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神遊戲3》第二章

  「原來你們在這裡是這種狀態……真是奇妙,我還以為自己一定會受不了,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跟過來呢。」

  瑪娜淡然苦笑,之後她收起笑容,抬起頭望著漆黑的天空。

  「那是龍先生吧?」

  瑪娜不願意相信,但是她清楚知道黑影的真身,其他人沒有回答,只是瞇起雙眼,跟著她抬起頭。

  「咕呀——!」

  駭然無數咆哮震天而來,琥珀立即繃起身體,果然還未回頭,又有幾道裂縫憑空出現,銀色的人型天使接著破繭而出,從天空襲向人間。

  本來已經一片死寂的城市,馬上湧起一陣恐慌。

  「現在不是悠閒呆著的時候。」

  路易皺起眉頭,納悶地說:「我們必須要阻止他。」

  「換句話就是要和他戰個你死我活吧?」林在武立即笑著回答:「雖然和我預期中有點不同,但我十分樂意。」

  「不,不好吃!」村正難得反對,不過它依然興奮地活蹦亂跳。

  「大少爺,請等一等。」琥珀馬上說:「妾身明白你的顧慮,但是請再給妾身一點時間喵。」

  「現在已經來不及了,琥珀。」

  路易瞇起雙眼,堅定地說:「放棄他吧,他不再是妳心中的小男孩了。」

  「妾身絕對不會放棄小龍。」

  「再讓他亂來,世界真的會被毀滅。」

  「妾身會把他帶回來,一定會。」

  琥珀毫不退讓,路易馬上用力吸一口氣,然後不悅地說:「妳現在這樣子可以做甚麼?沒有契約者,連能力也用不到,妳是打算怎樣帶他回來?」

  「帶迷路的小孩回家而已,不需要能力喵。」

  琥珀嫣然一笑,路易卻不敢苛同,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難看,然而在要開口之前,一隊人馬正好從遠處趕來。

  「地區長!」

  路易馬上回過神,趕來的隊伍都穿著一身整齊的黑色西裝,有男有女,而且身邊都帶著不同的動物,路易立即認出他們——正是香港區內的契約者。

  「現在發生了甚麼事?」

  情勢遠比想像中危急,黑衣男子也顧不得身分,焦急地問路易。路易想了一會兒,再瞥了琥珀一眼,接著說:「情況不妙,邪神出現了。」

  「果然……」

  契約者們馬上嚇得臉色慘白,但是當中最焦急的莫過於琥珀,她連忙想要阻止路易說下去,可惜還未開口,路易已率先說道:「不要慌張,邪神早晚會出現,現在只是比預期早了一點而已。我們兵分兩路,你們應付湧出去的天使,我們對付邪神。」

