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神遊戲》番外篇(4)

  「看來只是無聊的謠言呢。」

  男子拿出香菸盒,輕鬆地叼起其中一根,接著縷縷白煙往上攀升,悠然融入深暮的夜色之中。

  「但我也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女子脫下墨鏡,一雙柳眉輕輕皺起,然後平靜地注視前方。

  「該怎樣說,和魔人很像,但又像是完全不同的氣息……也許那些『消失』的傳言都是真的。」

  「如果是天使,契約者一定會發現,但很多組契約者都來過了,全部都沒有發現,而且魔力渾沌也沒有發生,不太可能是天使之巢。」

  「我知道,但是……」

  女子還是不能釋懷,柳眉越皺越緊,男子立刻聳了聳肩,接著他用力吸一口氣,香菸當場消失了一大半。

  「好吧,既然妳這麼堅持,我們就來搜索一下吧。我去這邊,阿筠妳去那邊,半小時後回來集合。」

  「收到。」

  女子頭也不回便踏出腳步,男子見狀隨即無奈嘆息,之後他拿出另一根香菸,輕描淡寫點燃起來。

  半小時後,女子沒有回來。

02

  吃人的街角。

  這一個月來,網上瘋傳一則傳言,任何人在午夜0時0分走在XX區的XX街上,不分男女老幼,全部都會失蹤,而且不是普通的失蹤,而是被街角吃掉了。

  明明上一刻還在眼前,但就在下一剎那,一個完好無缺的人就像蒸發了似的瞬間消失。

  人不可能會無故消失,街角也不可能會吃人,但事實上的確有很多人突然消失了,而且全部人也真的走過這一條路。

  綜合所有消息和因素,契約者組織只想到一個可能。

  天使之巢。

  天使之巢會突然出現,也會強行把人吸進去,當中過程不消兩秒,而一般人都不會察覺它的存在,所以和網上的傳言十分吻合。

  可是他們錯了。

  這個「吃人的街角」,並非天使之巢。

  「這是……」

  姿筠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光景,至少有十個人抱膝坐在牆邊,可是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彷彿沒有發現他們的存在——不只如此,就連這些人自身也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存在似的,他們低著頭,沉默得近乎死寂。

  在這些人的前方,有一團人型的白煙在半空飄浮。

  姿筠待在契約者組織已有五年,她馬上察覺到那團白煙有不妥,它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雖然和天使不同,但是卻相當接近魔人。

  會襲擊人類的魔人——即使鮮有聽聞,但在和魔人合作的歷史之中,魔人發狂施襲的事確實偶有發生。

  「妳……」

  人型白煙開口了,聲音低沉得猶如從地底傳來,姿筠當機立斷,馬上轉身拔腿逃跑!

  「快通知總部!發現了不明的魔人!」

  同行的男子就在眼前,姿筠連忙加快腳步,可是男子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悠閒地抽著香菸。

  「快點通知總部!」

  姿筠氣急敗壞地大叫,但是男子還是不為所動,所幸人型白煙沒有追上來,仍然待在後頭的遠方,姿筠隨即拿出手機,親自打給總部的同伴。

  然而電話沒有接通,只有寂靜的聲音在耳邊迴響。

  「怎麼在這種時候……嗚!」

  姿筠拚命往前奔跑,本來以為同行男子會主動避開她,不料對方竟然站在原地不閃不避,她連忙抱緊身體,準備承受迎面而來的撞擊……

  沒有。

  就在二人要互相碰撞的瞬間,姿筠竟然筆直地穿過男子。

  「咦……」

  姿筠以為是男子及時避開了,可是她轉頭看過去,男子還是叼著香菸,百無聊賴地望著夜空。

  「這是……怎麼回事?」

  一陣惡寒攀上背部,姿筠終於察覺到事情遠比想像中嚴重,她伸出手,想要抓住眼前男子,可是雙手就在她的眼前,猶如鬼魅一般穿過對方。

  男子渾然不覺,他既看不到、聽不到、也感受不到姿筠的存在。

  「不,這怎麼……」

  姿筠再試著要抓著男子,可是無論她怎樣嘗試也好,雙手還是直接穿過對方的身體,她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然後她看到了。

  人型的白煙已來到眼前。

  「是你做的好事嗎?」

  姿筠立即把手探向腰間,謝天謝地,手槍還在。

  「我……」

  人型白煙再度開口,並且往前伸出右手,姿筠沒有猶豫,她往旁躍開,接著快速扣下板機,三發子彈幾乎同一時間往前射出!

