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神遊戲3》第一章(01)

  盤岩大喝一聲,其他盤古族人立即並肩而立,以身體組成一道厚實的城牆,接著天使一個接一個飛撲而來,巨大的雙手隨即舉起,無懼迎接天使的猛擊。

  然而天使的銀爪還未揮下,一道無形壓力猝然從前方襲來,最前方的天使群來不及防禦,正面承受這道衝擊,當場往後吹飛,並且接連撞上身後的同伴,它們亂成一團,狼狽得滾落地面。

  「岩,你們護送大家進入魔界,這裡由我擋住。」

  瑪娜說得輕描淡寫,但盤岩一抬起頭,便見到她柔弱的側臉緊皺起來,而且正悄悄咬著下唇。盤岩知道盟主大人心裡在想甚麼,權衡過現在狀況,他便命令一半族人前去護送平民,以自己繼續站在瑪娜身邊。

  「岩。」瑪娜不太高興地轉過頭,筆直地望著盤岩。

  「瑪娜大人,讓吾等幫助妳吧。」盤岩不卑不亢地說:「吾等深知瑪娜大人的力量,不過眼前的狀況,恐怕瑪娜大人不能獨自解決。」

  「我不是孤身一人。」

  瑪娜黯然說道,之後她抬起視線,望著在不遠處的琥珀等人。

  她並不知道龍小炎今天會以邪神的身分襲來,但是擔心龍子炎的不只有琥珀等人,她也和他們一樣,都衷心希望能夠找回龍子炎。

  二人相遇不到一個月,交談的次數也屈指可數,可是歷過多次生死難關,瑪娜早已經把他當成生命中重要的人。

  「岩,多謝你們。」

  瑪娜忽然淡然一笑,盤古一怔,但他很快便回過神來。「瑪娜大人別這樣說,吾等一直和妳共同進退。」

  ——他們沒有把妳視為不同的存在。

  瑪娜想起龍子炎對她說過的話,笑容變得更加柔和了,之後她收起笑容,堅毅地仰起頭說:「那麼請你們幫助我,我一定要阻止龍先生。」

  「吾等一定會幫助妳。」

  盤岩也抬起頭,看著在上空睥睨著地面的龍子炎。

 □ □ □ □ □

  「砍掉他們!砍掉他們!」

  村正興奮地在半空躍動,林在武也一臉神采飛揚,幾乎要立即往前撲出,然而當第一波襲來的天使被瑪娜擊退後,龍子炎忽然舉起右手,阻止了天使繼續進擊,村正馬上牙癢癢的瞪著漆黑的天空,高聲叫道:「快,快下來!我要砍!」

  路易也仰起頭望著天空,看著那片淹沒天空的銀色身影,他不禁握起拳頭,憤然低聲說道:「他果然就是邪神。」

  「……龍子炎。」

  顏鳳凰也是目不轉睛盯著龍子炎,他待在天使的中央,身旁還跟著一隻黑色麒麟。相比起身邊的千軍萬馬,龍子炎的身影顯然相當薄弱,彷彿隨時都會被其吞噬,然而他渾身散發出不祥的黑煙,黑煙不斷往外延伸,令他看起來愈發巨大。

  忽然一道身影從顏鳳凰的身邊往上飛去。

  「琥珀小姐!」

  顏鳳凰馬上認出對方身份,急忙振翅追趕上去,而琥珀沒有放緩速度,反而不斷加速,不消幾秒鐘,她已經來到龍子炎身前。

  龍子炎剛才就見到她過來了,他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然後冷淡地說:「琥珀,馬上讓開。」

  「才幾天不見,小龍你變得好囂張耶。」琥珀笑了一笑,接著在半空轉了一圈,說:「枉妾身為了迎接小龍,特地穿上衣服呢。」

  龍子炎立即皺起眉頭,聲音變得更加冷淡:「我們沒有空和妳胡鬧,讓開。」

  「我們?」琥珀挑起柳眉說:「在妾身眼前,只有可愛的小龍啊。」

  「我們給妳最後機會,立即讓開,不然絕不留情。」

  「妾身身邊的男性,從來都不會手下留情呢。」

  琥珀調皮地笑著說,然後她張開雙手,就像要擁抱龍子炎。

  「好了,六天不見,小龍一定很掛念妾身吧?不需要忍耐啊,妾身就在眼前,小龍想抱多久也可以。」

  琥珀輕輕往前走了一步,同時龍子炎行動了,他撲向琥珀懷中——不,他沒有,他只是皺起眉頭,接著右手一揚,一道黑影馬上朝琥珀揮打過去!

