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神遊戲》第一章(02)

  轟!男孩把斧槍往地面一敲,地面當場發出巨響。明明這柄雙刃斧槍是如此巨大,而男孩又穿著富有現代感的黑色衛衣和牛仔褲,兩者理應毫不搭調,但見男孩毫不費力,斧槍彷彿變成他手腳的伸延,甚至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又撲空了。」

  男孩忽然喃喃自語,接著垂下眼簾,輕輕抿緊嘴唇。

  同一時間,銀色人型再一次揮下金屬翅膀。

  「小心!」

  不祥閃光再次襲來,可是男孩竟然還站在原地動也不動,顏鳳凰慌忙叫道,甚至想要立即往前撲倒男孩,然而在這之前,男孩行動了。

  轟!雙刃斧槍應聲而起,在半空中留下兩道猶如黑蛇的殘影過後,銀白的羽毛隨即在男孩身前頹然散落。

  男孩昂首踏出腳步,一步一步朝銀色人型前進,銀色人型沒有驚慌,只是再度展開雙翼,然後刀刃就像一顆顆果實,在翅膀上迅速生長。

  白銀的刀雨,再三灑下——沒有。

  銀色人型的肩膀已經往後伸展,只要再半秒鐘,漫天的利刃便會直撲男孩,但就在這半秒之間,男孩霍地停下腳步,並且毅然往後拉弓,投擲出手上的黑色斧槍!

  銀色人型沒料到男孩有此一著,她走避不及,右肩被斧槍結實貫穿,整個身體隨即往後飛退,撞上了身後的巨蛋殘骸!正在吸食蛋殼殘渣的紫色蟲子嚇得四散逃竄,盲頭蒼蠅般在空中亂舞,然後它們察覺到在銀色人型身上流出來的紅色血液,馬上貪婪地飛過去,瘋狂拚命吸啜。

  「咕吼——!」

  銀色人型的臉頰下方駭然裂開,一聲暴喝,身上的蟲子即場粉碎,接著她奮力站起來,可是右肩上的斧頭實在太沉重了,她只能抬起左邊的身體,猛地往前甩動肩膀,射出鋒利的羽毛刀刃。

  刀刃就在眼前,男孩卻不閃不避,反而直盯著前方,然後舉起雙手,毫不猶豫徒手接下!

  一片、兩片、三片——總計十三片的刀刃,男孩無一遺留接住了。

  銀色人型還未來得及反應,男孩倏地拋下手中的羽毛,一口氣疾衝到她的身前。在接過刀刃之後,男孩的雙手竟然毫髮無損,只有一層焦炭似的東西覆蓋手掌,然後他用這樣的右手握起斧槍,借助疾衝之勢往前突刺,槍頭隨即刺穿了銀色人型的身軀,緊接著往旁一揮,從右肩到左側腹,結實地把銀色人型砍成兩半!

  金屬似的軀體頹然貼在地上動也不動,剛才的最後一擊濺出大量血花,男孩已經盡力避開,但仍然有不少鮮血沾在身上,他隨便擦過臉上的血跡後,低下頭看看衛衣和長褲,還好兩者都是深色的衣服,沾上了血倒也不太顯眼。

  男孩把斧槍擱在肩上,這樣靜止一看,斧槍原來比他要高足足一個頭,厚重的斧刃更比他的手臂粗了一圈,要是在普通場合,絕對不會有人相信他真能揮動這柄武器。

  男孩倚著斧槍,輕輕吁出一口氣。

  「這次真快手呢,兩三下就解決了。」雪鞋貓笑著說。

  「不然呢?」男孩白了雪鞋貓一眼說:「要是我打久一點,妳又會趁機說『好累啊,今晚消耗了很多魔力,我要補給喵』,不是嗎?」

  「這是事實耶,妾身沒有說謊呢,不過今天倒真的沒有怎麼消耗魔力喵。」

  「以後我都會用這種速度打倒天使的。」

  「男孩子動作太快,討不到女孩子歡心啊。」

  「我要求妳解釋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就是那.方.面的動作啦。」雪鞋貓笑著說,並向男孩拋了個媚眼。

