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6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色象牙塔07》

  「各位!一切準備就緒了嗎!」

  今天是這座黑色象牙塔的重要日子。

  「戰爭即將開始!少女們!打醒十二分精神!」

  「……啊……」

  回應我的竟然是有氣無力的回答,真是的!太令人失望了!

  「妳們怎麼了!沒吃飯嗎?克萊雅!妳給我上前來!」

  我揮出手上的鞭子,一道俐落的聲音馬上劃破半空,克萊雅當然嚇得臉青,並且慌忙縮起身體。

  「嗚!對、對不起!」

  「不對!妳甚麼也沒做錯!反而——」

  我一手抓起克萊雅,把她領到身邊。

  「妳們看好了!這才是女僕的典範!看啊!這一身整齊潔白的圍裙,宛如黑夜般漆黑無痕的長裙,還有近乎黃金比例的衣著打扮!這袖子、這頭巾,還有綑在腰上的皮帶,Perfect!Excellent!」

  「咦?嘻嘻,妳這樣稱讚人家,人家會不好意思呢——」

  「但看看妳們是甚麼樣子!艾雪兒!妳給我上來!」

  我一手推開克萊雅,她馬上慘叫一聲,不過我沒空理會她,一個反手,艾雪兒便被我憑空抓過來。

  「嗚哇!等、等等,我知道自己很可愛,但也不用公開稱讚——」

  「才不是!艾雪兒.妳給我挺直腰骨!」

  「咦?咦?嗚哇!痛、好痛啊!」

  我毫不猶豫,一掌打中艾雪兒的屁股,她馬上痛得跳了起來,接著她想要轉身逃跑,但我當然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她。

  「給我站好!妳這個不尊重女僕的野女孩!」

  「不,我沒有嗚!等、等等!大家都在看啊!不要嗚!嗚!對、對不起!我小看女僕,真的對不起!」

  「知錯了嗎?那馬上給我戴回頭巾!要是戴不好,我會再打妳一百大板!」

  「嗚!魔鬼!惡魔!老姑——」

  「妳敢說下去,我就要當眾處刑了。」

  我托起眼鏡,平靜地盯著艾雪兒,她立即閉上那嬌小的嘴巴,然後急忙往台下逃去。

  一瞬間,大廳內鴉雀無聲。

  「加蜜拉!」

  「嗚!等等,我、我可是有好好穿著女僕服的啊!頭巾也有戴好!」

  「不准反駁,上來!」

  「不要!我堂堂吸血鬼大公願意穿上女僕服已經是天大的面子,我才不會再屈服——」

  「女僕們,給我抓住她,第一個抓住的我讓她打掃最簡單的廳堂。」

  「遵命!」

  「妳竟然玩這種賤招……等等!妳們傻了啊!為甚麼要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等等!不要!不要過來!再過來就要吸妳們血啊!」

  「加蜜拉,乖一點吧,不要亂動!」

  「對啊!早點完成打掃,我們才可以早點回去研究啊!」

  「妳們清醒點啊!為甚麼我們要打掃?這根本不合理!我們是為了研究……嗚哇!妳們這些叛徒!膽小鬼!蠢蛋!」

  「加蜜拉,妳再反抗的話,我就要派妳去打掃地下室了。」

  「嗚!不要!放開我!救命!這是侵犯人權……我嚴重抗議!」

  加蜜拉不斷在反抗,還好其他人已經制服她。很好,看來今天的作戰沒有任何問題。

  今天是一年四度,每一季都必須執行重要任務的特別日子。

  而我,由五年前開始,除了魔法師之外,還身兼一個超重要的身分。

  「女僕長,一切就緒了!」

  管理所有女僕的長官,就是女僕長。

  當然,在平常日子,塔內並沒有女僕;但在今天,所有女魔法師都是女僕。

  因為今天是「大掃除日」。

==========

  第一個作戰地點是飯堂。

  飯堂應該是大家最常聚集的地方,而凡是人多聚集的地方,污垢必然也多。在桌上和牆上的算式不在話下,就連氣味也濃烈得受不了,大家的汗味彷彿已經成為飯堂的一部分,只是稍微吸一口氣,我便難受得要死了,所以我們花了幾乎兩個小時才把它打掃乾淨,還召來花之精靈來為飯堂淨潔空氣。

  「等等!這裡不行!真的不行!不要……啊!」

  「誰叫你把元素的公式寫在飯堂的牆上?人來,拖走他!」


  接著是走廊。

  嚴格來說,走廊其實不是公共場所,因為每一層都是屬於該層的魔法師,可是我絕對不能忍受任何骯髒在我眼前出現,他們恃著無人看到便隨便把整個樓層畫得七彩繽紛,看得我頭昏腦脹,歪風不可長,一定要嚴厲斥責。

