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6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獵神遊戲》第二章

  女同學轉過頭,顏鳳凰立即跟上她的視線,可是遠處的是一張空桌子。

  「看來不在?」

  女同學四處張望,果然沒發現龍子炎的身影,之後好奇地望著顏鳳凰說:「班長妳有事找他嗎?我跟他說一聲吧。」

  「謝謝妳,但不用了,我在這裡等他就好。」

  「咦?等他?」

  女同學雙眼忽然閃出亮光,顏鳳凰倒沒有察覺,只是翹起雙臂,雙眼不斷朝門外望過去。

  可惜直至上課鈴聲響起,龍子炎也沒有回到教室。

 □ □ □ □ □

  午飯時間。數學課的教師遲了一分鐘才下課,待他離開教室,顏鳳凰隨即緊隨其後,一個箭步往校門飛奔而去。

  學生們三五成群步出校園,顏鳳凰就這樣在逆向人潮,雙手扠腰擋在校門跟前,默默等著龍子炎出現。

  「……班長?」

  和龍子炎同班的女同學吃驚地叫著顏鳳凰,顏鳳凰隨意向她打個招呼,雙眼則依然死命盯著學生人流不放。

  「妳還在找阿龍嗎?」

  「嗯,我有事要找他。」顏鳳凰堅定地說。

  女同學突然輕呼一聲,雀躍地和身邊兩位朋友交頭接耳,之後她們一起望向顏鳳凰,嘴邊露出明顯的笑意。

  「班長妳要加油啊!」

  「加油?」

  「嗯,要加油啊!」

  女同學一邊笑著揮手一邊離開校園,顏鳳凰不禁挑起柳眉,歪頭看著她們逐漸縮小的背影。

  「為甚麼是加油?」

  顏鳳凰想不明白。她和這個疑問一起待在校門,直至學生們陸續回來,然後下午上課的鈴聲響起,她依然困惑不已。

  她只是知道,龍子炎一直沒有在校門出現。

 □ □ □ □ □

  放學。學生的一天終於結束,下課的鈴聲雖然和上課的一樣,但在學生們的耳中絕對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聲音。

  接著就如同眾人所料,顏鳳凰果然馬上闖進教室。

  「班長!阿龍他逃走了!」

  女同學已不再吃驚,反而跑過來告知龍子炎的去向,顏鳳凰連忙道謝,之後也不顧違反校規,三步併兩步跳下樓梯,花盡全力往前奔跑。

  龍子炎的背影,果然就在眼前。

  「龍子炎!別跑!」

  學校操場要上演愛情肥皂劇了!顏鳳凰響亮的叫聲引來一眾學生湊熱鬧,樓上的學生探出身體,往下窺看發生了甚麼事,操場上的學生則急忙讓路給二人,睜大雙眼看著他們。

  當然,這不是真的在演愛情肥皂劇。

  「顏鳳凰,不要在校內奔跑和大呼小叫。」

  忽然一個沉穩聲音從後傳來,顏鳳凰本來想無視對方繼續往前追,但一直以來的習慣讓她停下腳步,她奮力想要反抗,最後卻敵不過本能反應,轉身向對方道歉。

  「對不起。」

  教師看她老實道歉,也沒多刁難,只是訓斥她不要再這樣做後便離開了。顏鳳凰急忙轉身,可惜龍子炎已經在眼前消失。

  「嗚!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看著前方,顏鳳凰緊握拳頭,從肺部擠出所有空氣,對著他消失的背影叫道。

 □ □ □ □ □

  龍子炎整個人陷入沙發之中,他舉起手臂壓著雙眼,疲憊地吐出一口氣。

  「救命,她是不是有病啊……」

  「看來我家小龍真的是個害羞小鬼耶,受不了女生的猛烈追求,所以筋疲力盡了喵?」

  琥珀往下一躍,準確無誤地落在龍子炎的小腹,龍子炎立即悶哼一聲,然後從手臂底下露出凶狠的目光。

  「這不是猛烈追求,簡直是跟蹤狂了。」

  「往好方面想,這是難得的桃花運耶,雖然及不上妾身,但她也是個可愛的女孩喵。」

  「這算哪門子的桃花?這兩天我根本是被追殺,還有其他人不知誤會甚麼,要不以為我和她有特殊關係,要不以為我欺負了她,所以她來報復……救命,我隨口說給我100元就告訴他們,他們還真的想付錢啊!」

