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神遊戲》第三章

  顏鳳凰再退後幾步,龍子炎適時冷靜地舉起手,握起佈滿赤色裂痕的黑色手掌。

  「不!等等!我真的——」

  顏鳳凰環抱雙臂,忍不住緊閉雙眼,驚懼地等待龍子炎的攻擊,可是她等了又等,甚麼事也沒有發生。

  只有一聲無力的嘆息傳到耳邊。

  她短促地呼吸了好幾次,最後終於睜開雙眼,抬起頭窺看前方。

  龍子炎的雙手已經變回普通人類的模樣,他正按著前額,沉重地吐著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有斧槍,也沒有鐵鍊,龍子炎疲憊地搖著頭,之後索性坐在地上,雙手自然地逗弄身邊的琥珀。

  「咦?龍子炎,你……」

  「妳是我認識的班長吧?名字是顏鳳凰,初中三年都和我同班,這兩天發情似的追著我到處跑的女孩子,對吧?」

  「我才沒發情!只是你——嗚!不要看!」

  顏鳳凰激動地揮著雙臂,但隨即察覺到龍子炎正在上下打量她,她馬上拉扯起衣袖,奮力捲縮起身體。

  「死心吧,除非妳能夠像烏龜那樣把手腳全部縮進衣服裡面,不然我都會看到那些銀色皮膚。」

  「嗚……這、這我當然知道!」顏鳳凰噘著嘴巴,然後賭氣地撥開衣袖,坦然露出異色的肌膚。

  「那麼我再問一次,這到底是甚麼回事?」龍子炎筆直地望著顏鳳凰說:「我可以肯定妳是天使,但我從來沒見過會跟我們說話的天使,更別說會去當女高中生的天使。假如這是甚麼陰謀……老實說,我完全想不到任何可能性,天使要殺掉我們,根本不用這麼麻煩。」

  「我沒想過殺任何人!我只是——!」

  顏鳳凰駭然僵住,她捂著嘴巴,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

  「這、這就是……我嗎?」

  顏鳳凰張開雙手,認真地凝望著銀色的掌心。手掌光滑得就如同一面鏡子,這是她第一次——至少是7年來第一次這樣注視自己。

  眼前的「她」是一名戴著黑框眼鏡的馬尾女孩,但是浮上腦海的「她」卻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模樣。

  沉睡的記憶,緩緩甦醒。

  「……爸爸。」

  「爸爸?」龍子炎挑起眉頭,眉心擠出了清晰可見的皺紋,「我沒有問妳爸爸的事情——」

  龍子炎顯得有點不耐煩,但話未說完,忽然一襲紫色光芒從後射來,他吃驚地轉過頭,懷中的琥珀則懶洋洋地抬起上半身,從龍子炎的腰間探頭望去。

  顏鳳凰也大吃一驚,她回過神來,訝異地盯著眼前的紫光。

  「難道是——」

  「不,不是天使,天使不會這樣子走進來。」

  龍子炎馬上否定了顏鳳凰的想法,然後他站起來,和琥珀交換視線。

  「喵,妾身感覺到一絲貴族的氣息耶。」琥珀笑著說。

  「你們果然在這裡嗎?」

  一個人影從紫色的光芒之中緩步走出,一看到她,龍子炎不禁目瞪口呆,過了好幾秒鐘都沒有任何反應。

  不,腦袋還在運轉,不過眼前的事物實在太過脫離現實,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該怎樣反應。

  那是一名女僕。

  龍子炎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在現代親眼看到這種維多利亞風格的女僕打扮,黑色的連身洋裝,外邊披著繫著蕾絲和花邊的白色圍裙,盤起來的棕色長髮上是一頂小巧的白色便帽,纖幼的手腕除了被洋裝包裹外,也另外戴著白色的袖子。這名女僕給人感覺樸實無華,卻有種內儉的優雅感覺。

