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神遊戲》番外篇(3)

02

  「我不幹了啦!」

  「小棠,老身明白妳的心情,但大半夜跑上天台大呼小叫,未免有失儀態。」

  正值午夜時分,小棠獨自站在大廈邊緣,嬌小的身體彷彿隨時會被風吹倒,實在看得老身觸目驚心,然則老身不敢隨便靠近,皆因小棠此刻的心情,乃是老身從未見識的不快。

  「不幹了、不幹了、真的不幹了!什麼年代了啊?還要我學寫字!現在所有人都用電腦打字的吧!而且要我學寫字也算了,但要親手磨墨……天呀!滿手墨水氣味,被別人發現我可糗大了!」

  「老身明白妳有何顧慮,可是老身的能力,和書法密不可分,稍有偏差,威力可謂天差地別。」

  「我十分、清楚、完全、明白!這也是為什麼爺爺他們在我站起來走路前便先要我學習書法的原因!但我受夠了啦!我知道契約者很重要,但我也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啊!我也要上學,也要和其他人交朋友,我已經很配合爺爺他們的訓練課程了,但他們還一直在要求這個要求那個,我不幹了啦!」

  小棠繼續大喊大叫,聽著她這個近乎絕望的咆哮,看得老身莫名心痛。老身想起在這千百年間,有無數契約者也是如此,為了未知何時襲來的邪神,只能夠捨棄常人的生活,全身投入無止境的戰鬥。

