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神遊戲2》搶先試讀(第十一章)

  琥珀嫣然笑道,崔特也回以一笑,然後他不再多說,轉身回到隊伍之中。巨人軍隊仍然站在原地,他們每個人都昂首挺胸,不同的臉孔上,全是相同的堅毅表情。

  接著一個纖細的身影翻然而至。

  所有人都屏息靜氣,看著她緩慢但結實的步伐。她身上的不再是寬白長袍,而是一襲貼身的白色裙子,手戴金色的金屬護腕,脖上也繫著一條閃爍著耀眼金光的項鏈,其頂端的藍寶石,恰好和火紅的雙眼形成強烈對比。

  四海聯盟的「神」。

  昨天拜見瑪娜時,她就只是一個溫和的女孩子,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即使生氣了,她鼓起的臉頰也不失可愛——不過現在眼前的她,臉上卻是一副截然不同的表情。

  沒有笑容,也沒有畏怯,只有一雙赤瞳望著前方。

  她傲然走到軍隊的最前方,其背影比所有人都要嬌小,但是她毫不畏懼,右手一揚,猶如太陽的金光便映入眾人眼簾。

  「四海聯盟,出陣!目標,黑石谷!」

  沒有激昂的戰前演說,也沒有振奮人心的搖旗吶喊。

  只有少女的一句話。

  以及跟隨少女、相信少女的堅定信念。

  「喝!」

  信念化成一聲高呼,巨人們跟著少女的背影,踏出震天的咆哮。

 □ □ □ □ □

  黑石谷,陣營規模遠不及四海聯盟,人數粗略估計只有五百餘人,雖然全民皆兵,但盡是弱小的魔人,一直以來都沒有人視之為威脅。

  不過就在三年前,黑石谷和絕日結盟了。

  絕日惡名昭彰,早是其他陣營的眼中釘,可是他們極其神秘,無人得知他們的大本營在哪裡,也沒有人知道他們的規模大小和陣營中的成員結構,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們曾聯同梅林一族鑽研改造魔法,造出美杜莎、早魃等改造魔人。

  所以當黑石谷傳出和絕日結盟,黑石谷之名隨即神憎鬼厭。

  「這裡就是黑石谷嗎?」

  跟隨著巨人軍隊走了兩天,眾人來到一座山谷,這裡山路崎嶇不平,幸好有蓋亞和盤古替眾人開路,總算是一路暢通,然後龍子炎環看四周的石塊,馬上猜到一行人已經到達目的地。

  正如黑石谷之名,這裡的石頭盡是黑色。

  「是燒焦的石頭嗎?」路易好奇地打量著黑色石頭,「不對,這些是……」

  「受到詛咒的岩石。」

  崔特來到眾人身邊說:「這裡曾經是片美麗的土地,但是一百年前受到詛咒,所有石頭都失去原有的色彩,變成這種不祥顏色。」

  「以詛咒來說,力量不是太強大了喵?」琥珀插嘴問道:「石頭乃是自然之物,要從根本改變它們,等同於改變森羅萬象。該不會這是某種改造魔法?」

  「不,這是『世界』親自施下的詛咒……如同魔力渾沌,都是世界給予愚蠢之民的懲罰。」

  「黑石谷的人到底做了甚麼,會受到世界的詛咒?」

  「他們大部分人其實都是無辜的,但黑石谷的長老……」

  崔特正要說下去,忽然一陣嘶啞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他馬上戒備起來,龍子炎一行人也抬起頭,看著擋在前方的敵人。

  「停下來!你們這些渣滓!」

  眼前是一隊藍色皮膚的巨人——只論身型的話,他們還是及不上蓋亞和盤古,不過他們擁有六條手臂,每條手臂都手執刀劍,而且每個臉孔都相當猙獰,一雙獠牙往外彎出,露出一張張血盤大口,看起來煞是駭人。

  「嘶嘎!還以為是誤報,想不到你們還真敢正面攻來!」

  在藍色巨人身邊的是一群蛇——正確來說是半人半蛇,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但鱗片覆蓋全身,連臉孔也盡是鱗片,一雙雙黃色的瞳孔渾濁不堪,儼如一團淤泥。

