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沒有花朵的情人節》〈下〉

  「咦!」

  普西芬妮整個人嚇得跳起來,可是哈帝斯坐在地上,她拉不起對方,所以在跳起途中便狼狽地跌坐回地上。她錯愕地看著眼前的丈夫,而哈帝斯則用空出來的右手掩著臉頰,用力地嘆一口氣。

  「可惡,他竟然這樣做……」

  「哈帝斯,你怎麼會在……啊!你又誘拐我了嗎?」

  普西芬妮錯愕地掩著嘴巴,哈帝斯立刻狠狠地瞪著她,然後舉起手,把繫著他們手腕的手銬晃得嘎嘎作響。

  「妳給我看清楚!我也是被抓來的!而且我從來沒有誘拐過妳吧!」

  「對,你不是誘拐,是用暴力綁架我!」

  「才沒有!那天是妳自己跟過來的!」

  「突然有帥哥在眼前出現,誰都會跟上去啊!我都不知道走進冥界後就不能隨便回來!」

  「這是常識好不好!妳就是這樣子,才會經常被其他人取笑吧!」

  「除了哈帝斯,才沒有人會取笑我!」

  「嘿。」

  忽然哈帝斯冷笑一聲,之後他仰起頭,一對睥睨的眼神望著前方,這種簡單的動作,比起剛才的互相指罵更具威力,普西芬妮當場氣得滿臉通紅,兩邊的臉頰更像一隻青蛙似的鼓脹起來。

  「你有資格說我嗎?你不也是經常像個白痴似的,對著鏡子詭異地傻笑!」

  「不是傻笑,是帝王的從容!妳知道要管理整個冥界有多困難嗎?要不是經常一臉輕鬆,其他人會看不起我的!」

  「大家一直都在笑你啦!說你雖然是個帥哥,但可惜是個自戀狂!而且老大不小了,還經常穿浮誇的衣服!」

  「老、老大不小?」哈帝斯雙眼霎時閃出凶悍的光芒,「是哪條蛆蟲這樣說?看我咒殺他。」

  「還有睡覺時會打鼻鼾,超大聲的!還有還有平時在家都像個大叔,連牙也不會刷!」

  「才不是不會刷,只是做點事之後才刷而已!妳不也是一樣,一起床就看什麼尤里大人,根本是一個典型的宅女!」

  「你說出來了!你說出來了!原來你一直都是這樣看我的嗎?」

  「妳不也是把我當成經常傻笑的白痴嗎?」

  兩張臉幾乎要貼在一起,不,鼻子早就貼在一起,不過二人之間非但沒有一絲溫馨的氣氛,反而是劍拔弩張,彷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自戀狂!」「宅女!」

  二人惡狠狠地撞上對方的額頭,一記轟然巨響馬上響起,明明很痛,但他們都死命忍住沒叫出來。

  接著他們都哼了一聲,毫不猶豫往反方向轉身……

  鏗!還沒走兩步,二人都被手銬拉住了,他們隨即狼狽地背靠背倒在一起,之後他們都轉過頭,再次狠狠地瞪著對方。

  「這種小東西,阻得了我嗎?」

  「真巧呢,我也是這樣想。」

  喀嘞、喀嘞……房間內的氣溫猛然驟降,接著冰冷的空氣集中在手銬之上,不消幾秒鐘,手銬已經滿佈冰霜。

  之後,鏗!手銬應聲粉碎!

  「哈帝斯是笨蛋!」

  普西芬妮二話不說轉身跑走,哈帝斯則板著一張臭臉,冷冷地看著妻子逐漸遠去的背影。

  「走了就不要回來啊!叫人笨蛋的笨蛋!」

  哈帝斯冷哼一聲,之後他便轉過身,不再看已經消失的背影。

  皺起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

  「這樣真的好嗎?」

  突然宙斯的聲音從後傳來,哈帝斯懶得轉頭,只是不悅地說:「你這混蛋,竟然真的一拳揍過來。」

  「面對冥王,就算是我也不能手下留情呢。」宙斯毫不在意地說:「不這樣把你們抓在一起,你們都不會好好談話吧?」

  「原來在你眼中,我們剛才有好好談話啊?」

  「我只是見識到什麼叫口不對心。」

  哈帝斯終於轉回頭,一雙精目狠狠地瞪著宙斯。

  「你又懂得什麼?只會拈花惹草的混蛋。」

  「至少我比你更懂得女人心。」宙斯自信地揚起嘴角,「我問你,你知道現在普西芬妮是怎樣的表情嗎?」

  「還不是一張臭臉?」

  「不,她是在哭啊。」

  忽然阿芙羅黛蒂也出現了,她手上捧著一個水晶球,然後笑著遞給哈帝斯。

  在水晶球中顯示出來的普西芬妮,她一邊跑,一邊哭。

  「老弟,你知道普西芬妮為什麼會迷上視覺系樂團嗎?」

  宙斯放輕聲音說,哈帝斯隨即抬起眼睛,不太高興地瞪著他。

  「最初是某個白痴穿著浮誇的衣服在鏡子前面傻笑,然後還笑著說這是神界最流行的視覺系打扮。她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她真心覺得那個白痴很帥,所以毅然接觸視覺系樂團。」