  「也難怪他們呢,我家小龍明明是個孤僻又傲嬌的小男孩,忽然有女孩倒貼過來耶,任誰都會誤會喵。」

  「為甚麼救了人還要受這種罪啊?」

  「因為世界很不公平呢。」

  琥珀笑著說道,然後輕盈的腳步踏上龍子炎的胸膛。

  「先不說這些。今天的『貢品』呢?」

  「昨天才補給過,今天沒氣力,不撕了。」

  「不要這麼無情嘛,妾身給你50元吧。」

  「妳還真敢說,妳的錢就是從我這裡拿的吧?」龍子炎冷哼一聲。

  「嘻,看來沒有想像中疲累耶,腦袋不是還很清醒嗎?」琥珀嬌笑一聲,輕輕往前踏出一步。「好吧,既然你不願意,妾身只好拿其他東西做補償了。」

  微溫的氣息霍地撲到臉上,龍子炎隨即抬起手,臉頰微紅地瞪著離眼前不到二十公分的雪鞋貓。

  「……死色貓。」

  龍子炎不悅地抱起琥珀,接著身體往上一拉,坐了起來。

  「呵呵,要拒絕妾身,你還早了一百年喵,即使化身為貓,妾身依然魅力無限呢。」

  「終有一天我會把妳摔到地上。」

  龍子炎瞪著安坐在膝上的琥珀,從旁邊的衣物籃一抓,抓起了幾塊手帕。

  一塊、兩塊、三塊。規律而秩序的動作,把手帕逐一撕掉。

  「今晚有感覺到哪裡有異象嗎?」龍子炎一邊撕一邊問道。

  「好了,放輕鬆點,這幾天你都太緊張耶。」琥珀伏在龍子炎的膝上,聽著手帕撕裂的聲音,愜意地閉起雙眼。「今天不要想太多,休息一下,天使交給其他人處理吧。」

  「不,我是有點累,但仍然可以——」

  「你已經堅持了七年,沒必要為了一時之氣而前功盡廢耶。」

  龍子炎當場怔住,不只說不出話,連雙手也停了下來,一片細小的手帕碎片,輕輕在空中飄落,落在他的腳邊。

  他盯著碎片好一會兒,直至寂靜的聲音傳到耳邊,他才彎下身把它拾起來。

  「是七年又兩個月三天。」他淡然地說。

  「這就更加不值得了。你們人類有句話說得好,『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像隻蠻牛往前直衝,妾身可不欣賞啊,妾身喜歡冷靜、機智而又勇敢的男性。」

  「嘿,就像梅林一族嗎?」

  「他們也不錯,可惜太自戀了。說起來,聽說他們對天使之核的研究有了進展,似乎有望打倒邪神呢。」

  龍子炎馬上回過神。「真的嗎?」

  「誰知道呢?路易那小子和他的族人一樣,甚至是更加自大,而且1%和10%都是『有望』打倒邪神耶,不是喵?」琥珀笑著說道。

  「我真的很好奇,當初妳也是用這種態度和他們一起居住嗎?」

  「當然不是,妾身也很懂得人情世故耶,不過最後還是有點大意,被他們趕了出去。」

  「他們做了正確的決定,將來有必要我也一定——」

  忽然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了,龍子炎輕輕皺眉,抓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他看著看著,眉頭不期然皺得更緊了。