  子彈直接打中白煙,可是它們只是一直線穿過白煙,而白煙毫髮無傷,依然平靜地在半空飄浮。

  白色的手臂,也逐漸靠近姿筠。

  「不要過來!」

  姿筠大聲怒喝,緊接著把剩下的三發子彈都射出來,可惜還是未能傷白煙分毫,更因為沒有及時逃避,白煙的右手已經抓住了她。

  「不……嗚!」

  冰冷的氣息倏地籠罩全身,姿筠拚命要甩開白煙,可是身體瞬間凍僵,她連顫抖也做不到,只能夠僵在原地。

  不只是冰冷,一襲渾濁的黑色也駭然襲上心頭。

  是絕望,也是死寂。

  「嗚……」

  因為失去一切而絕望,也因為絕望也放棄一切。

  永無止境的死寂,緩緩地,溫柔地從後擁抱上來。

  世界變成灰色。

  不是白色,也不是黑色,是完美得不偏不移的灰色。

  在這個灰色的國度,世界是如此平靜。

  恐懼和絕望都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沒有絲毫動盪的寂靜。

  待在這裡吧。

  姿筠不禁全身放鬆,她慢慢往前走,手腳彷彿隨時都掉下來,可是她沒有害怕,只是一步、一步、一步地走著。

  沒有事情需要害怕。

  沒有事情需要擔憂。

  世間的一切,也不能傷害她……

  「竟然是這樣啊。」

  就在姿筠要埋沒在黑暗之際,忽然一道白光從天而降,姿筠倏地睜大雙眼,然後她看到天使——

  不,是女僕。

  「到底是怎樣的環境會生出『新生魔人』,這的確是一個值得探究的謎團,可是就這樣來看,這個新生的魔人不應該存在,對天使來說,它的力量太弱,但對人類來說,卻是致命的危險。」

  一隻渡鴉悠然在女僕頭頂飛翔,姿筠抬頭看著牠,霎時間說不出半句話。

  直至女僕舉起右手,一道微弱的閃光在眼前閃爍。

  「請等一等!」

  姿筠搶先開口了。女僕和渡鴉似乎吃了一驚,不約而同轉過頭來,可是女僕沒有因此鬆懈,右手一轉,正要往後逃跑的白煙馬上被困在原地,痛苦地仰天咆哮。

  「怎麼了?」渡鴉饒有趣味地盯著姿筠說:「有什麼不妥嗎?」

  「這個……」姿筠微微顫抖,好一會後才毅然接著說:「它是我們……不,是普通人口中的鬼魂,對嗎?」

  「嚴格來說,應該是地綁靈。」渡鴉淡然地說:「我們也有研究過靈異現象,因為新生魔人的出現,和靈異異象脫不了關係,尤其是強烈的怨念更容易生成新的生命。這傢伙也應該是其中之一吧。」

  渡鴉說完後便不感興趣地轉回頭,之後低頭對女僕說:「好了,動手……」

  「不!那個!」

  姿筠又再打斷渡鴉的說話,渡鴉隨即不悅地皺起眉頭,然後盯著姿筠說:「妳有什麼想說嗎?」

  「這個……」姿筠抬起頭,凝重地望著人型白煙,「它是地綁靈,也是新生魔人,既然這樣……」

  「妳該不會想說,妳想和它訂立契約吧?」

  渡鴉率先開口說道,姿筠立刻僵住身體,不敢望向渡鴉。

  「……是的。」

  「為什麼?」

  本來以為渡鴉會立即震怒,可是出乎意料之外,渡鴉竟然一臉平靜地問道,姿筠馬上鼓起勇氣回答:「因為……不這樣做的話,你們就會殺死它。」

  「是的,我會這樣做。」渡鴉直接承認,「放任新生的魔人不管,對人界沒有半點好處。」

  「所以我想和它訂立契約。」

  姿筠堅定地抬起頭,有神的雙眼筆直地望著渡鴉。

  「它的力量對邪神,甚至對天使也沒有用,只有對人類有害……可是剛才我深入它的世界,總覺得……它有話想說。」

  「它散發出來的氣息,只有絕望和死寂。」

  「是的,但為什麼會這樣……我想知道。」

  姿筠抿緊嘴唇,剛才繞纏全身的惡寒彷彿仍未散去,但她不再顫抖,而是慢慢走近白煙。

  白煙還是一臉猙獰,姿筠也有點退卻,可是仍然堅持往前伸出手。

  「監督大人,我知道自己沒有當上契約者的才能,更加沒有能力和天使以及邪神戰鬥,但這樣的我,不想對它見死不救。」

  沉默。

  渡鴉沒有回答,只有白煙發出無聲的咆哮,接著過了好一會兒,渡鴉才接著說:「我先警告妳,這是很危險的。要是妳和它訂立契約,它便可以再把妳拖進它的世界,而且因為是妳自願的,我也不能強行闖入。妳可能會就此和世界失去聯繫,並且消失。」

  「嗯。」姿筠輕輕點頭,「我也有這種感覺。」

  「即使如此,妳還是要這樣做嗎?」

  「是的。」

  姿筠的眼神變得柔和,她為什麼會這樣做,其實連她自己也不敢肯定,但是看著白煙,她便覺得這是自己應做的事。

  眼前的新生魔人,到底有著怎樣的背景?它是為了什麼留在世上,但又不願讓所有人發現?

  假如能夠進入它的空間,從它的世界往前看,也許就會知道一些事情。

  「好吧,既然妳這麼堅持,我就讓妳放手去做。」

  渡鴉望向女僕,女僕立即知道對方的意思,她右手一揮,除了姿筠和他們之外,其他所有留在這裡的人都被送回現世。

  「妳見過契約者和魔人立契嗎?」

  「嗯。」

  「那麼,妳好自為之。」

  說完後,渡鴉和女僕都消失了。這裡只剩下姿筠和白煙,白煙仍然受困,可是他霍地轉過頭來,雙眼狠狠地瞪著眼前的女孩。

  姿筠幾乎要立即退縮,但是她咬緊牙關,然後往前靠了一步。

  要回去,只有現在。

  姿筠清楚知道,可是就在她踏出腳步的時候,她已經不再猶豫。

  她凝望著白煙,堅定地說出一句話。

  「我,要和你立契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