  「地區長你們要正面對抗邪神嗎?」黑衣男子大吃一驚:「這太危險了!至少讓我們幫忙——」

  「你們還要救助居民。」路易打斷部下說話,「雖然生還者應該不多,但絕對不可以丟下他們。」

  「……收到,我們去對付天使和救助居民,地區長你們要小心。」

  黑衣男子顯然很不願意,不過他當上契約者也有一定時日,完全明白路易的考慮,於是他帶領身後的男女,一同朝著邪神的反方向奔去。

  琥珀沒料到路易會這樣分配人手,霎時間不知該說甚麼,只能疑鹿地看著在上方飛行的渡鴉。

  路易察覺到琥珀視線,不悅地瞪了她一眼,然後平靜地在狄安妮手臂上停下來。

  「大少爺,你……」

  「沒必要把他的真面目告訴他們。」

  路易抬頭望向狄安妮,不用開口,狄安妮便已知道路易的打算,於是默唸起咒語,之後一陣金光緩緩托起眾人。

  「我們和妳一起過去,他攻過來的話,我們便會反擊,但他這麼巨大,我們不可能馬上打倒他。」

  金光緩緩帶著他們接近黑影,路易停了一會兒,接著才說下去:「那段時間我不管『妳們』要做甚麼,但不給我添亂子。」

  路易瞪向琥珀——以及抱著她的顏鳳凰,兩名女孩立即繃緊身體,然後她們都沒有回應,只是望著逐漸迫近眼前的黑影。

  路易這是默許琥珀嘗試帶回龍子炎,琥珀心裡清楚明白,也很感激路易顧及情誼給她機會,不過她沒有向路易道謝,因為在成功之前,一切都沒有意義。

  最壞的結局,是她帶不回龍子炎,然後眾人被他殺掉。

  她絕對不可以讓這種事情發生。

  嗖!他們終於來到黑影跟前,而黑影也察覺到他們的存在,一條黑鞭二話不說,朝他們猛烈揮來,陳雙兒立即發動石化邪眼,然而黑影並非實體,邪眼起不了作用,黑影馬上就要擊中她,不過在這之前,一道銀光及時迎上,把黑影一刀兩斷!

  「痛,痛死了!」

  妖刀完好無缺,但村正當場激動大叫,瘋狂地咬著林在武肩膀,而林在武雙手也感到一陣惡寒,險些握不住刀柄,然而他臉上狂傲的笑容不減,興奮地盯著前方。

  「這真是嘔心的力量呢。」

  還未來得及準備,又一道黑影從旁襲來,林在武馬上往旁劈出利刃,同時右手一抓,幾根辣椒便拋到半空。

  「拍檔,要來認真了啊!」

  刀光在空中閃耀,辣椒和黑影都被斬得粉碎,接著銀白刃身閃出赤紅光芒,林在武背上的村正猛地躍起,口中竟然噴出火焰。

  「嗚,好辣、好辣!」

  村正霍地瞪大雙眼,一雙紅光乍現,林在武的雙瞳也隨之變得通紅,他盯著前方亂舞的黑影,嘴角愉悅地往上勾起。

  「老闆,拜託你掩護我了。」

  路易馬上命狄安妮退到林在武身後,同時他對跪在地上的陳雙兒說:「雙兒妳趁機休息,待會也許需要妳的力量。」

  「嗯。」陳雙兒老實點頭,然後她抬頭望著林在武,細薄的嘴唇輕輕抿了起來。

  「血!我要血!」

  「這東西應該沒有血呢,拍擋。」

  村正瘋狂大叫,林在武也笑得愈來愈燦爛,之後無數黑影從四方八面襲來,每一根都帶著冰冷的死亡氣息,林在武知道哪怕只要被它們輕輕碰到,它們便會殘虐地吞噬自己的性命,而他無從反抗。

  然而林在武並不害怕。

  這種生死一線間的極限危機,正是他夢寐以求的戰場。

  現在在他的眼裡,他甚麼也看不見,他只看得到一片血紅,以及隱藏其中的無盡殺意。

  很多人都誤解了一件事,他們以為妖刀村正的正體就是眼中所見的日本刀,然而第一次見到村正的時候,林在武便看出它的真正面目。

  日本刀只是被依附之物,妖刀村正的真身,是那股痴迷於斬斷一切的狂念。

  即使是神佛,只要擋在眼前,妖刀村正也會把其斬碎。

  世上沒有東西比村正更加純粹,而當林在武和村正的核心融為一體,他才能夠把村正的威力發揮至極限。

  「神佛殺滅」。

  殺或被殺,這就是村正存在的意義——也是林在武的存在意義。

  殺意,也就是黑影朝林在武襲來,它們不只從一處襲來,而是從上下左右四面夾擊,林在武避無可避,然而通紅的瞳孔沒有因緊張而收縮,只有嘴角揚起,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一閃。

  林在武動作快得幾乎看不見,甚至連這記閃光也是僅僅看到,其實林在武已經在一秒間,以遠超人類的速度揮出四刀,而且斬擊之後,妖刀並非隨便停在半空,而是「鏗」的一聲,妥當地回到刀鞘之中。