  他們是「六臂修羅」和「那伽」,本應不屬黑石谷,但自從他們和絕日結盟後,絕日便把他們借予黑石谷,好讓它們提升戰力。

  「瑪娜大人,請退後。」站在瑪娜身邊的盤古族人說:「這等妖人不用大人出手,讓吾等擊退他們。」

  「如非必要,請勿殺掉他們。」

  瑪娜爽快答應,退下前不忘叮囑一句,盤古人點了點頭,然後轉過身回望眼前的六臂修羅。

  「讓開,吾等的目標只有黑石谷的長老。」

  「廢話少說!該死的盤古,你該不會以為我們真會讓開吧!」領頭的六臂修羅高聲叫囂,不屑地說:「別以為自己真的很厲害,你們只是比我們早出現個幾年,所以才是甚麼上古魔人!」

  「我沒空和你們爭辯,我再說一次,讓開,不然你們將會受到皮肉之苦。」

  「別太囂張,混蛋!」

  六臂修羅忽然高舉最上邊的右手,這是一個訊號,其他六臂修羅見狀馬上仰天長吼,接著二話不說,六條手臂連同武器往前撲出,直接衝向眼前敵陣!

  「迎擊!」

  盤古族人大喝一聲,獨眼巨人立即掄起手中石棒,猛烈地朝前方砸出去!六臂修羅手中的半是錫杖、半是刀劍,他們看準時機,用兩根錫杖架住石棒,其餘四手則趁機刺出利刃,貫穿獨眼巨人結實的身體!

  幾名獨眼巨人受到如此突襲,不幸受傷倒地,但六臂修羅也並非全部安然無恙,有些獨眼巨人氣力異常驚人,六臂修羅兩臂根本抵擋不下他們雄渾的攻擊,錫杖連同手臂同時碎裂,然後獨眼巨人掄起棍棒,往前一揮,藍色的頭顱吃了重擊,當場昏死過去!

  巨人們戰況非常激烈,刀光劍影從未間斷,那伽群也沒有閒著,他們雖然比巨人們矮小得多,但反過來借助身型「劣勢」竄到獨眼巨人的腳邊,快速刺出手上長矛,害獨眼巨人不能專心應戰,有些更被打倒在地上,那伽群立即蜂湧而上,包圍著倒地的受害者狂打猛刺。

  不過那伽並不是在場唯一矮小的族群,赤鬼見那伽突入,也立即加入戰線,赤鬼雖然沒有特別力量,但其氣力不輸任何巨人,那伽刺出長矛,他們看也不看就一把抓住,然後奮力一拉,立即連人帶矛把那伽拖到身邊!

  「小心!那伽的牙有毒!」

  紅色的拳頭快要砸上那伽的臉,身後及時傳來警告,赤鬼群立即停了下來,然後左手一甩,把那伽重重摔在地上!

  「瑪娜大人!這裡交給我們,妳和蓋亞先走!」

  場面變得愈來愈混亂,雖然四海聯盟已取得優勢,但這裡畢竟路窄人多,一不小心便會被敵人四方包圍,盤古馬上當機立斷,要瑪娜等人先行離去,而瑪娜沒有多想,馬上轉身下達指示。

  「崔特,這裡交給盤古和赤鬼,我們攻入去!」

  「蓋亞族人,跟上來!」

  崔特抱起瑪娜,把她放到肩上,然後指揮族人往前突擊,龍子炎一行人也沒呆著,緊跟在崔特身後,快速穿過六臂修羅和那伽的包圍網。

  「留下他們真的好嗎?」顏鳳凰擔憂地望著身後問道。

  「不用擔心,他們已經占了上風,沒多久便能制服那些六臂怪和海蛇喵。」琥珀倒沒緊張,雙眼眺望前方說:「坦白說,雖然戰況激烈,但比妾身預想的來得輕鬆呢。」

  琥珀所言非虛,後方的戰況確實激烈,但是大局已定,無論六臂修羅再驍勇善戰,都不會是盤古的對手,而即使那伽稍勝赤鬼一籌,數量上卻是後者擁有絕對優勢,繼續戰鬥下去,勝利肯定屬於四海聯盟。

  所以琥珀想不明白,既然勝利得來如此容易,為甚麼四海聯盟要等到現在這一刻才決定進攻黑石谷?