  龍子炎其實不熟悉也不熱衷女僕,但看對方表情嚴肅,動作更是俐落得一絲不苟,他不由得觀察起對方的一舉一動,之後低下頭問琥珀:「……這就是傳說中的cosplay嗎?」

  「嘻,難怪你會這樣想喵,他們就是好這口,以前我也穿過這種衣服,好看是好看,但拘束得要死呢。」

  「小鬼,不知者不罪,第一次我會原諒你的無禮,但假如你再次出言侮辱我家的僕人,休怪我不客氣。」

  忽然一個悅耳的男聲傳來,龍子炎不禁皺起眉頭,而琥珀則輕輕一笑,抬起頭看著前方。

  「今天怎麼了?梅林家的大少爺紆尊降貴來到天使之巢,有甚麼重大的事情發生喵?」

  「我真的不願承認,妳這隻輕挑無禮的貓竟然曾是我族的貴賓……長老們也真有糊塗的時候。」

  回應琥珀說話的不是女僕,而是安然站在女僕手中的軟墊上,全身烏黑發亮的漂亮渡鴉,琥珀隨即對著他嫣然一笑。

  「嘛,也不能怪他們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要怪就只能怪我太美麗,任何人都會拜在我榴裙下呢。」

  「明明就是個不穿衣服的暴露狂,說甚麼石榴裙。」龍子炎適時吐槽,琥珀隨即裝作不經意地朝他的小腿肚抓了一下。

  「妳看,根本不用我反駁,妳的契約者也清楚知道妳在胡說八道。」

  渡鴉輕輕拍動翅膀,但沒有飛起來,仍然待在軟墊之上,接著他抬起頭看著龍子炎。

  「你就是琥珀的契約對象龍子炎嗎?初次見面,我是梅林一族的路易,是這個地區契約者組織的的負責人。」

  渡鴉站得筆挺地說。雖然人鳥有別,但從他現在的姿勢來看,龍子炎肯定這位名叫路易的魔人,在人形時一定經常挺起胸膛。

  「你好。」龍子炎隨便回應。

  「而妳就是顏鳳凰。」

  冷不防路易突然點名顏鳳凰,龍子炎馬上一怔,當事人更是驚訝,她嚥了口口水,小心奕奕地問道:「你認識我嗎?」

  「我不認識妳,不過我們早就知道妳的存在,天使。」

  路易說得平靜,顏鳳凰卻是聽得膽戰心驚,她強忍住身體的顫抖,靜靜地回望路易。

  「七年前,世界各地突然發生嚴重的魔力爆炸,大量天使之巢隨之出現。就在這一役,我們失去無數戰友,幸好他們的努力沒有白費,我們成功阻止了天使入侵人界。」

  路易悄然望向龍子炎,果然龍子炎正在拚命咬緊牙關,上揚的丹鳳眼更是凶悍地盯著前方,但他甚麼也沒有說,只是憤然別過臉,默默咬牙切齒。

  「然而有一部分契約者卻慌忙報告,說天使突然消失不見了,其中一個收到報告的地區就是香港。」

  顏鳳凰當場倒抽一口氣,路易刻意停了一會兒,接著才說:「之後過了三個月,我們比對過報告的地點、住在附近的人的背景、以及在報告日子後他們的生活變化後,我們便找到了妳。」

  路易一雙精目射來,嚇得顏鳳凰馬上想轉身逃跑——事實上她已經轉過身,只欠踏出腳步。

  「顏守仁。」

  路易冷靜地說出這個名字,一如他所料,顏鳳凰果然立即怔住,然後激動地轉過頭來。

  「等等!爸爸他對我的事情一無所知!他絕對不知道我是天使!」

  「我當然知道。我不是說了嗎?我們調查過所有住在附近的人,顏守仁也是其中之一。雖然不能百分百肯定,不過他既非契約者,過往也沒有遇見過任何魔人或天使,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依我的推測,是妳催眠了他,讓他誤以為妳是他的女兒吧?」

  「是的!所以不要為難爸爸,他是無辜的!」

  「只要妳跟我們回去,我向妳保證,我們絕對不會為難顏守仁,假如妳表現出誠意的話,我們更會盡全力找出解除催眠的方法,讓他回到正常的生活。」

  「我願意!」顏鳳凰馬上答應:「只要不傷害爸爸,我甚麼也願意!」

  「梅林一族絕不食言。」

  「也就是說,現在沒我的事了吧?」

  在顏鳳凰和路易達成協議之際,龍子炎終於轉回身來,他瞥了顏鳳凰一眼,瞇起的雙眼似乎有事想說,但最後只是淡然別開視線,隨便揮著手說:「她就交給你們了,之後記得把打倒天使的報酬匯給我,這三天我打倒了兩隻——」