  黑影並未因而停下,林在武也沒因此滿足,黑影似乎察覺到林在武的危險,馬上集中力量重點攻擊他,同時幾道黑影從天上襲下,打算繞過他直接攻擊後排路易等人。

  「你的對手是我。」

  又是「鏗」的一聲,接著黑影消失。

  當其他人回過神來,已是再次見到他收刀回鞘,

  雖然早就知道林在武的厲害,但路易還是屏住呼吸,激動得微微顫抖。

  路立即想起當初遇到林在武的時候,其他人都極力反對林的加盟,但是他固執要讓林成為契約者。

  因為他相信要打倒邪神,林在武和村正的力量必不可少。

  現在他十分慶幸當時自己堅持己見。

  「你還有更強的力量。」林在武仰起頭,笑著對眼前的殺氣說:「不要再隱藏了,讓我們全力大戰吧。」

 □ □ □ □ □

  勝得了。

  眼看林在武和黑影戰鬥竟然不落下風,琥珀也看得大吃一驚,假如邪神的真身不是龍子炎,她應該相當高興——然而正因為邪神是龍子炎,所以她開心不了。

  她知道林在武實力非凡,但是她從沒想過他竟然厲害至此。林和她相比絕對是兩個不同的極端類型,當初她為了打倒邪神,辛苦練成群魔契約,並且和不同魔人立契得到眾多能力;林在武則全力專注於劍術之上,立契的契約者也是和他幾乎身心一體的妖刀村正,從而把自己的專長推至極限。

  到底哪一種才是更強的戰鬥方法?琥珀不知道,也不打算強加判斷,她此刻只知道要是再這樣下去,也許自己來不及帶回龍子炎。

  「小班長,要快點。」

  琥珀努力攀在顏鳳凰背上,而顏鳳凰以不會摔下她的速度盡力飛行,黑影似乎被林在武吸引了注意力,所以在飛行期間,她們都未遇到任何襲擊,可惜黑影實在太過巨大,顏只能夠繞著黑影飛行,完全見不到龍子炎的蹤影。

  「龍子炎,你到底在哪裡啊?」

  顏鳳凰也焦急起來,忽然身邊「轟隆!」一聲,她馬上訝異地轉過頭,接著一道裂痕憑空出現,接著殺意湧現,她連忙往後退避,驚險躲過撲到眼前的閃光!

  「琥珀小姐,請妳抓穩!」

  又一道銀光襲來,顏鳳凰立即展開雙翼,靈巧地在半空盤旋躲避。襲擊者竟然是兩隻獨立飛行的手臂,手腕上猶如戴著盾牌,五根手指合攏在一起,筆直地指著前方,它們不斷追趕過來,顏見狀便倏地轉身,接著毅然伸出雙手,打算徒手接過。

  「嗚——!」

  就在要接住之前,兩隻手臂霍地急速旋轉,一道撕裂空間的猛風瞬即捲襲而至,顏鳳凰嚇得快速往後退避,兩手隨即緊隨而上,不給她喘息機會!

  「小班長,後面!」

  琥珀驚叫一聲,顏鳳凰還未不及轉身,一道金光便已映入眼簾,她連忙轉了半圈,也不顧危險,張開右手便把身後的攻擊硬接下來!一股炙熱氣息燒炙著手掌,然而比起一直緊追不放的雙手,這種能量攻擊反倒傷不了顏鳳凰,她穩住心神,任由纏上手腕的熱力攀上全身,同時她凝神一看,看清楚攻擊是一道鐳射似的火柱,馬上用力深呼吸,把火焰吸進體內。

  「喝!」

  火焰被吸收得一點不剩,緊接著兩手又再襲來,這次顏鳳凰不再躲避,反而往前伸出雙手,銀白的手掌霍地變得赤紅,炙熱的火柱激射而出!

  琥珀早就知道顏鳳凰能夠吸收能量,但她沒料到顏竟然能夠把吸收的能量反射出去——其實顏鳳凰也是現在才知道自己做得到這種事,在把火焰吸收進體內的瞬間,如同那次為了救龍子炎而把早魃的力量吸進體內,這次腦海中也有某些東西覺醒了。

  兩條手臂瞬間被火柱吞噬,接著火柱繼續往前疾衝,只見一名沒有手臂的六翼天使待在前方,它似乎有點吃驚,不過在火焰要把它也吞掉之前,它霍地張開嘴巴,噴射出同樣力量的火柱。