  「本來我以為他們會察覺到自己走上歧途,最後懸崖勒馬……但我想錯了,繼續任由他來當首領,黑石谷只會步入滅亡。」

  瑪娜淡然說道,然後落寞地垂下眼簾。

  「假如我早點下定決心,那三個人便不用死了。」

  眾人闖入山谷之中,簡陋的民居便映入眼簾,這裡不像四海聯盟的城堡般光潔亮麗,也不像它們的市集熱鬧非常,反而出奇地寂靜,每家每戶都緊閉門戶,連窗口都沒打開一條縫,彷彿極度害怕和他人有任何接觸。

  明明還是早晨,這裡卻已經像黑夜般散發出淒冷氣息。

  ——世界的詛咒。

  崔特剛才的說話,倏地浮上眾人腦海。

  「我是四海聯盟的盟主瑪娜!」

  忽然瑪娜嬌喝一聲,死寂的山谷隨即顫抖,接著她縱身一躍,雙腳輕巧地踏上乾涸的地面。

  「黑石谷的首領,出來吧!我有話要說!」

  瑪娜昂首走到山谷中央,坦蕩蕩地張開雙手,顯然不畏懼任何偷襲,龍子炎看得瞪目結舌,他早就知道瑪娜心思單純,但他從沒想過,她竟然會在敵陣也如此天真!

  瑪娜仍然站在原地,黑石谷也繼續寂靜,突然前方一個門戶打開,所有人馬上轉過頭,只見一名消瘦的老者緩步走出來,他全身的皮膚都皺起來了,就像一條扭得皺巴巴的毛巾,但是他的眼睛異常巨型,足足有一個拳頭大,看得人不寒而慄。

  黃褐色的眼睛瞪得老大,老者咬緊牙關,不悅地說:「果然如同傳聞一樣,妳從來不把敵人放在眼裡。」

  「你錯了,我只是要見你一面。」瑪娜平靜地說:「你就是黑石谷的首領,人稱萬蠱先生吧?」

  「老身正是,不過只有同盟可以這樣叫我,妳沒有資格。」

  瑪娜不為所動。「萬蠱先生,我這次前來只有兩個請求,一,請你馬上和絕日撇清關係;二,立即投降。」

  「好一個囂張女娃!妳知道自己在和誰說話嗎?」

  萬蠱先生暴喝一聲,但瑪娜依然一臉平靜,接著她說:「就這兩個請求,假如你答應,我既往不咎,並會保證你們黑石谷的安全。」

  「妳少得意忘形!以為我們真的會怕了妳嗎!」

  見瑪娜說得理所當然,萬蠱先生更加憤怒了,他倏地把手探進懷中,然後取出一個如人頭大小的壺子。

  「上次殺不了你們,這次自投羅網,你們別想安全離去!」

  萬蠱先生把壺子往地面擲出,壺子當場應聲碎裂,緊接著一股惡臭飄來,所有人都不禁掩著口鼻,厭惡地看著從壺子底下流出來的綠色黏液。

  「這是——」

  路易猝然感到一陣惡寒,他認得這種「法術」——這和他熟悉的魔法不同,不過梅林一族對其他法術也素有研究,其中有一種因為太過殘暴,所以梅林先祖明文規定,所有梅林後人都不得學習。

  這種法術,名為「蠱」。

  嘶嘶嘶嘶——本來前方空無一物,但就在綠色黏液流出的瞬間,地底忽然湧出無數昆蟲,陳雙兒和顏鳳凰隨即嚇得臉青,就連龍子炎也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而昆蟲們無視一切,拚命朝黏液貼上去,不消幾秒鐘,黏液便被它們喝光了。

  接著它們瘋狂地吞噬彼此。

  看著昆蟲互相嚼食,所有人都幾乎要嘔吐出來,但他們還來不及反應,眼前的昆蟲竟變得愈來愈大,它們每吃掉一隻,就會被另一隻吃掉,後者把前者完全吸收,之後不斷循環,最後兩隻同樣大小的昆蟲拚命噬咬對方,直至它們融成一體,一隻比蓋亞還要巨型的綠殼甲蟲便駭然俯視眾人。

  「嗚,小龍,這好嘔心耶。」

  終於琥珀也嚇得臉青了,眼前的甲蟲非常駭人,全身上下都像是拚湊而成,左一塊、右一塊,每一塊都在跳動,但跳動的頻率又各處不同,同時在接縫之間,綠色的黏液不斷往下滴落,每有一滴落到地面,不只有惡臭傳出,地面更當場融化成一團泥漿,可見劇毒異常。