  「等等,我也有事要找你,龍子炎。」

  龍子炎拿出儀式刀,正要劈開眼前的空間,沒想到路易竟然開口阻止,他隨即皺起眉頭,慢慢地轉過身。

  「怎麼了?要給我勤工獎嗎?假如有獎金我倒不介意。」

  「你的確很用心履行契約者的職責,可惜不是這回事。安妮。」

  「請主人小心。」

  女僕——狄安妮輕輕點頭,然後她放開雙手,路易隨即拍動翅膀,黑色的身軀輕盈地旋了半圈,安然在半空飛行。

  接著狄安妮往前伸出右手,一把耀眼的金色鑰匙倏地來到手掌之中。

  「各位,這邊請。」

  狄安妮手腕一轉,鑰匙在半空中轉了四分一圈,突然一道棕褐色的大門憑空出現,之後大門往內打開,門的另一側,甚麼也看不見,只有一片漆黑。

  路易率先飛進大門,眾人本來仍然在疑惑,但見狄安妮靜靜地待在門邊,他們也沒再多想,首先是龍子炎和琥珀,接著是顏鳳凰,最後狄安妮也穿過大門,進入了未知的黑暗空間。

 □ □ □ □ □

  黑暗空間的真面目,竟然是一個維多利亞風格的大廳——龍子炎其實不敢肯定這是否真的維多利亞風格,不過眼前的大廳實在華麗得過分,天花板、牆壁、甚至連桌椅都是白金色的色調,而且不同的藝術風格不拘小節似的混成一團,彷彿幾個不同世紀的建築師聚集在一起,你一塊我一塊的把大廳拼湊出來。

  接著龍子炎轉過頭,看著大廳中難得不是白金色,而是棕褐色的壁爐,它巨大得占了整面牆壁,其上更刻劃著寫實得令人有點心寒的黑熊雕塑,假如黑熊突然撲出來,似乎也相當合情合理。

  「歡迎來到我的結界。」

  路易的聲音從前方傳來,龍子炎隨即回過神,並不禁皺起眉頭。

  「隨便坐。想喝點甚麼嗎?安妮會為我們準備。」

  眼前的路易不再是黑色渡鴉,而是一身黑色西裝,金色短髮整齊地往後梳起的矮小少年。他有著一張西方男孩的臉孔,皮膚光滑得猶如打磨過的大理石,蔚藍色的雙瞳更猶如天空般清澈透明,一看就知道是某戶人家的大少爺。他雖然長得矮小,但就如龍子炎之前所料,他現在正自豪地挺起胸膛,完全不在乎龍子炎、甚至顏鳳凰也比他高得多。他滿滿的自信,甚至有種他正在居高臨下的錯覺。

  「等等。」

  龍子炎駭然想到一件事。雖然他不知道為甚麼路易能夠現出真身,但既然他可以這樣做,按照相同的邏輯來推斷,同樣身為魔人的琥珀也應該可以——

  「你們還真是喜歡這些浮誇的東西耶,不過坦白說,妾身就是喜歡你們這一點呢,夠坦率直接。」

  琥珀的聲音適時響起,但是並非從腳邊,而是從耳邊傳來。

  也就是說,琥珀的嘴巴就在旁邊。

  「我衷心希望我猜錯了。」

  龍子炎抿著嘴唇,緩緩地轉過頭,一張驚艷的女性臉孔隨即映入眼簾。金髮有如陽光,肌膚猶勝白雪,水靈的琥珀色雙目晶瑩剔透,胭紅的雙唇更是水潤飽滿。琥珀留意到龍子炎的視線,櫻唇馬上往上勾劃出一道美妙的曲線,然後她佻皮地眨了眨眼,輕輕牽動著左眼角下的淚痣。

