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沒有花朵的情人節》(上)

02

  「果然是你小子在搞鬼嗎?」

  在一間陰暗的酒吧裡,一名俊美的銀髮男子正在獨自喝酒,忽然背後傳來一個充滿怒氣的聲音,他卻不以為意,只是仰起頭,又再喝了一口。

  「混小子!別無視親生大哥!」

  站在他身後的金髮男子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本來正要一拳揍下去了,可是看到銀髮的臉孔後,他馬上無奈地垂下肩膀,沉重地嘆一口氣。

  那真是太悽慘了,這根本不是人類擁有的臉孔,銀髮男子臉如死灰,雙眼還深深地凹陷入臉頰,本來俊俏的臉龐當場異常頹唐,雙眼還隱約見到一些血絲呢。

  「你小子……普西芬妮又離家出走嗎?」

  「你說得對!她『又』離家出走了!」

  一聽到金髮男子這句話,銀髮男子當場抓狂了,他霍地轉身抓住對方肩膀,拚命地用力搖晃。

  「我只是說了一句『這些傢伙有什麼好啊?』,她竟然就這樣和我反面了!我有說錯嗎?有說錯嗎?那些小子明明乳臭未乾,要玩視覺系,我比他們好上一百萬倍吧!」

  「呃,你小子冷靜一點……」

  「我在神界可是有『視覺系之王』的稱號啊!為什麼她都不看我,反而看那些只會咿哇鬼叫的小孩子!」

  「那是因為你小子是音痴……好了!不要再搖了!我剛剛才吃過早餐!」

  金髮男子霍地撥開銀髮男子,之後他搶先按住對方,迫使他坐回椅子上。

  「你給我聽好!我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爭執,馬上給我收起你的死亡氣息,又或給我滾回去冥界!今天是大日子,不要給我搗亂!」

  「情人節什麼的關我們屁事!這只是凡間商人的把戲,正好讓我來喚醒愚昧的世人吧!」

  「和我們無關,但和我大有關係!凡間女孩子都喜歡花,我更加答應了她們會送她們全世界最漂亮的玫瑰給她們!你這樣子亂來,要我送什麼啊!」

  「啊,赫拉姐。」

  「咦?等等!剛才我只是說笑……」

  金髮男子驚慌地轉過頭,可是他身後一個人也沒有,他隨即憤怒地轉過頭,一雙要噴火的眼睛直盯著銀髮男子。

  「你小子……」

  「除非普西芬妮哭著向我道歉,說『對不起,比起那些混小子,還是哈帝斯你比較好』,不然我絕對不會收回死亡氣息,絕對不會!情人節什麼的給我去死吧!」

  銀髮男子——「冥王」哈帝斯如此宣告,之後他便化為一縷黑煙消失無蹤,金髮男子連忙伸出手,可惜還是遲了一步,讓對方逃走了。

  「你小子……別以為這樣子我會放過你!敢搗亂我約會的人,我誰也不會放過!」

  金髮男子氣得仰天咆哮,接著天地震動,雷聲四起,彷彿世界末日要降臨了——當然這只是錯覺,他只是不小心洩露了藏在體內的力量。

  這名金髮男子,正是「眾神之王」宙斯。

03

  「所以說,妳又離家出走了嗎?」

  全世界的花朵都凋謝了!這件事很重要,所以要再次強調,不過在這個小房間,花朵竟然燦爛地盛開!難道普西芬妮終於向哈帝斯道歉了?當然沒有!

  「哼!哈帝斯他太過分了!竟然敢說『這些混帳小子有什麼好?』,他自己明明也是視覺系的,居然還敢這樣說!尤里大人是世上最帥的!」

  普西芬妮像個小孩子一般在地上滾來滾去,黑色的長髮都被她滖亂了,阿芙羅黛蒂看著她這樣子,嬌艷地笑了一笑。

  「哈帝斯也很帥啊,在神界他是數一數二的帥哥呢!而且在老公跟前不斷讚其他男人很帥,妳也太過分了吧?」

  「我只是在說事實嘛!我又沒說他不帥,只是尤里大人更加帥!」

  「哈帝斯沒有立即咒殺那個尤里大人,他真是了不起耶。」

  「總之我不會回家的!除非哈帝斯哭著向我道歉,說『對不起,我竟然敢批評尤里大人,普西芬妮妳的眼光是最好的』,不然我絕對不會回去!」

  「但是妳不回去,凡間的花朵會一直這樣凋零下去喔?」

  「我不管!這都是哈帝斯的錯!我絕對不會退讓……」

  「不過我喜歡花朵呢。」

  普西芬妮本來還鼓著臉頰,一副撒嬌的樣子,冷不防阿芙羅黛蒂笑著打斷她的說話,她隨即停止滾動,疑惑地看著對方。

  「先說好,我絕對不會……」

  「放心,我已經安排好了。」

  「咦?」

  阿芙羅黛蒂笑了。這位愛神一直都在笑,所以沒什麼稀奇的,不過普西芬妮認識這位愛神已經有一段日子,因此她立刻看出對方的笑容背後藏著陰謀。

  可是她還未能想下去,她忽然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