  轟!兩道火柱沒有互相角力,而是直接相撞爆炸,顏鳳凰和六翼天使都往後轟飛,後者墜落到地面,而顏則失去平衡,急速朝黑影撞去。一陣冷徹心扉的惡寒從後襲來,顏鳳凰急忙咬緊牙關,極力張開翅膀穩住身體,可惜去勢依然猛烈,根本停不下來。

  「琥珀小姐!抓穩了!」

  顏鳳凰拚命轉過身體,動作激烈得連她自己也感到身體要被氣壓撕裂,同時她奮力舉起右手,一把抓起琥珀,然後她遙出左手,把剛才吸收的剩餘力量釋放出去。

  轟!火焰彷彿在掌中直接爆炸,而火柱雖然擊中黑影,但黑影就像個無底深潭,火柱不斷遭其吞食,猶如泥牛入海,顏鳳凰只能張開翅膀,藉著釋出火球產生的衝力穩定身體,同時死命往後飛退。

  終於她及時在黑影的跟前停了下來。兩者的距離不足半米。

  顏鳳凰冷汗直冒,眼前的黑影如同死神,可惜她未能得及安心,剛才的火焰驚動了黑影,本來它一直沒有行動,但它駭然鼓譟起來,顏鳳凰立即往後飛奔,果然數道黑影從本體撲出,直接朝前方殺出!

  「小班長,不要被它們碰到!」

  「我知道!」

  顏鳳凰慌張得幾乎要咬到舌頭,她不敢慢下來,連回頭看也不敢,她只敢拚命加速,可是黑影死追不放,任她再快也好,依然未能成功擺脫對方。

  「龍子炎!你聽到我的說話吧!」

  眼見無處可逃,顏鳳凰毅然大叫出來,可是黑影並未動搖,依然從後追趕。

  「你現在到底在做甚麼啊?你不是一直都堅持要活下去嗎?怎麼現在就自暴自棄啊!」

  顏鳳凰也沒放棄,繼續奮力大叫,她驚險地左閃右避,總算沒有被黑影抓住。

  「你一直以來都是為了哥哥活下去,失去了他,你可以傷心,可以難過,但絕對不可以自暴自棄!難道你這七年來,從來沒有為自己活過一秒鐘嗎!」

  顏鳳凰咬緊牙關,雙手也抱得牢緊,琥珀適時抬起頭,便見到顏一雙眼睛變得通紅。

  「我認識的龍子炎,我喜歡的龍子炎,才不是這麼軟弱的傢伙啊!」

  冷不防顏鳳凰紅著臉如此叫道,黑影仍然沒有動搖,反而琥珀吃了一驚,她眨了眨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後當她回過神來,不期然噗哧一笑。

  「小班長,真有妳的。」

  黑影還在追趕她們,不過琥珀卻高興地睜開雙眼,然後柔聲地說:「竟然被妳搶先告白了喵。」

  「反、反正這種事又不是先到先得嘛!」

  顏鳳凰小臉變得更紅了,之後她忍不住笑了一聲,掛在眼角的淚水無聲落下。

  「琥珀小姐,我已經盡力了。」

  她抱緊琥珀,聲音顫抖著說:「我不知道還可以做甚麼……」

  「接下來交給妾身,不過拜託小班長保護妾身了。」

  琥珀昂然抬起頭,三名天使正好從四方八面飛來,每一個都冰冷冷地盯著前方,顏鳳凰馬上用力深呼吸,堅毅地點頭。

  「交給我吧。」

  顏鳳凰抱緊琥珀,三名天使型態各異,其中兩名外型相似,一人雙手呈劍狀,另一人則十指猶如長刀,它們沒有發狂攻擊,只是緊追在顏鳳凰身後,耐心等待自己進入攻擊範圍。

  雖然顏並不擅長應付斬擊系的攻擊,不過她並未因此慌張,真要戰鬥起來,顏鳳凰倒有信心可以取勝——然而追著她的還有另一名天使。

  這名天使和其餘兩名完全不同,頭部和身軀呈人型,但雙手和下半身均是細長的觸手,綿密得儼如不斷往後延伸的長髮;另外她飛行的姿態也相當特別,其餘兩名天使都是拍動翅膀追擊,可是她沒有長翅膀,而是在空中不斷自轉,速度較前兩者遜色,不過也十分快速,一直緊隨三人身後。