  「這是萬蟲之尊,最毒的『百蠱』!」萬蠱先生高聲狂笑,笑聲之中盡是自信和自滿:「它現在非常飢渴,馬上就要吃掉你們——」

  「對不起。」

  忽然瑪娜輕柔的聲音響起,然後她舉起手,柔嫩的掌心正面對著百蠱。

  手掌握成拳頭。

  百蠱龐大的身軀,剎那之間化成粉碎。

  黏液如雨般從天灑下,瑪娜不驚不懼,一揮手,一道無形的牆壁從頭頂出現,黏液貼在牆上,緩緩落到地面。

  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萬蠱先生更是驚訝,他話未說完,他引以自豪的百蠱竟已消失無蹤。

  「怎麼可能……百蠱是毒中之毒,是最強的蟲……」

  「對不起,我要收回前言。」

  萬蠱先生仍然一臉震驚,猝然瑪娜踏過被劇毒腐蝕的土地,走到他的身前。

  瑪娜面無表情,只有一雙紅眼散發出怒火。

  「本來我是真心認為,無論你過去犯過多少錯,只要真心悔改,被你所害的人終有一天也會原諒你……但是我錯了。」

  細小的雙腳,一步一步靠近對方。

  「百年以前,你一意孤行,因提煉百蠱觸怒天地,害得同伴長期活在水深火熱中,現在竟然再一次罔顧同伴安危,肆意召喚出劇毒生物……」

  纖細的手臂徐徐舉起。

  「你從沒反省過百年的大錯,直至現在依然冥頑不靈,森羅萬象的懲戒,只有你一人視若無睹……」

  「等、等等!我認輸了!我、我投降!」

  「太遲了。」

  萬蠱先生慌忙叫道,可是瑪娜沒有心軟,右手直指對方。

  「世界不原諒你,我也不會原諒你。」

  赤紅的雙眼決斷地看著前方。

  然後,右手握起。

 □ □ □ □ □

  「瑪娜姐姐!抱抱!」

  「瑪娜大人,妳辛苦了,這是今天種好的菜,拿回去吃吧。」

  「瑪娜大人,我、我會努力練習,然後加入軍隊的!」

  「瑪娜姐姐!看看這個!看看這個!漂亮嗎?」

  黑石谷之戰結束,正如琥珀所言,這一戰其實十分輕鬆,龍子炎等人根本不用幫忙,四海聯盟也幾乎沒有傷亡,打倒萬蠱先生後,一行人便帶著黑石谷新的首領回到城堡,商討雙方以後的共存協定。

  這種事和龍子炎無關,所以他待在房間的露台上,俯望正在下方靜坐沉思的瑪娜。

  ——世界不原諒你,我也不會原諒你。

  龍子炎想起兩天前瑪娜的貌樣,若非親眼所見,他實在想像不到這位親切可愛的盟主竟然也有如此冷酷的一臉。龍子炎相信,無論當時誰出面勸阻她,她都不可能心軟。

  冷血的戰神。這才是她的真面目嗎?看過她戰鬥的模樣,龍子炎確實感到心寒,其他人也是,假如這她的是本性,那麼她很可能真是日後大家口中的「邪神」。

  然而這份擔心,就在他們回來後煙消雲散。

  聯盟內上上下下,不分男女老幼,全都對瑪娜敬重有加,面對這些尊敬,瑪娜沒有驕傲,也沒有擺任何架子,反而像最初見面時那樣,時而害羞,時而微笑,對孩子來說是個溫柔的大姐姐,對長者則是一個可愛的小妹妹。