  「這裡不是公共場所,是我個人房間的大門!要寫甚麼也是我的自由!」

  「有礙觀瞻,抹無赦!再吵便要檢查你的房間有沒有違禁品!」


  內部牆壁。

  大家在做魔法實驗的時候不只不顧生命安全,更加不顧衛生,任由魔法殘渣在塔內亂飛,害得整座塔各處都黏滿微弱的魔力,不好好處理這些魔力,一不小心便會釀成爆炸,真是,太糟蹋了。

  「要掃除還是甚麼也好,可以靜一靜嗎?今天是星期二……」

  「啊!格利斯!看,我這打扮好看嗎?」

  「艾雪兒!我們在打掃,認真點!」


  再來是地下室。

  地下室絕對不是公共的地方,一般人也不會用到,但是身為監督的大家都可以隨便使用,其中狄爾耐和塔蕾莎尤其過分,酒桶、廚具放滿整個地面,近來奇洛琪也參一腳,把一些備用的器材放到那裡,弄得整個地下室亂七八糟。真是的,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一定要好好訓斥他們。

  「狄爾耐!這些酒桶要放到甚麼時候?到過期了吧!」

  「酒放得愈久愈好喝……嗯?都沒有了?那麼丟掉吧。」

  「自己的事自己做!女僕們,出發到下一個災區!」

==========

  經過一整天的勤奮作戰,我們總算把高塔由內到外從頭打掃過一次。老實說,這實在太可怕了,雖然平日便察覺到大家根本不注重衛生,但真沒想到情況會是這麼嚴重。

  「啊……終於結束了!」

  「唔啊!太好了!這身女僕服拘束得要命耶!」

  「機會難得,大家一起去洗澡吧!」

  「贊成——!」

  「太鬆懈了!」

  女孩們雀躍地脫下女僕服,我立即厲聲一喝,帶頭脫衣服的艾雪兒馬上嚇得僵在原地,然後急忙拉好衣領。

  「那,那個,我們不是打掃好了嗎?」

  艾雪兒左顧右盼,似乎是在尋求其他女孩的同意,女孩們見狀便緊張地跟著點頭。

  「不對,我們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

  我凝重地搖了搖頭,然後認真審視在場每一名女孩。

  「妳們還沒有發現嗎?」

  咦?所有女孩都沒有開口,只是疑惑地你眼望我眼,顯然完全不知道我在說甚麼。

  「那個……發現甚麼?」艾雪兒代表女孩們問道。

  「我們少了一個人。」

  「咦!加蜜拉逃走了嗎?」

  「混帳!我還在這裡!」

  「不是加蜜拉。」

  我及時阻止加蜜拉和艾雪兒互相扭打,然後道出真相:「莫妮加她由一開始便不在了。」

  說話一出,所有女孩的雙眼都露出精悍的光芒。

  不錯,很好。

  「看來大家都充分理解了。」

  「嗯。」

  「對付不乖的小孩子,要怎樣做?」

  「要給予適當的輔導呢。」

  「沒錯。」

  在我的鏡片跟前,仍然是一雙又一雙閃著精悍——以及憤怒的眼神。

  假如一開始便告訴她們莫妮加不在,她們肯定會起哄說不要大掃除;但經過一天的辛勞後才告知她們真相,她們一定會相當不滿。

  莫妮加,不要怪我,是妳自己先惹怒我的!

  「女僕們!出發!來完成今天最後的任務吧!」

==========

  「莫妮加!妳竟然一個人偷懶!太狡猾了!」

  「就是啊!我們辛苦了一整天!」

  「乖乖出來,不然我們要來硬的了!」

  女孩們的怒氣比想像中還要猛烈,她們圍在莫妮加的房門跟前,就像一群抓狂的小貓般大喊大叫。

  可是莫妮加一直沒有現身。

  時候差不多了。

  「莫妮加,快點開門——」

  轟隆!