  「我不覺得那個人是白痴呢。」

  「也許不是白痴,但卻是笨蛋喔?」

  阿芙羅黛蒂依然笑著,之後她右手一抹,水晶球便顯示出另一幅景象,那是普西芬妮和哈帝斯二人一起吃著晚飯的情景。

  接著又是另一幅,這次是二人坐在電視機前打著電動遊戲機,他們都打得開懷大笑。

  跟著是二人因為早飯問題而爭執,兩人都吵得面紅耳赤,最後不歡而散。

  下一刻,是普西芬妮待在廚房,嘗試就哈帝斯說的冥府口味來煮飯,可是她真的受不了那種味道,馬上痛苦地皺起眉頭。

  再接下來……

  「夠了。」

  阿芙羅黛蒂本來正要再抹向水晶球,不過哈帝斯率先阻止她,而他的眉頭仍然緊皺,沒有半點要放鬆的跡象。

  「明明是她先無理取鬧,怎麼變成是我的錯啊?」

  「老弟,愛情這回事,才不是誰對誰錯這種無趣事情。」

  宙斯搭著哈帝斯的肩膀,輕輕笑了一笑。

  「而且這些都是小事,不是嗎?現在你要怎樣做,你應該很清楚吧?」

  「被你這種混蛋說教,我現在很不爽,還有妳也是,整天掛著一張傻笑,看了就令人生氣。」

  哈帝斯撥開宙斯的手,又瞪了阿芙羅黛蒂一眼,之後他沒多說,馬上踏出腳步,朝著普西芬妮消失的方向追上去。

  宙斯和阿芙羅黛蒂看著遠去的哈帝斯,接著交換眼神,會心微笑了。

05

  「哈帝斯是笨蛋!」

  普西芬妮大叫了,聲音所到之處,所有樹木都立即枯萎,至於花朵,因為早就凋謝了,所以不受任何影響。

  「笨蛋!笨蛋!笨蛋!」

  「妳要叫到什麼時候啊!叫人笨蛋的笨蛋!」

  猝然哈帝斯的叫聲從後傳來,普西芬妮馬上嚇得跳起來,她慌忙轉回頭,果然見到哈帝斯全速跑過來!

  他氣勢驚人,彷彿正帶著無數的怨靈大軍追殺獵物!

  「等、等等!不要過來!」

  普西芬妮趕忙張開雙手,一道細薄的冰牆立刻擋在二人之間,哈帝斯沒有硬闖,反而及時停下來,在冰牆的另一邊凝望普西芬妮。

  「普西芬妮,我有話要對妳說。」

  「我不聽!哈帝斯是笨蛋,所以我不要聽!」

  「那妳掩著耳朵啊!但妳放下手的話,冰牆就會消失,到時候我會跑過來抱住妳的!」

  「嗚!這、這樣子太卑鄙了!」

  「所以我要說了!」

  「哇!不可以!我不想聽!不准說!」

  「普西芬妮,妳喜歡我,對吧?」

  「哇哇哇!才沒有這回事!我是被你騙到去冥界的!才沒有喜歡你啊!」

  「我也喜歡妳,全世界我最喜歡妳了!就算是狄蜜特對妳的愛,也及不上我千分之一!」

  哈帝斯說了。他真的這樣說了!這種像白痴的台詞,他真的說了!

  「咦?你、你在說什麼啊……」

  「我會接受妳的一切,妳要迷上什麼尤里大人,吃飯又喜歡吃清淡口味的,我都可以接受!」

  哈帝斯雙手一撥,眼前的冰牆當場粉碎。竟然這麼簡單就打穿了普西芬妮的冰牆,不愧是冥王!不過這種事不重要啦。

  「妳也接受我吧!我是個自戀的冥王,也是個喜歡極冥府口味的男人,而且還是個音痴!不過因為妳喜歡我,所以接受這樣的我吧!」

  「等、等等……」

  哈帝斯來到普西芬妮的眼前,一雙大手牢牢地搭上她的肩膀,普西芬妮沒有退避,只是仰起頭,不知所措地看著忽然強勢的哈帝斯。

  他熾熱的目光,和冰冷的冥王身份毫不相襯。

  然而這團火焰,卻令普西芬妮看得著迷。

  於是她情不自禁,哭了。

  「笨、笨蛋……」

  一滴、兩滴、三滴。

  淚水落在地上,逐漸融入地面之中,接著他們二人身邊的花朵,逐漸朝著天空展露笑顏。

  「將來我大叫『尤里大人好帥』的時候……不可以嘲笑我啊……」

  「我不會嘲笑妳的,因為我比他帥多了。」

  哈帝斯輕輕擁抱普西芬妮,普西芬妮沒有抗拒,反而順著他的力道,整個人埋進他的懷中。

  之後她抱緊哈帝斯,嫣然笑了出來。

  「才不是,尤里大人要帥多了。你只是一個自戀狂呢。」

06

  全世界的花朵盛開了!

  明明前一天全部花朵都凋謝了,全球各地的花店都慌得不知如何是好,有些人更以為這是世界的詛咒,甚至以為這是世界末日又再降臨的前兆而陷入恐慌。

  然而,只是一天,世界竟然迎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4年2月14日,果然是特別的一天!連世界的詛咒也阻止不到中西情人節合壁的威力!

  被這個奇蹟感動,全世界人都紛紛向喜歡的人表白心跡,不少人成功了,當然也有人失敗了,可是全部都沒有氣餒,反而浸淫在這股喜悅之中,對人生充滿了希望。

  當然誰也不知道,這一天驚心動魄的事情,根源其實只是一對夫妻吵架而已。

  祝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也希望哈帝斯和普西芬妮這對夫妻,不要再因為小事吵架了,這會影響世界的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