  手指自然地按下「拒聽」。

  「嗯?怎麼了?」琥珀察覺有異,抬起頭問道。

  「沒甚麼,是不認識的號碼——」

  話未說完,手機又響起了,這次又是同一個電話號碼。

  再一次拒絕——龍子炎幾乎要這樣做了,但是在這之前,他直覺猜到對方是誰,於是抿著嘴巴,毅然按下「接聽」。

  「喂,是龍子炎嗎?」

  不到一秒,龍子炎立即掛掉電話,雙手抱頭發出無聲慘叫。

  「呵呵,看來是粉紅色的來電?」琥珀立即笑著說。

  「是黑色的來電……可惡,她還真的打來啊。」

  手機又再響起。龍子炎想到乾脆關機好了,不過他敢肯定要是這樣做,明天、後天、大後天、甚至直到畢業為止,對方都一定會窮追不捨。

  「算了,來個了結吧。」

  龍子炎仰頭深呼吸,接著毅然戴上眼鏡,接聽了來電。

  「龍子炎,不要再逃避我了!」

  對方劈頭就叫道,雖然這是第一次在手機中聽到對方的聲音,但龍子炎馬上認出她是誰。

  「妳這個人……稍微有點常識好嗎?」龍子炎不悅地說。

  「你指哪方面?」

  「這兩天的事。妳在校內追著我跑,到底想怎樣啊?」

  「你以為我想的嗎?還不是怪你不肯見我!」

  「我之前已經說過了吧,我不會告訴妳任何事,就算妳一直追問,我也無可奉告。」

  「那麼我會一直追著你,直至你願意告訴我為止。」

  「妳就是這點沒常識……現在老師們還沒有甚麼反應,但同學們已經談得興高采烈了,妳都不會覺得困擾啊?」

  「困擾?為甚麼?我們又沒做甚麼不見得光的事情。」

  「他們可不是這樣想……算我拜託妳,不要再來找我好嗎?他們一直追問我們有甚麼關係,還問我們進展到哪個地步,我都要被他們煩死了。」

  「關係?不就只是同學嗎?還有進展到哪個地步……他們在說甚麼啊?」

  顏鳳凰不解地問道,龍子炎一聽,不禁睜大雙眼,更忍不住瞄向手機。

  「妳……該不會是白痴吧?」

  「就算我不聰明,但我可沒有這麼笨。」顏鳳凰壓低聲音回答。

  「妳還真敢說……妳不明白他們在說甚麼嗎?」龍子炎哭笑不得地說。

  「說起來我也覺得有點奇怪,這兩天到你的教室,他們都用一副奇怪的表情望著我,似乎很高興的,但我明明和他們沒這麼要好啊?」

  「……他們是因為有愛情肥皂劇看,所以都樂於坐在一邊吃花生看好戲。」

  「愛情肥皂劇?甚麼啊,又不是電視,是甚麼比喻嗎?誰和誰在交往嗎?」

  「就我和妳。」

  「你和我……咦!你、你、你在說甚麼啊?我、我才沒有和你交往啊嗚!」

  顏鳳凰倏地拉高聲線,更當場結巴起來,龍子炎馬上嘆一口氣。

  「我們當然沒有在交往,但妳突然不斷跑來找我,誰都會誤會我們之間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妳也覺得困擾吧?所以我真的拜託妳,忘掉兩天前發生的事情,然後我們河水不犯井水,回到各自的生活。」