  「多年沒這樣子見面,小龍你長高了嗚嘩!等、等等!你在幹甚麼啦!」

  「給我乖乖站住不要亂動!」

  龍子炎倏地脫下外衛衣,死命往琥珀身上套上去——因為在琥珀漂亮的面孔之下,是同樣完美,但卻一絲不掛的身體。

  簡單來說,就是裸體。

  「不要!難得能夠現出真身,妾身不要被這些俗世之物拘束身體!」

  「俗妳個頭!妳以為自己是天上來的神仙啊!穿衣服是常識!不要唬爛我說魔人都不穿衣服,眼前的梅林就好好穿上正式服裝了!」

  「嗚!他們是異類!是一群被所謂的禮教洗腦了的怪人!他們連睡覺時也會穿上睡衣啊!」

  「睡覺穿睡衣有甚麼問題?有問題的是妳!好了不要亂動!」

  「才不是!睡覺當然要裸睡嗚——!小龍你這樣不行啊!男孩子要溫柔一點,也要坦率一點耶!看看你都臉紅了,你是在害羞吧?放心,妾身不介意的,妾身明白這個嬌柔的身軀擁有令人著迷的魔力啊。」

  「妳只是強迫別人看妳的身體!在人類的常識當中,這種行為叫暴露狂!」

  「別把妾身和那些自卑的可憐蟲混為一談!妾身的身體就如同你們文明之中的藝術品,充滿美感和深度!」

  「人類的文明才沒有這麼前衛!不要掙扎,給我穿上去!」

  「可惡!連女性的裸體也不敢看嗎!處男!」

  龍子炎已經把外套強硬地套在琥珀身上,可是他真的不敢望向琥珀,所以只能紅著臉緊閉雙眼,拚命想要拉上拉鏈,而琥珀則拚命推開他,同時又抓又叫,儼如一隻極力頑抗洗澡的小貓。

  二人繼續糾纏,幾乎要扭打在一起,站在他們前方的路易終於按捺不住,他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望著琥珀,輕輕一記彈指。