  「死色貓。」

  男孩一腳踢向雪鞋貓,不過速度和力道都不猛,雪鞋貓立即笑著跳上去,輕輕抓住他的小腿。

  「好了,不要一直皺著眉頭,這樣子會未老先衰啊,放輕鬆點,放輕鬆點。」

  坐在男孩的小腿上,前後擺動了幾次後,雪鞋貓輕盈地跳回地面,然後轉頭望著銀色人型倒下的地方。

  雪鞋貓輕巧地躲開地面的血跡,一個跳躍來到人型的殘骸之上,並把手探入其中。

  「至少我們不是一無所獲耶。」

  一團銀白色光芒從殘骸之中閃出,雪鞋貓右手一挑,光團落到她的背上,接著殘骸漸漸消失,她不慌不忙,翩然回到地上。

  「『天使之核』到手了。」

  雪鞋貓把光團放在男孩腳邊,男孩低頭看著它,只見它的光芒逐漸消失,最後變成一個幾近透明的白色水晶。

  「這是一定會到手的東西啊。」男孩盯著水晶好一會兒,無奈地嘆道。

  「不是一定耶,要是你沒打敗那個天使,我們不可能拿到它呢。」雪鞋貓俯下身體,抬起眼睛仰望著男孩說:「所以笑一個吧,妾身喜歡看男孩子笑。」

  「我笑給妳看,我可以不用撕碎衣服嗎?」

  「不可以耶,笑是一回事,撕衣服是另一回事。」

  「小氣鬼。」

  「這是原則,有原則的女性才會美麗動人。」

  「妳的原則就是強迫別人看妳的裸體嗎?」

  「妾身也不想耶,不過妾身柔嫩的肌膚勝過世間所有衣物喵。」

  「妳的自大也許真的勝過世間所有白痴吧。」

  看著雪鞋貓用前肢把玩著白色水晶,男孩沒好氣地嘆了一口氣,之後他右手一揚,巨大的黑色斧槍竟然倏地消失無蹤。

  「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男孩正聳著肩膀舒展筋骨,忽然顏鳳凰開口問道,他不太情願地轉過頭,然後用腳尖輕輕抵著雪鞋貓的側腹。

  「琥珀,交給妳了。」

  「呵呵,怎麼了?我家的小龍害羞了喵?難得她和你同年啊,也許可以交個愉快的朋友?」被稱作琥珀的雪鞋貓笑著說。

  「甚麼叫愉快的朋友?」男孩皺著眉說:「我不是害羞,只是不想花時間解釋,妳隨便編個理由打發她吧。」

  「當著當事人的面這樣說,你到底想妾身怎樣啊?」

  琥珀皺起臉孔,哭笑不得地說道,然後她轉過頭望向顏鳳凰。果然聽到男孩那番說話,顏鳳凰臉上的表情也相當複雜。

  「喵,這個,該怎樣說?」琥珀走到顏鳳凰跟前,舉起前肢搔著臉頰說:「就像妾身之前說的,妳當成一場惡夢就好?」

  「這樣子……太強人所難了吧?」顏鳳凰緊握拳頭,輪流看著男孩和琥珀說:「我很多謝你們救了我,但請不要隨便敷衍我,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

  「要解釋也不是不行,不過小妹妹,妾身認為有些事情不知道會比較好喵。」琥珀面不改容,仍然笑著說道。

  「不,我有必要知道,因為我——」

  忽然顏鳳凰停了下來,她瞇起雙眼,靜靜盯著男孩。

  「……怎麼了?」男孩沒有避過視線,只是不悅地問道,同時他右手一張,一副黑色眼鏡落在手中。

  男孩戴上眼鏡,凶狠的視線稍微變得溫和,然而往上勾起的眼角仍然散發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氣息,顏鳳凰幾乎要忍不住別過視線,但她屏住呼吸,仔細地凝望男孩。

  二人大眼瞪小眼,男孩終於煩厭了,正要開口責備,他忽然皺起眉頭,疑惑地盯著顏鳳凰的臉。

  「你是龍子炎嗎?」

  顏鳳凰猶豫地發問,男孩隨即一愣,顏鳳凰的懷疑當場變成確信,她急忙跨過琥珀,氣沖沖走到男孩身前。

  「真的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剛才的又是怎麼回事?馬上告訴我!」

  男孩——龍子炎被顏鳳凰的氣勢壓倒,連忙退後幾步,之後他拚命翻找記憶,自己是甚麼時候認識眼前這個女孩——

  「呃。」

  龍子炎想起來了,他隨即怪叫一聲,然後和走到腳邊的琥珀交換視線。

  「是認識的人喵?」琥珀饒有趣味地問道。

  「當然認識!」「不,她認錯人了。」

  女孩和男孩同時回答,顏鳳凰一聽,立即睜大一雙杏眼瞪著龍子炎。

  「你說謊!我不可能認錯人,剛才這隻貓叫你『小龍』吧?還有你那雙眼睛,這麼可怕的,我一定不會認錯!」

  「喵,小龍的眼睛的確很可怕。」

  「妳不要隨便附和。」

  龍子炎惡狠狠地瞪著琥珀,她立即裝作害怕縮起身體,靈巧的琥珀色瞳孔卻在佻皮打轉。

  「龍子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顏鳳凰靠過來追問,龍子炎被逼得再退兩步,然後他抓著頭髮,苦惱地嘆一口氣。

