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神遊戲3》第一章(02)

  美麗的魔人抿著嘴唇,琥珀色的雙瞳猶如寶石一般,堅定地凝視龍子炎。

  「妾身會一直伴在你的身邊。」

  「琥珀,太遲了。」

  龍子炎仍然一臉冷漠,他舉起雙手,黑影隨即鼓譟不定。

  「讓開吧,你們不是我們的仇敵。」

  黑影逐漸化成一柄黑色長槍,龍子炎右手一握,槍尖隨即劃破半空,指著前方兩名女子。

  「妾身不會讓開。」琥珀毅然搖頭:「妾身不會讓小龍一錯再錯。」

  「我們沒有錯。」

  黑影在龍子炎背後化成雙翼,倏地往左右張開,遮蔽了半邊天空。

  「不,『你們』錯了。」

  琥珀握緊槍柄,悄然深呼吸。

  她知道自己再說甚麼,也不可能傳到龍子炎的心中。

  她更加知道,假如易地而處,自己也很可能做出相同的事情。

  可是她還是擋在龍子炎的前方,斧槍也無懼地對準眼前。

  然後她淡然勾起嘴角。

  「就讓妾身用身體帶你們回到正途吧。」

  柔軟的身體縮地收緊,接著右腳一踏,一股魔力正好從腳底釋出,琥珀以此為借力,馬上往前撲出!

  天空畢竟不同地面,假如這是在地上,不消半秒琥珀便能搶到龍子炎懷中,但僅靠魔力為推動,速度大打折扣,龍子炎把這一切看在眼裡,他看穿了琥珀突刺的軌跡,槍尖隨即朝左上方斜出,擋在對方的路徑之上。

  假如琥珀繼續衝前,她肯定會撞上槍尖,但是她不能避開,哪怕只是半秒鐘的遲疑,龍子炎便會反過來順勢突刺,結實刺上她毫無防備的左肩膀。

  ——然而看穿對方動作的人並非只有龍子炎一人。

  龍子炎一抬起槍尖便察覺到不妥,琥珀的身影輕輕往旁挪動,雖然只是移動半分,沒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不過正因為這些微差距,槍尖未能對準琥珀的破綻,反而撞上了斧槍的槍尖!

  「嗚!」

  黑色的槍尖撞出火花,猛烈的衝擊自手臂傳來,疼得琥珀低叫一聲,可是她沒有放開雙手,反而趁龍子炎吃驚之際,迅速撥開眼前長槍,接著雙手揮下,劈出快狠一擊!

  這次龍子炎來不及閃避,在琥珀身後的顏鳳凰不禁驚呼一聲,可是斧槍沒有劈開龍子炎,只是在他眼前驚險掠過。

  龍子炎瞪大雙眼,然後他皺起眉頭,不悅地瞪著琥珀。

  「妳這是甚麼意思?」

  「妾身不可能真的劈擊小龍。」琥珀輕輕一笑。「老實說,像這樣子和小龍兵刃相向,妾身已經萬般不願意。」

  龍子炎的眉頭馬上皺得更緊了。「既然如此,立即給我們讓開。」

  「不可以。要妾身讓開的話,就先打倒妾身吧,但是不要忘了,當初教導小龍戰鬥技巧的不是別人,正是妾身啊。」琥珀自信地笑著說:「要打倒妾身,不使用犯規的力量恐怕不行呢。」