  「小龍你再不放手,妾身只好用女性的武器來令你屈服……咦?等等!路易你不可以這樣做啊!」

  忽然一件黑色洋裝包裹著琥珀玲瓏有緻的曼妙身軀,盡顯完美優雅的曲線,琥珀卻立即苦著臉孔,委屈地看著前方。

  「就只是不穿衣服嘛,你們不用聯手欺負妾身吧。」

  琥珀終於放棄掙扎,她噘起嘴巴瞪了龍子炎和路易一眼,然後故意低下頭食指碰著食指,龍子炎沒有心軟,反而趁機拉上衛衣的拉鏈,琥珀立即氣得朝著他低吼一聲。

  「好了,雖然今晚還有很多時間,但我們沒必要這樣浪費。」

  路易率先在身邊的椅子坐下。這是一張高背的木椅子,路易坐下去時,很自然地往後靠去,露出來的靠背部分令椅子看起來比實際大上許多。

  「哼。」琥珀冷哼一聲,然後故意挑離龍子炎最遠、位在角落的椅子,環抱著膝蓋坐在上面。

  「妳是哪裡來的小學生嗎?」

  龍子炎沒好氣地嘆一口氣,之後他沒有多想,挑了身旁的椅子坐下來。顏鳳凰不知如何是好,輪流看著眾人後,最後不安地坐在龍子炎旁邊。

  「少爺,各位,請用茶。」

  狄安妮為眾人端上熱茶,但除了路易之外,誰都沒有拿起眼前的茶杯。

  「大吉嶺紅茶,不合你們口味嗎?」

  「你說有事要找我,但又不是給我勤工獎,該不會是要請我喝茶吧?」

  「和傳聞不同呢。」路易呷下一口紅茶,「我還以為『冷靜的狂戰士』是個有耐性的人。」

  「由你相信這個名字的一刻起,你已經錯到離譜。」

  「看起來的確是這樣……那麼我單刀直入吧。」

  路易再呷了一口茶,之後才點了點頭,滿足地放下茶杯。

  「我要你和琥珀解除契約,不再當契約者。」

  路易說得輕描淡寫,但語氣相當堅定,龍子炎不禁一怔,然後皺起眉頭看著對方。

  空氣逐漸凝固,令短暫的沉默變得沉重。

  「為甚麼?」龍子炎問道。

  「沒有吃驚地要求我重覆一遍,反而直接問為甚麼嗎?」

  「假如我的態度會令你改變主意,我不介意這樣做,不過你心意已決,不容許我反對吧?」

  「真不錯,我欣賞你這份氣魄。」路易笑了一笑,但馬上板起臉孔說:「真可惜,你猜對了,我要求你立即和琥珀解除契約。」

  「我還以為在這種時候,契約者愈多愈好。」

  「當然,但我問你,你還記得我們為甚麼會和你們締結契約嗎?」

  「不就是要打倒邪神嗎?」龍子炎的眉頭皺得更緊:「你們擁有力量,但卻適應不了現世的魔力,所以才要和我們締結契約,把力量借給我們。」

  「正是如此。」

  「這和你的要求有甚麼關係?」

  「你剛才說了吧?我們的目的,就是要打倒邪神。」

  「這又怎樣?」

  「這是我們的夙願,也是我們活下去的希望,為了完全這個任務,哪怕是再困難的戰鬥,我們絕不退縮。」

  路易所言非虛,龍子炎也多次和天使生死相搏,不為別的,只為抓住邪神力量的一絲線索——即使直到現在他們也不敢肯定天使之核和邪神之力是否真的有任何關係,但他們只能夠這樣做。

  然而正因為明白,龍子炎更覺疑惑。

  「既然是這樣,為甚麼還要我——」

  「反過來說,要是有任何事會妨礙我們,我們會不惜一切清除它。」

  路易毅然打斷龍子炎的說話,一雙精悍的目光冷冷地射過來。

  「我不明白。」龍子炎沒有退縮,冷靜地接過路易的視線:「你的意思是我和琥珀的契約,會成為你們的絆腳石?」

  「正確來說,是你。」

  路易盯著龍子炎,輕描淡寫地說:「『當沉睡的天使覺醒之時,邪神將會從真相之中甦醒。』」

  冷不防對方丟出這樣的一句話,龍子炎聽得一頭霧水,視線不自覺地移向琥珀,可是琥珀還在賭氣,只是對他吐了吐舌頭,甚麼也沒有解釋。

  不得已,龍子炎只好開口問道:「這是甚麼?」

  「這是我們魔人先知一直傳承的預言。」

  「那麼這句話和我們在談的話題有甚麼關係?也許在古代是很嚴重的預言,但是天使甦醒已過百年,現在提起根本沒有意義吧?」

  「本來我們也是這樣想的,我們一直以為先知口中的『沉睡天使』是指一般天使,但就在三天之前,我們改變了想法。」

  「三天之前?」龍子炎察覺到對方話中有話,同時他想起了某件事情,立即轉過頭望著顏鳳凰。

  顏鳳凰也想到相同的事情,正好和龍子炎四目交投。

  「沒錯,正是三天之前。」路易筆直地看著龍子炎和顏鳳凰二人說:「先知『預見』到預言更深層的一面,邪神原來不是甦醒,而是被『某人』喚醒,然後他說出了一個名字。」

  「龍子炎,也就是我的名字,對嗎?」

  龍子炎毅然接著說道,路易停了一會,然後點了點頭。

  「你知道就好。坦白說,僅因為一個預言而失去重要的戰力,我也覺得很可惜,不過既然『沉睡的天使』真的覺醒了,我只好忍痛割愛。」

  「假如我拒絕呢?」龍子炎冷靜地問道。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這不是請求,是命令。」