  「等等!」顏鳳凰連忙叫道,還不慎咬到了舌頭,「嗚,幾句話,幾句話就可以了!先聽我說幾句話,之後你怎樣做,我絕對不會有怨言!」

  求求你——顏鳳凰只欠在沒有說出來,不過龍子炎感受到她這個訴求。他沉默了一會兒,顏鳳凰也是,隔著手機,二人之間唯有寂靜。

  最後龍子炎妥協了。

  「好吧,我給妳3分鐘,之後每6秒6毫。」他說。

  「謝謝你。」手機對面傳來安心的嘆息,然後顏鳳凰立即進入正題。「我……曾經見過那個地方。」

  「妳見過?」龍子炎冷笑一聲:「不可能,我從來沒聽過我們這邊有人被女生瘋狂糾纏。」

  「……我知道我造成你的困擾,不過我沒有說謊,我真的見過……應該說,我曾經夢到那個地方。」

  「夢?嘿,妳想我怎樣回應啊?妳自己也說是夢,我只能說妳想多了,也許剛好有個差不多的夢境,妳誤以為是相同的地方吧。」

  「但我自七年前起,每天晚上,不,是每次睡覺的時候,我都會夢到它。」

  龍子炎的右手本來自然地撫著琥珀的毛髮,但一聽到這句話,他不禁愣住,然後輕輕皺起眉頭。

  「真的嗎?每次都會?妳誇張了吧?」

  「真的,但昨天是第一次親眼看見……我沒有跟其他人說過夢境的事,就連爸爸也不知道。」

  龍子炎沒有回答,只是低下頭,靜靜望著琥珀。

  「還有……我突然這樣說,也許你不會相信,我其實沒有10歲前的記憶。」

  「這是怎麼回事?」

  「爸爸說,我10歲那年遇到嚴重車禍,雖然身體幸運地沒有大礙,但腦震盪令我失憶了。我不知道這是否事實,不過我真的想不起10歲以前的事情,唯一能夠想起來的,就只有那個夢。」

  「所以妳在想,那個地方和妳10歲以前的經歷有關?」

  「我只能這樣想了。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是甚麼奇怪的夢,甚至以為是某種精神病,不過我昨晚確實看到了,和夢境一模一樣的地方,同樣的紅黑格子,同樣的怪蟲怪樹,還有那顆白色巨蛋……龍子炎,請你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甚麼?」

  顏鳳凰低頭請求的模樣,龍子炎當然沒看見,但是她說得相當誠懇,再想起這兩天她死纏難打,龍子炎放輕了呼吸,同時低頭沉思。

  他相信她的說話。

  可是這又怎樣?不管是出於好奇,抑或是要追尋自身的謎團,告訴她真相都只會帶來一個結果。

  致命的危險。

  「天使之巢」絕非安全的地方,即使是龍子炎,每次進去都是和死神共舞,只要稍微行差踏錯,冰冷的鐮刀便會立即割去他的靈魂。

  恐怕顏鳳凰10歲時不是遇到車禍,而是像昨天那樣被吸了進去,然後幸運地被某人所救。

  偏偏是10歲——也就是7年前。

  龍子炎倏地臉色蒼白,呼吸也隨之變得急促,他咬緊牙關,拚命壓抑身體的顫抖,但他愈是忍耐,身體便抖得愈厲害,臉色也變得逐漸鐵青。

  「小龍?」琥珀察覺到龍子炎的異樣,馬上著緊地叫喚他。

  龍子炎隨即用力深呼吸,然後張開雙眼,奮力回以一笑。

  我沒事。龍子炎用嘴型回答,接著閉起雙眼,悄然吐一口氣。

  「班長,妳聽我說。」龍子炎輕聲地說:「不要再想這件事了。妳曾經得救,而且還要是兩次,這已經是天大的幸運,相信妳今後都不會再遇到這種事情。」

  「我果然……曾經到過那裡嗎?」

  「我不知道,這只是我的猜測,但既然妳一直夢到,應該真是這樣。」

  「那麼我更加要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不,這已經和妳無關了。我知道妳很苦惱,但妳真的沒必要一直惦記著這