  「怎麼偏偏是認識的人?」

  龍子炎突然一手抓住顏鳳凰手腕,這次換她大吃一驚,之後龍子炎沒有多說,拖著她繞過蛋殼,撥開迎面而來的蟲子,在前方不遠處停了下來。

  眼前的景色,依然是紅黑相間。

  「龍子炎,這到底是——」

  「不要吵。」

  龍子炎冷冷打斷顏鳳凰的話,同時向前伸出左手,一柄猶如彎月的儀式刀隨即在手中出現。

  「是這裡沒錯?」

  龍子炎轉頭望向琥珀,琥珀笑著點了點頭。「這裡的魔力渾沌最薄弱喵。」

  得到琥珀認同,龍子炎沒有猶疑,左手在空無一物的空中輕輕一劃,紅黑格子竟然瞬即被割開兩半,一道儼如傷口的紫色裂縫馬上出現,逐漸上下裂開。

  「這是嗚哇!」

  顏鳳凰躡手躡腳地探頭向前,冷不防龍子炎往她背部一推,她馬上失足往前跌倒,直接往裂縫裡掉下去,只剩下驚慌的尖叫在空間徘徊。

  「小龍,害羞也要有個限度耶。」琥珀無奈地笑著說。

  「我再說一次,這不是害羞。」龍子炎皺著眉頭,朝著琥珀遞出手,「快上來,不然就丟下妳了。」

  「邀淑女跳舞的時候,應該說『請問賞面嗎』才對耶。」

  琥珀雖然這樣說道,但她還是笑著塔上龍子炎的手,然後幾個輕盈的跳躍,靈巧地來到龍子炎肩上。

  「好了,小龍號出發!」

  琥珀說完後,忽然在龍子炎臉上輕輕一啄,龍子炎馬上抿著嘴唇,臉頰微紅地瞥了她一眼。

  「再這樣做就要把妳摔下去啊。」

  「這只是溫柔親切的姐姐給可愛弟弟的謝禮喵。」

  龍子炎瞪了琥珀一眼,之後不再反駁,逕自踏出腳步走進裂縫之中。

  噠、噠、噠。交通燈規律的聲響徐徐傳到耳中,接著身體感受到的,是綠柔柔的青草芳香。

  再平凡不過的事物,一瞬間變得相當親切。

  「哇!」顏鳳凰幾乎要失足跌在地上,幸好她及時抓緊身邊的欄杆,才免卻一頭栽在地上的危機。

  這裡不是她剛才走回家的道路,但也在家的附近,她急忙左右張望,見到龍子炎在不遠處出現,馬上急步跑過去。

  「龍子炎!」

  「等等。」龍子炎立即舉起手阻止她說下去。「剛才妳甚麼也沒看見,甚麼也沒聽見,我和妳今天晚上也沒有見面。」

  「才不是這樣,剛才明明發生了——」

  「不,甚麼也沒有。之後回到學校,別找我說話,我和妳只是過往的同班同學,已經有兩年零八個月沒說過話,在學校見到面也不會特地打招呼。所以記住,一切維持原狀就好。」龍子炎搶著說。

  「不對!你先聽我說,我真的有必要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必要,不,剛才甚麼也沒發生過,我完全不知道妳說甚麼。」

  龍子炎斷然轉身,頭也不回便往前走,顏鳳凰連忙快步跟上。

  「等等,先聽我說!」

  「不等。現在已經晚了,好學生補完習快點回家吧,『班長』。」

  「不——!」

  顏鳳凰死命跟上龍子炎,忽然她察覺到眼前交通燈號的綠色人型已在閃爍,隨即不自覺地停了下來,反而龍子炎趁機加快腳步,爽快地橫過馬路。

  「等等!」

  當顏鳳凰想要跟上去,交通燈號已變成紅色,車輛變成了一道流動的牆壁,把她擋在牆的另一邊。

  龍子炎沒有回頭,背影愈走愈遠,只有雪鞋貓悄然回過頭,佻皮地喵了一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