  「即使如此,我也決定拒絕。」

  「你應該知道,讓你和琥珀解除契約,已經是我們最大的妥協。假如有必要,我們會採取更加激烈的行動。」

  「例如殺了我嗎?」

  「我真不想這樣做,但我不會手軟。」

  二人繼續坐在椅上,接著路易伸出右手,輕巧地拿起還在冒著白霧的茶杯。

  「我想不到自己要怎樣喚醒邪神,更加想不到自己和邪神有甚麼關連,要我因此放棄,我做不到。」

  「放心,你過去7年也幫了我們大忙,我們不會隨便拋棄你,我們會保證你以後衣食無憂。」

  「即使給我長期俸祿,我也不會答應。」

  「你兄長的事情,我答應你,我們會盡力搜索。」

  「你口中的盡力,和我心中的盡力完全不同。」

  龍子炎霍地站了起來,雙眼堅定地盯著路易,而路易依然不為所動,視線穿過稀薄的白霧,淡定地回望著他。

  「最後警告,立即和琥珀解除契約。」

  「我也再說一次,我拒絕。」

  龍子炎右手一揚,黑色斧槍便落在手中,接著斧柄往地面一頓,如蜘蛛絲般的龜裂隨即沿著地面往外擴散。

  路易人在斧槍的攻擊範圍之內,只要龍子炎一揮手,他隨時身首異處,然而他不驚不懼,甚至視若無睹,吹了一口氣後,輕鬆地把紅茶一飲而盡。

  然後他放下茶杯,杯子和盤子輕輕碰觸,發出了微弱的聲響。

  「等一等。」

  路易依然坐在椅子上,忽然琥珀一躍來到龍子炎跟前,舉起手阻止他。

  「琥珀,妳想做甚麼?」龍子炎皺起眉頭問道。

  「看來比起他,妳更加清楚我的說話呢。」路易看了看二人,滿意地說:「由妳做主動也行,和他解除了契約後,我們會再幫妳找另一人——」

  「誰說我要和小龍解除契約?」

  不料琥珀一口推翻自己的說話,路易的臉色馬上變得難看,他瞇起雙眼,壓低聲音說道:「那麼妳想做甚麼?」

  「堂堂梅林家的大少爺,該不會想欺負年紀不到自己五分之一的小孩子吧?要跳一場精彩的舞蹈,要慎選舞伴呢。」

  琥珀拉開衛衣的拉鏈,頭也不回地把它拋給龍子炎。

  「不過妾身的舞蹈有點兒狂野,擔心跟不上的話,儘管拒絕無妨。」

  琥珀食指輕輕點著櫻唇,嬌柔地笑了一笑,路易不禁嘖了一聲,無奈地嘆一口氣。

  「雖然長老把妳軀逐出亞法隆,但就我個人而言,我倒是很欣賞妳的,妳不只真的學成『群魔契約』,還把它付諸實行了。」

  「高傲的大少爺竟然會讚賞妾身,妾身真是受寵若驚。」

  「所以我真的不想和你們戰鬥。」

  「因為害怕妾身嗎?」

  「因為我怕錯手殺掉你們。」

  驟然大廳的氣溫急劇下降,水氣化成一顆又一顆顆冰雪結晶徐徐落下,速度竟然緩慢得像停滯在半空之中,龍子炎心知不妙,連忙想要快速逃開,但才剛抬起頭,體內的血液循環卻幾乎停止了,身體凍僵得不能動彈,只能睜眼看著結晶落在身上。

  結晶碰觸到身體一刻,當場猶如落在湖面的雨滴一般濺開,然後融入身體裡面。冰雪將皮膚染成紫色,逐漸麻痺了冷冰的感覺,龍子炎只覺得到身體變得不像自己的,完全沒有半點知覺,乾涸的表面看起來會一敲即碎,接著皮膚碎裂,冰塊從手腕脫落灑下。

  「現在還來得及,投降吧。」

  在這無限接近靜止的空間,路易的聲音平靜地從前方傳來。琥珀的身影擋在眼前,所以龍子炎看不到他的樣子,不過聽聲音就知道,他根本絲毫不受這陣冰冷影響。

  「小龍,你看好了。」

  接著琥珀也說話了。在結晶的阻礙之下,其實龍子炎也看不清琥珀,但見她衣衫單薄站在眼前,他早就認定她和自己一樣受到惡寒襲擊,然而她的聲音不比路易無神,甚至還更加精力充沛。

  「你的戰法簡單直接,而且相當有效,不過在某些時候,戰鬥就好比討好女孩子,需要花點心思啊。」

  琥珀全然不懼寒風,緩緩舉起右手,指著整個嵌在牆壁裡面的火爐。

  「『祝融之怒』。」

  壁爐倏地點燃了,猛烈的火焰彷彿要從壁爐邊撲出來,瞬間融化了黏在其上的冰雪,熱力更霍地往外竄出,溫暖了龍子炎的身體。冰塊融化成水,龍子炎隨即感覺到脫皮似的,全身回復活力,馬上安心地呼一口氣。

