道她說的毫無虛假。

  她其實已經原諒他了。

  二人之間的距離,不再像過往般遙遠。

  蜜莉亞不敢向前踏出一步,只是因為不敢面對這個世界。

  「你們還年輕,一次災難而已,你們肯定可以撐過去。」

  葉家嵐放開蜜莉亞,然後輕輕微笑。

  蜜莉亞終於不再哭泣,她回望葉家嵐的笑容,沒有回以一笑,反而吸一口氣,然後毅然低頭鞠躬。

  「葉小姐,多謝妳。」

  「就說叫我『家嵐』便可以了。」

  蜜莉亞沒有更正,只是再一次低頭鞠躬,接著她抬起頭,堅定地看著街道。她沒有再多說一句話,雙腳毫不猶豫往前踏出。

  葉家嵐看到她這樣子,嘴角輕輕地往上揚起。

  這一步,只是蜜莉亞重生後的一小步。

  不過對她和他的人生來說,卻是足以改變一切的一大步。

  「……菲利克,我想見你。」

  蜜莉亞仰起頭,彷彿望著月光似的,誠摯地如此說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