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神遊戲》番外篇(1)

  現在正值夜深,離警報響起只有短短一分鐘,就算有人馬上報警,警察也不可能趕得及來到,眼見通往閃閃發亮的富貴之路就在眼前,賊人們都興奮得幾乎全身顫抖,但他們沒有放慢腳步,反而加緊跑往在外邊等候的小貨車……

  「現在放下那些珠寶的話,我可以當作沒看見你們啊。」

  冷不防一個聲音從後響起,五名賊人當場嚇得轉過身來,之後一個瘦削的人影映入眼簾。

  剛才明明無人追趕,這名男子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賊人們都吃驚得說不出話,唯有一人馬上抓出手槍,對著男子怒喝:「可惡!是警察嗎?」

  「嗯,我是警察,不過你們放心,我也不是一定要抓你們啦,就像我剛才說的,只要你們放下那些珠寶……」

  男子一邊說一邊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沒有任何惡意,然後他掛起微笑,不徐不急地踏出腳步。

  啪!猝然一聲尖銳的槍聲響起,男子稍微一怔,接著幾秒之後,他才緩緩低下頭望向腳邊。

  一個彈孔幾乎要貫穿他的腳掌,正靜靜地冒著白煙。

  「語無倫次!再靠過來我一槍斃了你!」

  賊匪狠狠地叫道,他揮著手叫手下先行上車,槍口則繼續對準男子,只要扣下板機,二人之間不足五米,男子肯定當場斃命。

  形勢是如此危急,然而男子卻不當一回事,他只是有點苦惱地歪起頭,然後輕輕吐一口氣。

  「拜託,你沒必要這樣做,比起真正的麻煩,搶劫這種小事,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你就是想吃子彈吧?」賊匪煩厭地打斷男子的說話,槍口一指,筆直地對準對方胸口,「你再說一句,我真的會斃了你。」

  「真的要這樣做啊?」

  「混蛋!不見棺材不流淚!」

  男子還是一臉輕鬆,甚至還再踏出一步,賊匪馬上忍無可忍,暴喝一聲之後,手指立刻扣下板機!

  子彈在槍膛急速旋轉,接著發出一聲咆哮,撕破空間來到男子眼前……

  沒有。

  賊匪確實扣下了板機,可是子彈沒有飛出來,他當場愣在原地,接著又再一扣,這才發現板機出了問題。

  彷彿有什麼東西卡在槍管之間,他扣不下去。

  「最後機會,留下珠寶,靜靜的走吧。」

  「聽你放屁!」

  搶匪乾脆丟下手槍,砂鍋大的拳頭馬上襲向男子,不知男子是否反應不及,只見他垂下肩膀,落寞地笑了一笑。

  「唉,現實果然不是童話世界呢,『王子』。」

  「早就跟你說過啊。」

  忽然一個稚嫩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賊匪不禁抬起頭,但出乎意料之外,眼前的不是任何人影,而是漫天的珠寶!

  「咦?嗚哇!」

  珠寶如暴雨一般從天而降,賊匪腳下一滑,馬上狼狽地跌倒在地,同時身後也傳來一陣驚呼,他一邊護著身體,一邊奮力往後看去。

  無數的珠寶竟然像要迫爆貨車一般,不斷從車裡噴出來!

  「這到底是嗚哇!」

  賊匪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可是他沒能看下去,因為珠寶暴雨傾盆而下,每一顆都結實地打在他的身上,他堅持了一小會兒,最後還是受不了昏死過去。

  在昏倒之前,他看見一隻藍色的燕子在頭頂翩然盤旋。

02

  「警官,辛苦你了!」

  十分鐘之後,值班的制服警察終於趕來,男子沒有久留,隨便交待幾句之後,便把現場和五名賊匪交給對方。

  涼快的晚風拂過衣袖,男子到便利店買了一罐啤酒,在清靜的公園裡舉杯獨酌。

  不,嚴格來說不是獨酌。

  「我真是不明白你呢。」

  無人的公園響起了另一人的聲音,男子卻沒吃驚,只是淡然揚起嘴角。

  「突然在說什麼啊?」

  冰涼的啤酒滋潤了乾涸的喉嚨,男子滿足地笑了一笑,之後他轉過頭,不知什麼時候,在他肩上竟然站著一隻藍色燕子。

  「別以為我看不出來,雖然你是笑著,但內心其實在嘆氣吧?」

  「假如我說不是,王子你會相信嗎?」

  「當然不會。」

  藍色燕子沒好氣地吐一口氣,接著牠拍起翅膀,輕輕飛了起來。

  「我說過很多次了啊,只要擁有我的力量,珠寶財富用之不盡,但你偏偏沒有這樣做,反而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偽善警察,有什麼意義嗎?」

