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神遊戲》番外篇(2)

  「你好。」

  忽然有聲音從後傳來,我幾乎嚇得要叫出來,轉頭一看,一個陌生的女孩子就站在眼前。

  「……妳叫我嗎?」

  她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也許剛上大學,臉上的笑容有點詭秘,她沒有立刻回答我的話,反而瞇起雙眼,像隻小貓一般打量著我。

  「嗯,我想……是的?」

  女孩用疑問句回答我的問題,我當場皺起眉頭,不太高興地說:「我不認識妳,妳認錯人吧?」

  「我也不認識你,不過我想我沒有認錯人。」

  小貓一般的雙眼仍然緊盯著我,我覺得很不舒服,她的眼神,該怎樣說……感覺她不是在看人,而是在看某些「另外的東西」。

  「……妳肯定認錯人,我要走了。」

  我急忙轉過身,本來以為她會叫住我,但是她沒有,她就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反倒是我忍不住轉過身,再一次看著她。

  她明明是長得矮小,可是在人海之中,我還是清楚看到她的身影。

  在她的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微笑。

  她的笑容在我腦海中徘徊不去,這並不可怕,我也沒有特別抗拒,但當時我打從心底相信,我不會再遇上她。

  但我錯了。

  躂、躂、躂。

  那天之後,規律的聲音沒有消失,反而變得更加頻密,它們彷彿在敲打我的腦海,並強行把「某些東西」從記憶深處扯出來。

  我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只能夠咬緊牙關,拚命忍耐這無形的痛楚。

  然後,我再一次見到她。

  那是三天之後的事情。

  原來那個聲音要敲碎的,並非我的腦袋,而是世界。

02

  躂、躂、躂。

  走在街上,我的頭一直在痛。聲音越來越大了,彷彿要淹蓋其他所有聲音,身邊的途人在說什麼,我一句也聽不到,甚至連在眼前急速飛馳的車聲也傳不到我的耳中,我只有看著它們一輛接一輛往前方遠去。

  啪。

  冷不防,聲音中斷了。

  四周的聲音瞬間回來了,可是這也僅此一剎,下一瞬間,不只是聲音,連眼前的景色瞬間扭曲,我還未反應得及,整個人便被無形的力量往上拉起,我當場感到天旋地轉,宛如置身在太空之中!

  砰!不知飄浮了多久,我終於沉重地撞上地面,我驚慌地抬起頭,果然四周一切都變得相當詭異,不久前還是一如往常的街道,現在放眼盡是紅黑的格子,它們彷彿要壓迫過我,壓得我喘不過氣。

  喀、喀、喀……

  忽然幾個微弱的聲音悄然響起,這和一直困擾我的聲音不同,它們更加清脆,同時也更加簡單。這不是規律,而是毫無意義。

  它們只是因為有東西在動,所以才會響起。

  我嚥了一口口水,然後緩緩轉過頭,一隻白色的巨蛋駭然映入眼簾,我及時抓緊地面,這才沒有倒下來。

  「這是什麼東西……」

  白色巨蛋似乎會呼吸的,蛋殼緩緩上下起伏,我的呼吸也被它抓住了,跟著它的節奏慢慢吐息……

  接著它裂開了。

  喀勒、喀勒、喀勒。

  一隻銀色的巨手爬出蛋殼,轟然落在我的眼前,我馬上嚇得跌倒在地,接著又有另一隻手從蛋殼爬出,它們無情地捏碎地面,輕鬆得就像是捏碎雞蛋。

  之後,一道血紅的視線從上方射來。

  「這到底是……」

  我驚恐得說不出話,在眼前的是一隻龐大的銀色巨獸,但它的動作卻像個巨大的嬰兒,它低頭盯著我,然後慢慢靠近。

  血盆的大口,只要咬合起來,我馬上就會斷成兩半……

  「伏下來!」

  比頭更大的牙齒就在眼前,猝然一個女聲從後大喝,我還未回過神,身體已經率先反應,往後一仰,驚險避過霍地撲上來的大嘴!

  同一時間,猛烈的爆炸竟然在眼前炸裂!

  「嗚哇!」

  爆風把我整個人往後吹飛,我狼狽地在地上翻滾,接著抬頭看過去,只見巨獸埋沒在白色煙團之中,正發出痛苦的咆哮。

  「你沒事吧?」

  似曾相識的聲音從頭頂落下,我仰起頭,便見到一名女孩子。

  是她。

  幾天之前,我曾經在商場裡面見過她。

  「妳……為什麼……」

  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切都太突然了,這個空間,那隻巨獸,還有眼前這名……

  拿著火箭炮的女孩。

  「看來我真的沒認錯人呢。」

  女孩笑著扶我起來,而我還是一臉茫然,只能夠看著她,還有她擱在肩上的火箭炮。

  是的,我雖然沒見過實物,但我肯定這是一把火箭炮。

  「妳到底是……」

  「長話短說,現在情況很不妙。」

  女孩無視我的目光,隨手一丟,火箭炮便被她擲到地上,發出了一聲結實的巨響。

  「雖然人類的武器也能夠對『他們』造成傷害,可是效果有限,尤其他長得這麼巨大,恐怕……小心!」

  女孩話未說完,忽然一陣重壓襲來,女孩連忙把我撲到地上,說時遲那時快,銀色的巨掌下一刻就在頭頂掠過!