  龍子炎身邊的黑影立即激動起來,它們想要撕碎身邊的一切,瘋狂地拚命抓撓,有一些更霍地往前伸出,朝著琥珀張牙舞爪。

  「沒這個必要。」

  龍子炎冷冷地說,而說話一出,黑影當場停在半空,然後在半空揮舞了好一會兒後,才不甘心地退回去。

  之後龍子炎右手一揮,長槍瞬間變回無形的黑影。

  「要打倒妳,我這樣子就夠了。」

  「小龍,妾身雖然喜歡自信的男孩,但這未免太逞強了啊?」琥珀馬上苦笑。「要徒手打嬴蚩尤,連黃帝也做不到耶。」

  「我不是黃帝。」

  龍子炎毫不動搖,緩緩瞇起雙眼。

  「而妳也不是蚩尤,琥珀。」

  琥珀立即察覺到龍子炎的打算,優美的柳眉輕輕挑起,但是她也別無他法,只能夠抓起斧槍,無奈地說:「小龍,真的要這樣做嗎?」

  「要不然妳讓開也行。」

  「那麼也許會受點皮外傷呢。」

  琥珀暗中發勁,然後嬌笑著說:「放心,妾身會盡量溫柔一點。」

  話語剛落,美艷的身軀已騰空而起。

  劃破天際的黑色影子,準確地朝龍子炎劈下去。

  時間只有三秒,不,兩秒。

  龍子炎眼也不眨,仔細看清楚琥珀身上每個動作。

  肌肉的收緊,胸口的起伏。

  還有她臉上堅毅的表情。

  一秒。

  斧槍已經迫到眼前,幾乎擋住了整個視野。

  琥珀的肌肉依然沒有放鬆,臉上的表情也同樣堅定。

  半秒。

  斧槍的刃鋒幾乎要削斷額前的瀏海,並且砍穿他的頭顱。

  接著斧槍霍地停了下來。

  在這電光火石之間,龍子炎終於行動了。

  琥珀驚見龍子炎一直沒有任何動作,正要收回斧槍免他身受重傷,但龍子炎搶先從斧頭低下竄出,琥珀當場暗叫不妙,她趕忙掄起雙臂,然而斧槍是長兵器,在近攻方面有著絕對的劣勢,她馬上咬緊牙關,把斧槍變成長劍。

  可惜右手還未收回,龍子炎已一拳打上她的腹部。

  「嗚——!」

  龍子炎和琥珀解除契約後,身體理應變回普通的人類肉身,可是此刻他的拳頭非常沉重,琥珀當場眼冒金星,接著喉頭一甜,頓即吐出一口鮮血!

  琥珀急速往後飛退,顏鳳凰慌忙接住她,然後顏瞪起雙眼,憤然怒叱:「龍子炎!你真的瘋了嗎?」

  「班長,帶她離開。」

  龍子炎冷冷地說,之後他張開雙手,濃厚的黑煙急速竄出。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瘋狂』。」

  「龍子炎!快點住手吧!」

  顏鳳凰霍地展開雙翼,激動地大聲吆喝,不過龍子炎沒有理會,繼續從雙臂釋出黑影。

  「我們不會住手,絕對不會。」

  「就算你這樣做,你的哥哥也不會回來啊!」

  「妳說得沒錯。」

  龍子炎坦白承認,之後他瞪著顏鳳凰,神情冰冷得就像一尊冰雕。

  「所以我才要他們血債血償。」

  「不要執迷不悟啊!」

  轟!顏鳳凰的叫喊被一記猛烈的爆炸打斷,她立即嚇得僵住身體,低頭一看,驚見魔界之門竟然爆炸起來!

  「龍子炎!你……」

  顏鳳凰錯愕地抬起頭,她本來以為這是龍子炎下的手,不料龍子炎也瞪大雙眼,然後一雙丹鳳眼往上勾起,凶狠地盯著地面。

  「那些混蛋……別想逃!」

  龍子炎身旁的黑色麒麟霍地仰天長嘯,接著快速往前奔跑,龍子炎一個翻身,及時騎到衪的背上,立即如同黑色的流星衝到地面。

  「龍子炎!等等!」

  顏鳳凰趕忙追上去,而龍子炎絲毫不理會地面的混戰,策著麒麟衝往魔界之門,但是一道結界突然擋在眼前,他馬上皺起眉頭,轉頭瞪向右手邊。

  「路易,滾開。」

  「剛才是你做的嗎?」路易也不退讓,狠狠地瞪回去,「那邊都只是平民,你就這麼喜歡濫殺無辜嗎!」

  「龍先生,請收手吧。」

  瑪娜也急忙來到路易身邊,血紅色的瞳孔閃爍出一絲悲痛,說:「我們的確做錯了,但居民是無辜的,請放過他們。」

  「不是我們做的!」

  冷不防龍子炎一聲大喝,路易當場僵在原地,之後他想起剛才天上的雷光,馬上心頭一顫。

  「難不成!」

  他慌忙解開結界,之後衝到逃亡的人群當中,瑪娜也趕忙跟上去,而龍子炎則策起麒麟,飛到天上瞪著地面。

  之後他們都看到了,本來閃爍著紫色光芒的魔界之門已經黯淡無光,支撐著拱門的石塊更滿佈裂痕,彷彿只要輕輕一觸,它們就會當場粉碎。

  「這到底是……」

  瑪娜錯愕地抬起頭,接著她聽到在魔界之門底下傳來啕哭,連忙衝上前看,只見不少居民滿身傷痕,有些甚至伏在地上動也不動,還在動的居民拚命拍著石門,可惜紫光沒有再次出現,他們只能夠徒勞地穿過拱門,繼續留在原地。

  「大家冷靜點!」

  路易揚聲叫道,之後他按著石門邊緣,急速唸起咒語,石門終於再次亮起紫光,民眾這才冷靜下來,但不少人依然涕泗縱橫,似乎受了不少驚嚇。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路易轉頭問倒在地上的盤古族人,對方狼狽地爬起來,之後愧疚地說:「吾等也不知道,只知道裡面突然爆炸,然後魔界之門便消失了。」

