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梵【無色面具】

關於部落格
  • 592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世界末日之後,殭屍少女心中還有愛》(試閱)

   那個人開口了。雙眼依然被矇住,所以我看不到他的臉,只能夠從聲音分辨出他是一個男人。

  「……嗯。」

  「啊,是真的呢。」

  男子提高了聲音。

  「我還以為這是什麼惡劣的玩笑,真想不到……」

  一隻手掌輕輕撫著我的身體,那不是人類皮膚的觸感,而是厚重的皮革。

  接著,一陣劇痛直接刺穿大腿。

  「嗚呀呀!」

  我忍不住大叫出來,而他沒有因此放過我,甚至慢慢轉動匕首,在我的大腿上挖出洞。

  「嗚——!」

  「原來妳也會感到痛嗎?」

  眼帶解開了。白光湧入眼睛的一刻,我感受到不同於身體的疼痛,然後我瞪起雙眼,狠狠瞪著眼前的軍裝男人。

  男人的左眼盲了。一道傷痕由前額劃到下巴,刺穿了眼球,也刺穿了厚實的嘴唇,然後在他臉上劃下永不磨滅的紅色瘡疤。

  「你……是誰?」

  我強忍住大腿傳來的疼痛,問出這一個值得需要知道的問題,可是男子只是不屑地勾起嘴角。

  「我沒必要向妳這種怪物介紹自己,反而是妳,妳到底是什麼?」

  男子霍地把匕首拔出來。

  「嗚呀!」

  假如我動得了,我肯定痛得滾地掙扎,可是我被鐵鏈牢牢綁在木樁之上,完全動彈不得。

  「妳是殭屍嗎?抑或是另一種怪物?」

  男子用匕首輕輕刮著我的臉頰,冰冷的鮮血沾在臉上,但我卻覺得這些血比我的身體更加溫暖。

  明明是我身上的血。

  「……我不知道……」

  「我聽狩獵隊說,妳聲稱自己是人類,對嗎?」

  「我……」

  「回答我。」

  男子稍微施壓,刀刃立即陷入臉頰的肉裡,劃出一道新的傷痕。

  「我有這樣說過……」

  「嘿,妳真的是這樣想嗎?」

  男子輕輕一劃,然後拿著匕首在我眼前搖晃。

  「妳還真敢說呢。」

  男子說完之後,把匕首刺進我的腹部。

  「嗚!」

  「假如妳真的是人類,妳現在怎可能還活著?」

  「不,我……嗚!」

  又是另一刀。

  「人類是脆弱的生物,只要這樣子輕輕一刺,人就會死了。」

  這一次他瞄準我的胸口。

  刺進。

  「但妳仍然活著。」

  腹部、胸口、心窩,男子不斷刺、不斷刺,直至我痛得再叫不出來,他才把匕首抵在我的脖子之上。

  「這樣子的妳,怎可能是人類?」

  只要他用力壓下來,匕首便會貫穿我的喉嚨,不過他沒有這樣做,他只是用刀尖抬起我的下巴,迫使我看著他。

  「妳是該死的殭屍。」

  男子睜開了左眼。他的左眼已經粉碎,就像一團爛肉塊似的瞪著我。

  「妳覺得痛嗎?真難得,殭屍竟然會覺得痛……不過和被你們吃掉的人相比,這些疼痛根本不算什麼!」

  男子終於要壓下右手,就在這時,他身後的大門轟然打開。

  「停手!」

  一名白袍女子慌忙跑進來,不顧危險抓住男子的右手。

  「之前不是說好要把她交給我嗎!」

  「嘖。」

  男子的體格比女子強壯得多,只要他有心,隨時可以甩開女子,但他沒有這樣做,他反而收回右手,不悅地瞪著女子。

  「妳到底在想什麼?妳該不會真的相信她是人類吧?」

  「我不知道,但她肯定不是普通的殭屍!」

  「她只是一隻該死的殭屍!」

  「總之,她歸我管!你再隨便插手,我不會放過你!」

  女子張開雙手,堅決擋在我和男子之間。男子氣得額冒青筋,抓著匕首的右手不斷在顫抖,而女子看來並非毫無懼色,她雖然拚命在忍耐,不過身體卻忍不住微微抖震。

  最後,男子憤然吐一口氣。

  「妳最好可以管好她,不要被她咬中了,不然我一定毫不猶豫殺了妳。」

  男子說完後便帶著另外兩人離開房間。房間變得很安靜,而女子沒有任何動作,繼續在我身前張著雙手,一動也不動。

  然後她就像脫線的木偶一般,霍地往前跌倒。

  砰!

  變成殭屍之後,我的聽覺比以前更加靈敏,所以我聽到的聲音和人類不同,不過看著女子頭部直接撞向地面,我可以肯定她好痛。

  「……妳還好嗎?」

  她整個人趴在地上,完全沒有反應,就在我想著是否要再一次叫她的時候,她忽然跳了起來。

  「哇……嚇死我了!」

  她轉過身來。我終於可以好好看清楚她的樣子,她不是一個美人,鼻子扁扁的,而且臉上還有一抹顯眼的雀斑。

  然而,她臉上的笑容很好看。

  那是我變成殭屍以後,第一次看到這種坦率自然的笑容。

  「抱歉,我來遲了,妳一定很痛吧?」

  女子愧疚地說,之後她走到我的身邊,輕輕撫著我的傷口。

  「我現在放妳下來。」

  女子如此說著,可是她從腰包中取出來的不是鑰匙,而是一根比人類手臂略幼的長棍。

  不,我知道那是什麼。

  「請妳忍耐一下。」

  藍白的光芒在眼前閃現,身體馬上感受到一陣危險,自動自覺想要往後退避,可惜手腳仍然被鐵
鏈綁住,根本避無可逃。

  下一刻,長棍的頂端貼上我的腹部。

  同一時間,電流竄過我的全身,我連慘叫也做不到,只是感到頭昏腦脹,然後在意識迷糊之間,聽到女子輕聲說了一句話。

  「對不起。」

  她好像這樣說了。我不能肯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