  龍子炎看得出瑪娜的態度不是裝出來的,那份殘酷也好,那份羞澀也好,都是她的真心。

  「咦?龍子炎?」

  忽然旁邊傳來驚奇的叫聲,龍子炎轉頭一看,只見顏鳳凰站在不遠處的露台之上,正吃驚地望著他。

  「怎麼一臉驚訝的?」龍子炎皺起眉頭問道。

  「我以為你和琥珀小姐在一起啊。」

  「我不會一天24小時都和她在一起吧?」龍子炎苦笑一聲,「她和路易他們去看那些研究報告,我又看不懂,之後再聽她說明好了。」

  「還以為琥珀小姐會拉著你去,最後你會很不願意地跟著她呢。」

  「她是有這樣做過,不過我堅決拒絕。」

  「你竟然拒絕得了啊……」

  「班長,妳這是甚麼意思?」

  「我見你好像很寵……不,很配合琥珀小姐,不是嗎?」

  「配合……這種說法總覺得很奇怪,但也差不多吧。」龍子炎聳聳肩膀,「誰叫她是我的契約對象?」

  龍子炎說得不以為意,顏鳳凰卻瞇起雙眼,仔細地凝望著他的側臉。

  「龍子炎,其實你喜歡琥珀小姐吧?」

  忽然顏鳳凰輕聲說道,龍子炎當場噴出口中的果汁——不,沒有,因為他現在根本沒在喝東西,但他倒也真的嚇了一跳,不僅被口水噎倒,甚至在咳嗽時咬到舌頭,顯得相當狼狽。

  真是好懂的反應。

  「果然啊……」

  「果、果甚麼然!」龍子炎拍著胸口,連忙抬起頭叫道:「誰會喜歡那隻色貓啊?」

  「龍子炎,你的臉好紅啊……」

  「這是因為太熱了!」

  龍子炎強辭反駁,同時裝作不經意的舉起右手,慌張掩著臉頰。

  「……琥珀小姐是個美人,會喜歡她也很正常啊。」顏鳳凰看著龍子炎通紅的耳根,放輕聲音說道。

  「班長,妳真的很愛八卦。」

  龍子炎終於轉回頭來,臉頰依然通紅,同時他瞪起雙眼,不悅地說:「還以為妳對這些話題毫無興趣。」

  「呃,也不是很感興趣,但我也是女孩子,說完全沒興趣也……」

  顏鳳凰支吾其詞,然後換她別過臉,輕輕噘起嘴巴。「不過我是說真的,琥珀小姐是個美人,又聰明,又善解人意,會喜歡她一點都不奇怪啊。」

  「算了,隨便妳怎樣想。」

  龍子炎稍微冷靜了,雖然臉還是有點燙,但他決定不理會,繼續倚著石壁往下眺望,顏鳳凰也不再追問,跟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瑪娜依然在庭園的中央閉目靜坐,沐浴在月光之中,看起來格外神秘。

  「瑪娜小姐真是個厲害的人呢。」

  顏鳳凰也想起了兩天前發生的事情,由衷地說:「雖然我也有信心打倒那隻怪蟲,不過要像她那樣輕鬆……恐怕不可能。」

  「就因為有這種力量,所以她才會被稱為『神』。」龍子炎點頭同意。

  「但是……那到底是甚麼力量呢?」顏鳳凰欲言又止,想了一想,接著才說下去:「那實在太強了,我在想……該怎樣說,這不是太強了嗎?」

  顏鳳凰說得沒錯,龍子炎也有相同想法,瑪娜表現出來的力量已經不能僅僅用「強」就可以形容,她顛覆了世界的法則,更把一切常識都摒除在外。

  龍子炎想不透,到底是哪族魔人會擁有這等力量?

  「……與其在這裡猜測,不如直接去問她吧。」

  忽然龍子炎這樣說,顏鳳凰還未回答,便見龍子炎跨過眼前的石壁,一口氣往庭園跳下去。

  「嗚哇!」顏鳳凰嚇得驚呼,不過龍子炎沒有摔到地上,反而輕盈地降落,顏鳳凰見狀才安心呼一口氣,然後也跟著飛下去。

  「嗯?」瑪娜察覺到有人來了,桃紅色的雙眼隨即緩緩張開,然後她笑著對二人打招呼:「龍先生,顏小姐,晚安。」

  「瑪娜小姐,晚安。」

  龍子炎走近瑪娜,顏鳳凰也隨即跟上去,對瑪娜點頭道安。

  「請問有甚麼事嗎?」瑪娜微笑著說。

  「有些事情想請教妳,請問方便嗎?」

  龍子炎老實不客氣,瑪娜好奇地眨了眨眼,然後笑著遞出右手。

  「看來會花一點時間呢,請坐。」

  「謝謝。」龍子炎爽快地坐下,顏鳳凰則不安地看看龍子炎,之後才跟著坐下來。

  你到底想做甚麼啊——顏鳳凰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問,但是她沒煩惱多久,龍子炎已經率先開口。

  「我直接問了,請問瑪娜小姐妳是哪族魔人?」

  龍子炎沒有拐彎抹角,直入問題核心,瑪娜馬上一怔,之後她維持微笑的表情,靜靜地想了一會兒。

  「我是哪族魔人……龍先生,你認為呢?」

  不料瑪娜不答反問,龍子炎輕輕皺眉,說出自己的猜測:「之前我和琥珀討論過,妳的力量無疑屬於上古魔人,甚至是更強的,真要說的話,只有最初的魔人族才有這等實力……是女媧族人嗎?」