  到底那些觸手是否鋒利,抑或堅韌得難以撕破,從外表看來實在難以判斷,只是顏鳳凰絕對不想用身體去證實,所以她極力加速,盡可能把黑影和天使甩在後頭。

  「小班長會突然告白,小龍你應該也很驚訝喵?」

  突然琥珀在顏懷中柔聲說道,顏鳳凰隨即害羞得要從天上掉下來,不過她奮力拉起翅膀,不悅地低頭叫道:「等等!這種事不用再三強調啊!」

  「坦白說,妾身也吃了一驚呢,妾身本來認定小班長會把這株幼小的情苗藏在心裡,日後偷偷的拿出來細味品嚐耶。」

  「琥珀小姐,妳這樣說我好像變成變態了!」

  「不過也多得小班長奮勇告白,妾身終於有勇氣喵。」

  琥珀嫣然一笑,然後輕輕垂下眼簾。

  「小龍,妾身也喜歡你,而且比起小班長,妾身的愛還要多上一百倍。」

  「等等!這樣說很奸詐!」身後突然一道銀光襲來,顏鳳凰卻只是輕鬆避過,然後急忙反駁:「還有一百倍這個數是怎樣得出來的!」

  「就是妾身對小龍的愛意除以小班長對小龍的愛意喵。」

  「我不承認這個答案!」

  看著顏鳳凰滿臉通紅,琥珀笑得更加燦爛了,她凝神望著顏的臉孔,馬上想起和龍子炎七年間的相處。

  立下契約之後,他們的每一天都離不開戰鬥,即使不是和天使生死相搏,也是不斷在訓練,幾乎完全脫離了人類正常的生活。

  所以偶爾琥珀也會忘記,龍子炎其實只是一名17歲的男孩。

  「和小龍相處的每一天,妾身都很快樂。」

  琥珀接著說下去,她轉過頭望著淹沒整個天空的黑影,龍子炎的身影並不在眼前,但是她知道龍子炎一定在聽著。

  「妾身很久沒有和人這樣子相處了,沒有任何心機,也沒有任何特別目的,只是想要陪伴一個人。不是妾身自誇,妾身幾乎從來沒有試過孤身一人,無論去到哪裡,總是不缺乏追求者,而假如妾身想要主動出擊,也往往手到拿來。不過耶,不管是接近妾身的人,抑或是妾身主動接近的人,他們都沒有給不到妾身想要的感覺。」

  聽著琥珀的說話,顏鳳凰本來聽得入神,猝然後方的天使霍地加速,她馬上抓緊琥珀,雙翅一振,強行加快速度。

  再這樣下去不妙。

  貼近自己的兩名天使舉起雙手,刀光劍影馬上籠罩而至,顏鳳凰勉強觀察風勢躲開攻擊,但是她沒有時間轉身,因為她知道只要停下來了,要不馬上反擊,要不強硬擋下刀劍,而不管她怎樣做,黑影和最後一名天使都會緊接襲來,到時候被四面夾擊,就算是她也會應接不暇。

  然而要一直往前飛行也不是辦法,現在是她的最快速度,天使要追上來只是時間問題,她不可能三番四次在不看天使的情況下準確躲開攻擊,到時候她一定要停下來。

  要怎樣做才好?顏鳳凰拚命思考,可惜想不出任何辦法。

  「不過小龍你不同。你是妾身第一個契約者,當時妾身其實很不安,既憂慮和你相處不合,更加擔心會害你喪命。」

  情勢如此危急,琥珀當然察覺得到,不過她沒有慌張,反而繼續平靜地說著,臉上的表情更是愈來愈溫柔。

  「但是小龍你撐過來了,即使遇過無數生命危險,你都依然活下來,並且回到妾身身邊。小龍你說過,小時候你都在家中祈求父母和兄長能夠平安回來,而看到他們回來,心情總是悲喜交雜,那時候妾身終於明白了喵。」

  「琥珀小姐,伏下來!」

  顏鳳凰猝然按下琥珀的身體,還來不及解釋,她便率先轉過身來,兩名天使正好揮出刀刃,她看清楚對方攻擊,一閃一擋,驚險地逃過鬼門關!

