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九龍夜族》綠葉傳03

  身後的女性正是梅莉紗。見洛提亞如此輕描淡寫,梅莉紗精悍的臉孔當場一皺,但是沒多久她便放鬆表情,逕自走到洛提亞身邊。

  右手一揚,一張木製的搖椅便在身後出現,梅莉紗爽快地往後一仰,整個人隨即埋進椅背之中。

  「妳這個樣子,真像一個老奶奶。」洛提亞笑著說。

  「廢話,我和你早就是老不死。」

  梅莉紗隨意擺動著搖椅,然後她閉起雙眼,姿態安詳得就像睡著覺。

  「老不死嗎?這倒是不能否認。」

  看著友人寧靜詳和的臉孔,洛提亞不禁揚起嘴角,之後他抬起頭,視線重新回到朦朧的天空。

  「吶,梅莉紗。」

  「幹嗎?」

  「這兩天我想了很多,雖然不想承認,但我有點明白『無』那傢伙的想法。」

  搖椅倏地停下來,梅莉紗仍然躺在其中,不過她已睜開雙眼,一雙堅定的目光筆直地射向洛提亞。

  「無盡的生命,真的很痛苦。」

  洛提亞沒有回望梅莉紗,他依然望著天空,接著他站起來,輕輕勾起嘴角。

  「這一戰之後,我還真的有點累了。」

  「所以,你想死嗎?」

  梅莉紗冷冷地問道,洛提亞這才回過頭,然後輕輕聳著肩膀。

  「不知道。假如真的要死,我們為甚麼會過來?」

  「那麼你這兩天到底想了些甚麼?」

  「我也不知道。」洛提亞輕聲苦笑。

  「你這傢伙真是——」

  梅莉紗眉頭緊皺,正要嘆一口氣,冷不防洛提亞忽然來到眼前,之後他順勢靠前身體,輕輕吻了上來。

  梅莉紗當場瞪大雙眼,手腳難得僵硬起來,而洛提亞沒有立即退開,反而繼續吻著她。

  幾秒之後,洛提亞才緩緩退後身體,平靜地看著眼前的友人。

  之後他換來的是一個巴掌。

  「你在幹甚麼?」

  梅莉紗回復一貫的冷淡表情,不,也許比平時更加冷淡,她瞪起雙眼,看起來不太高興。

  「梅莉紗,我喜歡妳。」洛提亞按著左邊臉頰,不當一回事似地笑著說道。

  「我一早知道。」梅莉紗面不紅氣不喘,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但這和你突然強吻過來是另一回事。你到底在想甚麼?」