件事。我們當中有人負責輔導倖存的遇難者,有需要的話,我可以介紹給妳。」

  「要是有需要,我早就去找心理醫生了!我不是要輔導,我只是想要……知……道……」

  忽然顏鳳凰的聲音變得模糊不清,龍子炎心頭立即湧起一陣不安。

  「班長?妳怎麼了?」

  「嗚哇——!」

  「班長!班長!」龍子炎錯愕地叫道,可是他非但得不到任何回應,手機的通話更駭然中斷,他連忙跑到門邊,急忙穿上球鞋。

  「該死!怎麼會這麼巧合?」

  琥珀沒有問及原因——看到龍子炎這模樣,她已經猜到發生了甚麼事情,她輕盈地躍到龍子炎背部,並且攀到他的肩上。

  「小龍,你知道她在哪裡嗎?」

  「不知道!」龍子炎爽快回答,同時低下頭看著手機,螢幕顯示現在是晚上9時18分。

  ——正好是兩天前他闖進天使之巢迎救顏鳳凰的時間。

  「賭運氣吧!」

 □ □ □ □ □

  顏鳳凰跌坐在地上,她死命屏住呼吸,一口氣也不敢喘出來。

  她又來到了。

  紅黑的格子、紫色的怪蟲怪樹,以及在眼前不斷抖動,彷彿隨時要破裂的白色巨蛋。

  端正的臉孔一片慘白,她急忙縮起身體,盡全力避開從身邊繞過的樹藤,同時她緊抓著手機,手指不斷連按著通話鍵。

  可惜手機的訊號沒有傳達出去。

  然後,巨蛋碎裂,白色的碎片無聲散落。

  這次出現的也是一個銀色人型,臉依然是只能隱約看到五官的面具,下顎處有著明顯的外骨骼,不過她沒有翅膀,雙腳也不是勾爪,比起之前的半人半鳥,她更加像一個人類。

  除了那一雙手。

  那雙手就像由骨頭組成的長鞭,亦像是兩條只剩下骨頭的大蛇,一節接著一節,每節都長著銳利的鋸齒。它們等待著獵物,靜靜地躺在地上。

  人型低垂著頭,顏鳳凰見狀馬上挪動身體,希望躲到對方的視線之外。一步、兩步、三步……對方似乎沒有發現,顏鳳凰不敢加快速度,只敢以最小的動作,慢慢往旁邊逃去。

  駭然銀色人型抬起頭了,湛藍的光芒一閃,垂在她身邊的銀白大蛇隨即往前撲出,既快且狠,筆直地襲向顏鳳凰!

  「伏下來!」

  顏鳳凰正要慘叫,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吆喝,來不及多想,身體已經率先聽從對方指示,接著一陣重壓撕開了頭頂的空氣,朝前方急速飛去。

  銀色人型立即揮動雙手,一陣衝擊讓雙手往旁邊彈開,但她不只成功擋下了迎面飛來的斧槍,更把它切成碎片!

  顏鳳凰沒看見這驚心動魄的一幕,正要抬起頭,忽然一道鐵鍊纏住她腰身,用力把她往後拉扯,整個人隨即往後飛退。

  「嗚哇!」

  她結實地落到地上,疼痛讓她飆出了淚水,但她沒有抱怨,只是透過有點朦朧的視線,看著站在身邊的人。

  「妳這傢伙,該不會是故意被吸進來的吧?」龍子炎不悅地說。他似乎正在喘氣,胸口急促地上下起伏,臉龐也滲著汗水,看起來煞是狼狽。

  「當然不是!我也不想的……」

  顏鳳凰一邊垂下視線一邊說,龍子炎嘆一口氣,然後不再看她,轉過頭望著銀色人型。

  「喵,她的手真利害耶。」

  琥珀看著地上斧槍的殘骸,龍子炎也瞥了一眼,但他沒有多作感想,爽快脫下眼鏡後,視線便回到銀色人型身上。

  銀色人型也抬起頭來,毫無感情的雙眼直盯著龍子炎。

  接著,白銀風暴捲起。

  風暴的中心正是人型,她急速揮動手臂,鋸齒所到之處,無不留下銀色殘影,閃光逝去,另一道閃光隨即補上,被捲進去的蟲子和樹藤應聲粉碎,轉化成一顆顆亮麗的結晶,灑下一場紫色粉雨。

  被切碎的不只是奇異的昆蟲和樹藤,在三人前方的空氣都被割碎,一道道刺痛的風壓襲上身體,皮膚立即疼痛起來,彷彿隨時都要裂開,流出艷紅的鮮血。

  現在人型還待在遠處,雙臂沒有直接觸及他們,但只要人型踏前兩步,她手上的鋸齒便可陷進他們的血肉,乾淨俐落地一刀兩斷。

  然而,人型還未有下一步動作,龍子炎已率先往前邁步。

  「不要!」

  顏鳳凰驚慌地叫道,龍子炎卻沒停下,一腳踏入風暴之中。

  血肉四濺。不,沒有。

  顏鳳凰掩著嘴巴,難以置信地瞪著前方,在她身邊的琥珀卻早已知悉似的,只是懶洋洋地伏在地上。

  龍子炎竟然正在穿過風暴,往銀色人型走過去。

  他的腳步是如此平穩,顏鳳凰起初還以為他正在筆直地走路,不過當她回過神來,她便看到龍子炎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長槍,他正靠它一邊格擋長鞭,一邊往前走著。