  可是當她右手握碎天使的劍刃時,她便知道自己已險入絕境。

  最後一名天使追趕而至。

  急速旋轉的身體倏地停下,接著觸手就像有生命似的無風自動,顏鳳凰連忙想要搶先避開,可惜天使比她更快一步,它全然不顧同伴死活,無數觸手往前突刺,兩名天使馬上被刺成蜂巢!

  兩名天使當場身體顫抖,不過它們沒有立即死亡,反而拚盡最後一口氣轉身劈擊敵人,大量觸手隨即斷裂,但這沒有對觸手天使造成任何傷害,觸手馬上重生,然後穿過眼前天使的軀體,筆直刺向顏鳳凰。

  「糟糕——」

  觸手既快且狠,顏鳳凰知道自己逃不了,於是毅然合攏鋼鐵一般的雙翼,拚死擋下這無數的尖刺突進。

  可是她阻擋不了。

  「嗚……!」

  觸手刺穿她的翅膀,她當場疼痛得慘叫出來,而觸手僅能突破鋼鐵的表面,未能馬上深入,她立即咬緊牙關,奮力把尖刺擋在外頭。

  接著一根觸手突破了她的防衛,狠辣地突刺而來。

  「可惡!」

  顏鳳凰急地舉起手抓住它,可惜觸手的速度極快,顏未能成功抓住,只能夠看著它刺向自己心窩。

  就在這時,琥珀突然站了起來。

  尖銳的觸手,當場無情地刺穿雪鞋貓腹部。

  「琥珀小姐!」

  顏鳳凰慌忙折斷觸手,同時她暴喝一聲,雙翼猛地往外張外,天使的觸手馬上全數碎裂,可是和之前一樣,斷裂的觸手快速重生,並且逐一指向毫無防備的眼前獵物。

  顏鳳凰無暇理會天使,她驚慌地低下頭,剛才的絕非幻覺,滾燙的鮮血正從琥珀的下腹噴濺而出,她拚命按著傷口,可惜仍然阻止不了流血,琥珀適時虛弱地抬起頭,在嚴重失血之下,棕色的毛皮彷彿變得蒼白了。

  「琥珀小姐,振作一點!」

  顏鳳凰也是一臉鐵青,懷中的琥珀猝然輕得沒有半點重量,隨時都像要隨風飄散,她連忙抓緊懷中細小的身軀,然後激動地抬起頭。

  天使依然冷冷地待在眼前。

  無數的觸手蓄勢待發。

  避無可避,也無從抵抗。

  一切都要完結了——

  「琥珀!」

  顏鳳凰認命閉上雙眼,不料一聲悲鳴響徹天際,她馬上吃驚地瞪大雙眼,竟見到黑影霍地撲上天使!

  「怎麼……」

  顏鳳凰認得這聲悲鳴,她難以置信地抬起頭,看到一直平靜的黑影此刻正劇烈搖晃,它把天使扯進自己體內,剎那之後,天使便被吃得不剩半根骨頭。

  「發生了甚麼事?」

  黑影的異象連遠處的林在武等人也察覺到了,眼前的殺氣驟然變得濃厚,林在武不禁一愣,不過面對突然狂暴的攻擊,身體已經本能作出反應,之後他勾起嘴角,興奮地笑著叫道:「你果然還未盡全力啊!」