  一聲爆炸駭然從眼前炸裂,女孩們馬上嚇得連環驚叫,接著一道紫煙從門隙中猛瀉而出,如同觸手一般往四周擴散。

  「嗚哇!這、這是甚麼東西啊?」

  「咳、咳咳!好臭啊!」

  「嗚!這該不會是莫妮加的實驗品吧?」

  女孩們隨即驚慌地往後退——那些紫煙當然是主要原因,但她們並非害怕紫煙對皮膚有負面影響還是會損毀容顏。

  這些紫煙,很可能有毒。

  「大家散開!」

  我一手撥開湧到眼前的煙霧,然後抓緊門把,毅然往右扭轉。

  「把煙霧封鎖在最小範圍!我會親自把她抓出來!」

  「啊、啊!」

  女孩們異口同聲地回答,之後我沒有再看她們一眼,逕自走進莫妮加的房間。

  眼前只有紫色。完全的伸手不見五指。

  「莫妮加,不要再撤嬌了,馬上出來吧,這樣子我可以手下留情。」

  劈啪。腳底好像踩中了甚麼東西,黏滑滑的,咿!這、這小女孩,真的不知道甚麼是衛生嗎?不要想、不要想,這絕對不是甚麼骯髒的東西,只是我想多了。

  「……回去。」

  忽然莫妮加微弱的聲音傳到耳邊,我沒有轉過頭,仍然望著前方。

  「啊?果然在房間啊?妳好大膽嘛,竟然敢蹺掉大掃除日,上次妳也蹺掉了呢。」

  「……又不是我的房間,跟我沒關係。」

  「這樣可不行,任何女孩子都有義務在第二、三季執行大掃除任務,沒有人可以豁免。」

  「……不要。回去,不然把新藥潑在妳身上。」

  「呵?愈來愈大膽呢。」我毫不畏懼地回答:「想做便做吧,但我不保證不會抓狂,到時候別怨我啊。」

  「……真、真的要潑了啊。」

  「來啊,妳夠膽的話。」

  「……後、後悔也來不及了,這次的藥可是——」

  「抓到妳了。」

  四周依然伸手不見五指,但我霍地往旁邊一抓,隨著一聲驚呼,我確實感受到在手掌中不斷掙扎的小小腦袋瓜。

  「……反、反對暴力!」

  「對付頑皮的小孩,適當的暴力是必須的呢。」

  我一手把她抓過來。可惡,四周的煙霧真是太濃厚了,明明已經把她抱在懷裡,但仍然看不到她的樣子。嗚,而且真的好臭。

  「……放、放手!」

  「請求駁回。既然被我抓住了,妳認命吧,出面有很多人等著打妳屁股呢。」

  「嗚!是、是妳迫我的!」

  冷不防莫妮加嬌喝一聲,接著——甚麼事也沒發生。

  沒有爆炸,也沒有謎樣的液體潑過來。

  四周仍然只有一片紫色迷霧。

  「甚麼事也沒有發生啊?」

  「……咦?」

  「這就是妳最後的反抗嗎?那麼——」

  轟!轟隆!

  我正要把莫妮加拖出房間,駭然身後傳來沉重的巨響,我馬上轉過身。

  之後我看見了。

  一股狂風瞬間把紫煙吹散,接著另一團比紫煙更加渾濁的黑煙撲臉而來。

  頂著羊角的惡魔。

  「來、來了!搗、搗亂吧!黑獸!」

  糟糕!在莫妮加的命令下,黑獸霍地展開雙翼,然後牠不顧我和莫妮加的安危,一口氣撞上我們,把我們撞出房間。

  「嗚哇!」

  「這、這是……是黑獸!」

  「莫妮加竟然把牠召出來啊!」

  女孩們一見到黑獸,立即嚇得驚叫出來,而我因為背上的疼痛站不起來,只能看著黑獸到處肆虐。

  不妙。這樣下去真的不妙。

  黑獸威力太過強大,雖然塔內的女孩們都是優秀的魔法師,但要面對這種凶暴的猛獸,實力還略嫌不足。

  更重要的是。

  黑獸的身體非常骯髒,就像從地底爬出來的。

  牠正用牠這副骯髒的身體,無情地蹂躪著被我們刷得雪白的牆壁。

  「……莫妮加。」

  「哼,我、我不會道歉的。」

  「不,妳不用道歉。」

  「……咦?」

  「因為這次我一定會好好懲罰妳,把妳掛在大廳上,先用水精靈幫妳好好清洗這副骯髒的身體,然後再用香薰把妳噴得香噴噴的,之後我會把妳吊在那裡,讓大家一起來打妳屁股。」

  「等、等等……反、反對暴——」

  「他媽的你還要搗亂到甚麼時候!」

  我一手丟開莫妮加,猛地站起來對著黑獸怒喝。

  黑獸隨即轉過頭。

  之後牠害怕了。

  是的,是害怕。不只是牠,所有女孩都害怕了。

  「你這他媽的混蛋,竟然糟蹋了我們一整天的工作結晶,做好覺悟了吧?」

  黑翼、鱗片、羊角。

  惡魔的特徵,全都在我的身上。

  「乖乖站在那裡,然後給老娘咬緊牙關,吃我這一掌!」

==========

  「嗚!嗚!對、對不起!我知錯了!」

  很好,不錯。莫妮加本來就是個可愛的小女孩,身嬌腰柔,而且還有一頭漂亮的水藍色長髮,臉蛋也很可愛,但她就是喜歡把自己搞得亂髒髒的,現在洗乾淨後,果然清爽多了。

  不如就這樣一直把她吊在大廳吧?

  「妳真是個可怕的女人呢。」

  狄爾耐拿著兩個酒杯,在我身邊坐了下來。

  「我只是給頑皮的小孩上一堂課而已。」

  我接過狄爾耐遞來的另一杯酒,爽快喝了一口。呼,舒服多了。

  「她的確需要點教訓,但是啊,妳做成的破壞比起黑獸嚴重得多。」

  「放心,我會把它們恢復原狀的。」

  「所以妳才一直穿著這身女僕服嗎?」

  「當然。」

  我自豪地張開雙手,展露身上依舊整齊的女僕服。

  然後我托起眼鏡,輕鬆地笑了一笑。

  「大掃除還未結束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