  密不透風的包圍網,竟然被一柄長槍打開了缺口。

  「這怎麼可能?」

  顏鳳凰驚喜地說,琥珀立即笑著回答:「這就是我家小龍,今天的天使是人型,只能說她真不走運喵。」

  龍子炎繼續往前,銀色人型——天使的手臂依然打不中他,甚至沒有擦過他的身體,只有徒然在身邊掠過。

  在這場風暴之中,假如僅靠速度,絕不可能全身而退,因為即使是再快的反射神經,也需要相等的反應時間。

  不過龍子炎並非靠反射神經,也不是僅靠速度反擊。

  他是靠「看」來作出反應。

  任何生物在活動之前,都必定會有相應的「預備動作」,有些相當明顯,有些則是難以察覺,細微得彷彿從不存在,但只要和身體有關,任何動作都不可能憑空出現。

  根據身體構造的不同,形態不一的生物都會有各自特定的活動模式,而不同的活動又會有不同的預備動作,要全數掌握,根本是天方夜譚。

  然而龍子炎做得到。

  嚴格來說,龍子炎並非掌握了所有生物的活動模式,他只是猜中了。

  銀鞭毫不間斷在眼前掠過,哪怕慢個0.1秒,龍子炎便要被打得皮開肉爛,但是他沒有動搖,雙眼專注地看著前方,既看著對方的雙手,更看著對方的肩膀、胸膛、腰身以及雙腿。

  為了揮動長鞭,天使雙腳抓緊地面,力道傳上腰身,再藉由胸膛的扭動傳上肩膀,然後一節接一節,透過離心力把力量增幅至極限,在半空中劃出毫無破綻的死亡曲線。

  這一連串的動作,在最初雙腳抓緊地面的一刻,已經在龍子炎的腦海之中演練了一次。

  之後他要做的,就是在最完美的時間,把長槍放在最完美的地方。

  不是和鋸齒硬碰,而是擋在它的旁邊,改變它的移動軌跡。

  一次、兩次、三次。

  只要有一次失誤,龍子炎便會被攔腰砍成兩半。

  但是他沒有。

  他一直向前,不知不覺之間,長槍已經進入了攻擊範圍。他沒有急於搶攻,他只是再一次、又一次擋下天使的攻擊。

  直至他進入了長鞭的死角——也就是天使的跟前。

  風暴猛然停止。

  長槍的槍尖,直指天使咽喉。

  「咕吼——!」

  駭然天使的下顎轟然張開,露出了銳利的牙齒,她猛地撲向龍子炎,面對這近乎零距離的突襲,龍子炎根本避無可避。

  但他沒有慌張。

  因為在天使張開嘴巴之前,他已經看到了。

  轟!龍子炎的左拳,結實地打中了天使的下顎,不只迫得她閉上嘴巴,強大的衝擊更令她往上方飛去!