  「琥珀小姐!」

  琥珀不閃不避,反而從後趕上的顏鳳凰一把抱住她,急忙把她拉開,她才驚險地避過這狠辣攻擊。

  「龍子炎!你想做甚麼啊!她是琥珀小姐啊!」

  「班長,馬上帶她離開,不然我們連妳們也殺掉。」

  「龍子炎!你不要——」

  「我只說一次。」

  龍子炎再次舉起右手,黑影隨即纏上他的指尖,同時身後的天使仰起頭,朝著天空無聲咆哮。

  顏鳳凰嚇得退後一步,她知道龍子炎是認真的,要是她們不退下去,他真的會命令天使攻擊。

  然而她們絕對不能逃走。

  即使明知希望渺望,她們也只能夠堅持下去。

  「小龍,回來吧。」

  琥珀輕輕從顏鳳凰懷中站起來,然後柔聲地說:「再傷心難過也好,妾身都會在你身邊。」

  龍子炎依然一臉冰冷,不過他沒有揮下手,只是漠然地說:「琥珀,這已經太遲了。」

  「才幾天而已,一點也不遲。」

  「妳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也知道妾身絕不會放棄。」

  龍子炎隨即皺起眉頭,身邊的黑色麒麟也適時吐出一口渾濁的黑煙,把眼前的空氣燻得焦黑。

  接著一聲雷鳴響起。

  琥珀和顏鳳凰馬上錯愕得睜大雙眼,琥珀更立即朝下方瞪過去,但見路易也是一臉驚訝,琥珀立即背後一涼,慌忙開口大叫:「等等!停下來!」

  琥珀不知道到底是誰要用落雷之咒,她只能夠拚命叫道,然而對方顯然不管她的阻止,一陣白光駭然從天使的背後閃現,然後無情地劈下。

  ——本來應該是這樣。

  「喝!」

  閃光乍現,龍子炎霍地大喝一聲,聲音竟比雷聲更響更亮,之後白光竟然像被抹去一般,瞬間在眾人眼前消失無蹤。

  這是怎麼回事?琥珀還未來得及開口,龍子炎已經瞪起佈滿血絲的雙眼,琥珀連忙搶前,可惜慢了一步。

  漆黑的右手往下揮出。

  天使群抬起銀白的頭顱,雙眼藍光一閃,翅膀張開,如子彈般往地面衝出!

  驚懼的叫聲、刀刃相撞的尖銳破聲、以及幾近瘋狂的吶喊聲同時響起。

  「不要讓它們接近魔界之門!」

  地面亂成一團,天使和上古巨人糾纏亂鬥,其他好戰的陣營也加入戰線,他們要不揮舞刀刃,要不用魔法攻擊,勉強打倒了最前方的天使,可惜天使數量實在太多,倒下一個便來兩個,每一個都殺意十足,從不手軟。

  「來,來了!」

  背後傳來居民驚恐的叫聲,他們尤恐不及加快腳步,眼前則是血腥的殺戳戰場,血雨不斷灑下,但是這正是妖刀村正以及他的主人林在武追求的地方。林在武抬起頭,看著眼前的詭異天使,嘴角按捺不住的勾了起來。

  「這還真是壯觀啊。」

  這名天使足足有林在武兩倍高,兩條手臂按在地上,脖子不只比常人更長,而且由中間起縱向分成兩截,兩個同等大的頭顱一左一右,從上而下俯瞰著眼前的帶刀青年。

  兩個頭顱同時張開嘴巴,舌頭伸出,化成兩把細長利刃。林在武看見了,笑得更加高興。

  「還以為你會用甚麼奇怪力量,要互相對砍,我樂意奉陪!」

  雙頭天使當然沒有做任何回答,兩雙藍眼閃爍,頭顱便俯衝而下,利刃左右夾擊,不給林在武半點空隙!