  火焰的熱力和冰雪的寒冷相互撞擊糾纏,慢慢變成了一層層厚重的白霧,適時琥珀抓著龍子炎往後退一步,把身影隱藏起來。

  「這就是妳的計策嗎?假如是真的話,太令我失望了。」

  路易終於站了起來。在濃厚的白霧之中,不僅看不清前方,更甚是伸手不見五指,但是他沒有因此苦惱,只是輕鬆地張開右手,憑空變出一柄頂端鑲著紅寶石的金色手杖。

  「從虛空誕生的無意識之物,聚集起來,聽我號令。」

  紅寶石手杖直指前方,突然一襲赤色光芒從寶石中射出,濃霧竟然不再往外擴散,而是快速往內聚攏,起初變成了一個白色球體,接著持續膨脹、收縮,上半部變成一個人類的上半身,一眼看過去體格結實,儼如一個白色巨人。

  「『霧之惡魔。』」

  路易冷冷地盯著前方,琥珀、龍子炎和顏鳳凰三人就在白色巨人身前。

  「也許會有點疼痛,不過這是你們的選擇,怨不了我。」

  「看吧,他們就是這樣子犯規,你看到他舉起手,也能猜到他要怎樣轉動手上的魔杖,不過最後的結果和中間的過程根本沒有物理上的關係,這就是魔法。」

  琥珀完全沒有理會路易的說話,逕自向龍子炎解釋,這種舉動不免惹怒了路易,不過他沒有暴怒,只是瞇起雙眼,輕輕吐一口氣。

  「妳現在還有心情來魔法教學啊?」路易說。

  「難得魔法之王親自動手,妾身當然不可以錯過這大好機會耶。」琥珀隨即笑著回答。

  「別以為現在拍我馬屁,我就會輕易放過你們。」

  「妾身不是在拍馬屁,只是在說事實呢。」琥珀又笑了笑,「不過魔法之王者,不一定百戰百勝。」

  「我當然知道,但是這一戰,我已經勝了。」

  路易手上的紅寶石魔杖又再發出閃光,白色巨人立即仰天無聲咆哮,左右手同時往外拉弓,就像要拍打蒼蠅一般,迅捷地往內蓋合!

  「『飛廉之刃』。」

  雙掌未到,風壓已率先壓了上來,琥珀卻不慌不忙,只是從嬌嫩的雙唇之間吁出這四個字,大廳突然狂風大作,所有人幾乎要站不住腳,而白霧巨人更是立即扭曲起來,被吹散得肢離破碎!

  白霧隨著狂風往外飄散,在琥珀和路易二人之間已再無任何障礙,琥珀沒有錯失良機,修長的雙腳往前一蹬,隨即凌厲地往前一躍,宛如一頭矯健的獵豹。

  看到她這一氣呵成的優美動作,路易沒有驚慌,反而勾起了嘴角。

  「我剛才說過,這一戰我早就勝利了。」

  「琥珀!」

  琥珀白皙的雙手快要抓到路易,忽然龍子炎從後方一聲驚呼,同時抓起斧槍猛地撲出,可惜還是遲了一步。

  本應消失了的白色濃霧,就在這剎那之間回來了,它們牢牢地纏住琥珀和龍子炎的手腳,把他們綑綁在半空之中。

  「妳忘記了吧?這裡是『我的結界』,白霧根本不可能被吹散。」

  濃霧繼續纏上琥珀和龍子炎,它愈收愈緊,龍子炎馬上感到呼吸困難,他奮力想要轉動斧槍切碎濃霧,可是使不上勁,只能任由濃霧從他的肺部之中擠出空氣。

  「在這裡我不可能會被打敗。」

  眼前一黑。龍子炎幾乎要昏過去,但他拚命睜開雙眼,勉強回復了視野,可惜依然無計可施,只能夠徒勞地垂死掙扎。

  「這個嘛,妾身當然沒有忘記啊。」

  忽然琥珀笑著說道。龍子炎不知道是自己已快要失去意識,還是琥珀也變得虛弱,聲音聽起來好遙遠,不過他沒有忽略這句話當中藏著的自信。

  「由一開始妾身就知道在這裡不可能戰勝你,所以早有準備。」

  琥珀這句話怎樣想都是虛張聲勢,尤其她現在根本動彈不得,即使有任何隱藏招數,都不可能順利使出來;更何況路易沒有忘記,剛來到這裡的時候,琥珀就只是跟龍子炎為了穿衣服一事爭吵,然後一個人坐在角落生著悶氣——

  轟!駭然一聲爆炸響起,路易馬上猜到是甚麼回事,回頭一看,果然在角落的位置正冒出濃煙,接著還未反應,煙火一閃,又是一記猛烈的爆炸!