  龍子炎紮起馬步,同時雙手往上拉弓,右手長槍化成白色的箭矢,左手則現出一把紅色長弓。白色的箭頭,瞄準的正是天使。

  「『落日神箭』。」

  如流星般的炙熱閃光劃過半空,貫穿了天使胸膛。

  失去生命力的軀體,片刻過後沉重地墜落到地上。

  四周還飄散著紫色的粉雨,龍子炎輕輕地呼一口氣,然後放開雙手,長弓倏地無聲消失。

  他的動作毫不拖泥帶水,就像精密無誤的嚴謹機械,看得顏鳳凰目瞪口呆。

  明明他每走一步都相當自然,但連續兩次看過他的戰鬥,又覺得那是經過無數計算後才踏出來的。

  「比上次更快了呢。」琥珀笑著走近龍子炎,輕輕地笑著說。

  「不要趁機說黃色笑話。」龍子炎隨即打斷琥珀的說話,然後轉過頭瞪著顏鳳凰說:「妳這傢伙真的是白痴嗎?怎麼會有人在幾天內就被吸進來兩次?」

  顏鳳凰馬上回過神,不悅地噘起嘴巴說:「這又不是我希望的,我甚麼也不知道,只是受害者啊……」

  「算了,這都不重要。」

  龍子炎不耐煩地揮著手,他繞過顏鳳凰,逕自往前方走去。

  「等等!龍子炎,這次你該告訴我這到底是甚麼了吧!」

  顏鳳凰連忙站起來,但是雙腳不慎一滑,瞬即又跌倒在地,龍子炎隨即瞇起雙眼,輕輕搖了搖頭。

  「兩件事沒有關係。怎樣也好,先回去再說。琥珀,天使之核就交給——」

  當龍子炎回頭的一刻,他駭然察覺到不妥,琥珀也隨即驚訝地回過頭,望著倒在地上的天使。

  銀光閃現。

  龍子炎霍地往前撲出,可惜遲了一步。

  顏鳳凰因為聽見後方的破風聲而轉回頭,之後她感受到一陣冰冷的感覺滑過下腹,並且沾濕了裙子。

  低頭一看,是血。

  一道鐵鍊從龍子炎掌心射出,前端的矛頭直指天使頭顱,天使不閃不避,任由矛頭貫穿自己,接著她才真的失去活動能力,頹然低頭死去。

  「班長!班長!」

  龍子炎急地扶起顏鳳凰,用力按住她腹部的傷口。顏鳳凰舉起滿是血污的雙手,十根指頭在微微顫抖,但它們並非因為冰冷而顫抖。

  「龍子炎……」

  顏鳳凰望向龍子炎,和他四目交投。龍子炎幾乎忍不住要避開視線,但是他還是忍耐著激動的心情,故作鎮定地勾起嘴角。

  「放心,沒事的,我可以醫好妳。」

  龍子炎連忙轉頭望向琥珀,琥珀立即點了點頭:「現在還來得及,我和葛洪有契約,用他們的力量就可以了。」

  得到琥珀肯定,龍子炎明顯安心下來,身體馬上放鬆,差點就要連同顏鳳凰一起倒在地上,幸好在這之前,他及時撐起身體。

  「班長,沒事了,只要忍耐一會兒——」

  還未說完,龍子炎突然僵住,難以置信地望著顏鳳凰。

  顏鳳凰自己也察覺到異樣,也不顧會碰到龍子炎的手,右手緩緩往腹部探去。

  「這怎麼可能……」

  龍子炎猛地抓起顏鳳凰的衣擺,染滿鮮血的腹部隨即映入眼簾——還有銀白色的肌膚。

  「不可能……不可能……」

  顏鳳凰驚惶地說道,接著她按著腹部,果然傷口已經癒合了。

  所有線索馬上連接在一起。

  失去的記憶、從未間斷的夢境、異常的熟悉感、快速復原的傷口。

  「班長,妳——」

  「不是!不會是這樣的!」

  顏鳳凰慌忙拉下衣擺,逃走似的從龍子炎身邊逃開。

  然後她雙手的皮膚剝落了。

  連同乾涸的血跡,如同水泥一般,一塊接一塊往下掉落、碎裂。

  顏鳳凰嚇得藏起雙手,但是不只雙手,她全身上下的皮膚也逐漸剝落,碎片穿過衣服的罅隙,緩緩灑落一地。

  「不可能是這樣的!」

  顏鳳凰抱頭吶喊,雙腳癱軟,膝蓋頓即跪在地上。她死命抱緊身體,但這阻止不了皮膚的脫落,自脖子以下,全部肌膚都已變成一片銀白。

  「竟然是這樣……」

  琥珀對眼前的劇變也相當吃驚,她一生早已見識過無數荒誕的事情,不過她從來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小龍,你肯定以前認識這個女孩喵?」琥珀問道。

  「嗯,我初中三年都和班長同班,這怎麼……這不可能吧?」

  龍子炎低頭望著琥珀,琥珀隨即嘆一口氣。

  「我也不敢相信,但我想不到別的解釋耶。」

  琥珀望向顏鳳凰,冷靜地說出她的想法。

  「這個女孩不是人類,是天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