  「我們遠離這個世界太久了。」

  一陣晚風適時吹來,洛提亞順著風勢轉過身,這次他沒看天空,而是看著滿目瘡痍的地面。

  永恆終曲的餘韻就在眼前。

  「到底是甚麼時候,世界變得如此陌生呢?」

  洛提亞激活早已沉睡了的身體,皮膚當場變得紅潤,胸口也逐漸上下起伏,之後他朝著空無一人的地方,用盡全力吸一口氣。

  滲著濕潤氣息的晚風,一瞬間充斥了整個身體。

  「這次我們回到世界,到底是為了甚麼?」

  梅莉紗沒有回答,她只是從搖椅站起來,緩緩走到洛提亞的身邊。

  正如洛提亞所言,在她的眼中,世界是如此陌生。

  早在無盡終曲響起之前,她已經不敢確定眼前的世界,是否真的是那個她曾經身處的世界。

  「自從三百年前起,我就一直在想,世界對我們來說到底是甚麼。」

  洛提亞瞇起雙眼,清秀的臉孔隨即染上一層憂鬱的色彩。

  「我希望世界和平,希望世界就這樣子一直平靜地存活下去。然而,這也許不是我的真正想法。」

  洛提亞吐出積在體內的空氣,緩緩的,沉重的。

  「也許,我也和無一樣,希望世界毀滅。」

  「不可能。」

  洛提亞正要苦笑,冷不防梅莉紗竟然毫不猶豫反對自己的話,他隨即轉過頭,好奇地看著這位友人。

  然後出奇不意,這次竟然是梅莉紗吻了過來。

  梅莉紗的動作有點生硬,而且也相當粗魯,她捧著洛提亞的臉頰,幾乎是用盡所有氣力吻上去,洛提亞稍微站不穩,幾乎要和她一起跌倒在地。

  直至月光從雲層之間灑下來,梅莉紗才放開洛提亞,然後不悅地皺起眉頭。

  「你說你希望世界毀滅?這根本不可能,因為我在這裡。」

  洛提亞當場愣住,一張俊臉有點呆滯,之後他哭笑不得地說:「妳在說甚麼啊?」

  「你這小子不要裝了,剛才我不是說了嗎?我早就知道你喜歡我。」

  「所以呢?」洛提亞倒沒害羞,反而爽朗地接著說:「這和我不希望世界毀滅有甚麼關係?」

  「世界毀滅了,我也會死,但你不會希望這樣,所以你不會想世界毀滅。」

  梅莉紗平靜地說,整張臉冷靜得就像在說其他人的事情,洛提亞不禁苦笑出來,接著無奈地說:「妳怎麼說得這麼肯定?」

  「因為我也有相同的想法。」

  洛提亞再次愣住,這次他沒有笑出來,反而落寞地垂下眼簾。

  「妳是說真的啊?」

  「你以為我是為甚麼會跟你一起來到這裡?真的是為了全體血族嗎?不,我們五個之中還會這樣想的,恐怕只有你了。」

  「梅莉紗,妳……」

  「你真是個白痴,當然,我也是。嘿,人蠢無藥醫,枉你活了這麼多年,竟然連這種事也看不出來。」

  梅莉紗用力嘆了一口氣,接著她回到搖椅那邊,一屁股坐了下來。

  「還以為你這幾天在想甚麼,原來都是這些無謂的事情啊。」

  「無謂的事情……嘿,也許真的是。」

  聽著梅莉紗毫不留情的斥責,洛提亞老實地點了點頭,然後他就這樣坐在地面,任由晚風吹拂臉頰。

  「梅莉紗。」

  「又幹嗎?」

  「我在想,不如我們乾脆留在這裡吧。」

  「啊?」梅莉紗饒有趣味地挑起眼睛說:「我們?」

  「是的,我們,我和妳。」

  洛提亞抓起地上一片石頭,石頭的表面已經滿佈裂痕,只要用力一握,它便會化成碎末。

  但是洛提亞沒這樣做,他只是平靜地盯著石頭,然後笑了。

  「先不說我是否想世界毀滅,但我不想再遠離世界,這是真的。」

  「嘿,寂寞了嗎?」

  「又也許是羨慕。」

  洛提亞回以一笑,之後他放下石頭,輕輕吐出一口氣。

  「看著維克多那小子一百年來盡心盡力管理領地,他還真的有種變年輕了的感覺,所以我不禁在想,也許我們也做得到。」

  「『世界不再屬於我們,而是屬於我們的後代』,這句話好像是你說的?」梅莉紗不懷好意地笑著說。

  「聽起來真像我會說的話。」

  洛提亞沒有否認,甚至自嘲地笑了一笑。

  「真是奇怪,明明我們只是像往常一樣隨便聊天,但我今天的心情和以往明顯不同。」

  「我倒是不記得我們以前有像剛才那樣接吻。」

  「也是,為甚麼我們會那樣做呢?」

  洛提亞回過頭,稍微垂下的眼睛靜靜地看著梅莉紗。

  接著他們都笑了。

  並非開懷大笑,而是突然豁然開朗似的,淡淡地相視而笑。

  「那麼,梅莉紗。」

  洛提亞靠前身體,左手擺在身後,彷彿在邀請跳舞似的,慢慢向梅莉紗遞出右手。

  「妳願意和我一起留下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