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40816326530612e-14》(14)

  我一邊想著這回事,一邊驚慌地把她抱到街上,接著召來計程車,趕忙把她送往急診。

  絕非任何不治之症,姚小倩就只是單純地發燒,但由於她燒得實在太厲害,而且身體非常虛弱,所以留院觀察了一會兒,直至她醒來後,我才帶她回到家裡休息。

  姚小倩本來已經很輕,不過今天的她更加輕,彷彿沒有半點重量,就像羽毛似的,我很害怕她會就這樣被風吹散。

  「妳再睡一會兒吧。」

  我輕輕扶她到床上,她沒有多說,順從地躺下來。由她醒來以後,除了回答醫生的提問外,她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

  到底怎麼了?我很想問她事情的始末,可是看到她彷彿隨時都要碎掉般的表情,我便不忍心追問,只能夠默默地看著她。

  「對不起……」

  忽然姚小倩開口了,一聽到這句話,我馬上心頭一揪,然後奮力勾起嘴角。

  「怎麼突然道歉了?」我輕輕撥開她額上的瀏海,「不要想太多,現在先休息吧,待會我煮點吃的……」

  「對不起,對不起……」

  姚小倩卻繼續道歉,甚至悲傷得流下淚來,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但是我沒多想,立即輕輕抱起她。

  我想說些安慰的話讓她不再哭泣,但是我甚麼也說不了,我只能抱緊她,讓她在我懷中不斷哭泣,同時不停道歉。

  直至她哭累了,她才抬起頭,紅腫的雙眼無助地看著我。

  她在渴求「某些東西」,我不知道是甚麼,我只是隱約感覺到那不是我。

  是我可以給她的東西,但不是單純地想要我。

  「就像我之前說的,我會在妳身邊。」

  我輕輕吻著她的前額,接著慢慢放下她,並替她蓋好被子。

  「所以妳甚麼也不用說,先休息吧,醒來後我會聽妳說的。」我垂下眼簾,朝她微微一笑,「只要妳願意說,我一定會聽。」

  姚小倩沒有回以微笑,我必須承認,這令我有點難過,但最令我難過的是她下一句還是道歉。

  我第一次覺得「對不起」三個字是如此難受,然而,此刻最難受的人不是我,而是她。

  她為甚麼要向我道歉?冷靜地想,她沒有原因要向我道歉,就算她半夜冒雨跑來找我,她也沒有必要道歉。

  所以她不是向我道歉,而是向不得不道歉的人道歉。

  即使重病得倒下了,她也依然向著對方道歉。

  她和「那個人」之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而「那個人」……我仔細想下去,只想得到一個可能性。

  假如真是如我所想,又有甚麼事是我可以做到的?

  我不知道。

  正因為不知道,所以我更加難過。我真的很想為她做點甚麼事,不過我卻甚麼也做不到。

  我就是如此無力。

  我不想這樣,也不願意這樣。

  「所以,小倩,妳不要道歉,因為要道歉的……是我才對。」

  我小心奕奕地伸出手,碰到小倩的時候,我險些忍不住馬上把手收回來。她的身體一向冰冷,此刻卻是渾身滾燙,不過我並非因為這樣而慌張……

  不對,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

  我不捨地站起來,也許在她面對的困境之前,我甚麼忙也幫不了,但我可以照顧病倒的她。

  家裡沒有冰袋,也沒有退熱貼,可是我不能上街,哪怕只有幾分鐘也好,我也擔心小倩她會突然醒過來。她醒來的時候,我希望待在她的身邊。

  於是我只好用濕毛巾冷敷她的前額,同時我拋開無謂的尊嚴和尷尬,定時替她換掉濕掉的衣服,並且為她抹去冷汗。

  終於在傍晚6點,她醒過來了。

  「嗯唔……」

  她緩緩睜開雙眼,眼神還有點迷糊,之後她看到我就在眼前,顯然吃了一驚。

  「咦?怎麼……」

  「妳忘了嗎?」我輕輕苦笑一聲,「妳昨晚來找我,之後病倒了啊。」

  「昨晚……」

  姚小倩還是一臉茫然,她想要舉起手,可是才舉到半空便無力地掉回床上,她隨即輕輕吸一口氣,似乎接受了自己病倒的事實。

  接著她哭了。

  不是啕號大哭,甚至沒有哭出聲來,但我看到眼淚正悄然從她的眼角滑落。

  在接受自己病倒的時候,她也一定想起了自己為何會在這裡,也想到為甚麼會病倒了。

  我裝作沒有看到,仍然掛著淡薄的微笑。

  「妳再睡一會兒,我現在去煮點粥……」

  「等等。」

  我正要轉過身,忽然姚小倩搶先抓住我的手腕,她根本使不上勁,要是我想甩開她,不用花任何氣力就做得到,但我沒這樣做,反而輕輕握著她的手。我很想給她一個微笑,可惜嘴角就是勾不起來。

  我感受得到,她要說出來了——那個我和她之間,一直避而不談的話題。

  「你可以……聽我說嗎?」

  姚小倩欲言又止,甚至連手也想要收回去,可是我沒有放開她,一直牢牢地抓住她的手。

  「小倩,告訴我吧。」我抿緊嘴巴,奮力吞了一口口水,「我想聽。」

  小倩她避開我的目光,可是她越是避開,眼角下的淚痕越是明顯,而她也察覺到這件事,所以回過頭來——即使她還是低垂眼簾,不敢正眼看著我。

  「嗯……」

  她點了點頭。這個輕微的動作,已經花盡了她的全力。

  「是和我的家庭有關的。」

  她輕聲說出這句話,接著毅然抬起頭,筆直地看過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