  瑪娜輕輕搖頭。「女媧族人比我優雅多了。」

  「那會是神農嗎?不過他們並不精於戰鬥……」

  「都不是。」

  瑪娜爽快否定,然後提出另一個問題:「龍先生,顏小姐,你們曾經見過新生的生命,對嗎?」

  「你是指人類?」龍子炎點了點頭,「是的,我們見過……不,說甚麼見過的,我們本身就是了。」

  「也是呢,抱歉。」瑪娜馬上尷尬地笑著說:「不過我指的不是龍先生你們,而是還在外面生活的人。人類是你們所用的稱呼,我們一般都稱他們為『新生的生命』,不過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另一種叫法。」

  瑪娜瞇起雙眼,溫柔地凝望著龍子炎和顏鳳凰。

  「『魔力渾沌之子』。」

  瑪娜輕聲說道,接著她張開右手,露出白嫩的掌心。

  一撮魔力逐漸在她的掌心凝聚,形成一團微弱的旋風。

  「魔力渾沌不只改變了世界,也誕生出新的生命,最初魔人都視這些新生命為不祥之兆,甚至有人倒果為因,認定因為他們出現,魔力渾沌才會發生。現在聽起來很可笑,不過這是千真萬確,即使是再聰明的魔人,有時候也會糊塗。」

  瑪娜握起右手,魔力旋風隨即往外四散。

  「不過大家很快就發現了,這些新生的生命雖因魔力而生,但他們和魔力極不協調,當中只有小部分人能夠使喚魔力,有些生命的體內更是沒有半點魔力,所以魔人們不再視他們為威脅,任由他們一起生活在大地之上。」

  瑪娜說的這番話,龍子炎以前也略有聽聞——主要就是在和琥珀訂立契約之時,琥珀為他簡單解釋人類和魔人的關係,由於這些事情實在太過久遠,龍子炎只是隨便聽過,幾乎是左耳入右耳出,從來沒有認真深究。

  他不明白為甚麼瑪娜會現在提起這些事,以他的理解,這些歷史和他的問題應該沒有任何關係才對。

  「但是當中有一個例外。」

  突然瑪娜的一句話立即把龍子炎拉回來,他皺起眉頭,似乎終於想到兩者之間的關係。

  「這個例外和其他新生生命完全不同,她不僅能夠使喚魔力,甚至有別於其他魔人,全身上下都是由魔力構成,發現她的魔人便稱她為『純粹魔力結晶』。」

  「這個唯一的例外……純粹魔力結晶,就是妳嗎?」

  龍子炎提出理所當然的問題,瑪娜這次沒有猶豫,輕輕笑著說:「是的。比起魔人,其實我更加接近你們,我是名副其實的『魔力之子』。」

  「原來如此……難怪擁有這等力量。」

  龍子炎點了點頭,但身旁的顏鳳凰卻聽得一頭霧水,她苦惱了一會兒,最後決定輕聲問道:「龍子炎,我完全不明白……」

  「也就是世界的魔力,全都在妳的控制之下,對嗎?」龍子炎接著問道。

  「是的。」瑪娜點頭承認:「我由魔力構成,所以能夠看清魔力的流動,更可以連接世界的魔力,把它們變成我的力量。」

  「咦!這不就是無敵嗎?」顏鳳凰吃驚得叫出來:「雖然我還不清楚魔力是甚麼,但它是構成世界的重要元素,假如能夠控制它……」

  「等同可以控制世界。」

  瑪娜接著說道,顏鳳凰當場掩著嘴巴說不出話來,龍子炎也屏住呼吸,不過他很快就回過神,並且察覺到當中不妥。

  「不對,要是妳真的能夠控制世界,現在不可能還有魔力渾沌。」

  龍子炎點出矛盾,瑪娜馬上淡然一笑,然後垂下眼簾說:「龍先生,你的觀察力真好。」

  「這只是顯而易見的事實。」龍子炎緊盯著瑪娜說:「雖然妳能夠控制魔力,但不能改變魔力渾沌日益惡化……這樣啊,我明白了。」

  「明白了?龍子炎,你明白了甚麼?」顏鳳凰疑惑地說。

  「為甚麼四海聯盟擁有瑪娜卻不能馬上結束戰爭,因為比起其他人,純粹魔力結晶的妳更加受到魔力渾沌影響。和萬蠱戰鬥的時候妳看起來是如此鎮定,但不到最後也不出手,正是這個原因。」