  「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天使』!」

  「……天使?」

  女孩抓著我的手拚命逃跑,一邊說出這個奇怪的名詞。天使?是指這隻巨獸嗎?它動作緩慢,可是因為體型實在太龐大了,所以它一直緊追在我們身後,而這個奇異的空間似乎沒有盡頭,任我們一直奔跑,前路還是一片無盡的紅黑格子。

  「是的,是天使!」女孩再一次叫道:「你也知道『他們』的,不是嗎?」

  冷不防女孩這樣說道,我倏地一怔,疑惑地皺起眉頭。

  「我……知道『他們』?」

  「是的,你知道的,不是嗎?」

  女孩堅定地說道,可是我聽得一頭霧水。我知道這種東西?這怎麼可能,我今天明明才第一次見到它們……

  不對。

  一個影像突然從腦海閃過,我險些兒要停下來,可是女孩死命抓著我,我因此繼續往前跑。

  我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生物,在這之前從來沒有見過。

  應該是這樣才對。

  是的,肯定是這樣……

  ——不要!

  「我需要你的力量!」

  女孩的叫聲和心中的聲音重疊了,我吃驚地瞪大雙眼,錯愕地看著她。

  「不,我不知道……」

  「不!你知道的!你只是刻意不想起來!」

  巨獸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龐大的黑影也籠罩下來,無助的絕望感湧上心頭,我不敢停下腳步,只敢拚命往前。

  不要想起來、不要想起來、不要想起來……

  「快點想起來啊!」

  「不要!」

  躂、躂、躂、躂、躂、躂、躂、躂、躂、躂、躂……

  無止盡的機械聲音,在我的耳邊不斷迴響,我知道這是什麼,也知道它們為何存在。

  是「我們」創造它們的。

  以前我們為了對抗「他們」,所以創造了「它們」,因為這是我們唯一和「他們」戰鬥的方法。

  可是我們失敗了。

  人造的東西,終究敵不過神造之物。

  他們以強大的力量蹂躪我們,但他們沒有嘲笑,也沒有狂喜,他們只是遵從神的意旨,毫不留情摧毀一切。

  所以在那一天,我逃走了。

  我族被強大的力量連根拔起,只剩下我一人苟且偷生……

  「你的族人還在等你回去!」

  冷不防女孩這樣說道,我不禁僵在地上,而正正是這一剎那的猶豫,身後的龐然巨獸追上來了。

  「小心!」

  女孩驚慌地朝我撲過來,可是看著她的動作,我立即想到一件事。

  來不及了。

  巨獸的腳掌就在我們的頭頂,即使她撲倒我,我和她都只會被巨獸踏成肉醬。

  這是必然的命運。

  就像我的族人一樣,在無視一切的暴力跟前,我們什麼也做不到……

  轟!沉重的壓力從上方壓來,女孩伏在我的身上,而腳掌就在眼前,可是我們還活著。

  擋下巨獸腳掌的,是「我」的雙手。

  不,不是。

  這不是「我」的雙手,這是由我創造出來,由我操控的機器人的雙手。

  女孩似乎沒有察覺到這件事,她仍然緊閉雙眼,直至她發現自己竟然還在生,她才一臉驚喜地望著「我」。

  「是真的嗎?」

  我開口了,但是聲音不是從「嘴巴」說出,而是從「胸口」發出來。

  「我的族人……還在生嗎?」

  「是的,他們還在生,你不是孤獨一人。」

  女孩彷彿忘記了背後的危機,臉上掛起爽朗的微笑。

  「他們都在等你回去。」

  「我……」

  我不想回去。

  我幾乎要這樣說了,可是看著女孩的雙眼,我說不出來。

  不是尷尬,也不是難為情,更加不是怕被她鄙視。

  我真的不想回去,因為我們根本不是這些「天使」的對手,即使回去,也只是在徒勞掙扎。

  我因為明白這件事,所以才會封印自己的記憶,並把自己藏在「這個身體」之中,裝作人類的樣子在人界生活。

  可是我的族人還在生。

  他們沒有逃走,也沒有害怕,反而努力掙扎,沒有屈服在強大的力量之下。

  而且他們還希望我這個因為害怕而逃走的人回去。

  「我……」我忍住恐懼,輕聲問道:「真的有資格回去嗎?」

  「當然有!只要你願意,你隨時可以回去!」女孩笑著說道,然後她挑起眼睛,表情複雜地勾起嘴角,「更加重要的是,假如你現在不願意回去,那麼我和你都很危險了。」

  巨獸的腳掌一直壓下來,我感受到「我」的手臂快要折斷了,再這樣下去,我們一定會死。

  要逃過死亡的命運,只有一個方法。

  「和我訂立契約吧。」

  女孩收起笑容,誠懇地凝望著我的雙眼。

  「我是契約者,只要你和我訂立契約,我們就可以回去。」

  訂立契約——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也知道要是我答應了,我將會踏上一條不歸路。

  要是我不答應,我現在就會死去。

  但即使我答應了,我之後也一定會死,而且那時候的死法,恐怕會比現在痛苦十倍。

  就這樣死去,也許更加輕鬆。

  腳掌不斷壓來,終於我的手臂支撐不了,應聲碎裂。

  再過幾秒,腳掌就要壓下來。

  「我想要回去。」

  女孩沒有驚慌,仍然一臉認真地望著我。

  「因為我不想就這樣死去,即使最後是徒勞無功,我也想盡最大的努力掙扎到最後。你呢?」

  沉默。

  寂靜。

  腳掌,緩緩落下。

  這幾秒的時間,彷彿幾分鐘、幾小時、甚至是幾天般漫長。

  女孩的說話、表情和神態,深刻地烙在我的腦中。

  躂、躂、躂。

  熟悉的聲音,在腦袋響起。

  接著,我打開「胸口」,第一次親眼凝望女孩,並且說出了我的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