  「儘給我玩這些花招。」

  爆炸來得突然,路易卻只是稍微吃驚,接著他不慌不忙舉起紅寶石杖,一襲耀眼的紅光隨即閃爍。

  「你們就給我乖乖躺下吧。」

  紅寶石杖直指爆炸源頭,紅光隨即往內收攏,赤色的牆壁把黑煙和火焰團團圍住,然後不斷壓縮,直至消失。

  「安妮,替他們準備房間——」

  轟!路易正要收起手杖,猝然一道火光從旁邊炸裂,他馬上吃驚得轉過頭,不料不只一處,火光就像會增生似的,一道接一道從各處閃現爆炸,炸得整個結界劇烈晃動!

  「天真!以為這樣子就可以破壞我的結界嗎?」

  路易終於有點動搖,但並沒有因此不知所措,他仔細觀察著四周,立即看穿這陣連環爆炸的軌跡。

  接著他僵住了。

  「混蛋!」

  路易暴喝一聲,猛地回頭,右手同時往水平切出,恰好切斷從身後撲來的火焰——只差幾秒,火焰就要在狄安妮腳下爆炸。

  狄安妮也察覺到這一事實,臉色不禁變得鐵青,路易看到後更生氣了,他隨即回過頭,但還未開口,突然一陣強風迎面襲來,他當場暗叫不妙,果然琥珀已經來到他的眼前,接著她二話不說,捧起他的臉頰強吻下去!

  「嗚唔——!」

  「少爺!」

  路易拚命想要推開琥珀,不過琥珀立即抱緊他,不讓他隨便亂動,待在路易身後的狄安妮隨即慌張地想拉開二人,可惜她也慢了一步,琥珀不顧危險,順著勢頭把路易壓在地上,繼續強硬地吻著他。

  四周的空間霍地扭曲,維多利亞風格的裝潢不再復見,火焰也瞬間消失,取而代之是毫無趣味的簡單公寓。琥珀察覺到大廳的變化後,馬上放開癱軟地倒在地上的路易,而幾乎同一時間,他們兩人分別由人形變成雪鞋貓和渡鴉,但琥珀毫不在意,只是踏著輕巧的腳步,急地來到正在地上喘氣的龍子炎身邊。

  「小龍,快點走喵!」

  「妳……妳剛才做了甚麼啊?」龍子炎辛苦地喘著氣說。

  「剛才?嘛,只是輕輕吸了他幾口精氣,不會死人的喵。呵呵,抑或說,你是在吃醋嗎?放心吧,剛才的吻沒有任何愛意,完全比不上妾身吻你的時候呢。」

  「鬼才會吃你醋……」

  龍子炎終於站了起來,用力深呼吸一下,轉頭一看,狄安妮正擔憂地照看著路易,完全沒有理會他們,他立即不作他想,快速朝大門走過去。

  「班長。」

  在離開之前,龍子炎及時回過頭來,叫著一臉茫然的顏鳳凰。

  「雖然我還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但妳留下來跟著他們吧,不要被剛才的事情嚇倒,真要說的話,他們都是好人。」

  「這——」

  「再見了,又也許不會再見。」

  龍子炎不待顏鳳凰回應便急地離開房間。顏鳳鳳待在原地,看著大門和倒在房間中央的路易和狄安妮,焦急得不知所措。

  「……混帳……妳真的激怒我了,琥珀……」

  路易虛弱的聲音響起,顏鳳凰隨即轉過頭,只見他仍然癱軟地倒在狄安妮的掌心之中,但是雙眼正閃爍出明顯且熾熱的怒火。

  「安妮,傳令下去……我要派出雙兒和阿武。」

  聽到路易的說話,狄安妮難得猶豫了一會兒,但也只是短短幾秒,然後她低下頭,恭敬地回答:「遵命,少爺。」

  「竟然敢戲弄我……我不會讓你們逃掉的……絕對不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