  「路易先生,難道是魔界不穩定嗎?」

  瑪娜慌張地問道,但路易咬緊下唇,不甘心地用力搖頭。

  「不是。可惡!被他們擺了一道!」

  路易猛地搥打拱門,之後他急忙對瑪娜說:「妳馬上進去。」

  「不可以。」瑪娜立即拒絕:「外面還有很多天使,我不可以丟下他們!」

  「就因為要保護他們,妳才要立即進去!」

  路易憤然打斷瑪娜的話,瑪娜一怔,完全不明白路易的意思。

  「路易先生,現在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他們混進來了!」

  他們是誰?——瑪娜還未追問,四周駭然閃起的潔白光芒已經率先回答她的疑問。

  大封魔結界。

  「嗚——!」

  白光乍現,所有魔人隨即痛苦地倒在地上。居民都是第一次遇上運不上魔力的情況,相比起身體的痛苦,他們更是感到驚懼,無力的痛哭此起彼落,瑪娜聽著,雖然意識險些兒要當場消失,但她拚命咬緊牙關,抓著石門站了起來。

  大家不要驚慌——瑪娜很想這樣大叫,可惜光是站著便已經花盡全力,她幾乎連眼睛也張不開,只能夠睜開一條縫,然後難過地看著前方。

  忽然一道黑影淹沒整個視野。

  「不要妄想逃得了!」

  狂暴的怒吼從天而降,然後猛烈的巨響接連爆炸,瑪娜駭然抬起頭,接著魔力像洶湧大浪般撲回體內,她馬上頭昏目眩,失足倒在地上。

  然而這只是一瞬間,她倏地抓緊地面,急忙站了起來。

  「龍先生!不要這樣做!」

  當她再一次連接上世界魔力的時候,白光已經消失不見,接著她看到黑影以龍子炎為中心在半空伸展而出,她感覺到每條黑影跟前的魔力都突然扭曲,她生平第一次遇到有人能夠憑自己的意志扭曲魔力運作,但是這樣做的結果她卻清楚不過。

  魔力扭曲、渾沌、繼而爆炸。

  在龍子炎的操控之下,世界的魔力爆炸了——而在其他人的眼中,這簡直是世界本身在爆炸。無數的變異從爆炸之中產生,世界的魔力也因此變質,路易察覺到體內的魔力急速流失,之後他駭然環看四周,只見四周的魔人再次痛苦地倒地,不過這次並非被人強硬斬斷魔力,而是體內的魔力和四周的不再協調。

  路易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他急忙再次打開魔界之門,接著抬起頭,不料眼前出現了更加駭人的景象。

  無數的黑色裂縫在眼前憑空裂開了。

  「我們會找到你們,絕對要你們血債血償。」

  龍子炎極力左右張開雙手,接著黑影不斷膨脹,把他整個人包圍其中,同時四周的天使突然停了下來,丟下倒在地上的魔人不管,逐一捲曲起身體,然後朝天上的裂縫飛進去。

  「快追上去!」

  路易馬上跑回狄安妮身邊,林在武、陳雙兒和顏鳳凰也看著這些裂縫,雖然在混亂中聽不到路易的指示,不過他們都知道現在該怎樣做。

  「小班長!快點!」

  龍子炎和天使的身影消失在裂縫之中,之後裂縫急速消失,顏鳳凰馬上抱起琥珀,和其他人一起急速衝進去。

  紅黑的空間隨即吞噬他們。

  接著他們見到了另一道裂縫,以及在四周不斷飛舞的紫色飛蟲。

  「衝過去!」

  眾人無視蟲子的阻撓,一路直衝撞上它們,之後他們在另一道裂縫要閉合之前及時衝出。

  銀白的月光馬上映入眼簾。

  「這裡……嗚!」

  顏鳳凰驚喜地瞪大雙眼,但是她來不及停下來,身體結實地撞上眼前樹幹,她馬上狼狽地倒下,幸好及時抓住樹幹才穩住身體。

  樹幹表面長滿腫瘤,顏一抓住它,腫瘤當場爆裂,沾得她滿手紅色黏液,她馬上嚇得驚叫一聲,不過她很快便回過神,臉色鐵青地看著地面。

  她認得這棵樹,也認得這裡到底是甚麼。地面已經被樹根占據,水泥建的建築物東歪西倒,淒慘的哀鳴處處,顏鳳凰倒抽一口氣,接著轉過頭,看著和她一起「闖進來」的同伴。

  林在武、陳雙兒和狄安妮都在,而在他們的身上,村正、貝麗愛兒和路易都變成動物模樣,正一臉凝重地盯著地面。

  「我們回來了喵。」

  懷中傳來琥珀的聲音,顏立即低下頭,只見棕色的雪鞋貓正抬起頭望著自己。

  「……嗯。」

  終於回到現代,顏鳳凰本來應該感到高興才對,可是她現在笑不出來。

  她閉起雙眼,毫不掩飾地用力深呼吸,之後她抬起頭,果然見到「那個東西」。

  乍看之下那是一朵漆黑的烏雲,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它的真身是甚麼。

  「邪神」,終於降臨現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