  「砍,砍掉他!」

  村正高昂的叫喊在人群之中格外刺耳,三道妖刀的光芒更是不祥,旁邊的陳雙兒一看,立即閉起雙眼,奮力吸入一口氣。

  黏稠的血腥氣息讓她很不舒服,但是她仍然深呼吸,接著一雙冰涼的雙手適時按上她纖細的肩膀。

  「雙兒,不用害怕。」

  貝麗愛兒枯乾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假如是其他人在這種場合聽到,想必會更加恐懼,可是對陳雙兒來說,同伴的話語正是此刻最能溫柔的安撫。

  她輕輕握住肩上那隻滿佈鱗片的蛇手,然後睜開雙眼。

  「多謝妳,貝麗。」

  眼前場面混亂,她不能隨便亂用石化邪眼,但就在她開眼之際,三名天使正好來到眼前。

  這三名天使體型龐大,雙手雙腳都像岩石,他們轟然落下,不僅在地面轟出龜裂,更撼動整個大地,不少魔人都因此跌倒在地。

  陳雙兒也不例外,她腳步不穩,當場跪在地上,之後眼前一名天使掄起雙拳,毫不留情往下砸落。

  可是拳頭並未打中任何人。

  在倒地的同時,陳雙兒的瞳孔已經變成灰白色。

  石化邪眼,發動。

  天使身型巨大,速度卻也快得驚人,拳頭在半秒之間已來到陳雙兒頭頂,但是在要打扁陳雙兒之前,它猝然在她眼前停下來。

  接著連同他在內,三名駭然落下的天使都變成石頭。

  「妳果然很厲害嘛!」

  林在武興奮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陳雙兒馬上解除邪眼,平靜地朝他看過去,只見他已經打倒雙頭天使,身上雖然有數處掛彩,但他毫不在意,臉上的笑容更是十分燦爛,全身因為劇烈運動而紅通通的,彷彿一名在玩耍的小孩子。

  「後面!」

  突然一名天使從林在武後方猛襲而來,它如同獵鷹一般俯衝而下,長成鳥嘴的雙顎大張,尖銳的牙齒閃出貪婪光芒,可是未咬上獵物,一陣刀光已率先從眼前射來,它本來以為可以及時咬住刀光,不料刀鋒極其銳利,牙齒在它跟前和泥土無異,之後刀鋒順勢向前,把下顎的血肉一擊斬斷!

  「還不夠啊!」

  「對,對!我還要!我還要!」

  林在武和村正如同兩名頑童放聲大叫,陳雙兒看在眼裡,不禁輕皺眉頭,但是她不得不承認,見林在武及時打倒天使,她馬上感到一陣安心。

  「貝麗,我們也上吧。」

  陳雙兒回頭望著貝麗愛兒,對方眼罩的一隻大眼沒有半點感情,可是下方的嘴唇輕輕抿緊,似乎相當擔憂。

  不過二人已經是七年的同伴,已無須過多的擔心和憂慮。

  「嗯。」貝麗愛兒沒有反對,堅定地點了點頭。

  在這場魔人歷史之中最殘酷的「邪神之戰」,根本沒有逃跑的地方,待在這裡,要不加入戰鬥,要不盡速逃入魔界,林在武和陳雙兒都清楚知道,所以他們選擇了前者,然而本應有相同決定的路易卻只是待在原地,神色凝重地盯著眼前。

  「少爺,請冷靜一點。」

  刀光劍影不斷閃現,更有天使變成石頭,戰況已不是簡單用混亂便可形容。路易身為林、陳二人的上司,在戰場之上應該要指揮他們才對,可惜有一件事一直繫在心頭,他愈想愈害怕,甚至忍不住顫抖起來。

  「剛才的落雷……是『我們』的魔法。」

  眼前一直在激戰,幸好沒有一名天使突破防衛衝過來,不然一直站在原地,路易和狄安妮已經不知死了多少次,而路易仍然未能回神,他抬起頭看著天空,難以置信地回想剛才籠罩天際的白光。

  「除了我以外,還有梅林在這裡。」

  路易緊握拳頭,聲音顫抖著說:「而且是比我更加強大的梅林。」

  「少爺,請恕安妮冒犯,這不是現在該擔心的事情。」

  狄安妮難得微慍地責難,路易這才回過神,不過他仍然忍不住嚥一口氣。

  「我知道,但是這很不妙。」

  路易絕非害怕有人比他更強,他剛才會感到害怕,是因為「那個人」混進陣了營之中,而他竟然一無所覺。到底對方有甚麼目的?只是單純要逃入魔界,但又不好意思表露身分?抑或他想趁亂混入民眾之中,之後引起混亂?