  老身同情他們,這等事情不該是他們的責任。

  「小棠,抱歉,老身讓妳為難了。」

  「這不是老爺子的責任,是爺爺他們太過分了!總之我不幹了啦!」

  「老身明白了,事已至此,老身也會請求他們不再勉強小棠學習書法……」

  「不,我沒說過不學習書法啊。」

  老身愁眉苦臉,只能無奈接受現實,忽然小棠轉過身,說出這番意想不到的話來。

  「咦?小棠不是說,已經受夠了嗎?」

  「是的!我受夠了!」小棠鼓起臉頰,忿忿不平地叫道,可是不一會便收起怒容,一臉平靜地補充:「但我會繼續學習書法,只是不要跟爺爺他們學習而已。」

  「可是,他們的書法造詣深厚,要學習正統技藝,非他們莫屬。」

  「我才不管什麼正統不正統啦!」

  小棠紅著小臉大叫,接著她推開老身,一口氣回到大廈之中。

  「老爺子你別待在那裡啦!別人見到一隻鶴站在屋頂,肯定會嚇死啊!」

  小棠留下這一番話,之後便在老身眼前消失。鶴的形象,在現世很奇怪嗎?老身低頭觀察自己,渾身雪白,果然和四周格格不入。

  不,這只是等閒事。

  為何小棠如此厭棄書法,但又言會繼續學習?人類的心思,果真難明,然而老身有必要一探究竟。

03

  人生在世,七情六慾,無處不在。

  「咦?那邊的……是一隻鶴嗎?」

  「不可能吧?應該只是一個雕像?」

  身後有人在說話,然而老身沒有閒情理會,因映入眼簾的,是小棠快樂上課的身姿。

  書法班不只有她一人,還有好幾名學生在一起學習,她們有說有笑,小棠也是其中之一,但這皆不是她堅持學習書法的原因。

  現在一名相貌端好的男子,正溫柔地握著小棠的手,小棠當場小臉緋紅,興奮的心情滿溢臉上。

  縱使老身不韻男女之事,也能看出小棠對這名男子有意。

  「老師再見!」

  課堂結束,小棠愉快地離開教室,她踏著輕快的腳步,翩然來到老身跟前。

  「小棠。」

  「嗚哇!」

  小棠當場在原地彈跳,她急忙左顧右盼,確認無人之後,她便慌張地跑到老身身邊。

  「老爺子!我說過很多次了吧!你這種身體太顯眼啦,不要隨便亂走啊!」

  「小棠,妳喜歡那個男孩嗎?」

  「咦?咦、咦!」

  老身平靜地問道,小棠則大失方寸,小巧的頭顱轉得比剛才更快,之後她連忙壓低聲音,在老身耳邊悄聲說:「那,這個,你看到了嗎?」

  「是的,老身看到了。」

  「這、這樣啊?」小棠尷尬地笑著說:「那個呢,千萬不要告訴其他人,尤其是家裡的人啊,他們都很死板,肯定會反對的。」

  「男歡女愛,平凡不過,小棠大可放心。」

  「那我當你答應了啊!」

  小棠高興得心花怒放,她舉手歡呼,忽然低下頭來,凝重地說:「既然這樣……這個呢,也許正好?」

  「小棠所謂何事?」

  小棠支吾其詞,似乎正在猶豫該否開口,細小的嘴巴張張合合,最後終於毅然說道:「那個,老爺子你可以教我寫字嗎?」

04

  小棠突然醉心書法。非也。

  正如老身所言,七情六慾,無處不在。

  「我想讓他稱讚我,所以想把字寫得更好!」

  這是小棠繼續學習書法的理由。誠然,老身聽到這等理由,著實無奈,可是難得小棠主動請求,老身沒理由拒絕。

  「每一個字,都充滿人類的感情。」

  老身叼著毛筆,在紙上揮筆疾書。

  「細心欣賞一個字,就能知道它主人的品性。」

  老身在紙上,寫了「梅花」,接著一朵梅花便在紙上綻放。

  「啊……!」

  小棠目瞪口呆,讚嘆得連連拍掌,老身把毛筆交給她,要她也隨心寫字。

  「啊,這個……那我也寫梅花吧!」

  小棠也寫上梅花,可是當字完成了,梅花卻沒化成實體,依然平淡地待在紙上。

  「咦?為什麼沒有綻放呢?」

  小棠困惑地看著老身,老身只能回以微笑。

  「小棠,還記得老身說過,吾等『書聖』一族,能力根源乃是『書法』。」

  「嗯,我記得。」小棠噘起嘴巴回答。

  「而書法的根源,是『心』。」

  「……心?」

  「是的,心。」老身頷首回答:「小棠剛才只是用手寫字,但沒有用心。每下一筆,都要對世間萬物懷抱感激和欣賞之心。」

  「……老爺子,你說的話比爺爺他們更難懂啊。」

  「呵,讓老身再示範一次。」

  老身叼起毛筆,細心思考著第一筆。

  第一筆,是一切的開始。

  小棠屏息靜氣等著老身,老身沒有著急,仍然細心感受身邊的世界,接著老身閉起雙眼,用全身去感受……

  啪。

  忽然一個聲音打破四周的寧靜,老身馬上睜開雙眼,而不只老身,小棠也察覺到了。

  「老爺子,這是……!」

  「抓好紙筆,當心!」

  老身當場大喝一聲,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小棠及時抓好紙筆,然後和老身一起往下墜落。

  「嗚!」

  小棠狼狽地跌在地上,老身則驚險地站穩在地,之後老身抬起頭,便見到正展開雙臂,宛如蜘蛛一般的天使。

  「已經醒來了嗎!」

  小棠並非初次進入戰場,見天使已經醒來,她立刻揮筆疾書,在紙上寫上一個「牆」字。

  同一時間,天使揮出手臂。

  天使的手臂如同鐮刀一般,小棠把「牆」字擋在身前,一道無形的牆壁頓時擋在眼前,但就在小棠準備寫出另一個字之際,牆身卻承受不了天使的攻擊,轟然化成粉碎。

  「咦!這怎麼……!」

  小棠驚訝地抬起頭,同時出於本能反應,她嚇得閉起雙眼,而天使的手臂沒有停下來,繼續往前劈去——

  「正好,仔細看著老身。」

  手臂正要揮下,但它沒有碰上小棠,因為在這之前,老身已經寫好了。

  「綁」。

  「文字的發明,並非一朝一夕,而是經過前人無數心血,逐一推敲而成。」

  小棠驚喜地抬起頭,老身望著她,輕輕笑了一笑。

  「每一個字都是人的結晶,也是人們對世界的情,所以,下筆的時候,不只動手,還要動心。」

  「火」。

  「小棠,妳現在的字,少了心。」

  「焚」。

  天使在被火焰吞噬,發出無聲的悲鳴,老身看著他,黯然垂下視線。

  「息」。

  老身寫下最後一個字,火焰瞬間消失,同時天使也頹然倒下,然後逐漸化成碎片。

  小棠似乎還是驚魂未定,但她的雙眼凝望著老身,似乎明白老身所言。

  既然如此,老身無須多言。

  「回去吧。」

  老身叼起毛筆,寫出一個「門」字,之後老身領著小棠,踏過大門,回到我們應在的世界。

05

  「啊?」

  數天之後,小棠來到老身眼前,說了一句意想不到的話。

  「妳想回家學習書法?」

  「嗯……是的。」小棠猶豫一會兒,最後輕輕頷首。

  「為什麼?妳會繼續學習書法,不是為了那名男孩嗎?」

  小棠的臉馬上脹紅,她尷尬地避開視線,然後不悅地噘起嘴巴。

  「是這樣沒錯……但是之前聽過老爺子你的話,我認真想過,我還是認真學習書法較好……」

  小棠的聲音越來越輕,若非家裡安靜,恐怕老身不能聽見。

  「用那種理由去學習書法,對他也好,對書法也好……感覺都很不敬,而且,那個……我也想像老爺子那樣,能夠更加用心去感受世界……」

  小棠說完這句話後,不敢正視老身,只敢抬起眼睛望過來。

  看著這雙眼,老身但笑不語。

  想要用心去感受世界的人,世界也會自然接受她。

  此刻她需要的,就是引領她前進的長輩。

  老身,當然願意引領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