  赤紅的光芒盡情斬開黑暗,但待在他身後的路易卻倏地僵住,他急忙分析眼前形勢,思考著到底是甚麼東西誘發邪神抓狂——他馬上想到了。

  「琥珀,妳做了甚麼?」

  路易焦急地抬起頭,看著剛才琥珀和顏鳳凰離開的方向,他並不知道琥珀正身受重傷,但他敢肯定,眼前的異變和琥珀有直接關係。

  「龍子炎!」

  眼前的事情太過驚人,但顏鳳凰沒空吃驚,她猛地深呼吸,然後拚盡全力大叫:「琥珀小姐快要死了!只有你救到她啊!」

  嗚喝——!黑影並未發出咆哮,然而隨著顏鳳凰的叫喊,它駭然爆射出無數影子,影子如瀑布般傾瀉而下,馬上要淹沒二人,顏焦急地抬起頭,死命盯著灌頂的黑影。

  黑影沒有淹沒二人,反而在她們頭頂如僵住般停下來。

  「琥珀……琥珀……」

  龍子炎的聲音輕輕響起,顏鳳凰沒有放過機會,馬上叫道:「龍子炎,是你吧?快點回來,琥珀小姐需要你!」

  「嗚……嗚啊!」

  頭頂的黑影鼓譟不安,它們不斷在半空盤旋,似乎想要靠近二人,不過有一股阻力拚命阻止,因此它持續扭曲變型,看起來相當痛苦。

  「龍子炎,不要敗給他們!」

  「嗚……快……快逃……」

  龍子炎的聲音變得低沉,黑影的掙扎也愈發激烈,顏鳳凰不安地嚥一口氣,但是她堅持不退。

  「不可以!只有你可以救到琥珀小姐啊!」

  沾上手掌的鮮血愈來愈多,五根手指也黏搭搭的,顏鳳凰低下頭,只見琥珀已經臉無血色,手腳也不再顫抖,僵住似的動也不動。

  「龍子炎,你真的要看著琥珀小姐死嗎?」

  「嗚……我……琥珀……」

  「難道在你心目中,琥珀小姐是個生死都和你無關的人嗎?」

  「不是,我……」

  「既然不是,那就來救她啊!」

  顏鳳凰哭喊大叫,黑影當場再次顫抖,接著一道黑影從本體伸出,亦步亦趨靠近而來。

  顏鳳凰不敢接過黑影,反而琥珀霍地睜大雙眼,虛弱地笑了一笑。

  「小班長……」

  「琥珀小姐!」顏鳳凰驚喜地說:「請不要動,我會幫妳止血的!」

  「……請抬起妾身……」

  琥珀搖了搖頭,再次淡然微笑說:「妾身……這個距離……碰不到小龍。」

  「不過……」

  顏鳳凰知道琥珀想要做甚麼,可是沒有照做,她不安地抬起頭,看著來到眼前的細小黑影。

  和眼前巨大的黑色本體相比,這道黑影看起來是如此柔弱——也如此溫柔。

  也許這是龍子炎現在唯一能夠為琥珀做的事情。

  然而顏鳳凰沒有忽略到,眼前的黑影在本質上和巨大的本體一樣,同樣是足以吞噬萬物的存在。

  「小班長,放心……」

  忽然琥珀輕輕拍著顏鳳凰的手掌,顏鳳凰低下頭,便看到她閉起雙眼,安心地笑了出來。

  「他是小龍耶……不可能會傷害妾身喵……」

  琥珀這句話毫無根據,只是她的一廂情願,不過看著她的神情,顏鳳凰馬上丟開一切疑慮,然後咬著下唇回以一笑。

  「的確,我實在想像不到龍子炎傷害琥珀小姐的情景。」

  她加緊按著琥珀腹部,血仍然在流,已經時間無多。

  「就是啊……」

  琥珀也虛弱得說不出話來,身體更是輕得幾乎感受不到,顏鳳凰立即屏住呼吸,緩緩把她舉起來。

  黑影看著琥珀,也慢慢往下靠近。

  它停在琥珀跟前,不敢再進一步。

  「嘻嘻……」

  忽然琥珀一聲嬌笑,然後她花盡氣力睜大雙眼,凝望著前方看起來有點膽怯的黑影。

  「這讓妾身想起……以前可愛的小龍喵……」

  嬌小的毛球手掌往前遞出,黑影馬上退後,但見琥珀奄奄一息,它隨即停住不動,然後僵硬地待在她的眼前。

  琥珀絲毫不害怕,輕柔地碰觸上去。

  剎那之間,致命的惡寒馬上穿透她的手掌,無情地侵襲全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