  更糟糕的是,那個人會不會背刺他們?

  然而這都不是路易最害怕的。

  假如事情真的如他所想,後果會相當嚴重。

  「可惡……」

  「少爺!」

  忽然狄安妮驚叫一聲,他來不及反應,狄安妮率先撲倒他,接著一道銀光掠過眼前,結實地刺穿他本來站著的地面。

  襲擊者是一名下半身猶如蜘蛛的半人型天使,不過它只有四隻腳,每一根都比成年人更高,形狀如同尖錐,全部沾滿鮮血,其中一根更掛著一名魔人的屍體。天使上半身轉過來,冰冷的藍色光芒隨即射向路易。

  路易馬上冷靜下來。雖然剛才他一直都驚懼不已,但到了生死關頭,梅林的血統令他腦袋比平常更快更清晰。

  天使舉起跟前一條腿,路易隨即運起魔力,朝對方跟前的另一隻腳射出無形的衝擊波,可惜天使的平衡超乎想像,雖然它稍微往前傾倒,但是後兩腳用力一撐,整個身體便穩定下來,之後前腳繼續揮下,筆直地往前刺殺!

  然而這早在路易意料之中。

  尖錐馬上就要刺穿路易和狄安妮的身體,忽然天使往後跌倒,原來剛才看似消散的衝擊波並未完全消散,路易馬上聚合僅餘的魔力,像一條利索般纏住對方後肢,之後用力往後猛拉,強硬把它拉到地上!

  天使狼狽地倒在地上,正要爬起來,突然一道重壓從頭頂壓來,它當場陷入地面,在地面掙扎起來。

  「真是的,讓我冷靜地思考一會兒也不行嗎?」

  路易已站了起來,他加強天使上方的結界密度,天使隨即被整個壓碎,然後他伸手扶起倒在身邊的狄安妮。

  「對不起,剛才我太大意了。」

  路易老實道歉,狄安妮沒有不悅,只是輕輕搖頭。

  「少爺沒事就好。」

  「區區一隻天使,不可能打倒我。」

  路易自信地說著,但他接著抬起頭,坦然吐一口氣。

  「但要面對這麼多天使,我們根本不可能獲勝。」

  「路易先生,現在放棄還太早了。」

  忽然瑪娜的聲音從後傳來,路易回過頭,她和盤岩的身影隨即映入眼簾。

  「妳可以一口氣打倒這麼多天使?」

  路易知道瑪娜的力量,不過他實在不敢相信瑪娜可以獨自打倒這鋪天蓋地的天使軍隊。果然如他所料,瑪娜淡然搖頭否認,可是她接著說:「不可能全部打倒,但要撐到大家都逃進魔界,我有信心做得到。」

  「等等。」路易立即察覺到瑪娜說話背後的真意:「妳該不會想犧牲自己擋下它們吧?」

  「幸運的話,也許我也可以及時逃進魔界呢。」

  瑪娜沒有否認路易的說話,只是嫣然笑著回答,路易聽到後眉頭皺緊,不悅地說:「龍子炎說得沒錯,妳果然是個爛好人。」

  「龍先生對我的評價真差啊。」

  瑪娜苦笑一聲,驟然幾道黑影從天而降,路易趕忙抬起頭,但還未看清楚對方模樣,銀色的軀體便被無形的力量暴力榨壓,接著化成碎片。

  「對不起。」

  銀色細雨從頭頂灑下,盤岩為瑪娜擋下,之後瑪娜黯然垂下眼簾,看著不斷狂暴襲擊而來的天使。

  「也許我們從一開始就做錯了。」

  一名天使急速旋轉,龍捲風似的割開無數魔人身體,它捲著腥紅的血雨突破包圍網來到瑪娜身前,盤岩正要擋下,瑪娜搶先搖頭阻止。

  之後她舉起右手,筆直地對準襲擊者。

  「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事情。」

  瑪娜堅定地睜開眼睛,把天使的模樣烙在腦海之中。

  「請安息吧。」

  纖細的手掌緩緩握起。

  看不見終點的戰鬥,終於翻開了第二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