  「你是受各地小朋友愛戴的快樂王子,說這種話不太好吧?」

  「童話故事都是騙小孩子的,你還不明白嗎?」

  藍色燕子悠閒地在半空飛了一圈,之後牠停在男子頭頂的樹枝上,低下頭淡然望著他。

  「快樂王子」,家傳戶曉的童話故事,一座金碧輝煌的小王子雕像因為可憐人世間疾苦不斷,所以請求燕子把它身上的金塊和寶石贈予需要之人。事實上,這並非單純的童話故事,有一族魔人不只能夠偵測珠寶的位置,還能夠操控珠寶,隔空傳送到指定的地方。

  這一族魔人由於太過弱小,所以沒有正式的名字,而知道他們存在的人,都戲稱他們為「快樂王子」。

  「我當然知道。」男子喝了一口啤酒,嘴邊又再掛起微笑,「當然我也知道,我現在做的都是白費心機,就算我怎樣做也好,世界都不會因此得救。」

  男子依然掛著微笑,但是燕子和他訂立契約已有五年之久,別說對方的一舉一動,就連說話背後的意思都逃不過牠的雙眼。

  「明明有更簡單的生存方法,不是嗎?」

  「是的,真的有更簡單的方法活下去,不過……我和王子你一樣,都不甘心就這樣渡過一生呢。」

  男子又再笑了,這次燕子沒有回應,只是瞇起雙眼,不太高興地望著自己的契約者。

  牠了解對方,對方也同樣了解牠。

  快樂王子一族,毋庸置疑是弱小的族群,他們的力量能夠輕鬆帶給別人富裕的生活,無數的珠寶用之不盡,可以無憂無慮渡過一生……

  僅此而已。

  假如是一般人的生活,這種能力的確無比珍貴,但偏偏契約者不是普通人,他們最終的目標只有一個——打倒邪神。

  快樂王子的力量,絕對不可能打倒邪神,甚至是幫不上半點忙。不只是他們,魔界內還有很多弱小的族群,面對邪神都只能徒勞無助。

  他們什麼也做不到,只能夠躲在暗處,顫抖著等待邪神回歸。

  這就是弱者唯一的生存方法。

  「我們是弱者,在強大的力量跟前,我們只能俯首稱臣。」

  男子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那是一雙再普通不過的手,也許比一般人來得壯健,但也不是值得驕傲的力量。

  「但是弱者也有弱者的生存方式,也有弱者的生存價值。」

  男子仰起頭,一口氣喝光啤酒,之後他霍地站起來,自信地望著明亮的月光。

  「我們的確沒有辦法拯救世界,但在其他人挺身而出拯救世界之前,世界也一定要平安無事才行。」

  男子把空掉的罐子掉進垃圾箱,清脆的聲音隨即在夜空迴盪。

  「在世界末日之前,盡我們的努力讓世界和平,這就是我們的戰鬥。」

  男子昂首看著自己的同伴,燕子沒有立即回答,只是仍然瞇起雙眼望著對方,直至一陣晚風吹拂而來,牠才拍動翅膀,緩緩回到男子肩上。

  「說得很動聽,但還不是弱者的發言。」

  「嗯,的確是弱者的發言,不過我已經決定了,我一定要用這種弱者的方式活下去。」

  「你再三強調自己是弱者,不覺得有點自虐嗎?」

  「有一點點吧?」

  男子忍不住輕笑一聲,之後他離開公園,回到平靜的街道之上。

  「說起來,有一件事王子你說錯了。」

  忽然男子轉頭說道,燕子稍微一怔,不解地問道:「我說錯了什麼?」

  「我在守護世界和平的時候,也沒有忘記你的能力呢。」

  燕子疑惑地瞇起雙眼,見狀男子的嘴角揚得更高,然後他緩緩把手探進口袋,悄然拿出一件東西。

  是一顆不算大,只比姆指稍大的寶石。

  「在無人傷亡的情況下逮捕犯人,拿一點小報酬,應該不算大罪?」

  看著同伴惡作劇般的笑容,燕子這才回過神來,牠輕皺眉頭,接著沒好氣地笑出來。

  「嚴格來說,這也犯了盜竊罪呢。」

  「沒有人知道就不算了,不是嗎?」

  男子得意地笑了一笑,之後他收回寶石,悠然踏出腳步,往前走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