  「是的。」瑪娜老實承認。

  「同時我也明白了,妳真的是個爛好人。」

  「咦?等、等等,龍子炎,你在說甚麼啊?」

  忽然龍子炎口出惡言,顏鳳凰連忙阻止,但他沒有理會,逕自接著說下去:「我之前便覺得奇怪,為甚麼崔特先生明明相當自豪,但在見面時卻沒提到妳的種族?他不是忘記了,而是故意不提,因為這是妳最大的秘密。」

  「嗯。」

  「但妳沒有多想就告訴我們。」龍子炎不悅地說:「幾天前也是,今天出征的時候也是,妳就沒想過我們可能是其他聯盟派來打探情報的探子嗎?」

  「我有想過,但我相信各位。」

  「為甚麼相信我們?」

  「沒有特別的原因,我只是想要相信所有人。」

  瑪娜堅定地回答,龍子炎的臉色馬上變得更加難看,他盯著瑪娜,瑪娜也回望著他,二人沉默不語,平靜地對峙著,只有顏鳳凰一人焦急不已,她想出面打圓場,但左思右想都想不出好方法來。

  最後一記沉重的嘆息中斷這陣沉默。

  「老實說,妳這種性格,我不討厭。」

  龍子炎用力深呼吸,然後又再嘆氣。「不過妳是聯盟的盟主,即使實際事務都交給其他人處理,妳所有決定都會影響整個聯盟。我只活了17年,但也懂得這種簡單道理。」

  「嗯。」

  「所以別再隨便相信別人,也不要隨便把秘密告訴其他人。妳是女孩子來的,要學會怎樣保護自己。」

  「嘻嘻。」瑪娜忍不住輕笑出來:「龍先生,你真是個好人。」

  「和妳相比,我絕對是個壞人。」龍子炎沒好氣地揮著手:「至少我不會對一個認識不到幾天的人說出自己的秘密。」

  「對不起,我以後會多多注意。」瑪娜坦然道歉:「多謝龍先生教訓,瑪娜受教了。」

  「真是的,假如神真的像妳這樣天真,世界會變成怎樣啊?」

  「嗚!」瑪娜當場臉紅起來,然後小聲抗議:「龍先生,請不要再說甚麼神了,這只是大家擅自亂叫……」

  「妳想拯救大家,對吧?」

  突然龍子炎丟出問題,瑪娜不禁愣住,但她很快便用力點頭。

  「是的,我想拯救大家,至少希望盡快結束戰爭,讓大家能夠回到過往平靜的生活,假如能夠令魔力變回穩定就更好了,這樣大家便可以真正自由。」

  「要是有方法無須戰鬥,也能夠令大家過和平的生活,妳覺得怎樣?」

  「咦?無須戰鬥?」

  路易應該會抱怨我多管閒事吧?——龍子炎猶豫了一會兒,先不說路易的反應,他自己也知道接下來的說話,一定會大大影響這個時代的走向。

  有個萬一,未來的世界將會從此改變。

  他真的可以說嗎?真的可以改變這個世界嗎?

  他不知道。

  但是他想起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心情一直未能平伏。

  將雲和敖瑩、黑石谷和四海聯盟、還有眼前的少女盟主。

  這個時代的人,都在拚命求存,都在拚命找尋不知藏在何處的希望。

  必須有人伸出援手,他們才能夠從無盡的掙扎中解放出來,不然世界只會朝著愈來愈壞的方向墮落。

  他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但和這個世界脫不了關係。

  因為有過去,才會有現在,才會有未來。

  「是的,無須戰鬥。」龍子炎肯定地點頭:「只要成功了,不只所有人能夠重回平靜的生活,魔力渾沌也再不是威脅。」

  「真的嗎?真的有這種方法嗎?」瑪娜驚喜地睜大雙眼,「龍先生,請告訴我,到底是甚麼方法?」

  龍子炎彷彿聽到了。

  聽到世界準備改變的聲音。

  「魔界。」

  龍子炎握起拳頭,堅定地說:「只要創造出新的世界,你們就能夠和平地活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